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两个老师,还想和他辩解些什么,可是无语根本没耐心去听他们扯淡,手轻轻地往下一挥,两颗子弹在空中“砰”的弹了出去,直直的击中了两个老师的腿。

    一瞬间两个老师的惨叫声,在孤儿院的二楼回荡了起来,声音尖的,就连孤儿院外的小孩子们都听得到。

    “疼吗?你们也知道疼?”

    无语轻轻地问着,两个老师连连点头,他们疼的已经说不出话了。

    可无语则是一边奸笑着一边缓缓的向他们走了过去,再怎么说无语也是经过千锤百炼的职业杀手,才折磨人,这个方面他还是强项!

    她走到两个老师的身边,蹲了下来,狠狠的往他们的枪口上吐了几口唾沫。

    两个老师的伤口接触了唾沫,立刻开始钻心的疼了起来,无语一边笑着,一边用手指狠狠的摁在了他们的伤口上,不断的把子弹向里推进。

    两个老师还没有挺上一分钟,便齐刷刷的昏迷了过去。

    这两个老师已经昏倒了过去,无语缓缓的站起身来,黑着脸转过头去,死死的望着站在远处的那群老师,嘴角微微的扬起了一丝微笑。

    “风杀阵!”

    无语嘴里轻轻念叨着,说着右手猛地一挥,一股绿色的异能流如子弹一般,射向了那群人的脚下。

    那群普通人没有异能力,自然是看不到无语释放的异能流,只能一脸惊讶的看着脚下,竟凭空卷起来一阵阵的旋风。

    但是旋风将它们卷在一起,这风中似乎有刀片一般,不断的切割着他们的衣服和皮肤,那群人惨叫连连,无语确实头也不回的扶起了昏过去的刘能缓缓的向楼下走去…

    孤儿院门口

    “哥哥,你好厉害啊,你是怎么样把那一群人都打倒的?”

    没熟的小男孩,充满疑惑的看着无语,眼神中明显带有一丝猜忌,或许是被这群坏人折磨的时间久了吧,他对所有人都有一种自然而然的防备心。

    无语指导这是长久遭到折磨之后的后遗症,便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将刘能扶上了车,淡淡的转头说道:

    “上车吧!小孩子进车里,大孩子爬车顶上,不然这一车拉不走你们!”

    小男孩见无语不想多说什么,便也不在多过问,毕竟现在这个人还是在帮助他们,便扭头催促着小孩子们往车里走,自己则默默的趴到了车顶上。

    无语本来不会开车,只是看刘能开了几次后,慢慢琢磨的,所以他也不敢开的太快,只是在三四十迈左右晃荡着,缓缓的向城里开去…

    不之开了多久,躺在一旁的刘能缓缓的醒了过来,见到无语正在开车,他一个激灵强撑起身子,赶忙叫他停下。

    “你不会开就不要开啊,这样会造成很严重的事故的!”

    刘能一边单手把自己从桌子上扶了起来,一边把无语扒拉开,将车子停在了路边,打起了双闪。

    看见车子停了下来,车顶上的小男孩也跳了下来,敲了敲玻璃,一脸疑惑的望向里面。

    “这小孩在哪里坐着?你不会让他们趴在车棚顶上吧?”

    刘能看着无语,一脸严肃的问着,无语则是淡然的点了点头,似乎对这表示很正常一样。

    刘能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从衣服里掏出手机,叫了几辆出租车过来。

    “以后不要做这种事情,这样子,不仅你的风险大,别人的风险也大!”

    无语看见刘能都这样了,还在做老好人,阴着脸有些无奈的说道:

    “得得得,先看看你自己吧!就别的不说,光我摸到的,你已经断了两根肋骨了,不用,赶紧把你送到医院吗?”

    无语一边说着,一边抢过刘能的手机,直接拨下了急救电话,原本不提刘能还没什么感觉,经过无语这么一点拨,刘能几乎是在一瞬间便疼得昏了过去…

    蒙白家

    尽管高考已经考完了,蒙白的父母也去外地做起了他们的生意,可他依旧不愿意把女孩留在自己的家中,一是怕小艺怀疑,二是男女授受不亲。

    可小女孩现在神志恍惚的样子,如果把它单独撇出去,指不定要被哪些流氓混混给欺负了,蒙白又做不出那种丧尽天良的事情,病也只能叹了口气,咬咬牙,把女孩留在了家中。

    “叮咚~”

    自从女孩儿蒙白夹住下来后,王涛几乎每天都会过来看一看,一边嘲讽着蒙白,一边也是为了观察女孩的神志状态。

    “开门了,别睡了!”

    尽管这时已经上午十点,可按照蒙白的惯例,每天不到12点钟,他是不会起床的。

    果不其然,又是女孩打开了门,她一脸迫切的看着王涛,一边不断的念叨着:

    “哥哥,有没有吃的?饿死我了!”

    虽然女孩现在神志不清,一阵叫哥哥,一阵叫爸爸,但他那嗲嗲的语气,还有那可怜兮兮的眼神,主要是每一次都把王涛聊的面红耳赤。

    “哎呀,好了,都买了,都买了~”

    王涛是一个还没处过对象的大小伙子,哪能经得起女孩那样诱惑,只得赶忙捂了脸,急匆匆的跑进了蒙白的卧室。

    “喂,那么好看的一小姑娘,在你家住着,你也能睡得着!”

    王涛一边把蒙白摇醒,一边恨铁不成钢的说着。

    蒙白根本没有睡醒,起床气极大的他恼怒的揉了揉眼睛,怒气冲冲的盯着王涛,大声说道:

    “干什么啊?没看到,我还没睡醒吗?吵什么吵,进来干什么?”

    王涛看到蒙白真的是没睡醒,便也不再打扰,狠狠地用被子把他的头捂住,便把门一关走了出去。

    女孩还是照平常一样,乖乖的盘坐在沙发上,一口一口地啃着面包,一边吃面包,一边看着电视。

    王涛一屁股坐在她旁边,顺手拿出了一袋薯片,也津津有味地看起了电影频道播出的电影…

    中午12点

    “哎呀,好爽啊!有没有什么吃的呀,涛哥!”

    蒙白刚刚睡醒,心情好得很,一边推门出来,一边亲切地喊着王涛,早已习惯这一切的王涛,淡淡的回了一句:

    “死吧你,懒比一个,自己弄点吃吧!反正我俩不饿!”

    蒙白还是不理解王涛,怎么每天一大早起来就要骂自己,但连续听了十几天,便也习惯了,于是便自己走进厨房,拿出了昨晚没吃完的泡面热了热。

    蒙白一边吸溜着面,一边用含糊不清的语调问着王涛:

    “怎么样?你看她今天神志有变清晰些吗?”

    王涛一边吃薯片,一边摇摇头,叹了口气,斜着眼看着蒙白,坏笑着说道:

    “我看啊!你就养她一辈子吧,我估计这辈子你是扔不掉她了!”

    蒙白听了这话,心里也是连连叫苦,但无可奈何的是,她也没办法把这女孩送到哪里,只得一边吸溜面,一边把难处都吸进肚子里

    和谐医院

    “终于醒啦!吃个苹果吧!”

    刘能不知昏睡了多少天之后,第一次醒来,一睁开眼便看到无语坐在一旁,一边削着苹果,一边看着他说到:

    “你都睡了三天了,快把医生都睡懵逼了!”

    无语一边削着苹果,一边说道:

    “我判断的一点错都没有哦,你就是断两根肋骨,但群老师下手也够狠的,真的是把你往死里踹啊!”

    听了这话,刘能淡淡的摇了摇头,他张口想要说什么,却只感觉嗓子像是久经干旱的土地一般,发不出一点声音。

    无语看见刘能想说话,便顺手将床头柜上的水递给了他。

    三天没有喝水的刘能一摸到水,便感觉嗓子中更加的沙哑了,赶忙将杯中的水一饮而尽,似乎这水比他平生喝过的所有水都更加的甘甜。

    “唉,那群狼心狗肺的东西,真的是贪得无厌到爆炸了!谁能想到他们居然已经贪污了那么多钱!”

    刘能淡淡地讲起了他在进去以后,听到那群人谈话的内容,无语这是一边听着一边削着苹果,可月厅削苹果的手,下手越重!

    “我给他们的钱居然都帮马主任买了一套房子!那校长准备这一次还从我这里捞一辆宾利出来!都这么贪了,甚至都舍不得给孩子们买一件像样的衣服!”

    你们一边说着一边不断的敲打着自己的脑门,想起这校长,竟是当年他自己选出来的,心中不禁感到有些可笑,也有些说不出的挫败感。

    “这事也不能怪你,人要变坏,也不是你可以决定的,好在那群孩子已经救出来了!”

    无语把削好的苹果一手掰成两半,一边递给刘能,一边说道:

    “那群孩子现在应该就在咱们家里,你要恢复的不错,你可以回去看看他们!”

    刘能很惊讶他着实没有想到无语睛能把那群孩子放到自己的家里,心中有些窃喜,又有些欣慰。

    “好啊!那等一会儿就给我办一下出院手续吧,我现在就要回去看看他们!”

    刘能有些激动,毕竟这群孩子是自己主动要资助的,尽管钱并没有给这群孩子用上,但他的心意却实实在在的传递给了孩子们。

    无语看着刘能坚定的表情,便也不再多说什么,一边啃着苹果,一边到前台办理了出院手续…

    刘能家中

    “宝贝们!我回来了!”

    刘能一开门便大声的呼唤着那群孩子们,可映入他眼帘的就是那个与先前大不相同的家。

    地板被拖的锃亮,沙发也被叠得整整齐齐,几个孩子的铺盖卷整整齐齐的叠好放在阳台上,就连厨房因为渗水而起的霉斑,都被孩子们擦的干干净净。

    “宝贝们?”

    尽管屋内整洁如洗,可刘能并没有看到孩子们的踪迹,有些疑惑的又叫了一遍。

    无语见状也有些奇怪,按照他昨天回来的时候,那群孩子应该都聚在一起聊天,为什么今天却一个人都没有?

    “会不会是进了贼?会不会他们又被”

    刘能刚想说,只见一群孩子大摇大摆的从楼下走了上来,一人手中提着一些菜,见到刘能站在门口,他们一个个激动的蹦着跳着就抱了上来。

    “先生,您回来了!”

    小男孩激动的看着刘能,在他心里,这个男人就像他的再生父母一般,每次刘能过来,他总能感觉到这个男人带给他的如同父亲一般的感觉。

    刘能欣慰的摸了摸小男孩的头,又用手比了比小男孩的头,有些惊喜的说道:

    “哎呦,你都长到我的肩膀了!挺高的呀!”

    小男孩有些骄傲地挺了挺胸,拍了拍胸口说道:

    “那是当然了,弟弟妹妹们,还得我来照顾呢!我不赶紧长大,怎么才能照顾好他们呢?”

    刘能看着这个自己第一次见到时,胆小如鼠,只知道每一天看着自己光秃秃的左手的小男孩,现如今都长成了这么自信的大小伙子,欣慰的点了点头。

    “好了,快进去吧!别说那么多,没有用的了,进去以后再聊吧!”

    无语催促着小孩子们赶紧进屋,毕竟刘能也是个大人物,更何况她的身子刚刚恢复,站在楼梯间里聊天确实对她的身体没有好处。

    刘能的屋子本就不大,为了省钱,她特意在老城区里买了一套100平左右的老房子,原本还算宽敞的房子,一下子挤进来了十几个孩子,着实有些拥挤。

    “来,以后咱们就分成两拨人,一拨人睡在这边,一波人睡在隔壁!”

    刘能亲切地从兜里掏出隔壁的钥匙,甩了甩钥匙,问到:

    “谁想去隔壁住呢?”

    小男孩见状立马举起了手,一边举起手,一边说道:

    “孩子们还太小,那边必须由我来带,你们两个人就安心在这边睡,我可以带一部分孩子们去那边睡!”

    刘能见到小男孩如此贴心,遍野是轻轻的,点了点头,满脸微笑的看着这十几个孩子,就感觉像是看自己亲生孩子一般,满满的幸福感。

    无语从没有感受过齐聚一堂的感觉,他没有感受过那种拥有兄弟姐妹的感觉,从小她感受到的只有冷冰冰的厮杀,和面无表情的老大,自从遇到了刘能,他的生命中也徒增了许多色彩。

    “小鸽子,小老虎,小板凳!你们三个可以住在这边,其余的孩子和我一起走好吧?”

    小男孩一边招呼着其他孩子,把自己的洗漱工具和被子收拾好,一边说到:

    “只有个人卫生不需要大人操心的孩子才可以住在这边哦!想住在这边的,你们可要努力了!”

    没点到留下的三个孩子,满脸兴奋的看着刘能,而其他没有被选上的孩子,则是一脸羡慕的收拾起了住宿用品,又有些嫉妒的抱着他们走到了隔壁…

    “这群孩子还真是挺可爱的!”

    无语忍不住夸赞到,刘能第一次见到无语竟然发出这种感叹,像是看到了百年难遇的流星一般,惊讶地望着他,笑着说道:

    “没想到啊!没想到你居然也能说出这种话!”

    无语皱了皱眉,不想搭理刘能的调侃,别一个人走到阳台边,缓缓的往起了远方,心中也是思绪万千…

    就在孩子们忙着收拾时,刘能也闲不下来,他三步两步跑进厨房,完全顾不得身上的伤口还没好,并开始着急忙慌的准备晚餐。

    大厅就空了下来,无语独自一人站在阳台边上,呼吸着新鲜空气。

    突然一只乌鸦猛地从楼下窜了上来,锋利的喙冲着无语的眼睛便刺了过来。

    无语一个闪身躲开,一手握住乌鸦的脖子,眼神中充满了怒气,愤怒的说道:

    “你想把我戳瞎吗?”

    乌鸦满眼不屑的看着无语,似乎是在看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干的敌人一般,淡淡的说道:

    “无语,你已经被老大通缉了!你以后再也不是我们的人了,你或许以为我是在排挤你,可你错了,你背叛了老大,就是背叛了我们,很快就会有人找到你的!”

    乌鸦一边幸灾乐祸的说着,一边忍不住嘎嘎地笑了起来。

    无语很是惊讶,她根本不相信老大,竟然可以做出这样的决定,自己作为组织里最忠诚于老大的人,竟然有一天也会被老大通缉!

    “你是在骗谁呢?老大亲手养大我,怎么可能把我通缉起来?更何况我也说了,我一定会完成任务的,只是延迟几天罢了!”

    乌鸦现在似乎完全不把无语放在眼里,在无语手中拼命挣扎着,一边挣扎,一边用喙奋力地啄着无语的手。

    “你也配了?你别以为我现在只是个送信的!你的位置已经被我接替了!我只是好心提醒你罢了,别到时候落个家破人亡,怪我没提醒你!”

    无语听了这话,一时间火上心头,他死死地扼住了乌鸦的脖子,一边掐着一边冲着他,怒吼到:

    “你听明白了,我没有家,他们也不是我的家人!你要伤害谁?冲我来,别连累其他无辜的人!”

    乌鸦快被掐断气了,一边从嗓子中哼出几个不屑的语气,一边不断的扑棱着翅膀,妄图把无语给扇开。

    无语的气根本没有消下去,反而看到乌鸦越挣扎,自己心中火气越旺,手中一使劲,乌鸦便不再挣扎,身子一挺,便软了下去。

    “无语,你在和谁说话呢?”

    刘能听见阳台上传来了无语的怒吼声,略有些奇怪的问道。

    “没什么,刚刚抓到了一只乌鸦,给放了!”

    无语一手把乌鸦的尸体甩下了楼,转头缓缓地走进了屋,心里五味杂陈,不知该如何是好

    …

    …

    见刘能的早餐很快便吃完了,无语有些着急,便狼吞虎咽的开始向嘴里刨这意大利面。

    刘能似乎注意到了这一点,他停下了穿衣服,坐在椅子上开始翻上了手机。

    无语见刘能不再着急,便也放下心来,继续品尝着这从没尝到过的早餐。

    “怎么这么好吃?我从未吃过这么好吃的早饭!”

    无语一边想着一边细细品味着,像是在弥补这么多年来亏欠下的早餐一般。

    没过多久,无语便把盘子里的早餐一扫而空,他甚至连盘子上的饭渣都舔的干干净净,不舍得浪费一点。

    刘能见无语这么爱吃,也没说什么,只是默默的穿起了衣服,淡淡的说到:

    “一会儿走路别着急,刚刚吃完饭,走的太快,容易胃下垂!”

    无语拍了拍肚子,满足的打了个饱嗝,听到刘能的这句话,身子一震,竟又有些感动。

    “哼,这种事情还要你提醒?”

    说着,无语一把穿上了衣服,赶在刘能前面跑出了屋子。

    “唉,叫你别跑,你还非要跑,一会肚子疼,可别怪我!”

    刘能一便穿着鞋,一边看着窜下楼的无语,大声说到。

    无语脸上浮起了一阵阵绯红,他一边跑着一边捂住脸,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害羞的表情

    坐在车里,无语捂着肚子,脸上的表情有些难看,淡淡地望着刘能说道:

    “内个,有药吗?”

    无语有些尴尬的问着,都能听了这话笑着说道:

    “哈哈,不用吃药,一会儿自己就好了!”

    说罢,便又将注意力放在了眼前的路面上

    营地里

    自从老师一大早回来,营地里面炸了锅,老师没有想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刚刚把手上的班长送去医院,现在又说有三个孩子在林子里走失。

    老师生气的摇摇头,一边跺着脚,一边大声吼道:

    “不能给老娘省点心吗?他们三个要出什么三长两短,大家一起担责任!”

    说着,别一个人愤愤的向其他老师的帐篷走去,想要一起商量这件事的处理办法。

    “白泽,还有机会吗?”

    蒙白一遇到事情便想问问白泽,在他眼里,白泽算是知识渊博的人了。

    “什么机会?什么办法?人都丢了,我有什么办法!”

    白泽见蒙白问他这种问题,无奈的说道:

    “我也只是知道很多事情,但我也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啊!”

    蒙白见白泽都没有办法,编织的要料头叹着气,向王涛说道:

    “你有啥办法吗?反正我是没办法了!”

    王涛正在想这件事情,他顿了顿,想了一番,转头望向蒙白,一脸正经的说道:

    “刘宋是不是调查这件事情了?你问问他这是怎么回事?他应该是处理完这件事情以后,再来找到我们!”

    听了这话,蒙白才想起来刘宋当时便是去找这几个女孩子了,便一路小跑的出了营地,一路飞奔向不远处的小山丘。

    “刘宋!刘宋!”

    蒙白一边跑,一边喊着,希望刘宋可以快点听到他的喊声。

    正在打坐的刘宋远远的就听到了蒙白的声音,他收起了气势,睁开双眼,望着蒙白飞奔而来的方向,淡淡的说道:

    “是为那三个女孩子的事来的吗吗?老师,今天该回来了!”

    说着,便从巨石上跳了下来,一边组织着语言,一边向蒙白的方向靠近

    “唉,刘宋啊,你,你知不知道,内三个,内三个”

    蒙白一路狂奔,累得气喘吁吁,话都说不明白,只是不断的喘着粗气。

    “你别说了,我知道你要问什,我来告诉你吧!”

    刘宋早已猜到蒙白这次来的目的,早早的便准备好了语言,扶蒙白坐下,便立马说道:

    “事情很复杂,你听我慢慢说!”

    蒙白点点头,一边喘着粗气,一边静静的听着刘宋的话。

    “那天我一路追着巨蟒来到了一个沼泽地,那沼泽地深不见底,又一眼望不到边,我从没有见过如此巨大的沼泽地!”

    说到这里,刘宋凭着记忆抬起头,向着沼泽地的方向,望了望,说道:

    “那条巨蟒就盘踞在沼泽地之下,我对他也无可奈何。哥看到天空中有些浓密的云,我没想到一个办法炸开沼泽地!”

    听这话,蒙白一脸懵逼,她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刘宋,问到:

    “啥?你把那个沼泽地炸开了?”

    刘宋点了点头,眼神凝重的说道:

    “我利用自然力量,吸引了巨大的闪电,精准的劈中沼泽地,将它炸了开来。”

    说道这里,蒙白有些胆怯,对于这种实力的刘宋,他不敢相信,但看着刘宋坚定的眼神,他便说道:

    “炸开以后呢?你发现了什么,别告诉我发现了那三个女孩的尸体!”

    “当然不是,要是那样,我还和你说个什么劲!”

    刘宋说着,顿了顿,像是在接受表彰一般,一脸享受的说道:

    “作为那只蛇的同类,我们都是动物,也都经历了变异,原本我舍不得引雷炸他,但谁曾想她的话语太过恶劣,重视她,没有伤害那三个女孩,还是枉死在我的手下。”

    说到这,刘宋原本一脸享受的表情全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这是无限的懊恼与悔恨。

    “我当时就应该听他的,不应该杀他!为什么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都没了!”

    刘松对于他这一举动十分的愤怒,他不断地敲打着自己,告诉自己误伤了人,可没有办法,事情也变成了这样,刘松也只能认清现实。

    “那你的意思就是说,那巨蟒并没有捕食那三个女孩?”

    刘宋点了点头,说道:

    “那三个女孩是被其他的力量带走的,是一个远超巨蟒的速度!就在巨蟒已经叼起那三个女生的瞬间,三个女生被抱走了!”

    说到这里,蒙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说道:

    “这速度恐怕是要比那绿袍的要快上几倍!”

    刘宋咬了咬牙,点了点头,说道:

    “恐怕不止这些,他一定有保留许多实力,更何况仅仅是一个速度,也没法判断他的实力!”

    蒙白现在也不知该如何下手,盲目去找的概率太小了,偌大一个下芒山,要放开去找,没上几个月是找不到的,更何况如果是敌人一定也在移动!就算找到了,估计也变成一摊尸体了。

    蒙白一想到这些便是脑袋疼,她现在最想干的事情便是找到这些女孩子,可偏偏思路还是不清晰,只能干着急

    “刘总你好啊!”

    一个秃顶的大叔一见到刘能,便热情的打起了招呼,像是看到了财神爷一般。

    “过奖了,过奖了,我就是一个小小的老板,那配得上“总”这词。”

    刘能一边敷衍道,一边握了握孙策的手,并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两人笑了笑,都明白了对方的用意,便各自揣着各自的小算盘,慢慢的走进了楼里

    谈判桌上没有感情,生意场上没有兄弟!

    这是刘能入行以来心里一直明白的道理,不管关系有多好,在生意上还是看利益为重,更何况像孙策这样的表面朋友。

    “刘总,您看这次的合作咱还能不能再”

    孙策一脸奸笑的看着刘能,一边笑着一边用眼神示意了一下。

    “呵呵,还想要加价?真是贪得无厌!也不怕撑死你!”

    刘能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假装看着文件,并没有理会孙策的话。

    孙策似乎是想借着其他人都还没来的机会,好好说一说好话,奉承一下刘能,可谁知“热脸贴了个冷屁股”,吃了哑巴亏,便也不在多说什么,阴着脸坐回了原位。

    没过多久,一群西装革履的社会上流人士相继走进了屋子里。

    “呵呵,一群疲于奔命的狗!”

    无语看着这些只为利益的人,甚至都不屑于去多看一眼,充满厌恶的低下了头。

    刘能没有让他进来,只是让无语在门口候着,他自己也深知,如果这次一切顺利,自己也快完成使命了。

    想到这里,刘能心里竟一时间有些五味杂陈,先不说滨海的现状,就单单是把滨海交给这么一群衣冠禽兽,他便十万个不放心。

    “姓孙的,贪污了快一个亿了吧!

    姓刘的,光是他的黑赌场都不下十个!

    姓马的,他的窑子再来十个手都数不过来!光他一个就祸害了多少小姑娘!”

    刘能一边想着,一边咬着牙,尽量忍住自己的火气,心平气和的说道:

    “大家都到齐了!那咱们就开始吧!”

    营地里

    “喂,你们四个怎么回来的!我们找了那么久都没找到,你们被逮到哪里去了!”

    一群女生见她们三个回来了,有些兴奋又有些担心的问道。

    “没什么,我们只是走丢了!就当是在这里观光旅游了几天而已!”

    领头的女孩子率先说道,但这说词却着实激怒了在场的所有女生。

    “好啊!你们是当观光旅游了,你知道我们找你们有多辛苦吗?你们就这样吗?也不道歉!”

    杨平气势汹汹地说道:

    “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们所有女生道歉,我告诉你这件事情我们没有完!”

    见杨平如此生气,领头的那名女生也不再多说什么,低下了头说道:

    “真对不起啊!让你们操心了!”

    虽然女生们没有什么顾虑,可王涛与蒙白听了这话,着实是起了一些怀疑。

    “他们三个人在没有吃没有喝的情况下,居然在这林子里面呆了四五天!”

    王涛推了推蒙白的肩膀说道:

    “这话有点问题啊!他们三个人还是没有说出实话!”

    蒙白也是这么认为的,从三个女生的话语中明显能感觉出他们有什么隐瞒,可在这种时候又不方便去直接问,蒙白也只能先将好奇心憋了,回去说道:

    “问题还是有的,但只要他们安全的回来了,这不就万事大吉了吗?”

    话虽是这么讲,但蒙白的心里还是起了一点点波动,这林子里有如此多诡异的事情,还有风将家族的人在,这三个女孩子的经历,实在是让他放心不下。

    “你是不是怀疑这三个女孩子和他们是一伙的?”

    王涛见蒙白还有顾虑,便问道:

    “一我看他们三个和绿袍的人是一伙的!这事情**不离十!”

    王涛信誓旦旦的说着可蒙白并不这么认为。

    “不对,你这分析的有问题!”

    蒙白皱了皱眉头,略有所思的想了一阵,说道:

    “绿袍的人本身就已经够强大的了,她们没必要在我们身边安插奸细,这三个女孩子如果是其他方的人,他必定是回来监视我们的!”

    猛白术到这儿,故意将声线拉低,趴在王涛的耳边,轻轻地说道:

    “恐怕还有另外一股势力,但我并不确定那五视力是什么人?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听了猛白这番分析,王涛也点了点头,确实自己太主观判断了,这次的形式如此复杂,竹石有很多因素需要再加考虑。

    “问题确实是这样的,但我们现在也没有时间去细究,毕竟只有半个月就要高考了,我们还是好好复习,考完再说吧!”

    王涛看着思考的蒙白,用胳膊肘怼了怼他,说道:

    “现在我们最重要的事情是高考,要分的清事情的轻重缓急!”

    蒙白点了点头,他当然知道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于是她也便不再多想,转身便回了帐篷,准备收拾的行李

    会议室里

    还没开会,马步便拍着桌子大声的说道:

    “喂喂,刘能,不是说好了,大幅度让利吗?怎么就这点啊?”

    刘能听了这话,黑着脸看着合同,有缓缓的抬起头望向为虎作伥的马步,淡淡的说道:

    “先开会,会里讨论!”

    刘能似乎根本不给他一点点面子,尽管这是他的合作对象。

    刘能打心底里瞧不起这些人,如果不是他能力有限,他坚决是不会把滨海交给他们的。

    “首先我先说出我的条件:

    第一,你们必须按照我的合同的规定去建设滨海,对于滨海的各项的投资,一向都不可以落下!

    第二,对于滨海的市长的选举,你们最终决定与合作的人都不可以参加,或者是**,更不可以参与幕后的**行为!

    第三,对于滨海的公有资产,你们任何人都无权去干涉,对于我的房地产业,也只是将经济来源与经济收益交给你们,而最终的公有地皮属于政府所有!

    第四,滨海未来十年之内的经济增长,不可以比现在还要慢!”

    刘能不紧不慢的说出了四条,说吧,他抬起了头,环视了一圈,看着衣冠楚楚的众人,镇定地说道:

    “现在还有人愿意接手我的帝国吗?”

    坐下的人个个都是商界精英,也有不少是政界大佬,四条当中最重要的一条便是针对政界大佬而言,刘能有着自己的考虑。

    如果有人同时涉足与政商两界,那滨海的秩序必将会被打乱,而他召集这些人的目的,则是为了将自己的商业帝国交付于滨海最顶尖的人手中。

    可当他深入了解所谓的滨海的最顶尖的人之后,他才发现滨海的顶尖人物竟如此的迂腐。

    曾经那个光鲜亮丽的滨海,表面下也全是藏污纳垢。

    刘能环顾一圈见迟迟没有人举手,便说道:

    “怎么听到我改动的合同便忍不住了?是自己的小算盘被打破了?如果没有人合作,那我就先走了!”

    坐下的人面面相觑,曾经的合同是与他们合作,没想到现在竟然要将商业帝国转交给他们,这巨大的转变,无疑让他们每一个人都惊讶不已,甚至有些震惊于刘能的这个举动。

    可眼见刘能转身便离开会议室,马步立马站了起来,阿谀奉承的说道:

    “哎呀,刘总,刘总,您别走啊,我们这不是在考虑嘛!咱什么事情都好商量,对吧?”

    刘能听着马步的话,心中无比的厌恶,想到:

    “你是在为自己的小算盘做打算吧?听你这话是准备接手啊!就你这人品,我很难将商业帝国交给你啊!”

    虽然刘能这么想着,但他并没有表现出来,他一脸淡定的转头看向马步,脸上仍旧是那一副严肃的表情,淡淡的说道:

    “你打算接盘吗?”

    马步一听这话,脸上顿时有些难堪,毕竟在座的各位哪一个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如果他就这么光明正大的抢开,他恐怕他以后在这圈子里也不好混了。

    想到这里马步便难为情地笑了笑,尴尬的说道:

    “哎呀,刘总,您看!我小马现在这不也挺紧张的嘛,滨海的大情况,这几年也是一年不如一年,咱们坐在一起好好研究研究对策,他不好吗?为啥突然要全盘交出啊?”

    为了顾全大局,马步只得这样说,虽然口中这么说,但他的眼中露出了无比的贪婪,恨不得坐下的所有人赶忙自动放弃,好让他全权接盘。

    可坐下的人又不傻,一眼便听出了马步话里有话,便做出了仔细斟酌的表情。

    刘能看到在座的各位也都开始盘算了起来,别转身,回到位置坐了下来,静静地等待着他们的答复。

    不知过了多久,孙策说道:

    “你想要全权交出?那你怎么样才能保证你的商业帝国中没有出现经济断链?”

    孙策的这一番话确实直击了众人的内心,哪一个想要接手的人,不害怕这商业帝国只是泡沫,但凡他轰然崩塌,没有任何人可以支持得住!

    …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