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入夜微凉,吹散了人们的烦恼,可蒙白的心里却痛苦不堪。

    他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只知道他最后记得的事情,便是自己正在翻看着山海经…

    “少年,醒醒吧,少年?”

    蒙白只觉得有一半身子正没在水中,猛地一睁眼,惊的他险些呛上几口水。

    “这,这是哪?”

    蒙白说话还是一抽一抽的,眼角的泪痕也未干透。

    “少年,这里是毕方之境,我就是上古神鸟毕方”

    正说着,只见岸上忽的喷起了数米高的火焰,火焰中缓缓的走出一位衣冠楚楚,身着红色华服的年轻男人。

    蒙白听到那边的动静,脸上没有一丝惊喜的表情,只是在水中一步一步的划向岸边。

    “少年,你是不是正在为宿命而感到烦恼与恐惧呢?”

    毕方看着缓缓走来的蒙白,一脸看透了一切的样子问道。

    “对,我不信命!我也不想把我的命搭上,你和白泽一样,赶快说,说完让我回去吧!”

    毕方听了这话先是一愣,随即便又笑着说道:

    “少年,别这样,在听我讲完这个故事以后,你再做决定吧!”

    听着毕方的话,蒙白一脚踏上了岸,“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看着毕方不耐烦的说到:

    “快点吧!我要回去睡觉了!”

    毕方微微一笑,右手轻轻一指,刚刚的水潭一瞬间变成了一片火海,而待火焰散去后,留下的则是上千年前这片大陆的样子

    话说千年以前,蚩尤与炎帝都是人族部落中颇有威望的成员。尽管两人从小在一起长大,可在处事上两人却大相径庭。

    炎帝生而温和,待人和善,以德服人;蚩尤性格刚烈,眼中容不下一粒沙子,以法服人。

    和平安逸的日子终究是短暂的,不知从哪天开始,人族部落里便窸窸窣窣的流传起了关于兽族的流言蜚语。

    炎帝听闻此言后,怒火中烧,郑重的告诫着大家不要传播谣言,可议论非非这种事,早已经在人族的坊间流传成了一种习惯,岂是炎帝一人就能阻止得了的。

    蚩尤见炎帝的演讲效果不大,心中怒不可遏,他平生最痛狠的便是那些挑拨离间的小人,更何况兽族还是千年来不变的好友。

    性格刚烈的他可不会好言相劝,每当他遇到那些议论非非的小人时,三句不过那些人便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

    蚩尤天生怪力,是大陆上第一个异能者,普通人哪能挨得了他的一拳,那些人也只能一边在地上狠狠地瞪着蚩尤,一边紧紧的抱住肚子蜷缩着

    流言蜚语不仅仅在人族部落里传了开来,就连兽族首领九凤,也都有所耳闻。

    恰逢花开时节,也为了解释清楚,还自己族人一个清白,九凤特地邀请了炎帝与蚩尤,希望他们带领人族来到九阳谷做客。

    本就与兽族格外交好的蚩尤一口应下了邀请,可就在炎帝蚩尤两人带队去往九阳谷时

    “快躲开!有落石!”

    走在最前面的领队人神情紧张的回头喊到:

    “我们遭人暗算了!”

    随着前面无数人应声倒下,一行人才真正意识到这问题的严重性,可是在这两面岩壁耸立的地方,人族避无可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无数同伴惨死石下。

    天生懦弱的炎帝见如此多的亲朋好友惨死面前,精神霎时崩溃,只能跪在地上不住的揩着眼泪。

    蚩尤也从未见过如此可怕的一幕,在短短一天之内,经历了由大喜到大悲的转变,埋藏在蚩尤身体最深处的异能在那一刻全部迸发了出来。

    顷刻间两面岩壁尽碎,落下的石头也变成了粉末。

    蚩尤红着眼,看着面前奄奄一息的老人与孩子们,眼前流下来的如小河般的血流,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他缓缓抬头,定睛一看,石壁上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兽族首领九凤!

    蚩尤不敢相信这一切,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大口的喘着粗气,不住的扇着自己的嘴巴,口里不住的念叨着:

    “这是假的,梦快醒吧,梦”

    “爸爸,我好痛,我是不是病了呀!”

    蚩霖虚弱的问着蚩尤,眼里蓄满了泪水说到:

    “爸爸,我不行了呀,好难受啊,我,我”

    抱着蚩霖的尸体,蚩尤痛苦的哭着,他怒吼着,咆哮着,疯狂的用头撞地,用手捶地,可在这些亲人尸体面前,一切事情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不知哭了多久,一声闷雷轰然劈下,惊醒了泣不成声的蚩尤,他不舍的放下蚩霖,看着昏过去的炎帝,眼中无光,随着倾盆而下的大雨,独自一人走向九阳谷

    异能者的巅峰莫过于此!

    在这雨里,每一滴雨水都是他的武器!蚩尤手指轻轻一挥,雨点便像子弹般射入九阳谷,带去一片血雨腥风!

    九凤带领兽族极力反抗,只见她双翅展开,天空中瞬间出现了九个太阳,雨点瞬间被蒸发,天空又一次回到了晴天。

    “你想干什么?难不成你还想对抗我们?”

    九凤望着谷里无数受伤的异兽,愤愤的吼着。

    蚩尤并不理睬九凤的话,只见他慢慢俯下身子,单膝跪地双手撑在地上,操着哭哑的嗓音怒吼到:

    “万物皆为我所用!今日之仇,蚩尤定当血债血偿!”

    话音未落,九凤只觉得身下地动山摇,天空又一次暗了下来,犹如黑夜般凄凉,她赶忙闪身回头,却惊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只见九阳谷四周的山迅速合拢,就在一瞬间,山石崩塌,河流倒转,风卷云涌,雷鸣电闪,大地剧烈的晃动着,就连站稳脚跟都很难,更何况脚下不时还有岩浆喷出数米之高。

    无数的异兽尖叫着,哭喊着,有的甚至还没能做出反应,便被无情的埋入土中。只听一声“轰隆”响彻云霄,就连浓厚的乌云都被冲出一个透出阳光的巨洞!九阳谷彻底消失在了地平线上,留下的只有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

    待异兽们回过神来,转头一看,却发现只是地上留下了一行刻了足足一厘米深的字:

    灭族之事,终生难忘!

    此仇尚未报矣!

    …

    …

    …

    这柄刀刃甚至要比他们所释放出来的异能流的威力还要大,在空气中划过时,居然看到了星点的火光。

    北斗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继续强撑着他的防御罩,现在他的防御罩已经顶住了两股的进攻,很有可能根本顶不住这最强的一击。

    就当他想勉强撑住的时候,这最强的一刀狠狠地扎在了那防御罩上,居然将防御罩打出了裂纹。虽说还在不断的摩擦,但北斗很明显已经撑不住了。

    “你们两个人赶紧上去,就趁现在给他最后一击,只要把他的防御照打破了,我们就可以轻松的打到里面了!”

    马超一边说着,一边又将自己的力气调到了最大,他用尽了全力,将自己的双手按在了那把刀上,想要用尽全力的扎进去。

    北斗还是像原来一样单纯的单手撑着那个防护罩,想要用自己的全力把那个防护罩给撑起来。

    两个孩子似乎意识到了自己不应该站在原地,他们二人瞬间将全身的异能流凝聚在了双拳上。

    一条水龙,一条风龙瞬间从他们的双全上喷涌了出来,毫无遮拦地向着那个防护盾冲了过去。

    马超见到两条巨龙马上就要飞了过来,猛地用尽全力终于将整个防御罩击碎了。

    防御罩裂成了些许的碎片,这些碎片都被两条巨龙所吞噬并且吸收掉,两条巨龙越来越大,猛的将北斗抓住,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向了天空,以巨大的声势将它在天空中猛的扯向了两边。

    就像是产生了巨大的爆炸养两条巨龙在向两边分开之后瞬间爆炸,产生了巨大的冲击波,将周围的树木都震得猛的摇晃了起来,周围的居民顿时都不敢多说一句话,纷纷的关上了窗户,他们似乎都看到了窗外有神迹正在出现。

    北斗在天空中被猛地拽了一下,感觉到身体似乎受到了巨大的创伤,不过这也仅仅是感觉而已,这对于他来说似乎有一些太轻微了。

    “这么弱小的力量,你们两个对于我来说还是有些太嫩了,不过我并不想给你们两个小孩子手下留情,因为你们两个人确实是对我造成了很大的威胁,如果我对你们两个人手下留情的话,你们两个人可不一定对我手下留情。”

    北斗一边说着,一边猛的凝聚住了自己全身的力量,他的眼神中原本还带有了一丝的怜悯,但现在他的眼神完全的被暴躁和愤怒所替代了,一边是失去了这么多年的研究成果的痛苦,一边是被惹怒了的愤怒,他现在有一些不受控制了。

    “你们两个孩子赶紧走这里,由我一个人来扛着就行了,他现在有一些情绪失控了,很有可能会爆发出它全部的力量,光是看就可以知道他很强大,你们两个根本顶不住。”

    马超一边说着,一边拎出了自己包里面巨大的长刀,如果这一次没有带着这一把可以折叠的刀,恐怕自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样接下这一击了。

    马超一边说着,一边用尽了身上所有的力气,他现在正在以一个肉体凡胎来对抗一个神仙一样的级别人物。

    他必须用自己全部最强的实力才可以和他勉强打一个平手,而身边的两个孩子很有可能留在这里,就会被他当做成一个炮灰,或者是一个累赘罢了。

    两个孩子也很清晰,自己的实力留在这里,根本不可能对马超作出任何的帮助,反而会拖累他。

    他骂人称北斗还没有冲下来,立马向两边翻滚了开来,想要远远的离开这里。

    “能跑多远,跑多远,尽量向着门口跑,只要你们跑出了这里,它就不能像在这个小区里一样放肆的追逐你们两个人了。”

    马超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和力量一起凝聚自己身体里所有的能力,毕竟所要面对的很有可能是北斗的愤怒一击。

    北斗见到底下的人已经做好了准备,右手猛地一震,瞬间一双蓝色的翅膀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

    它的翅膀虽然是纯正的风的力量所构成的,但是由于力量太过于纯正,已经转化成了蓝色的力量,虽说这股蓝色的力量中透露着些许的绿色,但是这种颜色让人看着就不由得发慌。

    “这种力量足以碾压你们所有的一切了,你们所看到的一切,只不过都是虚幻罢了!”

    北斗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在空中随意的一抓猛的就拎出了一把有异能流构成的长刀,这柄长刀不仅要比马超的风力许多,而且要比马超的更加结实。

    北斗已滑翔的姿态,向是老鹰正要捕食猎物一样猛的冲了下去,但这一下似乎他并没有使出全部的力气,他只是想要试探一下马超究竟有多少的底牌。

    但马超不得已用自己全部的力气去应战,如果自己不用尽自己所有的力量去应战,很有可能根本顶不下这一击就会被他在这里给就地解决了。

    “你一旦要扛下这一刀以后,赶紧向着旁边的楼里面冲过去,你现在必须要靠着自己身体的优势和这里地形的优势才可能打赢他,如果你要是靠着自己本身的实力,估计你连十分钟都撑不下去,咱们三个就会一起死在这里。”

    智慧正在分析着周围的情况,现在这里最有优势的地方只有在楼里面了,如果说在楼里面都没有办法把他打赢的话,那估计他们在这里继续坚持下去,可能也就是一种错误的选择。

    “你别担心太多了,就算我们打不赢他,我们也可以利用自己曾经在营养液里面吸收的所有能量来作为代价,本来那种营养液也只不过是让我们活的时间更久,如果我们连这里都没法活下去的话,还谈什么以后。”

    力量医院说着,一边开始调控身体里所有的能量,毕竟只要他们接下这一集,就说明自己还有机会可以和他勉强的硬战。

    这一刀下来,两个刀刃之间的碰撞摩擦出了巨大的火花,这巨大的火花还迸发出了巨大的能量,将周围的墙皮都震落了许多。

    巨大的声音冲击着周围的玻璃,有许多的玻璃都已经被震碎了,楼里面的居民也发生了巨大的恐慌,他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觉得外面有神技正在发生,他们不敢睁眼去看,如果看了可能会上天降下惩罚。

    “你的实力也不过如此嘛,我还以为你究竟有多强呢,原来你就是只剩下这一点本事了,不怕不怕,让我今天送你最后一程,让你和那两个孩子一起去地下相见吧!”

    北斗一边说着,一边紧接着追上来,就想再来一下,马超怎么可能让他紧接着再来一下一个翻身就又紧接着跑进了楼里。

    北斗的另外一击砍在了地上,建出了许多的碎石末,居然没有打中了马超,北斗嘴角露出了一丝不屑的微笑,他意思不敢当个紧跟着就想冲进去,果不其然,他的巨大的翅膀被挡在了门外,根本没有办法从这个小小的门洞里冲进去。

    “原来你就是想要靠着这个小小的地市来把我的力量所压制啊。不过你也太小瞧我了吧,难道我收了我的翅膀就没有办法对抗你了吗?我的实力现在是处于巅峰时期。”

    北斗一边说着,一边收起了翅膀,他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冲上了楼。

    现在以他的实力将单纯的肉体强化,就已经可以和马超相提并论了,所以说他有异能流的加持下,更可以单纯的单方面暴虐马超,马超和他的战斗也只不过是老鹰捉小鸡的娱乐游戏罢了。

    “你现在的处境太危险了,你一定要找好机会从楼顶上往下跳,楼顶往下跳,是你唯一一个生存的机会了。”

    智慧已经看透了这里的情况,如果说马超不听自己的坚持,想要在楼上应战的话,很有可能自己接下来的处境会极其的危险。

    “难不成我们就不能和他应战吗?我刚刚用刀和他也是可以打上一下的,虽然这股力量差距都有点太大了,但是我一点都不反抗,这样未免也太不给面子了吧。”

    马超一边说着,一边掏出了自己的大刀,他冲上了楼顶,在天台上一边望着即将从门洞里冲出来的北斗,一边握紧了他手中的大刀。

    北斗早已经料到他会在天台等着自己,他随手从空气中易抽,就拿出了自己那把异能流构成的长刀。

    两把刀又一次并在了一起,原本巨大的震动从楼下转到了楼上,这一次周围并没有什么震动,反而是巨大的声响在天空中不断的回荡着。

    居民楼里面的声音越来越嘈杂,他们现在越来越紧张了,根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们可以肯定的是,这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出来的事情。

    “有一些事情我并不想和你说,不过你有一些事情做的太绝对了,你想干什么事情我难道还不清楚吗?拿这些时间去祸害别人,倒不如让我直接在这里把它们给消灭掉了。”

    马超并不觉得自己做的有问题,他一边劝着北斗赶紧收手,一边用尽自己全部的力气想要和他再打一个平手。

    北斗听了这话更加生气了,原本就是自己的研究成果,现在被他给夺去了,居然还说这么振振有理。

    “难不成说我的研究成果被你给夺去了?你现在还有理了吗?难道说我这么多年的研究成果对于你来说只不过是一种浪费吗?难道我不能拿这种东西来造福人类吗?”

    北斗接连的三个问题,确实是是把马超给问住了,他现在所处的处境只不过是想要把自己被他当做一个人体实验的试验品的仇给报了,自己的想法根本没有像是自己所说那么单纯和高尚。

    “你就是一个伪君子罢了,你吸收了我那么多心血,现在你变得比原来更强了,有了更多的实力,你居然跑过来和我说我究竟做的有没有道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已经报了警吗?你的目的就是想让我一辈子待在牢里面,这辈子出不来,然后利用你的实力去祸害更多的人吧。”

    北斗和马超一边拼着刀,一边不断地说着,他们二人的争辩根本就没有一个对错,只不过是各自站在各自立场上,各自有各自的理由罢了。

    “你别和他墨迹那么多了,他如果说真的有那么多的理由和实力的话,他不会和你在这里讲太多的话的。你现在所处的处境是很危险的。”

    还没等智慧说完,马超就已经被北斗的猛的一批给打到了天台边缘,现在的他根本就没有一点点反抗的余地,毕竟两个人的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他如果想要反抗,只能依靠燃烧自己剩下的生命了。

    “你想要靠燃烧自己的生命来取胜吗?抱歉,你可能想的太多了,你觉得真的燃烧了生命能打赢我吗?”

    北斗一边说着,一边猛的一脚踹到了马超的身上,马上瞬间失去了意识。

    “他的意识已经被打到昏迷了,现在只能靠我来操控身体了,咱们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跳下去,对不对?”

    力量,一边问着一边转移了操控权利,他一边操纵着马超的身体,一边转身就跳下了楼。他完全相信智慧的操作,因为智慧是他见过最聪明的人了。

    “你只有这么做才能看得出他到底是会怎么样了,现在在这个小区里面,他可以肆无忌惮的无论是追杀还是虐杀,他都有着绝对的优势,警察是还没有来的。”

    智慧,一边说着,一边已经看到力量操纵着马超的身体跳到了楼下。

    北斗见到马超这么干脆利索地跳到了楼下,已经猜到是他身体里的生命体做的决定,他嘴角微微一笑,瞬间展开了身后的翅膀,猛地一个俯冲冲了下去。

    他想要试一试,看他自己所研究了这么多年的生命体究竟有多么高的智慧,还是说只是一个单纯的会跑的动物罢了,他就像老鹰捉小鸡一样猛的一个俯冲,正想要抓到马超的一瞬间,马超一个急转弯冲进了一个楼里。

    北斗已经被渴望和愤怒冲昏了头脑,他还哪能想的了那么多,直接一个俯冲冲了进去,没想到马超居然已经领先了他这么多步。

    就凭借着他刚刚在转弯的时候巨大的惯性而产生的那么一小小的弧度和路程,马超已经先于他上到了楼顶。

    这一切都是在智慧精准的计算之下才得出来的,智慧已经算好了,一切力量只需要依靠着智慧,所吩咐的一切所执行就可以了。

    “他接下来一定会冲进来的,只要咱们直接跳下楼下一次,只要等在那楼梯口就可以了,他一定会直接俯冲到楼顶,他会在天台狩猎我们,但是我们直接在楼下以最快的速度冲向门口,这样子可以给我们制造出最大的利润和时间。”

    智慧一边分析着,一边看着力量从楼上跳了下去,周围的居民已经被吓坏了,他们从来没有见过有人敢从楼顶上跳下去,居然还能毫发无伤的继续奔跑。

    他们一致的坚信这就是神迹,上帝已经发话了,上帝一定要来救赎他们整个人类了!

    “难不成说你们下一次还要你老计量吗?哼,我难道就不会直接从楼顶上飞过去吗?太搞笑了,你们这些所谓的高级智慧就这样吗?”

    北斗已如果以正常的姿态并不是想不到,但是现在的他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他怎么可能想到生命体已经想到了,他会预料到这一步。

    就等北斗冲上楼顶的一瞬间,马超瞬间从楼下冲了出去,以他最快的速度冲向了门边被动,这时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被人给耍了。

    “就连你们这些臭小子也敢耍我,你也不看看自己究竟有多大的实力在这里和我玩,你们还是太嫩了。”

    北斗一边愤怒地说着,一边一个俯冲冲了上去,他现在以自己最快的速度赶着他们,但是估计已经赶不上去了,毕竟已经拉开了这么大的距离,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被追上?

    北斗以自己最快的速度俯冲着,但是马超和他的距离却是越来越大,北斗知道自己已经不想再追了,毕竟眼前的这个生命体也是自己这么多年来的心血。在自己看来,这也是属于他的孩子。

    他心里很明白,自己这一次追出来,只不过是为了看看自己的孩子究竟成长到了什么地步,那所谓的愤怒和欲望也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的词语罢了,就算是马超被自己踩在了脚下,他怎么可能下得去很少,这是自己这么多年来的心血和孩子,他就算再狠心也不可能下的去手!

    “虎毒不食子。,是不是因为我们真的想错了?在我昏迷的这么长时间里面,我想了很多事情,但是只有一点我已经可以确定了。北斗确实是不想要真的对我们下杀手,毕竟以他的实力,想要把我们在这个小区里面,脸面怎么可能还要费这么大的力气。”

    马上昏昏沉沉的醒了过来,他已经昏迷了不少的时间,但是在他昏迷的这一段时间里面,他想了不少东西。很多东西都是关于北斗的。

    “你们两个东西可能还不知道,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存在于人类之间,那就是亲情,或许你们两个人进化的时间太长了,进化的程度太高了,已经感受不到这种感觉了,又或许是因为你们从小就生活在营养液之中,根本没有感受到来自于亲情的温暖。”

    马超一边说着,一边有一些想要流泪了,毕竟自己从北斗的一言一行之中清晰的感受到了一个来自于父亲的爱。

    父亲的爱永远是那么的深沉,就像是大山一样,虽说他从来不声张,但是他确确实实地存在于他对于你的每一个行动和每一个行为之中。

    “或许真的是我从来没有感受过什么是爱情或者是亲情吧。我们从小就生活在营养液之中,每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都是很严肃的姿势在看着我们的数据表,我们从来没有感受过它究竟是什么。在我们眼里,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人,只是一个搞科研的人而已,他对于我们来说是可有可无的。”

    智慧,仔细的回想起了自己这么多年来看着的北斗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果然,在他的心里,北斗一直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罢了,并没有体现出他究竟有多么的重要。

    “但是你仔细的想一想,他今天为什么如此的愤怒,他并不是因为我盗走了他这么多年的心血而愤怒,他缺少的恐怕只是一个道歉罢了,他可能是因为我夺走了他这么多年的心血,夺走了它相当于孩子的两个生命体,他感到很生气吧。”

    马上想起了自己曾经小的时候惹出了许多的事情,自己的父亲虽说表面上从来不和自己声张,但是默默的每一次都会被自己扛下所有的事情。

    “或许真的是我错了,我可能真的没有感受到来自于你们人类的特殊的感情,或许真的是因为我从小就生活在一个营养液之中吧”

    智慧,想起了自己从小见到的北斗,一直都是一个温和的男人,一直是那么的温柔,她就算是很严肃的看着自己的数据,表示嘴角还是有那么一丝遮掩不住的微笑,似乎正是在看着两个成长的孩子一样。

    他又看到了今天如此暴躁,如此生气的北斗,这确实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北斗,或许这是他们从来没有了解过的北斗罢了。

    “难道真的是我们错了吗?难道他真的是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好,才会这样做的吗?那可能真的是”

    力量一直认为自己虽然不聪明,但是看很多事情的时候还是很通透的,但是今天这么仔细的一想,却发现自己根本都不通透自己,甚至连一些最基础的东西都不懂。

    马超的神志很快控制了身体,他们两个生命体又一次陷入了沉默。这个身体里原本很吵闹的两个生命体,这一次陷入沉默时带来的却是无尽的伤感。

    智慧还在劝着自己,可能这只是北斗给自己下的一个骗局罢了,但当他回头看到那一幕的时候,他深深地被感动了,他再一次确定了马超并没有想错,而是自己太浅薄了。

    北斗展开了翅膀,在阳光下,她微笑着看着马超渐行渐远的身影,就像是一个已经长大了的想要离开自己的孩子一样,那么的不羁,却又有一些调皮。

    就像是一个父亲一样,温柔却又慈祥的眼神中透露出了无尽的伤感。

    “这一回真的是我错了,我根本不配做一个你们的军师。我连一个最基础的东西都没有发现,我也配?”

    智慧,一个人有一些落寞的,嘟嘟囔囔的说着,他似乎觉得自己真的有一些不行了。

    力量则是早已经有一些崩溃,他从来没有想过,一个从小就已经当做敌人来看待的人,居然是最爱他的父亲

    马超心里五味杂陈,虽说他感受不到北斗对于他的爱,但是他能感受到两个生命体对于北斗的重要,不过现在已经太晚了,如果自己回去,北斗可能只是会更愤怒,毕竟他和北斗的关系更像是仇人了

    小区

    “你们两个怎么样了?没什么大问题吧,如果没什么大问题的话,那你们两个人就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吧。毕竟这一次的经历也够你们两个人想一段时间的了,有很多的东西值得你们深思。”

    马超踉踉跄跄的扶着门看着坐在房子里面的两个孩子,还是精神抖擞的,便欣慰的点了点头。

    “你和她究竟经历了怎样的一场大战,看你现在整个人都有些颓废了,是不是那一场大战打得很艰苦,究竟有多么的艰苦,你来给我们讲一讲吧。”

    王涛对于这种极其刺激的情景还是很感兴趣的,毕竟在他的心里面,这个男人一直都是一个很强大的存在。

    “哪里有什么大战,如果他真的想要打我的话,那他也只是一个单方面的虐杀而已,他一直在放水,一直想让我赶紧逃走罢了,只不过是我们一直没有发现而已。”

    马超一边说着,一边有些哽咽了,他想到自己居然夺走了别人最爱的东西。甚至说是可以最心疼的东西,突然觉得自己有一些不仁义。

    “别搞笑了,你明明和他可以五五开的,你怎么还在这里跟我装呢,你和我们还有什么可装的,你什么实力我们还不知道吗?在这里装来装去的,有意思吗?就是想要把自己衬托的很强大,对不对?”

    王涛一直是口直心快,他最看不下去的就是别人在自己的面前装来装去的,像是很有实力的样子。

    “你们要是不信的话,我也不和你们都说什么,只要你们仔细的回忆一下这一次战斗的细节你就可以知道了,更何况他怎么对你们的下手更是轻,难道你们就不会怀疑一个作为绿袍的长老级别的人物,怎么可能会被我给轻易的挡下来吗?”

    马超这时候也没有太多的心情和他们讲述更多的事情了,自己现在不仅是内心有一些疲惫了,更多的是心理上有一些承受不住了。

    毕竟两个生命体已经和自己的大脑相连,两个生命体所带来的悲伤是自己也可以清晰地感受得到的,他根本没有办法忍受如此强大的心理压力的折磨。

    马超现在急需的就是赶紧要找一个可以发泄,或者是可以安抚自己内心的地方。

    “你们继续在这里聊吧,我有些事情我要先走了,以后我们有机会再见。如果有什么事情的时候,你们可以来联系我,我有什么事情的时候我会主动去联系你们的。”

    马超一边说着,一边就推出了门,踉踉跄跄地走下了楼,虽说和两个生命体结合在一起,可以给自己带来更强大的实力和更多的生存下来的机会,但是同时自己的心理压力也会成倍的增长,这也是他不想要再继续和他们融合下去的原因了。

    “你怎么每一次出去干活儿的时候都不叫着我呀?难不成在你的眼里我就真的那么不顶事吗,我最起码也是你花了那么长时间请过来的人呢。你也不来想一想,我究竟会对你带来什么样的优势吗?”

    小李自从被马超安排来这里住了以后,就从来没有被马超所请求出去办过事儿,他从来不愿意欠别人太多的东西,当然也不愿意别人欠自己的东西。

    但现如今这么长时间,他白吃白喝了这么多东西,也只不过是照看了一下他的孩子而已,这么说来,他自己也是在占别人的便宜。

    “有很多事情你不需要出手,而且你还太小,异能力的掌控能力也没有我们那么娴熟,所以等你再大一点儿,再和我出去办一些事情,不是更方便吗?”

    马超虽说有一些心累,但是对于这个小孩子 ,他还是很有耐心和兴趣的,毕竟小李自从他。搬来以后已经把马超的孩子照看的很好了,听说有很多次有小混混和劫匪,想要在路上把马超的孩子给拦下,都是小李帮他的忙。

    “而且你帮我把我的女儿看的这么好,我连谢谢你都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会嫌弃你干的事情少呢?而且做活儿的这种东西本来也不是你的职责,而是我们这种已经长大了的人所该干的事情吧。”

    虽说小李觉得马超说的很有道理,但是自己已经听说了,就连那几个刚刚上大学的大学生都可以出去和马超一起做任务,而自己却不行。

    “就连那几个刚上大学的大学生都可以,为什么我不行,他们不就比我大了三岁吗?而且我的异能力也完全不亚于他们呀,我的能力多强啊!”…

    …

    …

    …

    “找回所有丢失的神器,应该就能回到原来的样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