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马步气势汹汹的向周围的小混混们挥了挥手,小混混们赶忙屁颠屁颠的给他递来了个大喇叭。

    “哎呦喂,警察局的这帮孙子们,怎么回事?敢端老子的地盘不敢出来应战?”

    马步正在气头上,也完全没有考虑自己是什么处境,更没有考虑自己在和谁讲话。

    楼里的警察们一个个握紧了枪杆子,咬着牙,尽管心中有着怒火,依旧是不能动手。

    “呵呵,你们也就敢跟老子玩阴的,我的那帮弟兄们被你们熏成这样,怎么现在不敢出来?给个解释吗?”

    马步见到警察们迟迟没有回应,警局的楼里灯光也全是暗的,以为这群警察已经回了家,不由得更加气愤。

    “怎么你们这帮龟孙子?今天下班下的这么早吗?还是说故意躲在楼里把灯都关了,不敢出来见我?”

    马步一想起自己的老窝,刚被端了,又想起自己的弟兄们,被抓了进去,这来来回回损失了上千万,真是火冒三丈,扭头给旁边小混混一个眼神。

    那小混混立马明白了,这老大要干什么,一阵小跑的跑进了,身后的面包车里,不一会儿的功夫便拉来了几个面目,全非的满身是血的人。

    “来来来,长眼睛的都看一看,这是不是你们的原来的第二中队中队长啊?”

    马步一脸坏笑的拎起了一个已经被折磨的没有人样的人,一首把它摔在地上,一边狠狠地踹着他,一边大声的吼到。

    底下那个人见到来到了警察局门口,不禁从已经结了痂的嘴唇中,喷出一股股鲜血,似乎是在告诉楼里的人,不要出来。

    楼里的中队长眼眶立马红了,牙关咬的咯咯作响,手中的枪杆子都快被他捏碎了一样,他一边说着,眼泪一边不住地往下流着。

    “老大,那是我老大呀,上一次,就在上一次他为了救我,她被他们抓去了,怎么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了?”

    小王这时已经处于了崩溃的边缘,要知道他看待这个原来的中队长,就像自己的亲生哥哥一样,刚刚来支队的时候,大家都看不起她,都觉得她身材又矮又小,力气还不大,干不成什么大事,只有中队长每一次出任务都把它叫在身边,一边指导他,一边传授给他很多经验,可见到自己对待如亲生哥哥一般的老大,被折磨成这样,它既感到愤怒,又感到无能为力。

    “小王啊,你要忍住了,我相信老刘,他不希望你现在就下去,毕竟它不是这么教你的吧!我们一定要等待指令!”

    局长咬着牙攥紧了拳头,一边重重的锤在了墙上,一边吼着,要知道这第二中队中队长老刘头,曾经可是于局长出生入死的人,要不是因为他只想奋斗在第一线,说不定现在早已经坐上了副局长的位置。

    队里的其他人无一不是受过这中队长的照料,看到自己的恩人受到了如此般的折磨,也都忍不住想冲下去的冲动。

    “等着,给老子好好等着!!”

    局长心碎的声音响遍了整个警察局!

    楼下的马步见到楼里还没有反应,一边愤愤的咬了咬牙,一边吼着把那个面目全非的人狠狠地从地上拖了起来,一边往警察局的玻璃门口拖着,一边说道:

    “再不给老子出来,老子就拿他的脸,给老子把门砸开!”

    在他们走过的一条路上,老刘头的血迹拖了长长的一道,在夜里橘黄色的灯光下,显得更加吓人。

    “喂喂喂,你别瞎搞了,我们只是在楼里看而已,你以为我们真的不敢出来吗?”

    局长害怕他们真的要把老刘头弄死,赶忙在楼上大吼了起来。

    听到局长在楼上大吼,马步微微一笑,不屑地说道:

    “怎么局长大哥?非得老子把你们的兄弟弄死才甘心吗?那我很抱歉的告诉你啊,现在晚了!”

    马步一边狰狞地笑着,一边将半死不活的老刘头,一步一步的拖到台阶面前。

    老刘头果真是一个勇士,尽管遭受了如此般的折磨,依旧没有发出一点痛苦的声音,反倒是尽力的用他已经被烧毁的声带发出嘶吼的声音,模模糊糊的吼道:

    “你以为我会输给你们这群邪门歪道吗?臭弟弟!”

    一边吼着一边用纸留了一个缝的嘴唇,抿出了一口唾沫,狠狠地吐在了马步身上。

    原本就怒火中烧的马步,又见到老刘头如此抵抗,一时间眼神中充满了杀意。

    “你跟老子皮?老子留你一条命,你以为真的是因为老子下不去手吗?老子干了那么多坏事,差你一个人的吗?”

    马步说着狠狠的拽起老刘头的头发,猛地向台阶上砸去,原本还有些动静的老刘头,瞬间没了声音。

    可就这一下,马步还不解气,紧接着将他甩下楼梯,跟上去接连在脑袋上踹了五六脚,一直到老刘头,真的没有一点点动静时,他才停了下来,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狞笑着望了望楼上哭成了泪人的局长和中队长,笑眯眯的说道:

    “记住了,这他妈就是惹老子的后果,你别以为老子真那么好惹,你以为傍上了个刘能就能对我怎么样吗?”

    马步一边笑着,一边转头扬长而去,只留下楼里一众警察们握紧了枪杆子,甚至有几个已经上了堂,瞄准了马步的脑袋,可这板机没有指令是绝对按不下来的,他们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看着马步一边哈哈大笑,一边走出了大门…

    海湾市

    蒙白连续那么长时间没有锻炼,猛地一下加强了训练的强度,尽管有着异能流作为加持,恢复身体,可第二天早晨起来,身子还是像被打断了一样,痛的站都站不起来。

    “喂喂喂,今天可不可以不要练了呀?我真的站不起来了。”

    蒙白一脸无奈的在心里冲着白泽喊到,可白泽则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到:

    “万一那些绿袍的人今天突然来了,你不锻炼身体,我们想要释放出全部的实力都放不出来,怎么可能与他们应战?”

    白泽一边说着,一边又将自己的异能流缓缓地注入了蒙白的体内。

    一接触到异能流,蒙白的身子便感觉到了有些缓和,原本那种刺痛感明显的轻了许多,他指导这只是短暂的效果,想要真正的让自己的痛苦减少,只有再一次运动像昨天那么大的量,使肌肉适应这种强度,才可以让自己不那么痛苦。

    蒙白一脸不情愿地爬了起来,换上了衣服,有些颤抖的走下了楼。

    毕竟不是人人都可以做到每天早上坚持跑步十公里之后在加持锻炼那么多的,蒙白可以坚持到现在,已经算是很坚定的毅力了。

    “我真的是无语了,本来一个美好的高考结束假期,没想到我居然要忍受这么痛苦的折磨,绿袍的那群家伙们到底要干些什么呀?他们干些伤天害理的事情,难不成还不要我去管管吗,我真是…”

    蒙白一边痛苦不堪的做着跑前的抻拉运动,一边口中不断的骂着绿袍的那群人。

    “这能怪别人吗?要不是你自己多管闲事,非要把那次车祸中的人给救下来,你能谈上这么多事情吗?”

    白泽一脸不解的看着骂骂咧咧的蒙白,可这时的他正是气上心头,哪管这三七二十一,只要故的口伤一时爽快就好了

    小艺站在窗边,揉揉揉惺忪的睡眼,看见楼下的蒙白正在抻拉着自己的身子,有些心疼的喃喃自语道:

    “蒙白他怎么了,怎么每天早上都要跑这么多步啊?哎呀,还是给他做点好吃的,补一补身子吧!小坏蛋,每一天都要这么折腾!”

    小艺一边说着,一边走进了厨房。

    虽然正餐她做的并不是很好吃,可是作为一个精致的女孩,每一顿早餐,她做的都是很合理很营养的膳食搭配。

    “小宝贝,今天给你来一个煎蛋,一个燕麦粥,一点水煮西兰花,一点鸡胸肉吧!”

    小艺很喜欢研究营养的搭配,这也是因为她需要保持自己完美的身材,所以迫不得已才研究的,不过现在看来倒也是派上些许用场。

    她心情舒畅的一边搭配着早饭,一边哼着小歌,望了望手机中父母的四五条来电,他不紧不慢地播了回去。

    “小艺吖,你最近住在哪里呀?怎么这么长时间都不回家呢?是和哪个同学出去旅游了吗?”

    小艺的妈妈很是着急,毕竟他问了平时和小艺联络比较密切的那几个女孩子,她们也都是乖乖的呆在家里,只有小艺一个人不知道去哪里玩了。

    小艺有些羞涩的说道:

    “妈,有时间我把我男朋友带回去吧!我们两个人最近在一起呢,我们考上了一所大学!”

    小艺爸爸听了这话,着实有些惊讶,虽然自己的女儿长得好看,身材完美,但他确实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找到了男朋友,想到这儿,小艺爸爸也对蒙白产生了兴趣。

    “小艺吖,那有时间把你男朋友带回家吧,你也长大了,可以自主决定了,但是最起码带回来让我们两个人看一看!”

    小艺听了这话,脸颊上浮起了些许绯红,娇滴滴的说到:

    “讨厌啦!干嘛要这么快啊?才刚刚同居几天就要见家长了!”

    虽然小艺嘴上这么说着,可是她的心里确实很想让蒙白回去见一见她的父母…

    …

    …

    …

    海湾市

    蒙白一大清早就给王涛打了电话,原本还在和赵薇躺在床上睡觉的王涛,揉了揉眼睛,看了看来电显示,有些不耐烦的接起来电话,迷迷糊糊的说道:

    “喂?找我有啥事啊?”

    蒙白听到王涛还是迷糊的声音,一边笑着一边说道:

    “老哥,起床锻炼吧!赶紧来三山别墅区,我就在这边等你!”

    王涛刚一起来就听到蒙白要他去什么三山别墅区,心里确实有些不耐烦,毕竟放假的时候被别人一大早的叫起来,任谁都不会很高兴。

    “小涛涛,你要去哪里呀?”

    赵薇揉揉睡眼,一脸朦胧的看着有些生气的王涛,淡淡的问道。

    “你别这样起来啊!穿点衣服呀,别叫对面的人看到了!”

    王涛见到赵薇什么都没有穿,就趴在他身上,赶忙拉起被子给她裹了起来,一边裹着一边气鼓鼓的说道:

    “三山别墅区呀,你要跟着一起去吗?”

    王涛还是放心不下,把赵薇一个人留在家里,毕竟刚刚恢复记忆的她一个人呆在家里,还不知道会搞些什么乱子。

    王涛用被子把赵薇裹得严严实实的,便穿起拖鞋,在卫生间里把赵薇晾干的衣服拎了出来。

    “好了,衣服就不用我帮你穿了吧?赶紧穿好衣服,准备出发了!”

    赵薇眨巴眨巴眼睛,望了望王涛,鼓着小嘴说道:

    “不要嘛,我叫你帮我穿衣服!”

    王涛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自己已经帮这女孩穿了半个月的衣服了,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才能长大…

    三山别墅区

    蒙白远远的就望到了王涛,牵着赵薇的手,缓缓的走了过来,赵威一边鼓着嘴吸着豆浆,一边蹦蹦哒哒的。

    等到王涛看见蒙白的时候,缓缓的放下了握着赵薇的手,猛地冲了过来,狠狠的一拳打在了蒙白的胸口,疼得他捂着胸口在地上蹲了,足足有半分钟。

    “你个没良心的玩意儿,知道我为了你这事儿被我妈骂了多长时间吗?”

    王涛有些不解气,看着蹲在地上的蒙白,还在一边,有些气愤地说着。

    蒙白缓了好一阵,才缓过劲来,虽然有些愧疚,但她还是微微地抬起了头,一脸坏笑的看了看王涛,嬉皮笑脸的说道:

    “怎么?你难道不开心吗?我那间房子有两个房间,但我没记错的话,有一间屋子没住人吧?”

    听了这话,王涛的脸马上红了起来,当着外人的面说这话,王涛确实有些害羞,但是赵薇却并不是这么感觉的,她她蹦蹦哒哒地跳了过来,一边牵起王涛的手,一边说道:

    “涛涛的腹肌可硬了,摸起来可舒服了呢,你要不要摸一摸呀?”

    王涛听了这话,立马害羞的捂住了脸,站在一旁的白羽捂着嘴笑了起来,蹲在地上,原本还有些疼的蒙白现在也没感觉到疼了,只是笑得有些喘不上气。

    “你别笑了,你叫我来,到底要干些什么?”

    王涛见到现在如此尴尬的情况,赶忙挑开了话题,把笑点引了开。

    “哦,对,我叫你过来就是为了锻炼身体的,咱们现在的身体技能太差了,如果想要正式的推翻绿跑,那群人我们必须要更加努力的训练一段时间,所以这半个月你们就住在这里吧!反正这个别墅的房子也很多,我和小艺也住不了!”

    蒙白舒了一口气,平静了自己的心情,一边说着一边把,王涛和赵薇带了进去。

    “一会小艺来了,有你们在,我就跟好解释了,毕竟白羽是刚刚加入我们的,只能说白羽是我的亲戚了。”

    蒙白一边把他们的房间钥匙给了他们,一边淡淡的说着,现在他的心里乱的像一团麻,毕竟自己现在的实力和白羽的差距都很大,更何况白羽和那五个人的实力差距更大!

    “龙王,把你的力量持续的借给我吧!现在开始我每天要训练五个小时,我要不断的适应你的力量,这样到时候就不用您老人家老师出来了!”

    蒙白一边和北海龙王交流着,一边换上了一身锻炼用的衣服,赶忙从自己的床上进入到了地下室,把小艺接了上来。

    “小艺吖,我来了几个朋友,还有一个女孩子,你们两个人一起玩吧!别老呆在底下。”

    小艺乖乖的,点了点头,刚刚玩的那么长时间,已经很尽兴了,现在说有能和她一起玩的朋友,小艺当然很开心。

    “那我就先去大厅等他们了,你换好衣服,赶紧下去哦!”

    小艺看着蒙白结实的肌肉,微微有些害羞,一边说着一边转头向楼下跑去…

    赵薇见到小艺,两个女孩赶忙牵起了手,虽然赵薇是第一次见到小艺,但是总感觉心里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两人玩还是很投机的。

    “我们出去办点事,这几个是我的亲戚,咱们都是北海市的,等过一段时间一起去上大学,所以这段时间咱们就住在一起吧!”

    蒙白一边在门口穿着鞋,一边冲着小艺说着,她点了点头,毕竟眼前的这个妹妹不仅长得柔柔弱弱,说起话来更文静,就是小艺喜欢的那个类型。

    一出门,白羽把手搭在了蒙白,和王涛的肩膀上,一边笑着一边说道:

    “二位依然都知道我们的目标了,那我就跟二位说一说,我们的锻炼计划吧!据我所知,这个小区里是有专门的健身房的,那么我们就往过走吧!”

    白羽一边笑着,一边牵着二位,两人在路上,已经开始计划了训练目标。

    “你们都别说了,我每一天的力量练习最起码是一个半小时,每天练腿一小时,每天练上身肌肉两小时,这就是你们每一天的训练量!”

    蒙白和王涛原本,计划的是每天训练一小时,可一听白羽的训练计划,他们二人差点跪在地上。

    “一天五个小时多!没有搞错吧,我们两个人会不会死在这里?”

    王涛率先说道,毕竟自己已经颓废了这么多天,不知道,突然这么大的训练量,会不会让自己第二天早上起都起不来。

    蒙白之前已经训练了一段时间,身体还算能挺得住,但每天五个多小时的训练量确实太大了,不过所幸有异能流的加持,大家还是可以不断训练,不断恢复的。

    “你们不是都有异能力吗?将你们的异能流挥发在身体的各个部位,这样子可以让肌肉更快的恢复,不就同时锻炼了肌肉,也锻炼了你的异能力吗?”

    白羽一边说着,一边从自己的背包中掏出了几罐蛋白,鸡胸肉,和一箱牛奶。

    “我就说你这背包为什么这么方,你居然往里面装了一箱牛奶!”

    王涛一边感叹着,一边笑嘻嘻的看着白羽,带了这么多东西,这使得他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这些东西,都是给他吃的…

    健身房

    由于这是小区业主专属的健身房,占地面积足足有2000平,作为海湾市最大的别墅区,有这么高的配置,也是理所当然的。

    但是正值夏天,又因为这是上午九点左右,该上班的大家都去上班了,呆在家里的一般都是老人和孩子,所以健身房里几乎没有人,只是有几个管理员在这里清扫着卫生,检查这器械。

    白羽将刚刚自己包中的东西,一个一个的摆在地上,随着东西越来越多,蒙白和王涛也是一脸懵逼,他们从来没有健身过,但在网上看的,他们也从来没有见过带这么多营养品来健身的!

    “异能者有异能者的健身方法,普通人的健身方法或许一天只需要喝一瓶蛋白,但是因为我们有异能流的加持,所以基础耗能就是普通人的10倍,这也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带这么多营养品的原因!”

    白羽看到健身房里几乎没有人,有些开心,毕竟他们的训练方式对于普通人来说简直有点太夸张了,但是好在这里并没有其他外人,白羽可以尽情地施展他们的训练方式!

    “既然我们的基础耗能那么大,当我们训练起来以后,我们的耗能几乎是正常人的20到30倍,也就是说,我们的肌肉增长速度是他们的十几倍!”

    蒙白和王涛听了白羽的一番解释,一个个也都是丈八和尚,摸不着头脑,毕竟自己基础耗能再大,要多大的训练量才可以用完这么多的营养品?

    “好了,和正常人不同的就是,我们在训练之前,每人来500毫升的牛奶泡蛋白,这样可以大幅度的增加我们身体吸收蛋白质,因为有异能流的加持,我们的蛋白质几乎不需要运动就可以立马吸收,所以我们在训练之前来一瓶,并不会对我们的训练造成什么影响!”

    白羽,给他们二人一人递了一瓶,足足有500毫升的混合溶液,蒙白和王涛见到白羽,毫不犹豫的将一整瓶一饮而尽,他们便也捏住了鼻子,强忍住自己的痛苦,喝了下去。

    虽说这溶液看起来有些粘稠,但是喝起来味道很香,喝多了,两人竟然有些上瘾。

    “好了,现在是最重要的环节,你们平时催动异能力的时候,都是将自己的精神集中在某一点,然而我们现在需要的就是要把我们的精神分布在身体的各个点位!”

    白羽的一番话说得蒙白一脸懵逼,怎么样才能把精神集中在身体的各个点位,那样不就是精神溃散吗?

    “这种东西还需要你们自己去体会,毕竟我来说,你们也听不懂,那你们就来看一看我是怎么训练的吧!”

    蒙白和王涛觉得也对,毕竟两个人是纯正的新手,根本不知道如何下手,便站在一旁看着白羽率先练了起来。

    只见白羽坐在了训练椅子上,双手握住了两边的把手,瞬间一股股亦能流,从他的身体里迸发了出来,和蒙白他们迸发的不一样的是,白羽的异能流是几乎从身体的各个部位缓缓地喷射出来的,覆盖了身体的每一个部位,也就是说他身体的每一部分肌肉都受到了训练!

    “要做到这一点的基础,就是你可以自由地控制住身体里的每一股异能流,刚开始你们没法自由控制的时候,你们就用那边的哑铃来训练,通过拉缇雅灵来感受在你运动的时候,异能流的流向。”

    白羽一边练着,一边指导着他们二人,似乎用异能流来补充自己肌肉的损失,这种训练方式很轻松,使得他即使在臂力器上拉起了50公斤的东西,依旧可以轻松地和他们二人交流。

    蒙白和王涛走到一边,两人一边缓缓地拉起十公斤的哑铃,一边尽力感受着身体里的异能流的流向,但是两人感受了半天,也没有一点点的感觉,只是在双臂用力的时候,异能流有明显的向双臂汇聚的趋势。

    “你们两个人是不是现在感觉到异能流不断地汇聚向双臂,你们尽力的在他会遇到双臂的时候控制他们分散向各个部位,就这种单方面的反向控制就是最好的调节方式。”

    白羽又给自己的杠铃增加了50公斤的重量,在正常人眼里,这100公斤的重量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托起来的,但是白羽躺在椅子上,轻轻松松的练习着,不仅感觉到没有费什么力气,反而还可以和他们二人交流。

    “记住了,等你们练到我这个级别的时候,200斤的东西,只是一个热身运动,每一次热身运动都要持续半个小时以上,我们的蛋白质才可以完全的吸收!”

    白羽,一边看着时间,一边训练,看清楚如何才能把自己的身体的机能调整到最大,现在的他与以往不同,他可以很轻松地调配自己身体上的所有异能流,所以即使自己已经突破了正常人极限,但依旧可以轻轻松松。

    蒙白不断地感受着异能流,虽然说他的天赋并不是很高,但是就在自己的异能流汇聚向双臂的时候,他不断地操控着自己的意识,指导他们向身体的其他部位移动。

    “成了,我有那种分散想身体各个部位的感觉了!”

    蒙白有些激动的说着,因为他刚刚确确实实的感觉到了自己的异能流分散向了自己的胸口,这也就意味着它实现了精神的溃散。

    “我早都已经有感觉了,你怎么这么慢呢,这种感觉的精髓就是在于你要把自己的异能流向反方向流动,我现在身体各个部位已经有很大的感觉了。”

    王涛一边拉着20公斤的哑铃,一边说着,毕竟他在各个方面都属于天才,智商高达160的王涛,无论理解什么都要比蒙白快得多。

    “好小子,你可真是一个天才,你在这方面很有天赋,你要加油练了!”

    白羽,对于王涛的天赋很是惊讶,毕竟她自己当年也是训练了很长时间才找到这种感觉的,原以为今天一天下来,他们二人能找到感觉就不错了,没想到才仅仅半个小时,王涛就已经有了很大的感觉。

    “白羽,你周围的那一股股气浪是不是就是你的异能流造成的?那有一股股气浪是什么东西?”

    王涛放下手中的哑铃,感觉到身体里的意能留正在有序的分散着,他们不但会遇到胸口又像喷射状一样,喷涌到身体的各个部位。

    白羽看了看周围已经产生的气浪,淡淡的笑着,有些成就感的拉了拉自己的臂力,说到:

    “这就是因为异能留在身体里,不断的流动,将你身体里所有的多余的水蒸气蒸发了出来,还有一些人,周围的空气被加热以后产生的水蒸气。”

    白羽尽量将这个现象解释的简单一些,毕竟现在的目标不是要理解,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还是赶忙要达到训练的目的才是真理!

    白雨一边说着一边放下了手中的哑铃,走到了鸡胸肉的旁边,那足足有100包的鸡胸肉是他们今天的训练伙食,每一包鸡胸肉大约是在100克左右,这仅仅训练了半个小时,白羽的耗能几乎就达到了正常成年人一天的耗能!

    “每半个小时训练完毕以后,每个人都要吃两袋鸡胸肉,和500毫升牛奶和蛋白的混合液!”

    白羽一边招呼着他们二人过来吃饭,一边给他们传授的经验,毕竟当年就是这样练过来的,他自己很清晰,这种极端的训练方法是很有用的。

    蒙白有些虚脱,20斤的哑铃练习了半个小时,现在的他感觉两个胳膊像是断了一样,虽然异能流不断地流动着,但是没有了北海龙王主动给她提供,而是任由他被动的提取,这股力量操纵的并不是很熟练。

    而王涛则是得心应手,自从他学会了怎样将自己的异能力分布在身体的各个部位之后,拉起40斤的哑铃简直就像提菜一样轻松。

    三人休息了,大约有十分钟,白羽立刻监督他们二人进入了训练状态。

    王涛,这时的训练量已经上来了,他坐在椅子上双手握住臂力器的两个把手,轻轻地试验了一下,刚刚调控的100公斤的臂力器,嘴角扬起的一丝微笑。

    几乎是一瞬间,100公斤的臂力器被他轻松拉了起来,和白羽不同的是,王涛的意能留不仅仅分布在身体的各部位,更多的是增强了他的肌肉的维度和力量,这样他就是双倍消耗异能流和自己的能量,在相同的五个小时的训练量下,自己的训练难度是别人的2倍!

    “你小子可真够疯狂的,你真就怕这样,一下子把自己整休克了!”

    白羽见到王涛如此疯狂的训练,也是有些担心,毕竟如此大量的释放出自己的异能流,如果异能流量不够大,那有可能导致过量训练而休克身亡!

    “小意思,我自己还是能把控的好量的!”

    王涛一边拉着一边自信满满地说着,虽说自己比蒙白晚训练了这么多天,但是只要自己的训练量到位了,仍然是不会比他差的。

    而相对于王涛来说,蒙白这边的情况就更要糟糕一些,经过了将近两个小时的适应,他才渐渐的熟悉了北海龙王的这一股狂躁的异能流,这时候王涛和白羽早已练得满头大汗,但是蒙白在刚刚开始加强训练。

    “你小子也真够慢的,今天的时间都已经过了一半了,你才进入状态,不过也好,只要你进入状态了,一切都好说,赶紧吃了这点鸡胸肉和牛奶去训练吧!”

    白羽一边说着,一边将配置好的第二个营养餐递给了蒙白…

    滨海市

    “王总,那你们这一次的目标就是要在我们的海边长达十公里的海岸线上建造一个娱乐一体化的场所呗!”

    刘能看着王德民给的策划书上写出的策划,又有些难以置信的看了看王德民,毕竟要在十公里的沿海线上制造一个大型的娱乐场所,所需要的资金最起码是上千亿!

    “除了滨海市,几乎其他任何一个海滨城市都有一个大型的娱乐场所,以此来吸引游客,唯独滨海市根本没有这样的一个大型娱乐场所,所以我才要建议修建这样一个地方,当然了,我们做为商人的也不可能是来做慈善的,这样大的一个娱乐场所,其本质的目标当然是为了盈利!”

    刘能点了点头,他很理解王德民的这种想法,毕竟任何人都不是一个慈善家,拿出上千亿来建造一个娱乐场所,他的要求一定是最先进的,也是要能获得最大利益的。

    “您的这些要求,我们滨海市完全可以给您做到,您和我们的这一次合作,我们公司会出500亿来投资,也就是说我们两个人每人投资一半,这样子来说的话,我们的压力也会小很多。”

    王德民见到刘能给出这么中肯的一个答案,毕竟在和别的人谈生意的时候,他们总会讨价还价,尽力能争取到多一分的股份,而在刘能这里,他首先考虑到的竟然不是股份的问题,而是发展的问题。

    “刘总,和您的这次合作上我非常愉快,因为您给我的感觉和其他的商人不同,是一种让人能自然而然的信任的感觉,那我们在滨海市的建造监督问题,就全权交给你们公司来处理,我们很信任您的责任心!”

    王德民微笑着和刘能握了握手,二人这次愉快的交谈,必然是为滨海市的未来经济发展走下了重要的一步…

    “怎么样?这个王德民是不是个好人?看你们两个人谈生意的时候确实没有过多的争议,可以说是一拍即合。”

    老刘头坐在车里,一边倚着车窗,一边抽着烟,跟着刘能看来那么多的商人,他现在也深深地知道做商业这一片的人里个个都是笑里藏刀!

    “这个王德民说话还算是中肯,而且他也确实是个有意和我们合作,毕竟一个1000亿的项目,如果他不信任我们,是不会这么轻轻松松的就妥协的。”

    刘能靠在车窗边上咬着嘴唇,望着窗外,但是合同里写的那么高的建设要求,确实是让刘能有些头疼,毕竟世界上最先进的游乐园的建设标准也不过如此!

    老刘头见到刘能对王德民如此肯定,便也是不再多担心,将烟头甩到了车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便要开车回家。

    两人在路上走了不一会儿,刘能就被车窗外面闪过的一道光芒,闪的睁开了眼睛。

    “有人拿光芒,故意晃我们的车子!”

    刘能对这种光芒很敏感,它清晰地感觉到了那股光芒不断的在他的车窗上扫来扫去,大约有五六遍左右。

    “我准备靠边停车了,我会尽量找一个小巷子里停车的,毕竟如果是第一人在这里动手,根本不方便,他们可以名声面离,对我们出手,但我们如果明面对他们出手的话,有影响你的公众形象!”

    老刘头对这一点还是很清晰的,她一个急转弯拐进了一个单行道里,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个单行道的尽头应该是一堵墙,也就是说这个单行道是一条死胡同!

    老刘头把劳斯莱斯在到中间一横,原本就很长的车,将道路堵了个严严实实。

    果不其然,不一会儿一辆小面包车就尾随了上来,停在了劳斯莱斯的面前,和原本的那是一个大众不同的是,从上面走下来的那几个人,身上穿的竟是一件件红色的披风,完全没有一副小混混的样子,反而彰显出了他们的霸气。

    “你们应该都有异能力吧?我知道你们应该不是普通人,如果你没有异能力,你们应该听说过火将家族!”

    为首的身穿金边红披风的人说话很直,他直接就点破了,他们此行的目的,虽然他的话说的很直接,但是那几句话确实是吓了刘能和老刘头一身的冷汗。

    “我不说你们也知道,我就是王建国雇来的,但我们的最终目的,你们应该也很清楚,那就是不能让你们活着,走出这条巷子!”

    为首的那个人气势汹汹,眼神中透露出了些许的凶光,老刘头能明显的感觉出那人确实没有给他们一丝生还的机会!

    …

    …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