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少年,相信我,从今往后你就和我一起,我会交给你这个世界上什么事情是真正正确的,什么事情是真正错误的!”

    王涛,真的想要引导眼前的这个上面走上正路,毕竟没有哪一个人,他从小到大真的是想要走邪恶的那条道路的,但是每一个人所经历的事情不同,可能他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以后他只能选择这一条道路了。

    现在王涛说想做的事情就是只给眼前的这个少年一个新的道路,这个新的道路可以让他获得新的生命。

    吴三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选择了,一个是自己坚持了这么多年的信仰,一个是站在颠覆自己信仰的人,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该相信谁了。

    “我从小就是在组织里面长大的,组织里面的人对我恩重如山,就像是我的再生父母一样,我不可能这么轻易的背叛他们,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认证了他们的事情是错误的,我一定会坚决的来反对他们的,但是现在我并不知道他们到底做没做错,所以我没有办法真真正正的改变!”

    吴三一边说着,一边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下得了决心,因为他现在还依旧觉得他们做的事情根本没有错误。

    “吴珊,你现在用客观的眼光来看一看你们所做的过程,所有的事情,我知道你可能不能那么快的改变,但是我相信在未来的某一天,你肯定会知道自己的事情,绝对不是做得正确的!”

    王涛知道这屋三还是一个纯洁的少年,只不过是他的世界观被红袍的组织给改变了而已,如果有一天他真的能改变的了自己的对这个世界的看法,那他一定会猛然醒悟的。

    无三对眼前的这个少年,本来就没有杀意他,现在却好说出了自己这么多年以来一直的疑问,他也便也放下了手里的刀。

    “我能留一个你的手机号吗?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发现自己做了这么多年的措施,想要改过自新,给自己赎罪的话,我会去找你的!”

    吴三一边说着,一边掏出了手机,在这个空间里面,他是不会受到任何人的监视的,所以说她在这里是绝对安全的。

    他曾经也利用这一个性质坚持过,不知多少个人,他也不知道究竟有没有人在监视他,但是他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来做一下这个事情的,因为这样子才可以贯彻他自己真正的正义。

    “我相信如果你真的用客观的角度来看这个事件的话,那你用不了多久就会来找我了!”

    王涛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的手机号留给了吴三,他们两个人,我并没有纠缠太长时间,毕竟他们两个人现在都已经类似于朋友的关系了,正所谓不打不相识,他们两个人就像是认识的朋友一样,根本没有再打下去的必要了。

    “那上面给你拍下来的,这次任务你没有完成,他们会怎么样对待你呢?”

    王涛还是有些担心眼前的这个少年的,毕竟这个少年还是那么的纯洁,她不太希望眼前的这个少年真的被那群人给定罪,然后用刑法来折磨他,但是他知道红袍的那群人绝对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自己。

    “他们不会那么轻易的找到你的,就以你现在的实力在红袍里面,最起码得需要小队长以上的级别才可以打得动你,如果他们真的知道你现在的谁这么强大的话,肯定会派出一些强力的对手的,所以你必须得要装作自己,还是那么弱才行。”

    吴三在这个组织里面呆了这么多年了,他当然知道组织里面的人到底是怎么想的,那群人都是一些身经百战的人,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一等一的奸诈,他们如果真的想要弄死王涛的话,估计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你在这段时间里面好好保持住自己的原来的状况,然后尽量不要让他们发现我会在这一段时间里面不断的跟踪,而且不断的来思考他们做的事情,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等到我彻底想好了以后,我会来找你的,到时候我们两个人一起才有可能能打败他们!”

    吴三一边说着,一边瞬间将自己的空间给解除了,他们瞬间回到了现实世界中,巫山一点点都没有,耽误瞬间就消失在了他的视野当中,而王涛子是躺在地上装着自己好像是被打的重伤的样子。

    毕竟他也不知道周围到底有没有红袍的那群人在跟踪自己,如果有的话,那自己还是得伪装一下的。

    果不其然,在他躺在地上没过多长时间,就有人,来这里贼眉鼠眼的,检查了起来。

    那群人似乎早都已经对这个少年产生了怀疑,他们早都已经看不惯吴三的做法了,但是王涛并不知道这些人是主动过来检查的,还是被动的,总之现在的王涛已经被人给监察起来了。

    “看来这个臭小子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嘛,根本没有他自己想象的那么好,我还以为他在那边的情况很乐观呢。”

    王涛和波塞东说着他自己对现在这个情况的看法,毕竟他们也不是吴三,他们没有权利,也没有义务去代替别人做这个决定,但是单单从这一点上就能看的出来,红袍这个组织对任何人都是不报完全的信任的。

    “像这种组织当年在国外也有很多修道,现在国外的异能者里面也有很多这种邪恶的组织,不过他们的组织大多是有信仰的,不像这些人,他们根本就没有一个固定的信仰。”

    波塞冬当年在国外也是经常,不得不去镇压这些邪恶的组织,这些组织往往都是有着自己的信仰,他们以邪恶的信仰为本,然后不断的去招兵买马,他们不断地寻找着一些和自己志同道合的,一直想要有一个信仰去做坏事的人。

    我在东当年不知道到底击杀了多少个这样的组织,现在看到这里也有这些种组织,他也不得不有一些担心了起来,毕竟一旦有一个大型的组织兴起的话,那小熊的邪恶组织就会不断地一个又一个的出现,这种组织都是,像是绵绵不绝的小虫子一样,只要人在,它就会出现。

    “这种小组织可真的是不好搞啊,而且现在这个红袍看起来并不是小组织,而是一个规模极其庞大的组织,而且他涉及的领域也极其的广,绝对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的,所以我们不要把现在的事情想的太简单。”

    我在东一边提醒着王涛,一边想要看看外面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了?

    外面的人就算再狂躁,他也只不过是敢蹲下来检查检查,再给她大的胆子,他也不敢把王涛给运走,毕竟如果在光天化日之下,把一个人从大街上直接给拉走,这无论是谁看了都会怀疑。

    “行了行了,咱们就先在这里研究研究我的能力吧,那么多的事情,还要等着我们去研究呢,在这个时光减慢的空间里面,我可以学习不少的东西。”

    王涛一边说着,一边开始想要学一学,今天她一直想学的东西,早在他是放着那个最强的防御罩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自己身体里面总有那么一股力量,在压制着自己,他虽然并不知道那股力量到底是什么?但是他能隐隐约约的感觉到那股力量,好像限制了自己的发挥。

    “你是在我的身体里种下什么封印了吗?还是说我天生就没有办法把我所有的实力都使用出来,我总感觉我在释放力量的时候,有一股巨大的能量在限制着我的释放。”

    王涛有一些难受,他没有办法把自己全部的实力都展现出来,确实是很让人难为情的,毕竟每次想要真正战斗的时候,他都想要把那股力量释放出来,但是无论他怎么样?用力怎么样的努力他都没有办法用出来。

    我在东听了这话,嘴角扬起了一丝微笑,那是微笑,就像是自己等待了很长时间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一样。

    王涛也看到了那一丝微笑,他也大概明白了,这中间绝对有一些,曾经隐瞒了的事情,而那些事情很有可能就是他自己的实力有关的。

    “我也就不和你卖关子了,很多事情你应该不知道,而且这些事情都发生在你出生之前的,所以你如果现在想要提升实力的话,就必须得要知道。”

    波塞冬一边说着一边直接右手一挥,在他们面前出现了一组茶桌,桌子上是好好的,热腾腾的茶水,他们两个人直接坐在了藤椅上,开始慢慢悠悠地聊起了天。

    “你有什么秘密就提前赶紧告诉我吧,不然的话让我一直这样憋着,我就觉得很难受啊!”

    王涛最讨厌的就是那种吊人胃口的人了,他们看似是在吊着别人胃口,其实就是在扫别人的兴。

    “我波塞冬一直都是属于海王家族的,海王家族一直有一个传统,那就是在孩子出生之前都会给他下一道封印,当然了也并不是所有孩子都要下封印,因为有的孩子从天生他们就拥有着一道封印。”

    波塞冬一边说着一边就很高兴地摇了摇茶杯,他将自己杯里的茶一饮,而尽然后有一些兴奋地说道:

    “那些天生就拥有封印的少年,他们的实力一般都很强大,就比如说我从小身体里面就有这一道金色的封印,内骨封印是等我到了十七八岁的时候才冲破的,这两个封印封印着我大部分的力量,而在那股力量被冲破以后,我的实力直接从曾经的吊车尾晋升到了三大天王!”

    波塞冬一边说着一边笑眯眯的看了看王涛,给他挑了挑眉,似乎就是在想要告诉他,让他猜一猜自己到底有什么封印。

    但是王涛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东西,虽说他自己隐隐约约的能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确实有东西在限制着自己的发挥,但是他却是从来没有想过这东西,居然是一道封印?

    “难不成说我的身体里也有两道封印吗?那两道封印我要怎么样才能解除?”

    王涛并不喜欢这种封印式的能量,因为这种能量他没有办法主动的用出来,只有在遇到很危险的事情的时候,才有可能会被激发出来。

    她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可能性发生的事情了,这种事情往往都是不太确定的。

    “你先猜一猜你的身体里到底有几道封印吧,我可以姑且不跟你说这些事情,因为这些封印到最后都得要靠你自己来自己解除,而且解除这些封印都需要一定的机缘巧合,如果你没有恰到好处的机缘巧合,你是没有办法把封印解开的!”

    波塞冬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看自己的儿子,自己的儿子,满脸的疑惑,但是他确实是很喜欢他,现在思考的样子,因为只有在不断的思考当中,才会有进步。

    “难不成说也有你一样的两道封印吗?但是如果我有两道封印的话,想要把它解开,真的有点费劲呢。”

    王涛知道自己现在有实战的经验,很少,而且几乎是没有一个让他拥有长时间实战经验的机会的,所以他想要把这套封印打开,几乎是很难的。

    不像是波塞冬的那个年代,他们那个年代战乱纷飞,有着很多的战斗的机会,也有很多拼死的危机,这也让它拥有了更好的,更天然的帮助她解开封印的方式,然而自己却大不相同了,自己几乎是没有这种方式的,所以他只能靠着自己不断的努力训练才有可能能解开封印。

    “好小子,你对自己的潜力实在是太低估了,其实这也是我当年不把你带回去的,最主要的原因,你的母亲并不想让让你在这个国家里面和他一起受苦受累,因为他知道如果我一旦走了,你们两个人留在这里,一定会每一天和劳苦为伴。”

    波塞冬说这话的时候有一些于心不忍,毕竟自己当年抛弃下,这母子二人一个人回到了北欧,虽说自己回去只是接受惩罚的,但是确实是有些放心不下两人。

    他无数次在梦里面都能梦的到自己的亲生儿子,在经历了很长时间的磨练之后,终于解开了自己原本就应该解开的封印。

    “你的封印足足有七道,而且七道全部都是金色的封印,这股金色要比我的这个金色还要透亮,就像是从天宫送下来的祝福一样,想要帮助我们海王一族直接达到…

    一边跑着,蒙白心里一边盘算着,一旦绿袍的那群人突然袭击了,要如何面对。

    “话说,你家里有没有什么能挡得住他们的东西,或者是那种能隐藏住你们两个人的地方?”

    白泽一边左右踱着步,一边喃喃地问道,毕竟他也是见识过那群绿袍人手段,如果没有一个绝对安全的躲避的地方,想短时间内用硬实力和他们碰过去,可能性太小了!

    “呵呵,我虽然算不上什么天才,但是这个别墅我们已经买下了快五年,但我爸妈从来没有来这里住过,所以这个别墅一直是我一个人来打理!”

    蒙白在自己的精神世界深处和白泽交流着,并不耽误它在现实世界里的跑步,反而在这里,他能感觉到一丝轻松。

    他喘了口气,紧接着说道:

    “这栋别墅其实有一个很大的地下室,只不过那个地下室叫我在刚刚装修的时候就给他封住了,封住的原因就是为了作为一个应急的避难所!”

    白泽听了这话,不禁对这个呆呆傻傻的少年有了一些佩服,虽然说平时看他有些呆,可是一到了关键的时候,他总是有一些能应对的办法。

    “这个底下的地下室,我特意安装了五层的隔音材料,还安装了五层的防震抗压材料,这样就可以有效的保证我们在里面的安全!”

    白泽想了想,他总觉得还缺少些什么,他一边踱着步,一边搓着自己的胡子,忽然间他想到了,赶忙说道:

    “你那别墅有没有抗异能的材料?”

    蒙白摇摇头,他一边笑着一边说道:

    “我当时连异能力这种东西都不知道,怎么可能会想到加装这种东西,更何况市面上根本不可能有卖这种材料的地方吧!”

    白泽想了想,倒也是这样的,毕竟异能者在数千年来都是隐蔽在世界上的,一旦让其他人发现了,有这种异能者的存在,那他们一定会被所有人乃至国家针对,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所有的异能者几乎都有一个不约而同的约定,那就是“不能让人类知道我们的存在!”

    “不过你要放心,那里面的通风,通水,食物等等,一切的储备都很足,我不相信绿袍的那群人敢在这里大展拳脚,他们顶多就是在别墅里面搜查几天,地下室里的材料足够,我们两个人存活半个月,他们不可能在我的别墅里呆半个月的!”

    蒙白一边说着一边就要回到现实中,因为现在的她精神力并没有那么强大,不能支撑他长时间的呆在这个深层的精神层次去交流。

    “好了好了,你只要单方面的听我的解释和想法就可以了,你也不用再发表意见了!”

    白泽一边说着,一边想了想,以他对绿袍那群人的了解,在所有家族中,就属他们是最为谨慎的,也是几千年来最少有单独行动的家族。

    但自从他和蒙白遇到了那个翡翠之后,绿袍中单独行动的竟然越来越多了,这很不符合绿袍人一向谨慎的行事作风,这也着实引起了白泽的注意…

    滨海市

    “唉,刘能,咱们要不要回去一趟?我感觉马步那群家伙不能这么善罢甘休!”

    陈鑫跟随了马步多年,他很了解马步的作风,他是那种睚眦必报的人,就连小时候踢过他一脚的人,他长大了都会报复一次,更何况是他们捣毁的这个最大的窝点,让她一下损失了上千万!

    刘能在混迹商场的这些年里,也听说过马步的传闻,大家对他也都是很害怕,因为它确实对每一个不与他合作的人都施加了许多报复,利用它本身的黑帮的势力去打乱其他人正常的集团营业,这是再常见不过的事情了。

    “我们确实得回去一次,但是现在还不必要,马步那群家伙难不成能这么快就聚集起人马来吗?现在才刚刚过去半个小时!”

    刘能一边开着车,一边说着,忙活了那么大半天,他们三人也饿肚子直响,先去把肚子填饱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更何况事情刚刚发生,恐怕还没有传到马步的耳朵里。

    半小时后

    “我觉得我们确实该走了,刚刚路上有五六辆一样的面包车,超载行驶,虽然不是从同一个地方而来的,但我敢确定他们一定去了同一个地方!”

    刘宇一边擦着嘴,一边看着马路说道:

    “恐怕这些人就是马步找来的小混混们,超载超速,明显就是她们的作风,往那边开的方向应该是滨海市警察局!”

    刘宇从小就接受了严苛的训练,和陈鑫不同的是,他对于这种事情的判断,几乎是出于本能的,而陈鑫这只能依靠长年累月的经验来判断。

    “看来那群家伙还带了不少的枪啊!光是从我这个角度就可以看到闪着白光的东西,我估计他们不能带一些手电筒去打架吧!这马步果真是挺有实力的呀!”

    刘宇一边想着一边催促着刘能,他隐隐约约的有些担忧,感觉今天晚上绝对不是一个太平的夜晚。

    “你们两个人有没有防弹衣?马步任何一次大的行动,绝对会带枪,而且她每次都会带上曾经抓过的警察局的俘虏过去。”

    陈鑫一边顺其自然的说着,一边喝了口可乐,似乎对这事情并没有什么感觉。

    可刘能听着这话,却不禁有些疑惑,毕竟作为警察,怎么可能会被一个小小的黑帮俘虏?

    “呵呵,你知道第二中队中队长老刘是怎么被俘虏的吗?”

    陈鑫凭着记忆,想起了那个曾经在黑屋子里见到过的,被折磨得不像人样的老刘头,虽然有些敬佩,但他当时处境并不允许这么说,所以只得默默的对老刘头表示了些敬意,在下手的时候轻了许多也就此而已。

    刘能摇摇头,虽然她不知道他口中的这个老刘头到底是谁,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个中队长绝对不是一个一般的人物。

    “它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小徒弟,材倍马步那个老头子给抓住的,麻布抓着她以后几乎快要快要把他整死了!”

    陈鑫一边说着一边不忍心的叹了口气,便也是不再说下去,或许是于心不忍吧,也或许是因为老刘头的样貌实在是太慎人了。

    “你们两个人别聊了,赶紧走吧!再不走,恐怕警察局都要叫他们敲了,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四十辆车了,一辆车里最少也有十个人,警察局哪有那么多人来顶得住他们!”

    刘宇赶忙把刘能从凳上拽起来,一边推着他往车里走,一边招呼着陈鑫…

    警察局门口

    他们三人蹲在一旁,一边看着气势汹汹的马步拽着那不成人样的老刘头向院里走去,一边低声地商量着对策。

    “你的那个能力可不可以用出来?我现在感觉你必须用你那个停止的能力了!”

    刘能一边说着一边尝试运转了体内的异能流,有些勉强的望了望手中微弱的光亮,淡淡的说道:

    “你要是可以在停止的时间里把他拽过来,那我应该可以把他救活!我的这个能力还没有对如此惨的人实施过,所以确实有些为难!”

    刘能一边说着一边推着推,蹲在一旁的陈鑫,见到陈鑫没有反应,他又想要推他一把的时候,陈鑫猛地转过头去,一脸惊慌的说道:

    “你们去看,那个老刘头身上有异能流,那股异能流血红的颜色,看着真是吓人,不过他应该马上就要觉醒了!”

    陈鑫一边说着一边尽力催动着身体里的异能流,毕竟这也是自己为数不多的同伴了,如果不经历就会来的话,恐怕以后很难遇到另外一个异能者了。

    “停!!!”

    陈鑫口中大喊到,尽管他这一天已经尝试数十次,没有一次可以成功的释放出来,自从早上那个生物出现之后,它的能力便一蹶不振,他现在心里只能默默地祈祷着这一次可以成功!

    “成了!”

    陈鑫沉沉的吸了一口气,看着周围静止的一切,他心中暗喜,但他很清楚现在这种情况,并不能维持太长时间,而且这种情况下可能并不是他的真实实力,因为他已经看到了站在老刘头旁边的那个生物。

    “这是你最后一次体验卡了,下一次我可不会这么帮你,要不是看在这个老头身上的异能很独特,我才不会救他!”

    那生物身上的异能流不断涌动着,轻轻一抬手,老刘头便从台阶旁甩了过来,在这个世界里,仿佛那个生物可以无视一切物理定律一般,将近180斤的老刘头,他只要轻轻动一动手指,便可以飞过来。

    陈鑫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就在他还犹豫时,一瞬间,一切又恢复了正常的情况。

    “你可真不错呀,你终于成功一次了,不过这一次,还真是应景!”

    刘能一边看着眼前这个气息微弱的,奄奄一息的男人,抬起她略微颤抖的手掌,尽力将自己所有的异能流凝聚在掌心,猛地一下灌入这个男人的身体里。

    刘能对自己的能力一点自信都没有,与其说他的能力很强大,倒不如说他的能力很偶然,如果运气好的时候,说不定可以把他治的比原来还健康,如果运气不好的话,恐怕这个人会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就在刘能的异能流涌入老刘头的身体里的一瞬间,他的身子开始猛的剧烈颤抖,像是在和体内的什么东西做着斗争一样,越来越厉害,甚至都有些要发出声音。

    刘能赶忙捂住了老刘头的嘴,毕竟他们三人距离马步的小混混很近,现在的那群小混混,一个个目瞪口呆,都不知道这个老刘头怎么会突然凭空消失,正在左顾右盼的寻找着他,一旦在这时候,老刘头发出的声音,那群人一定会立马找的过来。

    老刘头痛苦的满身大汗,可她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毕竟历经了那么多的折磨,他都挺了过来,也不差这一小会儿了。

    虽然很痛苦,但老刘头这时已经模模糊糊地有了些意识,不愧是优秀的军人,他明显的可以感觉到自己的每一分筋肉都在不断的重组,曾经被马步折磨过的地方坏死的肌肉正在不断地与自己身体脱离。

    那种感觉简直就是凤凰涅磐般的痛苦,要将自己全身都打散重新组装一遍,这种痛苦用语言来形容,简直有些不恰当,只有闭着眼才能强忍住。

    老刘头,这时的意识开始渐渐地转向清晰,她的回忆也渐渐地充斥了起来,脑中不断回想起在被抓起来的这段时间里所遭受的种种折磨,他有些愤怒,也有些痛苦。

    他为了守住警察局的秘密,为了守住所有卧底的安全,他一个人咬牙停下了马步所有能想到的折磨,经历了这么多,他终于要解放了!

    一股股充斥着血色的异能流不断地从老刘头的身上向外扩散着,那股异能流的压迫力很大,像是死神一样,不断地向外辐射着他的威压。

    生前的那群小混混们似乎也感觉到了身后有些异样,你姑姑莫名其妙的压力不断地压向他们的身子,他们感觉背后仿佛背了一些鬼魂一样,沉重的有些站不稳脚。

    “老大,这身后到底有些什么东西?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压力?”

    身后的几个小混混不断地呼唤着马步,想要提醒他身后有一些奇怪的东西,可马步这时根本没有在意这些,他在意的只有她手中的那个俘虏,究竟跑去了哪里!

    一股股黑色的东西不断的顺着老刘头的血管涌向他的胸口,像是中了病毒的男人一样,胸口黑的吓人,可其他的地方却渐渐地恢复了血色,原本已经裂开的伤口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了愈合,被打断的骨头几乎是一瞬间便又鼓了起来。

    那一股坏死的能量散发出阵阵的黑气,可是和刘能上一次释放时不同,这一次的坏死能量并没有凝聚成一股球,反而是以黑气一般缓缓的散到了空气中。

    刘能刚想说话,只见老刘头身上的那股一能流,渐渐地凝聚成了一个人形,那人形不断地吸食着飘起来的黑色气体,那一股坏死能量被源源不断地吞进了那个人形当中。

    那人形能量并没有表现出有些不舒适,反而是原本有些瘦弱的身材变得越来越膨胀了,像是吃了坏死能量之后力量变得更大了一般!

    不知缓了多久,老刘头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他的眼角含着泪水,他遭受了马步多少的折磨,终于让他拥有了再次回来的机会,终于也让他拥有了向马步复仇的机会!

    “你别着急,你是不是可以感觉到自己身上有一股其他的力量?”

    刘宇把想要冲出去的老刘头给拦了下来,一边催动着身体里的异能流,一边想要借此激发出老刘头身体里的异能流。

    可老刘头似乎对这并不感冒,他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上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只是感觉自己能死而复生,这事情很神奇,但他现在想要复仇的欲望早已大过了好奇心,毕竟这将近一个月的折磨,让他心力交瘁,任谁谁可以忍得住不像仇人报仇。

    老刘头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只是淡淡的搪塞了他一句:

    “我感觉我充满了力量,你不要管我了,我一定可以把他们打败的,我相信警方里不动手,是因为上级的指令没有下来,任何军人都需要严格遵守所有的指令!”

    老刘头一边说着,一边悄悄的猫起了身子,贴在警察大院外的墙壁上,将耳朵贴在墙边,仔细地听着墙里的动静…

    原本到手的俘虏,现在突然消失了,马步原本就怒火中烧的,心里现在更加气愤了,他不可以原谅这种戏弄他的人,这咬着牙瞪着眼睛冲着周围的小混混们,不断怒吼着,霎时间,周围一片寂静,没有一个小混混敢站出来说一句话,毕竟他们出来也只是想要混一口饭吃,把自己的命搭进去,可就真不值了。

    马步这是已经暴走了,他从裤兜里掏出一把手枪,冲着警察局的玻璃门连开了无数枪,一边怒吼着,一边开着枪,瞬间便听到了楼里传来了一阵阵凄惨的叫声,这无疑是已经有警察中了枪!

    “他妈的,你这个龟孙子,折磨我一个人就够了,怎么还去折磨我在这群战友?”

    老刘头尽力忍住心中的怒火,不愧是经历了数十年的警察生涯,作为一个资深的老刑警,他很明白,像马步这种黑社会头头,只有在它最愤怒的时候去击倒他,才可以真正把他制服。

    “局长,省里的指令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下来?我们已经损失了一个战友了,现在又有一个战友受伤了我们不能再这样白白的等下去了!”

    原本见到自己的师傅就已经很崩溃的小王,见到自己中队里,现在又有人中枪受伤,更是没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了,一边冲上去将枪口对准马步,一边吼到:

    “省厅的指定究竟还有多久才能到?”

    警察局楼里一片寂静,安静的都可以听到大家的心跳,每一个人心中的怒火都像是一捆捆干柴,都在等带着省厅批准这个火星!

    马步看到里面的警察受了伤,警察局还没有一些动静,他狰狞的笑着,一边笑着一边吼道:

    “小的们给老子上,他们这是没有枪!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真正的枪吧!”

    马步一挥手,身后的小混混们纷纷抬起了枪,虽然他们很不愿意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持枪向着警察局射击,但是无奈他自己的老大要求他们这么做了,一旦他们不这么做,那就说明自己一定要丢了这份饭碗,丢了这饭碗是小事,恐怕马步也不会饶了他们的家人。

    一个个小混混们愁眉苦脸地抬起了枪,原本以为来只是凑凑热闹,没想到现在却搞得这么大,很有可能分分钟把他们搞进牢里!

    “给老子打,狠狠的向他们射击!老子今天还不信了,不把老子的地盘还回来,不把老子弟兄们还回来,我们就血洗你这警察局!”

    蒙白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虽然他不知道扬名立万对那些人有什么用处,但是他知道他们一定是想让自己的孩子过得更好。

    “当然了,现在他们扬名立万已经没有用处,因为四大家族已经不再被政府所认可。”

    白泽顿了顿,略显怀念的说到:

    “可是在古代,四大家族作为皇上亲指的家族,在全国各地都是响当当的名号!”

    白泽把令牌翻了过来,递给蒙白说道:

    “你看这后面的铭文,都是历代风将中最出名的!就连岳飞和霍去病都是风将族人!”

    蒙白仔细的看着令牌背后所刻的铭文,脸上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说到:

    “岳飞和霍去病竟然真是?”

    “当然,不过他们拿到的可是纯正的羊脂翡翠令牌,这可是风将一族最高级别的令牌!”

    “羊脂翡翠?”

    蒙白不敢相信的看着白泽,略带质疑的问道:

    “那种价值连城的玉石,就拿来干这个?”

    “废话!不然呢?”

    “这令牌不仅仅是序号的不同,最重要的是材质的问题,从翡翠到玉石再到金银铜,这都是依次按照实力与知名度排行的!”

    白泽有些骄傲的说道:

    “这银牌与序号,他的水平应该是在下游水平,尽管这样,我们还是没有胜算的!”

    蒙白有些不服气,愤愤的说到:

    “我与毕方的力量在一起,难不成还抵不上他一个人?”

    马步气势汹汹地说着,他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面对的将是一只沉睡的雄狮,是一只沉睡的许久即将要苏醒的雄狮!…

    …

    …

    …

    “几条雄起的雄狮离了里,它的毛发,他知道这个地方并不是属于他的归宿,它的归宿应该是更加凶猛,更加广阔的草原”

    他们心中都很明白,但是他们从来不说,因为他们知道只有自己一个人默默的变强,才能有一个最终的效果…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