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小艺,咱俩一组唉!”

    班长手里攥着写了小艺名字的卡片,尽力掩盖住自己的兴奋,说道。

    “班长,那咱们可要好好躲起来啊!”

    小艺对于这集体活动似乎格外感兴趣,一脸兴奋的说道。

    “嗯,那肯定的,不说别的,我在捉迷藏上”

    班长见小艺如此兴奋,又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行了吧你!快去躲吧!我是抓的!”

    蒙白见班长又开始碎碎念了,不耐烦的说道。

    “我可要开始数了啊!”

    蒙白也不顾班长怎么想,便自顾自的坐下来数数了。

    班长见蒙白这么着急,一把拉住小艺的手跑进了树林里

    “班长,你干嘛啊!”

    小艺跑的脸上泛起了潮红气喘吁吁的问道:

    “玩游戏至于跑这么远吗?”

    小艺见班长一口气把她拉着跑了这么远,略显嗔怒的说道。

    “呃,这里不是安全嘛,内个,嗯,这里还有这么多好玩的对吧!”

    班长磕磕绊绊的说着,手指向了身后的一片泛着淡蓝色光芒的花丛。

    “哇,这花丛好漂亮啊!”

    见到如此罕见的花丛,原本还有些嗔怒的小艺,火气一下子便被压了下去。

    女孩子对于美丽的事物是没有抵抗力的。

    小艺蹲下身子,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摸向一朵颜色最浅的花,边伸出手边说到:

    “嗯,给蒙白带上这个应该好看!”

    班长对于自己的机智十分满意,略显得意的说道:

    “怎么样,小艺,我是不是比蒙白要贴心啊!”

    “嗯嗯。”

    小艺正忙着摘花,哪有心思去管他说了什么,只是听到一句,便点一下头。

    见小艺这等反应,可把班长乐坏了,他略显激动的从后面把住小艺的胳膊,把她轻轻的从地上拉起来问道:

    “小艺,你能做我女朋友吗?”

    在淡淡的光芒下,班长单膝下跪,吻着小艺的手背,像王子般绅士的说道。

    小艺听了这话,猛的一抽手,脸上原本开心的表情瞬间变得充满了厌恶。

    “我有男朋友了,你真的恶心!把我带到这里的目的是这个吧!”

    小艺对班长的行为嗤之以鼻,又回到了平时高高在上的口气说道:

    “你少来恶心我了!告诉我怎么回去!”

    班长见自己深情地告白竟然被说的一文不值,心中有些恼羞成怒,缓缓的站起来,咬着牙说道:

    “今天你不答应我就不带你走!”

    “崔黄,好你个小人!”

    小艺实在对崔黄的忍耐到达了极限,全然不顾淑女的形象,直呼崔黄大名。

    可崔黄像是完全不在乎小艺的反应一般,脸上竟然还显现出一丝丝骄傲。

    “小艺,你都承认我比蒙白”

    崔黄正说着,只觉得身后的花丛中刮起一阵阵的阴风。

    纵使是夏天,在这原始森林里,背后吹起的阴风着实也是让人头皮发麻。

    崔黄没说下去,下意识的挠了挠头,转过身子向花丛中望去。

    “嘶,啥也没有啊!”

    崔黄疑惑的看着空荡荡的花丛,转过身来继续说到:

    “我那么”

    崔黄正看着小艺说着,只见小艺的表情逐渐凝固,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与恐惧。

    “崔,崔,崔”

    小艺像是看到了什么极度恐怖的东西,结巴的说道:

    “你,你,你,身后”

    刚刚早已经看过身后的崔黄现在有恃无恐,纵使感觉背后阴风四起,依旧不为所动。

    “小艺,来,我抱着你就不怕了!”

    崔黄非但没有一丝丝害怕的意思,反而是缓缓的靠近小艺,想要搂住现在抖个不停的小艺。

    “滚啊!!!”

    小艺尖叫着猛地跑进了树林,崔黄疑惑的看着仓皇而逃的小艺,也有点察觉到事情不太对劲了。

    他又一次缓缓的转过头去,想要仔细的看看究竟有些什么!

    刚一回头,崔黄便被淡色的荧光闪的睁不开眼睛。

    “啥玩意啊!这花丛成精了?”

    崔黄不耐烦的骂骂咧咧的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挡住了大部分闪过来的淡淡荧光。

    在他渐渐恢复的视野下,只见刚刚的一片草丛,现在已然如同一个巨人般站在他的身后。

    崔黄哪见过如此景色,当场便被吓得屁滚尿流,双腿更是像是灌了铅一样,连走都走不动了。

    “这,这是啥啊!”

    崔黄大喊着,尽力撑起身子,一边跑一边骂道。

    “这怎么这么邪门呢!”

    说来也怪,崔黄跑了没几步便将那巨人甩开了数十米,那巨人也没有追上来的意思,只是又一次凭空消失在了原地。

    “吓死我了,还好我厉害,要不是我和他斗智斗勇”

    见已经脱离了危险,崔黄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又开始自恋的说了起来。

    走了还没两步,崔黄只觉得身下一阵剧烈的晃动,一个沧桑的声音从下面传来。

    “你个小娃娃,小小年纪就知道吹牛,看老夫好好收拾收拾你一番!”

    话音未落,只见脚下猛地开裂,原本已经消失的巨人竟然从蒙白的脚下钻了出来。

    那巨人一手抓住崔黄,毫不客气的捏住他,迅速的在地上滑动着,不断的远离着夏令营的位置。

    “不要啊,救命啊!”

    这时候的崔黄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竭尽全力吼道:

    “救我啊!这林子有问题”

    蒙白猛地转头,细细的听着,只是隐隐约约能听到有人的叫声。

    “嘶,不会是遇到危险了吧!”

    蒙白一个人嘟囔着,悠闲的走在路上,希望碰巧可以抓到一个没藏好的人。

    “不是说了这里不对劲吗?万一出了点意外怎么办!”

    白泽对于蒙白这好不负责任的做法十分不满。

    “没事,不会的!”

    蒙白一脸不屑的说到:

    “难不成这小花小草还能成精了不成?”

    话音未落,只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正由远及近的传来。

    “这是不是你们班长的叫声?”

    白泽听着传来的尖叫声,略显担心的问道。

    “呃,嗯!”

    蒙白听着这凄惨的尖叫声,不禁为班长捏了把汗。

    “不会吧,小花小草?”

    正说着,只见班长被一丛散着淡蓝色幽光的花丛“嗖”的拖走了,只留下了崔黄凄惨的叫声。

    “快上啊!”

    “知道啦!”

    蒙白说着,便向崔黄被拖走的方向跑去

    …

    …

    蒙白这时还是不清醒,她眼神中没有了平日里的灵气,而是满满的迟钝,略带迟疑的看着小艺,问到:

    “不是要高考了吗?我们怎么还在外面玩啊?话说,你有什么可生气的?”

    小艺见蒙白翻脸不认人,更是生气的吼到:

    “你别在这里跟我装傻!”

    可是蒙白似乎并不是装的,她皱了皱眉头,歪着脑袋看着生气的小艺,有些不解的说道:

    “怎么我说的有问题吗?”

    刘宋见情况不对,赶忙一巴掌拍晕了蒙白,将小艺远远的支开,一边推着小艺,一边说道:

    “哎呀,估计是昨天晚上摔失忆了,一会就好了!”

    刘宋一边敷衍着一边担心的想到:

    “我丢,那家伙不会真的失忆了吧?那些绿袍的人下手这么重吗?这下子闹得事大了!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家里的事情!”

    一边想着一边将小艺推回来,女孩子们正围在一堆叽叽喳喳的地讨论着走失的三人。

    有的人坚定的认为他们三人早已遇害,而有的人则坚定不移的认为他们三人只是单纯的走丢了,两个派喋争论不休,可就是迟迟没有人站出来,再次提议去找到他们三人。

    “你们这么说有什么用吗?有谁去找了?”

    小艺此时本来就心情不好,又见到女生们光说不做,心里的怒火更是高了一仗,气愤的说道:

    “叫你们去找人,你们最远的也就走了,50来米,你们这是找人吗?你们这是偷懒怕死吧?”

    小艺的这一番话,深深的说中了女孩子们的内心,直击了他们的弱点,他们一个个面红耳赤的面面相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就这样,你们也配在这里讨论吗?赶紧收拾收拾回去睡觉吧!”

    小艺懒得的与他们解释,更不想与这群人同流合污,在他的眼里,或许他们还不如这个每天夜不归宿的蒙白

    小毅走后不久,蒙白便又昏昏沉沉的醒了过来,但是我这种脑袋上的大包,皱着眉头,艰难的一字一顿的说道:

    “呃,是谁把我打成这样的?话说我这回到营地了吗?”

    蒙白似乎恢复了记忆,他似乎也不记得刚刚与刘宋说的那一番话,她推了推,还在昏迷中的王涛,但王涛没有一点反应。

    “喂喂喂,不会真的过去了吧?”

    蒙白有些担心,他自认为自己的伤势已经够严重了,可看在地上面无血色的王涛,他心里还是有些忐忑。

    “刘宋?刘宋!”

    蒙白双腿没了知觉,只能默默的用双手撑在原地,给自己一动都很费劲,他只得在扯着嗓子喊到:

    “来点人啊,来点人看看王涛啊,他昏迷了!!!”

    可在这原始森林当中,哪有人会随时出现,虽然可以依稀的看到远处营地的篝火,但这么远的距离,他的声音是绝对传达不到的。

    蒙白有些担心他不断的推搡着王涛,可王涛依旧是没有一点反应。

    “白泽有办法吗?快点告诉我,怎么样才能救他?”

    蒙白此时心急如焚,如果王涛因他而死,那他的罪孽可就更慎重了,此次出行不仅已经走失了三个同学,如果连王涛也因此而丧命,那他恐怕这辈子都得活在愧疚当中了。

    “呵呵,我看你还是先别担心王涛了,你刚刚说的那一番话,小艺以后可能都不会再理你了!”

    蒙白本想着白泽能给他点什么建议,可没想到白泽净给他来了一个开屏雷击,蒙白根本不知道,他刚刚说了些什么,这让他现在的思维更加混乱,不耐烦的吼道:

    “我叫你说什么你就说什么,别答非所问,听没听见!”

    白泽第一次见蒙白如此生气,点不在于他开玩笑,仔细的观察了一番说道:

    “王涛应该是异能量急剧减少,低于了他生命所必须的述职所以导致他现在的昏迷!”

    听到这里,白泽不断思考着,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你可以试着把你的异能龙传到给他的身上,或许这样可以从鬼门关里把他拉出来!”

    蒙白也是这样想的,但经过白泽的一番确认之后,萌白一边缓缓地从身体中换出了毕方的力量,一边说道:

    “帮我控制好量,我们尽力而为,看能否把她从鬼门关中拉出来!”

    说着梦白轻轻的把手放在王涛胸口,一股股炽热的能量不断的涌进王涛的身体里,王涛的脸上瞬间便出现了一丝丝血色,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扩散开。

    “你看,这真的有效果!”

    蒙白有些惊讶的说道,可还没来得及白泽说话,蒙白便有“扑通”的一声,昏倒了过去。

    “哎呦喂,真是心急呀,忘了告诉你了,你自己所剩的异能量也不多呀!”

    白泽叹了口气,看着这个不省心的蒙白,一边苦笑着一边说道:

    “还是得等刘宋过来,就你们俩呀?迟早把自己整死!”

    篝火旁

    女生们纷纷洗漱完便齐刷刷地钻进了帐篷里,与往日不同的是,今天的帐篷是紧紧的靠在一起,大家凑成了一个圆,尽量避免了与外界的接触。

    “这下应该安全了许多吧?哦,记住了,我们每一个帐篷里都要放一些趁手的武器,以用来自卫哦!”

    女孩子们纷纷说道:

    “是啊是啊,那当然得要放了!不然的话,我们连一点点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大家坐在篝火旁,似乎觉得森林里并没有那么危险了,可突然赵薇说道:

    “没事,老师也快回来了,我们熬过今晚就安全了许多!”

    大家听着赵薇的意见,也纷纷点了点头,毕竟赵薇也是班级里数一数二的奥数高手,智商也是远超常人的。

    “好了好了,大家赶紧去睡觉吧!睡得太晚,我怕后半夜一旦有什么动静,大家也醒不过来!”

    说吧,大家别纷纷各自爬回了自己的帐篷里。

    刘宋见众人都爬回了自己的帐篷里,别也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将篝火分散地放在了帐篷外圈,喃喃的说道:

    “这样子的话,小的野兽便不会再靠近了,你们也可以更安全一些,抱歉了,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说着刘聪比一个飞身像蒙白,他们的方向闪去

    看见蒙白和王涛齐刷刷的躺在地上昏迷了过去,刘宋当机立断,将双手放在二人的胸口,口中有些心累地说道:

    “你们两个人可真是不让人省心呢!”

    说着一股股纯净的白色的一能源源不断地涌进二人的身体,两人的身子为之一振。

    不一会儿竟有淡淡的黑雾,从二人身上浮起,刘宋健壮便将手拿起来,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二人的反应。

    大约过了有五分钟

    王涛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她费力的用双手撑起自己的身体,扭了扭脖子说道:

    “我还活着吗?哎呀,我竟然还活着,真不容易啊!”

    看到蒙白还躺在地上,身子上面不断的向外冒着黑色的雾气,又环顾了四周,看见刘宋呆呆地坐在那里直勾勾的看着自己,便有些疑惑的问道:

    “喂,刘宋,这是怎么回事?”

    王涛一边说,一边拿手指了指蒙白,而刘宋则是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

    “你个不省心的孩子!多大了,还得我来给你善后!我向你们身体中注入了自己的异能!”

    说到这里,刘宋顿了顿,揉了揉眼睛,站起来抻着抻懒腰说道:

    “我的纯净的自然异能可以洗涤你们身体中的污垢,那黑雾便是你们身体中坏死的细胞,产生的负能量,将它们排出去,你们的身子会更好受些,不信你现在活动活动身子,看看是不是比原来轻松了许多?”

    听到这话,王涛便动了动腿,发现自己的关节炎竟然好了,有些惊讶的说道:

    “哎呦,居然好了?”

    说着他便兴奋地站起来,想要活动活动身子,可刚刚站起来,他便觉得眼前一花,扑通一声,趴在了蒙白的身上。

    “额,王涛,你要干什么?”

    梦白这时缓缓的睁开眼,发现王涛正趴在自己身上,蒙白有些疑惑的问道:

    “你想干什么呀?快点起来,你太重了!”

    王涛脑部有些供血不足,突然站起来,使得他眼前花白一片,根本看不清面前的是什么?可他依旧根据触感可以判断他趴在了蒙白身上。

    他赶忙想要从梦百身上拔开双手,随处一抓,竟然直直的的握住了蒙白的双臂。

    蒙班有些惊慌,他有些惊讶的说道:

    “喂,你到底要干什么?”

    王涛只是百口莫辩,但脸红的解释道:

    “没有,我只是脑供血不足,眼睛发花摔倒了而已,你别误会!”

    说着他便想站起身来,双手仍是死死的握住了蒙白的双臂,用力一撑。

    就在他即将站起来的那一刻,她脚下竟然一划,又一次扑在了蒙白的身上。

    随时王涛渐渐恢复的视力,他猛地发现自己竟然与蒙白亲在了一起。

    他猛地抬起头,双腿发力,跳了开来,脸红着望着蒙白,说道: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蒙白此时还沉浸在初吻被夺走的伤感中,她有些迷茫地看着王涛,说道:

    “我的初吻就这样被你夺走了!我和小艺还没有亲过呢!”

    一边说着一边艰难地爬起身来,他活动活动腿惊讶地说道:

    “诶,我的腿怎么有知觉了?”

    蒙白一边说着一边不断地动着他的腿,王涛见状,赶忙说道:

    “你看这不就是有得必有失嘛!这次意外真的抱歉!”

    蒙白似乎也不在意这些,有些脸红的说道:

    “你别再提这事了,好不好?这种事情本来也不好说出口!”

    蒙白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可她也似乎忘了王涛刚刚的经历,他只觉得眼前一花,身子一摇,便扑通的扑进了王涛的怀里。

    “额,你别这样了!”

    两人面红耳赤的看着对方,有些尴尬的说道:

    “这次就当是还你的了,没有下次了!”

    说着蒙白赶忙爬了起来,拍了拍身子,说道:

    “好了好了,我们聊一聊正事吧!”

    说着她便望向在一旁蹲着的刘宋,可谁知刘宋看着两人的这一幕早已笑成了一团不住地拍着旁边的树干说道:

    “蒙白,蒙白,不愧是你!”

    刘宋有些笑岔气了,他顿了顿喘着粗气说道:

    “没想到你居然把小艺绿了!好啊,你!”

    听到这话,蹲在地上的王涛赶忙站了起来说道:

    “那只是意外,那不是我们相爱!”

    听到这话,刘宋笑得更激烈了,她似乎从没见过如此激烈的告白,她一边拍着肚子,一边说道:

    “我看了,你们也别管小义了,要不就在这里卿卿我我的,再说一会儿吧!”

    听了这话,两人都面红耳赤的,尴尬的笑了笑

    “话说你们两个人到底看见了什么?”

    刘宋带着哭腔说道:

    “那些绿袍的人下手这么重吗?”

    刘宋一边说着一边揉着脑袋上的大包,看着对面坐的心满意足的二人,有些愤愤不平的说道。

    “没有,他似乎压根没有和我动真格的!”

    蒙白说道:

    “他对我们留了一手,不然恐怕你也看不到我们坐在这里!”

    说着,他看了看王涛,是以他讲一讲具体的经历。

    “我们两人都用出了自己最强大的力量,可那人似乎没有释放出什么真正的实力。”

    说到这里,王涛心有余悸的看了看远处的篝火,压低了声音说道:

    “他们的力量属实是可怕的,吓人,就不说别的,光是那股风压阵,便足以把我压的喘不过气来!”

    说到这里蒙白,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突然打断了王涛的说话说到:

    “对了,他没有牌子!”

    ….

    蒙白闭上了嘴,可眼睛还是不住的观察着周围的情况,心里还不断盘算着:

    “刚刚从身后略过的身形,毫无疑问绝对不是友军,移动速度快到连王涛都没有看清,这下可真是个棘手的对手。”

    就在蒙白还在梳理思路的时候,王涛转过头来,低声对蒙白说道:

    “这八成是一个蝙蝠,我们很难可以推测他会从哪里出来,倒不如先不管他们,我们先把篝火点起来,这才是最重要的!”

    听了王涛的建议,蒙白也只能甩了甩头,尽量让自己保持清醒。

    “好,我现在有点昏昏沉沉的,应该是夜太深了。”

    王涛略有些担心的看向状态不佳的蒙白,低声说到:

    “这样可不行,用异能流贯穿全身,可以提神醒脑。”

    蒙白听了这话,略有些惊讶的说到:

    “异能流还有这功能?我来试试昂。”

    说着,便不断在脑海中想象着异能流像流水般涌向大脑。

    “啧,看来这个人的实力也不一般啊,竟然还知道活用异能流。”

    白泽看着王涛的一言一行,略显放心的说道:

    “蒙白你好好听他的话,这样对你的进步很有帮助!”

    蒙白听了这话,对王涛更是放心了不少。

    “真的哎,我好像不困了!”

    蒙白有些惊讶的拍了拍脑门,刚刚还在的昏昏沉沉的感觉早已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则是清醒的思路。

    蒙白刚一恢复,便赶忙向四周环顾着,不断的寻找着刚刚想要袭击他的动物。

    “你猜的没错,就是蝙蝠!”

    王涛看着地上的土块,捡起一块闻了闻说道:

    “这上面有蝙蝠粪便的味道!”

    蒙白一脸懵逼的看着王涛一个人秀,他还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王涛便已经确定了目标,开始寻找蝙蝠的藏身之地了。

    “王涛,你咋这么厉害?”

    蒙白羡慕的说道:

    “不是我厉害,这是知识的力量!你多看看书吧!”

    王涛一脸不屑的看着从不读书的蒙白,语重心长的说道。

    蒙白无言以对,只得尴尬的点了点头,又转头去找蝙蝠的去向了。

    “看这里是不是有蝙蝠的痕迹?”

    蒙白只是一个树丛说道:

    “这里有好多凌乱的树枝,是不是有动物筑巢的痕迹!”

    王涛听见响动,扭头看向蒙白指的地方,轻轻地吸了一口气,说道:

    “难不成这蝙蝠住在地上?这可真不是一般的蝙蝠!”

    王涛有些惊讶的剥开了挡在前面的树枝杂草,望向树丛中,几只幼小的蝙蝠伏在地上,俨然是蝙蝠的老巢!

    “来是来了,但是万一他回朝了怎么办?我们不一定能打的得过他!”

    王涛略有担心的说道:

    “你这么大的体型来看他的力量,最起码是我们的5倍!”

    原本还有资金的萌白,听了这话,一下子像泄了气的皮球,不再说一句话。

    两人沉默了足足有半分多钟,蒙白率先挑开了话题说到:

    “强攻不行,那我们智取!”

    听了这话,王涛连头都没有回一下,自顾自的说道:

    “废话,强攻你也得打得过呀!听我的,现在我们就在这附近蹲着,千万不要上树!”

    听了这话,蒙白可不乐意了,有理有据的说道:

    “你看这蝙蝠住在地上,说明他在空中没有优势,我们在空中去伏击他,岂不快哉?”

    王涛笑着拍了拍头,说到:

    “不是我说你是真傻还是假傻?蝙蝠作为飞行动物,它的变异方向肯定是向飞行类进步的!”

    王涛顿了顿,依旧没有回头,而是一边环顾着周围的环境一边说道:

    “他在地上筑巢,那就说明他对自己的实力极其有自信,毕竟,在地上回朝要比在树上会着方便的多!”

    听了这话,蒙白也是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说道:

    “呃,这是我分析失误了,那我们现在确实应该先找一个落脚点,去伏击这蝙蝠!”

    王涛似乎并没有听到蒙白说的这一段话,依旧是左右环顾着,像是看到了什么一样,突然眼中一亮,笑着说道:

    “就是个地方走,我们进去!”

    说着王涛便率先开路,左拐右拐拐进了一个树洞当中。

    “嗯,不错,就是这种地理位置,他的身体巨大,想要进来必然要收缩翅膀。”

    王涛顿了顿,咽了口唾沫说道:

    “当她一旦收起了翅膀,那他便不是我们对手了!”

    听了王涛的这一段分析,蒙白说道:

    “可是我没有诱饵,蝙蝠怎么会贸然像我们的地方来!蝙蝠又不是傻子,他不会干这种风险极大的事情!”

    王涛顿了顿,他似乎也没有想到这个事情,他犹豫了片刻,刚想要说话,蒙白率先说道:

    “我们去把蝙蝠的幼崽偷过来!这样子有小蝙蝠作为诱饵,他一定会过来!”

    王涛用厌恶的表情看着蒙白说道:

    “虽然你方法很低贱,但是我们没有别的办法了!”

    蒙白不屑的笑了,说道:

    “你想要高尚的方法杀人?别逗了,这本来就是一种低贱的行为!”

    王涛也不愿意和他争吵,只是点了点头,默认了蒙白的意见,便抬头想要出去。

    还没走几步,蒙白便警惕的转头,看向身后的树丛,略有担心的说到:

    “那树丛里刚刚传来了些响动,蝙蝠好像回来了!”

    蒙白一边说着,一边不断的向身后望去。

    可每当他向身后望去时,稀稀疏疏的声音便消失不见,只是像一个神经质的人,不断地回头探望一样。

    “别回头看了,好好看路吧!”

    王涛也受不了萌白一惊一乍的行为,语重心长的说道: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现在这么紧张,一会儿发挥失常就不好了!”

    蒙白听了这话,点了点头,说道:

    “也对,我也不再瞎猜了!顺其自然吧!”

    说罢便转身离去,像蝙蝠窝走去

    树丛中

    “小宝贝儿,警惕性这么低?真是未经世事的男人啊!”

    不知什么东西在树丛中喃喃自语的说道:

    “这森林可是我的天下!你们两个小屁孩,还想搞什么花样?”

    话音未落,只见树丛一闪,一道黑影从中闪过,又留下了稀稀疏疏树叶抖动的声音

    “就是这了,快把这几个小蝙蝠崽子抓走!时间就是金钱,我们可消耗不住啊!”

    王涛急急忙忙的说道。

    “别着急,先看一看周围的情况,你这么慌忙,万一露出了什么马脚怎么办?”

    蒙白还是求稳的人,他见王涛有些毛燥,便低声说道。

    “那蝙蝠又不是人,他怎么会在意这些细节?我们现在首要的目标就是赶紧把蝙蝠幼崽带回去,好在路上做好埋伏!”

    王涛,虽然有些毛躁,可细节他还是有些注意的,他一边干活,一边弄乱周围的环境,说道:

    “我们必须要留下足够的痕迹,让蝙蝠注意到我们去向,这样他才会跟上来我们的陷阱也才有效!”

    虽然看似毛燥,可毛燥中却又不失细节的王涛着实把蒙白吓了一跳。

    “我靠,老哥,你对蝙蝠都算计的这么仔细吗?”

    蒙白一边干活,一边感叹到:

    “这不是细节,这是做事情必须要做到完美的极致!”

    王涛手忙脚乱的干了一通,还不忘留下自己的人生格言。

    “这孩子真的优秀萌白,你要多向他学习学习,别一天天像个小孩子一样,什么事情都不考虑后果!”

    白泽听了王涛的一番话,感叹道:

    “主要是蒙家的传人就好了,那在这一带光宗耀祖,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蒙白听了这话,尴尬的说道:

    “白泽,你没必要这样吧?这踩一捧一的效果可真不错呀!”

    白泽狮虎也听出了萌白话语中的酸,也不再说话,而是鼓励到:

    “行了行了,不说了,赶紧抓住蝙蝠,我们可以更快的了解到这片林子的秘密!”

    蒙白当然了解这次行动的目的,虽说有些鲁莽,可他还是在精打细算的观察着周围的树木的情况。

    “王涛,你看看这个,这树枝扭曲的程度和上面不散的异能流明显地说明了这树是活的!”

    蒙白忽然叫停王涛,指着那棵树激动地说道。

    “嗯,确实!世界上活的树也不在少数,几乎百年以上的树木都有一定自己的灵性,而千年以上的树木则是活木!”

    王涛喃喃自语到:

    “隔着林子里的活术未免也太多了,更何况我们都不确定他们到底是好是坏。”

    听了这话,蒙白挠了挠头说道:

    “确实,如果是好,也就作罢了,要是坏的,那我们恐怕死无葬身之地!”

    两人眼神中都露出了担忧的神色,看着手中不断挣扎的蝙蝠幼崽,蒙白心里又付出了很多不详的预感

    刚放好蝙蝠幼崽,那群崽子们便开始发出刺耳的尖叫。

    “我丢,这蝙蝠不是发出超声波吗?我们怎么能听得到?”

    蒙白一脸懵逼的看着王涛问道。

    “这蝙蝠又不在探路,发什么超声波!你生物课都学了些什么?赶紧把耳朵捂住吧!”

    王涛略有担心的说道:

    “就怕我们耳朵一捂,听不见了蝙蝠的声音,他从背后偷袭!”

    “背后偷袭?我们身后是树干,他怎么背后偷袭?”

    蒙白对于王涛的这句话确实是不屑一顾,略显得意的说道:

    “难不成他还能撞破树干?”

    还没来得及王涛说话,猛白猛的感觉,树干开始晃动!

    “我叼,你能不能说点好话呀?每次一说这种坏话,他绝对会灵验!”

    王涛看着猛烈晃动的树干,担忧的说道:

    “恐怕这树干也支撑不了多久了,从这里你也能看出这蝙蝠的力道有多大了吧?”

    蒙白这时早已说不出一句话,现在他的脑中不断地旋转着,思考着如何应对蝙蝠的来袭!

    蒙白的思路还没有清晰,便只觉得树干一摇,头顶一阵风掠过。

    整整有五人环抱粗的树干,竟然被蝙蝠活活撞断!

    萌白这时已经惊得说不出了一句话,面对着绝对的力量优势,果然蝙蝠不需要在树上筑巢!

    “快跑!”

    王涛这时也想不出其他更有利的办法,只能说出这人类从古至今留下的最原始的逃跑方式!

    “跑还有用吗?迎战吧!”

    蒙白倒是更冷静一些,他沉声说道:

    “你觉得我们能跑过他吗?”

    王涛这时也回过神来,见逃跑也没有用,而蝙蝠的力量差异巨大,也只得做好原地应战的准备!

    “没事,我们两人对战,他一人还是有很大的机会的!”

    王涛说着,双手一震,一股如水流般的异能流,瞬间裹满了他的双手。

    “小宝贝儿?你以为拿走我的孩子就可以以此做威胁吗?”

    蝙蝠收起了翅膀,蹲在树洞前,以俯视的姿态望着他们,二人说道:

    “这片林子就是我的天下!你们二人竟然闯了进来,便要接受应有的惩罚!”

    蒙白与王涛二人瞠目结舌的看着说话的蝙蝠,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

    “你居然会说话?你不是人工变异吗?”

    蒙白不敢相信的看着,因为他所见过的会说话的异兽几乎都是山海经里出来的。

    “我都已经一千多岁了!你们这些小娃娃还不够给我塞牙缝的!那就让我们先玩一玩,然后我再吃了你们吧!”

    蜘蛛似乎对他们二人没有一丝怜悯的情感,反倒是想要给他们两人一个求生的欲望。

    “来吧,快跑吧,我的小白鼠们!让我感受一下抓捕的快感吧!”

    虽然看不到蝙蝠的表情是什么样的,可蒙白光从话语中便能听出蝙蝠变态的心理!

    蒙白和王涛二人话不多说,双双召唤出了自己的异能流,一水一火,两人气势汹汹的站在蝙蝠面前。

    “呦呵,想和我反抗吗?”

    蝙蝠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二人,猛地扇了扇翅膀。

    忽然二人觉得有两股龙卷风般的风压,将二人压倒在地,任凭二人怎样发力都不得动弹!

    “这实力有点恐怖啊!”

    王涛喘着粗气,低着声说道:

    “蒙白,我们怕不是要断送在了这里!”

    “瞎说什么话呢?就他也配赢我?”

    蒙白声音不大,但却充满了毅力,突然他怒吼一声:

    “呵!”

    一道红光从风压下涌了上来,风力已经被活活的挡了回去!

    “血淤掌!”

    蒙白口中一边吼道,一边双手拍出无数掌,形成了一阵红色的起浪拍向了蝙蝠。

    “哟呵,有点意思!”

    蝙蝠像是很久没有看到这种战斗场景一般,竟有些享受的张开了翅膀,想要面对这股力量!

    “啊,这美妙的感觉就是这样!”

    和蒙白想象中的完全不同,那股逼人的力量达到了蝙蝠身上,似乎并没有对他造成任何伤害,反而让他更享受的抖了抖身子。

    “波塞冬!”

    被压在风压之下的王涛口中也喊到。

    忽然一股海啸般的水浪,将风压弹开,猛地扑向来蝙蝠,蝙蝠有些兴趣的看向这股力量说道:

    “这充满了古老的气息的力量,真是令我怀念啊!!!”

    说着便张开了嘴巴,源源不断的气压从他嘴中凝聚,凝聚成了一颗气弹般的风球。

    就在那海浪即将要拍中他的那一刹那,风球猛地冲了出去,与海浪碰撞在了一起,形成了一股冲天的水龙卷!

    “哎呦,不错呀,居然与我这颗气弹打了个平手!”

    蝙蝠师傅也没有想到居然有这等强大的力量,有些惊讶,又有些激动的说道:

    “看来今天真的有的玩了!来来来,让我们今天玩个尽兴吧!”

    蒙白捡蜘蛛要动了真格,口中闷声说道:

    “毕方助我一力!”

    话音刚落,红白身上的气浪形态一变,竟转成了一只犹如要冲向天空的火鸟,炙热的气浪烘烤着周围的树木。

    不断有树木,开始卷曲缩回了他们的树枝,腾开了一大块战斗的区域。

    “果然是活木,但他们看似好像是中立状态,并没有什么邪正之分!”

    王涛看着周围的反应,厉声说道:

    “那这样对我们的优势也不是没有,只要稳住我们两人,可能还是可以勉强面对他的!”

    说吧,王涛身边也卷起了冲天的水柱,不断向她的身体勇气渐渐地形成了一件晶莹剔透的水甲!

    “哈哈哈,终于释放出了你们真实的实力了,就算是黑夜,我也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你们二人迷人的异能流真是让我垂涎三尺啊!”

    蝙蝠侠是看到了许久未看到的补品,激动的像他们二人飞来。

    几乎是一瞬间,蝙蝠便窜到了蒙白的身边,一个翅膀便把蒙白猛地拍到树上。

    王涛伸手便是一掌,可还没有碰到蝙蝠,便被躲了开来。

    “速度太慢了,根本没有可能性,会打到我!”

    蝙蝠似乎是嘲讽般的看向他们二人说道:

    “速度再提升两倍就有可能能摸到我的汗毛了!”

    听了这话,被打入术中的猛白,勉强地爬了出来,一边咳嗽一边说道:

    “咳,咳,这股力量真是惊人,感觉比狰的一拳都要疼上几倍!”

    王涛见蒙白只是挨了一下便伤成这样,也不敢贸然上前。

    “好吧,那让我给你们两人来最后一击吧!”

    蝙蝠居高临下的蔑视他们二人的生命说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