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女孩半跪在蒙白身上,脸颊旁刚刚在地上滚动时被擦伤了,留下了些淡淡的血痕。

    “结束了,小宝贝儿~”

    女孩眉清目秀,皮肤细腻,五官立体,看的蒙白着实有些心跳加速。

    她目光呆滞的正想要刺下去时,蒙白一个翻身把住她的小腿将她掀了起来。

    女孩重重的摔了出去,蒙白赶忙上去搀扶,可女孩抬手便是一刀,直直的刺在了蒙白的小臂上,划开了一道长长的伤口。

    “哼,不长记性的东西!你真以为你眼前的是那个姑娘吗?你错了,她的灵魂早都被我拘束起来了,她早已经不是她了!”

    幕后凶手一直控制着三个女孩和蒙白交流,不管三个女孩经历什么,也不愿意亲自出马。

    蒙白这时也顾不得别的,记得大概的用衣服将胳膊捆住,防止血液再次喷出,尽量的咬着牙,忍着痛,仔细的观察着面前这个女孩的,走动方向。

    女孩的攻击方式很单调,只知道举起壁纸刀一顿乱砍,或许是那幕后黑手不知道该如何操控女孩,蒙白还算勉强可以应付的过来。

    “躲啊!继续躲!”

    女孩一边喊着,一边猛地向下扎着,而另一个女孩便握着小刀也凑了过来。

    “我看你两个人你怎么躲!”

    女孩一边说着,一边向蒙白扎来。

    “我丢,你本尊不来休,是不可能制服我的!”

    蒙白一边艰难的闪避着飞下来的壁纸刀,一边望向了王涛。

    只见王涛那边的局势也不乐观,刚刚断了手的女孩,不知为何手竟然依旧可以握起壁纸刀挥舞。

    “这是什么鬼?这都违背了物理定律好吧!”

    王涛一边后退着,一边唤出了水铠。

    “只能这样了,我的水铠没有温度,也不会伤到他们,这样也可以保护好自己!”

    王涛说着,一个翻身跃了起来,在半空中旋转着,试图将那女孩吓开。

    “是我在操纵!你这样的方式是没有用的!”

    就当五人正在交战之时,三辆黑色大众齐刷刷的甩进了巷子里,尽管已经看到面前有人格,他们三个并没有一丝丝想要刹车的痕迹,反而是猛地踩下了油门,飞速的向他五人冲来。

    “有问题!他们三个好像也被操纵了!”

    蒙白看着这一幕,右手一挥,浑身瞬间布满了赤色的异能流。

    单手把女孩抓起,抛到了半空中,蒙白自己双腿发力,越向空中一个公主抱,将女孩抱了起来,又平平稳稳的落在了路旁的人行道上。

    可女孩此时并没有自己的意识,那幕后黑手看这时恰好有破绽,毫不含糊的抬手便向蒙白,的跨下砍去。

    “叮!”

    刀片像是打在了什么硬物上,直直的被劈成了两半。

    “你连异能铠甲都不知道吗?好搞笑啊!会了一点禁术你就在这里显摆什么?”

    蒙白,一边用不屑的语气嘲讽着那幕后黑手,一边,把手放在了女孩身上,口中念叨着:

    “赤色封印!”

    说着女孩全身颤抖起来,像是被什么家族捆住一般,胳膊上明显的出现了一道道的勒痕。

    “这下你没招了吧!”

    蒙白一边说着一边将女孩推倒在草丛里,纵身一跃飞向王涛身边。

    王涛这里的情况很不乐观,断手的女孩身上似乎有着什么其他能量,他没拿壁纸刀挥出的一击都将面前的空气划开了两半。

    “小心一点!”

    王涛目不转睛的盯着,那断手女孩的攻击,一边提醒到:

    “一旦被砍伤,后果不堪设想!你看它划开空气的力道,这一刀下来,说不定能将我们的异能铠甲砍成两半!”

    王涛正说着,谁知蒙白猛地一脚把王涛踹开了有足足两米之远,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蒙白也是一个纵身,闪身跃向数米开外。

    两人刚刚落地,那三辆黑色大众车便齐刷刷的从他们刚刚所在的位置碾了过去,一时间把地上的灰尘撵的四散飞起。

    “老东西,你可真阴啊!怎么还跟我们玩外挂这些东西?”

    蒙白冲着那幕后黑手吼着,一边又左右的躲闪起了那三辆黑色的大众车。

    王涛眼见自己即将招架不住,冲着蒙白怒吼到:

    “现在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给这三辆车砸了!”

    “里面的人呢?”

    “先救下来再说呀!不然我怎么可能说砸车的事情!”

    两人四目相视,点了点头,抓准好时机看见三辆车,正要撞上自己之时,一个闪身将车门拽开,一手便将两个司机拽了出来。

    可是当司机一旦离开车,车子便完全失控了,两辆车子开始不断的碰撞,不断的摩擦。

    “里面还有一个女的,他妈在里面!”

    王涛一眼瞟到了车里还有两个女人。一边冲着蒙白吼到:

    “快救人,车子失控了,还有可能发生爆炸,恐怕那两个女人”

    蒙白转身便向车子旁跑去。可还没到车子旁。车里的女人斜着眼冷冷的望着跑过来的蒙白,不屑一顾的笑着说道:

    “呵呵。晚了,一切都晚了,你们什么也改变不了,你们真以为你们有改变世界的能力吗?你们错了!”

    说着直接那女人。按开了打火机,轻轻的甩在了车座上。

    “别得意,还能救!”

    蒙白不服气的大喊道,正准备冲进去把女人拽出来之时,却发现火“砰”的一声在车内爆了开来。

    “我早都已经在车里洒满了汽油!你不会以为我没有做这种二手打算吧?”

    蒙白见情势不对,一个纵深飞离了车边。望着渐渐窜起的起的火苗,蒙白眼中含着泪水,带着哭腔的吼道:

    “为什么,为什么?”

    可这些话也是无济于事。蒙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两辆车渐渐的在雄奇的火焰中一丝丝的开始冒起来黑烟。

    “哈哈哈!终于让我扳回了一局,你们终于没有赢过我爸,破坏了我的计划,你们就应该承担应有的结果!”

    两个女人刺耳的笑声从熊熊的烈火中不断传出来。草丛中被捆住的女孩儿似乎是出于本能的身子一震。紧接着便开始不断的抽搐。

    “小姑娘,你也要放弃了吗?你妈妈已经没啦,你爸爸也快走了,你们下去一起和他们团聚吧。”

    直到这时那幕后黑手还不忘记蛊惑那三个女孩儿,不断的打击着他们脆弱的心灵。

    “老东西我一定要把你找出来,我一定要把你找出来,把你碎尸万段,你这种人间的渣子!”

    蒙白气的眼前直发花,见到草丛中的女孩儿开始猛的抽搐,便一个纵身飞了过去。

    正准备观察这女孩儿有什么动静的时候,仅剩的那辆黑色大众用猛的汽车冲了过来。直直的向着蒙白撞去。

    “给你爷爷我停下来!”

    蒙白这时怒不可遏的转身吼道。说着,双臂上蹦出的赤色能量陡然增加。

    “砰!”

    只见蒙白双手死死的摁在黑色大众的车壳上,大众竟原地被蒙白停住了!

    车前盖上深深凹进去两个手印。蒙白嘴角浮起了不屑的笑容。一边艰难地拍了拍手,喘着粗气吼道:

    “知道吗,你并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预料的!”

    幕后黑手似乎着实没有意识到这种事情发生。略带惊讶的说道:

    “哎呦,不错哦。没想到你的力量竟然如此的惊人!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车里的男人一边说着,一边狞笑着打开了车门。

    车上走下手持铁管的一个男人和手持钢刀的一个女人。

    “你觉得你能战胜我们两个人吗?现在我们投入战斗的人可是有足足五个人!!!”

    王涛不经意间向着蒙白方向撇了一眼,一脸惊讶的说道:

    “虽然我们已经控制住了一个,但是现在有四个人可以与我们战斗,我们的情况太不利了。”

    蒙白眉头都快皱成了一团。他一边焦急地看了看周围的动静一边向着王涛吼道:

    “这个小路很狭窄。也很偏僻。恐怕除了那些贪玩的小孩儿和小猫小狗以外,不会再有人出现在这个巷子里了。”

    蒙白一边淡淡的说着,一边扭了扭手腕。像是胸有成竹的说道:

    “呵呵。这就是说,我们可以发挥出我们全部的实力!”

    蒙白和王涛站在了一起。两人眼神互相对撞了一下,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磨合,两人几乎都已经可以做到心有灵犀。

    再加上本身就有异能的加持,他们二人现在的配合可以谈得上是默契的很。

    突然,蒙白一个闪身,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向了那辆黑色的大众。

    “血瘀掌!!!”

    口中一边吼着,一边手掌中凝聚了一股巨大的力量。猛地将黑色的大众弹到了路口边,死死的将道路封住。

    “你的力量可真是不小啊。”

    幕后黑手见到这一掌着实是有些惊讶。蒙白在这一场足足将车门打入了车中。竟然是掌风的气流将黑色的大众带到了路口边。

    “好了。接下来是该我们的时间了吧!”

    王涛望着站在面前的四个人。像是早有预谋一般的笑了笑。扭了扭脖子,淡淡的说道

    …

    早晨一起来,小艺,一睁眼便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竟处在一个密闭的四周都是三维立体投影的房间里,她有些慌了,一边推了推蒙白一边问道:

    “昨晚你不是告诉我,这是你给我准备的礼物吗?怎么礼物就是这个呀!”

    蒙白揉了揉眼睛,虽说昨天一夜没有睡好,但见到小艺如此惊慌,他便也是强忍着困意抬起了头,轻轻地打了一个响。

    响指声音未落,周围的三维立体投影仪立马打开,原本白色的墙面上立刻投影出了各色的图形,将这个原本无趣的四面格子房间,瞬间汇成了一个处于云端上的天宫。

    小艺惊讶的吸了口气,这就是他梦寐以求的宫殿,毕竟每一个女孩子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公主梦,都希望有一位属于自己的白马王子来接她回到自己的宫殿吧!

    “你这个怎么这么好?这是你自己发明的吗?”

    小艺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惊讶的捂着嘴巴,淡淡的说道。

    “好了,你也别管这么多了,你想想这种东西在市面上有吗?当然是我一手打造的了,这不是为我的小公主做的吗?”

    小艺一边捂着嘴,一边开始兴奋的捣鼓起了眼前的这些小机器。

    蒙白毫不担心小艺会把这些东西弄坏,毕竟自己在设计的时候已经想到了这个问题,早就已经设计了机械自动防御系统,一旦系统将遭到修改,就会自动关机重启,并且开启全自动的人工IM模式。

    蒙白看着眼前的小艺,放心的按了按旁边的按钮,自己缓缓的升了上去,一边缓缓的上升着一边说道:

    “好了,宝贝,你在这里玩一会,我上去给你做饭,做好了,我给你拿下来吧!”

    蒙白说着就要上去,小艺见状有些慌了,赶忙问道:

    “我这里应该可以自己上去吧?你别想自己一个人跑了!”

    蒙白笑了笑,将手中的遥控器甩了下去,说到:

    “想上来你就可以自己上来呀,但是没必要啊,你在这里好好玩一会吧!”

    小艺手里握着遥控器,嘴角扬起了笑容…

    滨海市

    “怎么?你怎么知道她为什么要涉足商界?他这个人做事风格特别奇怪,从办案上就可以看出他绝对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

    老刘头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看坐在一旁的刘能。

    “为了钱啊!哪一个聪明人涉足商界是为了做慈善的?只有我这种笨蛋才会做慈善,他那么聪明,一定是为了享受!”

    刘能这么说着,他一边说着一边望了望开车的老刘头,原以为老刘头不会同意他这个想法,可没想到老刘头竟然是同意的点了点头,似乎也很认同刘能的这个看法。

    “我和他相处过一段时间,虽然说他现在在商业方面也不是最大的人,但是可以看出他的野心还是很大的,这次来我只是给他下最后的通碟,毕竟他干的坏事也不少!”

    刘能一边说着,一边将手机调到了飞行模式,毕竟接下来要面对的是自己,这么多年来最大的敌人,他也不会,现在就全力以赴的对抗它,毕竟两人现在的对抗只会迎来两败俱伤,只有等刘能真正的强大起来,才有机会和他硬碰硬!

    “他干什么坏事了?作为一个警察出身的人,他能干些什么坏事呢?恐怕也只是贪财罢了吧?”

    老刘头一边开着车,一边问着刘能,对于警察的尊严,老刘头还是很自信的,毕竟每一个警察从警校毕业之前都会对着国旗做一番宣誓,他不相信一个天才居然会违背自己当年的誓言。

    “他没干坏事?你真是太搞笑了,怕不是是这么多年来,当警察把自己当傻了,他竟然可以称作18罗汉之一,怎么可能没有干坏事呢?”

    刘能一边笑着,一边说着,看了看已经能看到的北国大厦的楼顶,便急忙说道:

    “我这里就长话短说了,毕竟我们两个人一起去,你也得要对他有一些了解!”

    刘能打开了瓶矿泉水,喝了两口,本能的咽了口唾沫,似乎一谈起王建国,连刘能自己都有些胆怯。

    “王建国在黑道上的商业链遍布了整个赌场,无论是赌场里的毒品交易,还是赌场里的金钱交易,无一例外的都被王建国一个人给垄断了,他这些年来之所以在商业中没有我做的大,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她把大部分的精力放在了利润更大的毒品交易上!”

    老刘头听了这话,有些不敢相信,毕竟这些年来他缉毒的兄弟们,死的死伤的,几乎每一个人对毒贩子都是恨之入骨。

    看着老刘头惊讶的表情,刘能点了点头,一本正经的说道:

    “没错,就是毒品交易,这些年来,王建国几乎把全滨海市的毒品交易都垄断了,几乎每年都有高达几十亿的利润,虽然这些钱都不能拿到明面上来算,但是他确确实实已经挣了这么多钱了!”

    听刘能讲了这么多,老刘头也不禁有些疑惑了,毕竟毒品交易这个行业水深,只有业内人士才能了解的这么清晰,而眼前的这个刘能怎么会对毒品交易如此清晰?

    想到这老刘头便试探的问道:

    “那你当年是不是就是在王建国的手下学习的?”

    刘能听了这话,明白了老刘头的意思,毕竟毒品交易这行业水深是人人都知道的,老刘头有这方面的怀疑,也是理所应当,便淡淡地说道:

    “我作为一个滨海市的商业巨头,安插在他企业里的人才也不少,虽然说那些人才并没有从事到达毒品的行业,但他们多多少少在王建国的公司里也听到了许多的传闻。”

    老刘头听了这话,点了点头,毕竟所有传言都不可能是空穴来风,任何一个传言都是他本质的联系。

    一想到当年的天才警察王建国,现在居然干起了毒品交易这行业,老刘头便有些心痛,更多的是恐惧。

    “如果他把在警校学到的各种反侦察能力都用在了毒品交易这个行业上,那恐怕他毒品交易的成功率会很高,而且我们想要把他抓住的机会就低了不少!”

    老刘头看事情看的很清晰,刘能也点了点头,但车已经开到了北国大厦楼下,两人便也不好再谈这件事情,这些事情也就放在了一边。

    两人整了整衣服,尽量摆出一副精神的样子,缓缓的走进了北国大厦…

    海湾市

    “绿袍的那群人现在应该还没有走吧?”

    蒙白一边看着手中的监控器,一边淡淡的说着,监控器中还有一些隐隐约约的绿色,恐怕那群绿袍的人现在正在家里躲着,想要守株待兔抓着蒙白。

    “那我就给你们来个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既然你们躲在门口,那我就从你们身后过来!”

    蒙白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地从弹上来的床上滚了下来。

    机械床骨虽然是弹起的,但声音极小,毕竟经过他的改装之后,机械弹簧都已经更改为软性弹簧,记忆金属可以使噪音最小化。

    蒙白一边趴在床下,一边想着,要如何应对绿袍的这群人,才是最大的问题,如果在家中就动手的话,那家里一定会被损害的不成样子,所以最好的动手地方并不是在家里,想到这,蒙白便也不在躲藏。

    他大大方方的展开双臂走了出去,迎面和绿袍的那群人碰在了一起,绿袍的那群人多少有些惊讶,毕竟他们左想右想,也没有想到蒙白会主动出来和他们碰个面,一个个得有些尴尬,原本想好的计划也都有些不好实施。

    “哎呦喂,兄弟们,你们特意来抓我,我能理解啊,但是咱们能不能不要在这里动手?毕竟我这房子也挺贵的,你在这里动手也不太好,对吧?”

    蒙白虽然口上是这么说的,其实心里还是下意识的,担心小艺也受到牵连。

    绿袍的那群人则是没有想到这么多,毕竟他们也根本不知道在这屋子里还有另外一个女生,或许是着急杀人灭口,又或许是单纯的不想在这里动手,那群人点了点头,便一个瞬身闪了出去。

    “呵呵,你们也不赖嘛!”

    蒙白一边装作很厉害的样子,说着一边催动着身子,建立想发出自己完全的实力。

    “什么叫做他们也不赖嘛?你和人家比起来,简直是天方夜谭的差距,也就你这样傻乎乎的有胆量和他们应战了!”

    白泽一脸不解的看着装逼的蒙白,淡淡的说道:

    “打头的那个人虽然不是翡翠级的力量,但她胸前的胸章是黄金级,光是黄金级的力量,也不是你能对抗的了的!”

    白泽一边说着,一边有些想笑,毕竟他是第一次遇到黄金级的绿袍,虽然说实力无法知晓,但恐怕与他们在森林里遇到的那个绿袍的不相上下!

    “没办法了,只能放手一搏了,你说的这一点我都已经想到了,更何况他不支持是一个黄金级的人物,还有那么一群门客,就算我能力再大,也不一定能和他们打成平手吧!”

    蒙白很清晰,自己现在的处境,毕竟现在是进退两难的境地了,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了!

    蒙白一边催动的身体里的力量,一边尽力呼唤着毕方,毕竟现在身体里只有这一股力量是最为强大的了,北海龙王的力量,他用的还不是很熟练,虽然强大,但现在拿出来恐怕没法应战!

    许久没有推动这股力量了,多少显得有些生疏,过了好一会儿,一股股赤色的能量才从蒙白的身子里喷涌而出,渐渐地覆盖了他的全身。

    “毕方,你的力量有没有缩减?反正我的力量是增加了许多!”

    蒙白一边自信地挥舞着手臂,一边也是一个瞬身闪了出去,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训练,他对于自己的能量化型也是很有自信的,简简单单的一个穿墙,他还是可以轻松完成的!

    刚一闪出去,就迎面撞上了一个正在跑步的老大爷,老大爷只是一个普通人,他看不到蒙白身上覆盖着的一层红色的能量,只是看到面前突然闪出一个少年,心中一惊,差一点摔倒在地上。

    “哎呦喂,现在的年轻人,卧槽,真吓人呢你!”

    老大爷身子也不差,猛地向旁边一跳,轻松躲开了蒙白,一边笑着,一边跑向着远处。

    蒙白虽然想和老大也调侃几句,但是他眼中早已经注意到了,站在森林里的那几个绿袍,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就会动手,现在也不是聊天的时候,蒙白也瞬间幻化出了赤色的羽翼,几乎是贴着地面冲向了森林中。

    林子里的绿袍似乎早已经做好准备,毕竟他们已经在门口蹲点了几天,对于蒙白的实力的预估也是很清晰的,要如何面对他们也早都已经想好了,见到蒙白鲁莽地冲了过来,三个绿袍并在一起手掌向前,一股股巨大的龙卷风,瞬间迎面扑了过来!

    蒙白纵使有赤色的铠甲顶着,也经不起如此大的风浪,身子猛地一飘,重重的摔在了旁边的树上!

    “你应该是一个大学生吧?为什么要多管闲事?你的这股力量也不弱,早早的加入,我们就没必要耽误这么多时间了吧?”

    为首的那个绿袍的人率先说着,到了现在,他还想拉蒙白入伙,毕竟看到这么好的苗子,他们也舍不得放弃。

    “呵呵,你觉得到这种情况我还可能加入你们吗?我也是有尊严的,你觉得…”

    蒙白想用嘴炮先拖一段时间,用这段时间来好好想一想如何对抗他们,毕竟实力差距如此之大,不想一个好的计谋,根本没法应对他们!

    可绿袍的那些家伙们似乎早已经想到了蒙白会利用嘴炮拖延时间,他们根本不给蒙白一个说话的机会,一股接一股的风浪向着蒙白扑了过来,光是闪躲都来不及了,哪还有机会讲话。

    蒙白也只好作罢,一边躲闪着,一边想着对策。

    “现在我的实力和他们的差距,最起码有一级到两级的跨越,这还只是个普通门客的差距,这个黄金级别的人,我根本没法和他打,就算我用上北海龙王的力量,恐怕也只能勉强和门客打个平手。”

    蒙白一边心里嘟囔着,一边有些不耐烦的躲着,接连不断的风炮,被风炮打到的树木无一不是被击出一个深深的大洞,可想而知这一炮如果打到人身上,会有多么严重的后果。

    “你现在只能借入北海龙王的力量了,你要是现在还是倔强的用着毕方的力量,根本没法和他们打,你这叫属性克制,知道吗?”

    白泽看着眼前这个不理智的蒙白,有些担忧的说着,毕竟能与蒙白说话的也只有白泽一个人,毕方只能提供力量,没有办法和蒙白产生直接的交流。

    “要不是你的精神力量不够,毕方他就亲自和你说了,你连这种能力都达不到,你怎么可能在弱势的情况下强硬的打赢他们呢?”

    白泽一边劝着,一边有些激动的说着,毕竟看着眼前的这一群绿袍,赢的几率太小了。

    “我只有把林子点燃了,才有可能和他们一战!”

    “你疯了吗?你这造成山火的影响有多大,你不知道吗?更何况那么多人已经看到了你上山,少说也得给你转去判上几年!”

    白泽听到蒙白这么鲁莽的回答,有些着急了,这一点就和炎帝一模一样,都是那么虎!

    “看我的实力吧!小子,把你的身子交给我吧!”

    北海龙王一如既往的那么稳重,毕竟他也是这山海经中最古老的神兽之一了,经历了那么多年的磨练,就算在炎帝时代也是最坚实的伙伴。

    蒙白很放心这个北海龙王,毕竟当年高考完试那么紧张的情况下都是北海龙王带他度过的,现在这种情况,也只能靠他了!

    蒙白一边想着,一边将自主的意识权交给了北海龙王,自己忽的掉入了白泽的领域…

    绿袍的那群人见到蒙白在挨了一炮以后倒在了地上,身上赤色的能量渐渐散了下去,他们以为蒙白就这样陨落了,一个个凑上前来想要确认一下。

    可谁知他们还没有近身,一股股蓝色的清澈的能量喷涌而出,这股力量不仅寒冷,而且清冽,将他们周围的空气都净化了一般。

    “就有老夫来代替他吧!”

    蒙白的声线变化了,由原来的智能变成了现在的成熟老练,面前的这群绿袍也是经历过许多风风雨雨的人,他们似乎也意识到了眼前的这个人并不是蒙白,每个人也立即从休息状态转变到了防御状态。

    “你是谁?你怎么可以控制蒙白的身子?”

    为首的那个绿袍试探的问道,一眼就可以看出这个黄金级的人是经历过大仗的人,眼神中不时地透露出些许的凶光。

    “呵呵,老夫是谁也没必要和你们汇报吧?老夫只想和你们说一句话,你们绿袍向来是以谨慎为首,怎么今天就带来了这么几个人呢?”

    绿袍的那群人听到这句话也都有些奇怪,现在处于下风的是蒙白,处于这种状态,还敢说出这么狂妄的话,也着实是让他们摸不着头脑。

    “你说我们不谨慎?恐怕是你太狂妄了吧!你觉得你实力再高,能打听我们这么多人吗?”

    为首的那个人有些趾高气扬,很明显是从来没有遭受过社会的打击,北海龙王淡淡地笑了笑,他沉了沉身形,做好进攻的准备,淡淡的说道:

    “那就由老夫来教导你们如何做个人吧!”…

    滨海市

    一进大厦,迎面扑来的冷气将外面的酷暑一去而散,刘能和老刘头有些震惊,虽然他们知道北国大厦很豪华,但经没有想到在这大厅里居然有如此辉煌。

    五米高的大堂上挂着的是捷达进口的水晶吊灯,周围的墙壁上雕刻着的是著名艺术家雕刻出来的镂空石雕,地板用的是全球知名的理石制造商所制造出来的,碎花金纹天然理石!

    “恐怕古代的皇宫也就这种豪华程度了吧?在这办公的都是些什么人啊?”

    作为一个朴实的勤俭的人民警察,老刘头从没有见过如此奢侈,如此豪华的装修,他一边左顾右盼地惊叹着,一边淡淡的问道。

    “在这办公的只有王建国,他手下的那些公司,不是他的公司,怎么可能能来到这里办公?这北国大厦作为滨海市的地标级建筑,自打一开始建造就是朝着世界顶级去做的,能有这么辉煌的大殿也是很正常的!”

    刘能毕竟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人,虽然说他并没有经历过生死的磨难,但在商业场上的这些辉煌的建筑,他也是见过不少,可像北国大厦这么辉煌的也着实不多。

    刘能给保卫看了看自己的预约单,想来这里和王建国见面,必须要提前半个月预约,虽然说他并没有自己那么有钱,但是排场确实做的很到位,不提前预约,根本没有办法见到王建国!

    保卫看到了真正的预约单,立马换了一副殷勤的表情,毕竟能和王建国见面的无一不是商界的大佬,没有一个是他能惹得起的,除了平时那些以假乱真的想要混进来看一看王建国的小道消息记者,其它的大佬他都是一脸殷勤地送进去。

    坐着高速运转的电梯,二人很快就到达了顶楼,毕竟这一次来,他们也不是为了谈合作的,而是为了告知王建国,自己的18罗汉的身份已经被暴露了,也没必要在这里多留恋些什么,一出电梯门,二人就直奔王建国的办公室…

    “哎呦喂,这不是刘能小同志吗?怎么有空来我这里坐一坐呀?早都想请您过来和我喝一杯茶了,可是你的工作实在是太忙了呀,现在终于有机会了,让我们二人赶紧坐下来好好叙叙旧吧!”

    王建国见到谁都是一副热情的样子,老人所说的笑面虎可能就是这样的。

    可见到刘能一脸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王建国立马意识到了,他这一次来的目的并不简单。

    “怎么?小老弟和我有心眼了?你和你大哥还有什么心眼啊?有什么话直接说出来就行了!”

    王建国虽然说的话很好听,但是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来,他这就是笑里藏刀,想要把你真实的目的套出来而已。

    “哎呀,大哥,我前两天不是听说马步被警察局那帮小子给办了吗?我这不是想给您送个18罗汉真身来保保你的身子吗?”

    刘能在这里也不和王建国弄那些虚的,上来便是直中主题,这一句话一出,王建国脸色立马一变,刚刚那股笑容也渐渐退了下去,全代之的是一种尴尬的气氛。

    “怎么?大哥,你还不知道18罗汉的故事吗?18罗汉,可是当年大闹神龙的人呢!把这18罗汉放在您这里,一定能保您的平安,对吧?”

    刘能一边说着,一边给老刘头一个眼色,老刘头立马领会了他的意思,笑眯眯地从箱子里掏出了18个小金人,放在了王建国的桌子上,每个小金人做的都栩栩如真,雕刻的正是18个罗汉!

    18个小金人被放到了桌子上,王建国想借此来缓解缓解尴尬的气氛,便随手拿起了一个小金人看了看,正想要夸奖,却发现手中的小金人没了脑袋,他瞬间有些生气,可在这里又不好发火,便强忍着怒气淡淡的问道:

    “小老弟,你怎么送给老哥的东西还是瑕疵品呢?”

    刘能见到王建国已经发现了自己送出的东西的意思,淡淡的笑着说道:

    “大哥,你也不是不知道,这大战了神龙之后18罗汉也都损伤的差不多了,我这不是想更好地保你的平安吗?所以送您的就是这18罗汉大战神龙之后,虽有些残缺,但依旧活在这世上的18小金人!”

    刘能说到这,便直接抬起了屁股,转身走出了门,老刘头见到刘能这么坚定地走了,也是头也不回的跟了上去,只留下气的脸上青一会紫一会的王建国站在原地。

    办公室大门刚一关,王建国便破口大骂,一边吼着一边将18个小金人推在地上,一边狠狠地用脚跺着,一边嘴里怒斥着,毕竟这么多年来如此羞辱他们18个人的,刘能还是第一个!

    海湾市

    北海龙王不愧是经历过了多场战斗,不用动手就已经知道了那群绿袍的人想的是什么。

    他身形一低,几乎是从出手之前就预判到了他们的想法,那群绿袍的人还没来得及改变手上风炮的方位,就已经被北海龙王重重的锤在了胸口上。

    “小崽子们,你们的身形太慢了,就这还和老夫在这里装什么?”

    北海龙王根本没有用自己的异能力,只是简简单单的体术,就轻轻松松的将几个门客打的落花流水,带头的黄金级见情势不对,一个闪身冲了上去,与北海龙王重重地对了一掌,一瞬间一股股气流,从森林中喷了出来…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