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见刘能的早餐很快便吃完了,无语有些着急,便狼吞虎咽的开始向嘴里刨这意大利面。

    刘能似乎注意到了这一点,他停下了穿衣服,坐在椅子上开始翻上了手机。

    无语见刘能不再着急,便也放下心来,继续品尝着这从没尝到过的早餐。

    “怎么这么好吃?我从未吃过这么好吃的早饭!”

    无语一边想着一边细细品味着,像是在弥补这么多年来亏欠下的早餐一般。

    没过多久,无语便把盘子里的早餐一扫而空,他甚至连盘子上的饭渣都舔的干干净净,不舍得浪费一点。

    刘能见无语这么爱吃,也没说什么,只是默默的穿起了衣服,淡淡的说到:

    “一会儿走路别着急,刚刚吃完饭,走的太快,容易胃下垂!”

    无语拍了拍肚子,满足的打了个饱嗝,听到刘能的这句话,身子一震,竟又有些感动。

    “哼,这种事情还要你提醒?”

    说着,无语一把穿上了衣服,赶在刘能前面跑出了屋子。

    “唉,叫你别跑,你还非要跑,一会肚子疼,可别怪我!”

    刘能一便穿着鞋,一边看着窜下楼的无语,大声说到。

    无语脸上浮起了一阵阵绯红,他一边跑着一边捂住脸,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害羞的表情

    坐在车里,无语捂着肚子,脸上的表情有些难看,淡淡地望着刘能说道:

    “内个,有药吗?”

    无语有些尴尬的问着,都能听了这话笑着说道:

    “哈哈,不用吃药,一会儿自己就好了!”

    说罢,便又将注意力放在了眼前的路面上

    营地里

    自从老师一大早回来,营地里面炸了锅,老师没有想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刚刚把手上的班长送去医院,现在又说有三个孩子在林子里走失。

    老师生气的摇摇头,一边跺着脚,一边大声吼道:

    “不能给老娘省点心吗?他们三个要出什么三长两短,大家一起担责任!”

    说着,别一个人愤愤的向其他老师的帐篷走去,想要一起商量这件事的处理办法。

    “白泽,还有机会吗?”

    蒙白一遇到事情便想问问白泽,在他眼里,白泽算是知识渊博的人了。

    “什么机会?什么办法?人都丢了,我有什么办法!”

    白泽见蒙白问他这种问题,无奈的说道:

    “我也只是知道很多事情,但我也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啊!”

    蒙白见白泽都没有办法,编织的要料头叹着气,向王涛说道:

    “你有啥办法吗?反正我是没办法了!”

    王涛正在想这件事情,他顿了顿,想了一番,转头望向蒙白,一脸正经的说道:

    “刘宋是不是调查这件事情了?你问问他这是怎么回事?他应该是处理完这件事情以后,再来找到我们!”

    听了这话,蒙白才想起来刘宋当时便是去找这几个女孩子了,便一路小跑的出了营地,一路飞奔向不远处的小山丘。

    “刘宋!刘宋!”

    蒙白一边跑,一边喊着,希望刘宋可以快点听到他的喊声。

    正在打坐的刘宋远远的就听到了蒙白的声音,他收起了气势,睁开双眼,望着蒙白飞奔而来的方向,淡淡的说道:

    “是为那三个女孩子的事来的吗吗?老师,今天该回来了!”

    说着,便从巨石上跳了下来,一边组织着语言,一边向蒙白的方向靠近

    “唉,刘宋啊,你,你知不知道,内三个,内三个”

    蒙白一路狂奔,累得气喘吁吁,话都说不明白,只是不断的喘着粗气。

    “你别说了,我知道你要问什,我来告诉你吧!”

    刘宋早已猜到蒙白这次来的目的,早早的便准备好了语言,扶蒙白坐下,便立马说道:

    “事情很复杂,你听我慢慢说!”

    蒙白点点头,一边喘着粗气,一边静静的听着刘宋的话。

    “那天我一路追着巨蟒来到了一个沼泽地,那沼泽地深不见底,又一眼望不到边,我从没有见过如此巨大的沼泽地!”

    说到这里,刘宋凭着记忆抬起头,向着沼泽地的方向,望了望,说道:

    “那条巨蟒就盘踞在沼泽地之下,我对他也无可奈何。哥看到天空中有些浓密的云,我没想到一个办法炸开沼泽地!”

    听这话,蒙白一脸懵逼,她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刘宋,问到:

    “啥?你把那个沼泽地炸开了?”

    刘宋点了点头,眼神凝重的说道:

    “我利用自然力量,吸引了巨大的闪电,精准的劈中沼泽地,将它炸了开来。”

    说道这里,蒙白有些胆怯,对于这种实力的刘宋,他不敢相信,但看着刘宋坚定的眼神,他便说道:

    “炸开以后呢?你发现了什么,别告诉我发现了那三个女孩的尸体!”

    “当然不是,要是那样,我还和你说个什么劲!”

    刘宋说着,顿了顿,像是在接受表彰一般,一脸享受的说道:

    “作为那只蛇的同类,我们都是动物,也都经历了变异,原本我舍不得引雷炸他,但谁曾想她的话语太过恶劣,重视她,没有伤害那三个女孩,还是枉死在我的手下。”

    说到这,刘宋原本一脸享受的表情全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这是无限的懊恼与悔恨。

    “我当时就应该听他的,不应该杀他!为什么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都没了!”

    刘松对于他这一举动十分的愤怒,他不断地敲打着自己,告诉自己误伤了人,可没有办法,事情也变成了这样,刘松也只能认清现实。

    “那你的意思就是说,那巨蟒并没有捕食那三个女孩?”

    刘宋点了点头,说道:

    “那三个女孩是被其他的力量带走的,是一个远超巨蟒的速度!就在巨蟒已经叼起那三个女生的瞬间,三个女生被抱走了!”

    说到这里,蒙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说道:

    “这速度恐怕是要比那绿袍的要快上几倍!”

    刘宋咬了咬牙,点了点头,说道:

    “恐怕不止这些,他一定有保留许多实力,更何况仅仅是一个速度,也没法判断他的实力!”

    蒙白现在也不知该如何下手,盲目去找的概率太小了,偌大一个下芒山,要放开去找,没上几个月是找不到的,更何况如果是敌人一定也在移动!就算找到了,估计也变成一摊尸体了。

    蒙白一想到这些便是脑袋疼,她现在最想干的事情便是找到这些女孩子,可偏偏思路还是不清晰,只能干着急

    “刘总你好啊!”

    一个秃顶的大叔一见到刘能,便热情的打起了招呼,像是看到了财神爷一般。

    “过奖了,过奖了,我就是一个小小的老板,那配得上“总”这词。”

    刘能一边敷衍道,一边握了握孙策的手,并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两人笑了笑,都明白了对方的用意,便各自揣着各自的小算盘,慢慢的走进了楼里

    谈判桌上没有感情,生意场上没有兄弟!

    这是刘能入行以来心里一直明白的道理,不管关系有多好,在生意上还是看利益为重,更何况像孙策这样的表面朋友。

    “刘总,您看这次的合作咱还能不能再”

    孙策一脸奸笑的看着刘能,一边笑着一边用眼神示意了一下。

    “呵呵,还想要加价?真是贪得无厌!也不怕撑死你!”

    刘能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假装看着文件,并没有理会孙策的话。

    孙策似乎是想借着其他人都还没来的机会,好好说一说好话,奉承一下刘能,可谁知“热脸贴了个冷屁股”,吃了哑巴亏,便也不在多说什么,阴着脸坐回了原位。

    没过多久,一群西装革履的社会上流人士相继走进了屋子里。

    “呵呵,一群疲于奔命的狗!”

    无语看着这些只为利益的人,甚至都不屑于去多看一眼,充满厌恶的低下了头。

    刘能没有让他进来,只是让无语在门口候着,他自己也深知,如果这次一切顺利,自己也快完成使命了。

    想到这里,刘能心里竟一时间有些五味杂陈,先不说滨海的现状,就单单是把滨海交给这么一群衣冠禽兽,他便十万个不放心。

    “姓孙的,贪污了快一个亿了吧!

    姓刘的,光是他的黑赌场都不下十个!

    姓马的,他的窑子再来十个手都数不过来!光他一个就祸害了多少小姑娘!”

    刘能一边想着,一边咬着牙,尽量忍住自己的火气,心平气和的说道:

    “大家都到齐了!那咱们就开始吧!”

    营地里

    “喂,你们四个怎么回来的!我们找了那么久都没找到,你们被逮到哪里去了!”

    一群女生见她们三个回来了,有些兴奋又有些担心的问道。

    “没什么,我们只是走丢了!就当是在这里观光旅游了几天而已!”

    领头的女孩子率先说道,但这说词却着实激怒了在场的所有女生。

    “好啊!你们是当观光旅游了,你知道我们找你们有多辛苦吗?你们就这样吗?也不道歉!”

    杨平气势汹汹地说道:

    “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们所有女生道歉,我告诉你这件事情我们没有完!”

    见杨平如此生气,领头的那名女生也不再多说什么,低下了头说道:

    “真对不起啊!让你们操心了!”

    虽然女生们没有什么顾虑,可王涛与蒙白听了这话,着实是起了一些怀疑。

    “他们三个人在没有吃没有喝的情况下,居然在这林子里面呆了四五天!”

    王涛推了推蒙白的肩膀说道:

    “这话有点问题啊!他们三个人还是没有说出实话!”

    蒙白也是这么认为的,从三个女生的话语中明显能感觉出他们有什么隐瞒,可在这种时候又不方便去直接问,蒙白也只能先将好奇心憋了,回去说道:

    “问题还是有的,但只要他们安全的回来了,这不就万事大吉了吗?”

    话虽是这么讲,但蒙白的心里还是起了一点点波动,这林子里有如此多诡异的事情,还有风将家族的人在,这三个女孩子的经历,实在是让他放心不下。

    “你是不是怀疑这三个女孩子和他们是一伙的?”

    王涛见蒙白还有顾虑,便问道:

    “一我看他们三个和绿袍的人是一伙的!这事情**不离十!”

    王涛信誓旦旦的说着可蒙白并不这么认为。

    “不对,你这分析的有问题!”

    蒙白皱了皱眉头,略有所思的想了一阵,说道:

    “绿袍的人本身就已经够强大的了,她们没必要在我们身边安插奸细,这三个女孩子如果是其他方的人,他必定是回来监视我们的!”

    猛白术到这儿,故意将声线拉低,趴在王涛的耳边,轻轻地说道:

    “恐怕还有另外一股势力,但我并不确定那五视力是什么人?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听了猛白这番分析,王涛也点了点头,确实自己太主观判断了,这次的形式如此复杂,竹石有很多因素需要再加考虑。

    “问题确实是这样的,但我们现在也没有时间去细究,毕竟只有半个月就要高考了,我们还是好好复习,考完再说吧!”

    王涛看着思考的蒙白,用胳膊肘怼了怼他,说道:

    “现在我们最重要的事情是高考,要分的清事情的轻重缓急!”

    蒙白点了点头,他当然知道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于是她也便不再多想,转身便回了帐篷,准备收拾的行李

    会议室里

    还没开会,马步便拍着桌子大声的说道:

    “喂喂,刘能,不是说好了,大幅度让利吗?怎么就这点啊?”

    刘能听了这话,黑着脸看着合同,有缓缓的抬起头望向为虎作伥的马步,淡淡的说道:

    “先开会,会里讨论!”

    刘能似乎根本不给他一点点面子,尽管这是他的合作对象。

    刘能打心底里瞧不起这些人,如果不是他能力有限,他坚决是不会把滨海交给他们的。

    “首先我先说出我的条件:

    第一,你们必须按照我的合同的规定去建设滨海,对于滨海的各项的投资,一向都不可以落下!

    第二,对于滨海的市长的选举,你们最终决定与合作的人都不可以参加,或者是**,更不可以参与幕后的**行为!

    第三,对于滨海的公有资产,你们任何人都无权去干涉,对于我的房地产业,也只是将经济来源与经济收益交给你们,而最终的公有地皮属于政府所有!

    第四,滨海未来十年之内的经济增长,不可以比现在还要慢!”

    刘能不紧不慢的说出了四条,说吧,他抬起了头,环视了一圈,看着衣冠楚楚的众人,镇定地说道:

    “现在还有人愿意接手我的帝国吗?”

    坐下的人个个都是商界精英,也有不少是政界大佬,四条当中最重要的一条便是针对政界大佬而言,刘能有着自己的考虑。

    如果有人同时涉足与政商两界,那滨海的秩序必将会被打乱,而他召集这些人的目的,则是为了将自己的商业帝国交付于滨海最顶尖的人手中。

    可当他深入了解所谓的滨海的最顶尖的人之后,他才发现滨海的顶尖人物竟如此的迂腐。

    曾经那个光鲜亮丽的滨海,表面下也全是藏污纳垢。

    刘能环顾一圈见迟迟没有人举手,便说道:

    “怎么听到我改动的合同便忍不住了?是自己的小算盘被打破了?如果没有人合作,那我就先走了!”

    坐下的人面面相觑,曾经的合同是与他们合作,没想到现在竟然要将商业帝国转交给他们,这巨大的转变,无疑让他们每一个人都惊讶不已,甚至有些震惊于刘能的这个举动。

    可眼见刘能转身便离开会议室,马步立马站了起来,阿谀奉承的说道:

    “哎呀,刘总,刘总,您别走啊,我们这不是在考虑嘛!咱什么事情都好商量,对吧?”

    刘能听着马步的话,心中无比的厌恶,想到:

    “你是在为自己的小算盘做打算吧?听你这话是准备接手啊!就你这人品,我很难将商业帝国交给你啊!”

    虽然刘能这么想着,但他并没有表现出来,他一脸淡定的转头看向马步,脸上仍旧是那一副严肃的表情,淡淡的说道:

    “你打算接盘吗?”

    马步一听这话,脸上顿时有些难堪,毕竟在座的各位哪一个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如果他就这么光明正大的抢开,他恐怕他以后在这圈子里也不好混了。

    想到这里马步便难为情地笑了笑,尴尬的说道:

    “哎呀,刘总,您看!我小马现在这不也挺紧张的嘛,滨海的大情况,这几年也是一年不如一年,咱们坐在一起好好研究研究对策,他不好吗?为啥突然要全盘交出啊?”

    为了顾全大局,马步只得这样说,虽然口中这么说,但他的眼中露出了无比的贪婪,恨不得坐下的所有人赶忙自动放弃,好让他全权接盘。

    可坐下的人又不傻,一眼便听出了马步话里有话,便做出了仔细斟酌的表情。

    刘能看到在座的各位也都开始盘算了起来,别转身,回到位置坐了下来,静静地等待着他们的答复。

    不知过了多久,孙策说道:

    “你想要全权交出?那你怎么样才能保证你的商业帝国中没有出现经济断链?”

    孙策的这一番话确实直击了众人的内心,哪一个想要接手的人,不害怕这商业帝国只是泡沫,但凡他轰然崩塌,没有任何人可以支持得住!

    狰一举占得了优势,可他也是丝毫不敢松懈。

    话音未落,狰便举起手中泛着血色的刀,狠狠地抡在了蜘蛛的头上。

    可蜘蛛的头似乎没有那么不堪一击,狰全力一刀竟未能伤及它的骨头。

    “嗯?”

    狰有些疑惑的哼了一声,察觉到有一丝不妙,猛地弹起跳下了蜘蛛的头。

    果不其然,蜘蛛的头顶猛地窜出一束束金色的蛛丝。

    “妈的,这蜘蛛神了!现在我的水平还不行啊!”

    狰有些担心的说道:

    “白泽,要不行就只能靠你了!”

    狰咬了咬牙,从牙缝中挤出了句话:

    “血祭妖现!”

    说着,抬手便向着自己的胳膊猛地砍了下去。

    尽管有满身的盔甲护着,但一股股血液还是从缝隙中渗了出来。

    血液像是被什么吸引住了一般,竟没有滴落在地上,反而是在空中缓缓的汇聚起来,在狰的周身飞速盘旋着。

    随着越来越多的血滴汇聚在了一起,形成了一股血色的旋风,围绕着狰。

    “合!”

    狰闷声吼道,话音未落,那股旋风竟渐渐的向狰靠拢,逐渐覆盖在了狰的身体上。

    狰的眼睛中布满了血丝,脸上赤色的纹路越发清晰,如同雕文般印在脸上。

    手中的刀似乎也感觉到了源源不断涌进的力量,不断的微微抖动。

    狰猛地呼出一口气,像是喷出了一股热浪般,周围的空气中瞬间充满了气雾。

    他单手握紧刀柄,刀则如饥渴的猛兽,蠢蠢欲动。

    “血色祭典!”

    狰口中喊到,以几乎肉眼难以分辨的速度飞了出去,只在空中留下刀划出的优美弧线。

    这一次,狰的气势可谓是排山倒海,就连蜘蛛都有些惧怕,高高的抬起了蛛腿,随时准备进攻。

    狰此时早已陷入了癫狂状态,眼中闪着红光,周身的异能流汇成一只饥渴的五尾妖兽扑向蜘蛛。

    蜘蛛本能的躲闪,全身细密的汗毛如同一根根钢刺般倒立。

    “小样!吃你爷爷一刀!”

    狰口中喊着,握紧刀,如同一股黑色的闪电般闪过。

    蜘蛛来不及躲闪,只觉得身上被什么划开了一般。

    狰落在了地上,费力的用刀杵着地,艰难的回头一望。

    说时迟那时快,蜘蛛见狰此时虚弱,正想要扑上前来时,只见身上血光乍现,蜘蛛瞬间裂成了五块。

    “咳,就,就这”

    狰强忍着身子的痛,不屑的哼了一句,便倒在了地上

    翌日

    “喂喂喂,起床了!”

    白泽蹲在蒙白脸边,轻轻地拍着他的脸,说道:

    “再不回去老师就要发现了!”

    一听这话,蒙白猛地清醒了过来,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似乎记不清昨夜发生的事情。

    “发生啥事?哦,对了,我练功发自真心!”

    白泽听了这话,一脸懵逼的说:

    “你又在说啥胡话,不是你叫狰出来的吗?”

    “啥?我吗?我不知道啊~”

    白泽见蒙白一问三不知的表情,也没有心情和他再聊下去,便转头自顾自的向营地走去。

    “唉,白泽,但我昨晚练了一夜的功夫,感觉进步了不少呢!”

    蒙白三两步追上白泽,一边看着周围一片的狼藉,一边说道。

    “嗯?你练功了?”

    “对啊!叫甚么《血瘀拳》,真是个奇怪的拳法嘞。”

    白泽听了这名字,皱着眉头,嘬了嘬牙花子,略有些兴奋的说道:

    “那可能得恭喜你了!这好像是狰的看家宝贝呢!”

    蒙白听了这话心里倒也是落下了一块石头,对自己一夜的成果也表示欣慰。

    “话说这《血瘀拳》有什么特别大的效果吗?”

    嘿呦诶,这功效可大了,咱不说别的,就光他的,副作用都够让对面吃一壶了,你能想象到他哎了你的,打以后全是瘀血遍布,肿胀难忍的效果吗?

    真的假的,这么厉害?

    那必然是真的呀,正当年可是用这一拳走遍天下无敌手啊!

    那我是不是也可以用这一拳来称霸,一方

    别做梦了,现在的高手越来越多,怎么可能一拳一脚就可以诚马一方?

    两人,正侃着大山,不知不觉的便走到旅游地面前

    白城怎么还不进去?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话音未落,白泽便化作一道光闪了进去

    “蒙白就差你了,一大清早的又去哪里鬼混了?”

    小艺明显有些嗔怒的问道。

    “哦嗯啊”

    蒙白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得默不作声的听着

    早饭过后,白泽想起昨夜发生的事情,又回过劲来问白泽:

    “话说白泽,这林子的蹊跷,你到底查没查出来?”

    白泽叹了口气,说道:

    “害,查什么查,这里古怪的事情多了,这么强的异兽,居然出现在这里,别说明这里绝对不简单。”

    听了这话,蒙白赶忙说道:

    “那趁着夏令营一定要好好调查这里!”

    蒙白喃喃自语的说道:

    “对呀,但是一晚上你连什么都没有查出来啊?”

    “那倒也不是,最起码我们知道了,那蜘蛛是人工变异”

    白泽胸有成竹地说着:

    “人工变异,还有这种便宜方法吗?”

    蒙白显然是不相信这种说法的,他满脸质疑地问着:

    “那当然了,根据他身上的纹路,可以明显看出他并不是千年蜘蛛或万年蜘蛛!”

    白泽背着手挑着眉说道:

    “年龄没有那么大,怎么会有那么强的实力?”

    “我估计这可能和风将家族有关了!”

    萌白一听这四个字,脑袋便一疼,紧皱着眉头,叹着气,说到:

    “那这事情可就难办了!”

    “风将家族实力雄厚啊!不是我能打的过的对手”

    白泽也沉默不语,遇到这种情况该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梦白望着微微晃动的树木,看着幽深的森林,陷入了沉思

    南林区入口

    “这林子有人来过吗?”

    “不知道啊,老大!”

    两个小喽喽喂手喂脚的看着眼前身穿绿袍,面无表情的男人,略显害怕的说道:

    “听,听说是有一个学校来这里组织旅游”

    “组织旅游?”

    那人迟疑了片刻,眼神中流露出的似乎是一丝丝担心,也似乎是一丝丝杀意。

    两个小喽罗也不敢多呆,汇报完毕便一溜烟的跑出了林子。

    “哼,胆子可不小,居然来试炼之林旅游?”

    那人似笑非笑地说着,轻轻一跃便浮在了空中,缓缓的向林子中飘去

    “啊?不是吧?不是吧?又要我砍柴挑水?”

    蒙白一脸无奈的问着,可奈何小艺正在气头上,义正言辞的命令着他去砍柴。

    蒙白也不敢做声,只得乖乖的拎起了柴刀向营地后面的空地走去。

    边走着还能边窸窸窣窣地听到周围男同学的笑声,着实让蒙白心中有了些许不悦。

    不知何时,白泽化作人形,与蒙白走在了一起。

    “哈哈哈,家庭地位不行啊!”

    白泽则是毫不留情的嘲笑着,蒙白也是无可奈何的笑了笑,说道:

    “男人嘛,总得要谦让着女人!遇到什么事情都打打闹闹,这可不好”

    蒙白一边自我安慰着,一边不情愿的向营地后走去

    空地上立着不少木桩子,蒙白的任务就是砍柴,虽然枯燥乏味,但是小艺下的命令,不情愿也得干完。

    蒙白硬着头皮猛地抡起斧子劈了下去,木桩应声碎裂成三份。

    “哎呦,蒙白,你有这天赋啊!”

    不知什么时候,白泽也从里面出来了,站在一边看着蒙白气喘吁吁的砍柴,一边笑眯眯的说道:

    “就当这是练功了吧!”

    蒙白已经一连串劈了五六十块木桩,汗珠顺着脸颊“嘀嗒嘀嗒”的往下滴着。

    “哦对了,你试试这时候用昨晚刚学的《血瘀拳》的威力吧!”

    白泽见蒙白如此费力,便提醒道。

    “嗯,也对,只是练过,还没有试试威力如何呢!”

    蒙白说着,手开始在腰间划动,画出一个类似于太极阴阳鱼的图案。

    “气运生,生于丹田,凝于掌间”

    蒙白念叨着记忆中的口诀。

    似乎是起了一点作用,空气中滑动的手像是受到了什么推力一般,动作渐渐的流畅了起来。

    “来了,就是这个感觉!”

    白泽心里暗道,身子不自觉的向后让了一步。

    “喝!”

    说时迟那时快,几乎是刚刚让开,蒙白便口中怒喝一声借着这股气势推出一掌。

    这一掌像是凝聚了空气中的热量一般,白泽明显感觉到了一股热浪从脸颊划过。

    蒙白面前一抱粗的桦树,几乎没有一丝准备的被震断。

    “哇,不错啊!”

    蒙白看到如此可观的破坏力略显惊喜的说道。

    “果然,这《血淤拳》便是教你更熟练的运用狰的力量!”

    白泽看完,微微的点了点头,面带微笑的说道:

    “你的力量使用的越熟练,狰控制你的身体时边越能发挥出真实实力!”

    “那我还得加倍练习啊!”

    蒙白听了这话,想起风将家族可怕的实力,信心满满的说道。

    “当然了,这《血瘀掌》你连十分之一的实力都没有打出来,可想而知要是炼成后实力有多恐怖!”

    蒙白听了这话,脸上的表情不知是兴奋还是担心,略带不自信的说道:

    “唉,我能炼成吗?我这天赋也不行啊!”

    白泽看他毫无自信的表情,也不在多说什么,只是淡淡的说到:

    “你先练习控制力量,拿它去劈柴,当你可以收放自如的时候,这便算是练成了一半了!”

    说罢,便身形一闪,又闪进了蒙白的身子里。

    “唉”

    蒙白也知道没什么好说的了,只得用尽力气,一下又一下的向木桩发拳

    不知过了多久,蒙白捧着几乎满满一推车的木柴走回了营地,他只感觉身子骨都要散架了。

    周围的人看他一次性砍了这么多木头,无一例外的张大了嘴巴,略显惊讶的看着他。

    蒙白几乎是放下推车的一瞬间便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意识正在渐渐消退,便赶忙跑回帐篷一头扎在了睡袋上

    “呦,蒙白,练得挺卖力啊!”

    蒙白不知被什么声音吵醒,揉了揉眼睛,只觉得身下暖烘烘的,低头一看,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块毯子上。

    “嘶,这不是那天练拳的地方嘛!”

    蒙白有些惊讶的说到:

    “这是不是狰的领域,狰呢?”

    “我在这里呢!”

    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蒙白爬起身子,向那边走去。

    狰也缓缓的向蒙白走来,就在两人都能看到对方时,蒙白略显惊讶的说到:

    “呀,你长的怎么那么帅!”

    狰一脸痞帅的表情,身穿朋克装的皮夹克,手上夹着一根烟,一边笑着一边向蒙白走来。

    狰像是习以为常了一般,并没有理会蒙白的话。

    就在两人越来越近,几乎是可以碰到的地方时,蒙白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只见狰身形一矮,还没等蒙白反应过来,便口中喊到:

    “血淤!”

    蒙白只觉得骨头都要被打出来了,胸口像是被压上了一块巨石。肺像是要被挤炸了一样,只觉得喘不上气。

    “哼,这才是血淤的真正实力!”

    狰吸了一口烟,甩掉了烟头,不屑一顾的边说边向蒙白走去。

    蒙白不知道被打飞了多远,只觉得身子软的像面糊,可脑子确是出奇的清醒。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狰一步步的向身边走来。

    “怎么,现在是不是觉得身子软软的?”

    狰胸有成竹的说道:

    “哼,让你先体验一次血淤,这叫什么!这叫实践出真知!”

    狰有理的说着,一边为自己的明智忍不住笑了起来。

    蒙白这时候才发觉,原来本没有感觉到手脚现在竟开始慢慢的有了一丝丝痛觉。

    仅仅是痛觉,蒙白便觉得被折磨的痛不欲生。像是一只只蚂蚁在骨头上不断的爬行撕咬,又痒又疼。

    尽管这样,想要喊出来释放一下,却发现嗓子上的肌肉像是麻痹了一般,发不出任何声音。

    渐渐的,肺部挤压的感觉变淡了许多,可取而代之的则是像灌水了一般的酸痛感。

    这时候,狰已然是站在了蒙白的身边,亲切的讲解着症状:

    “嗯哼~现在的症状应该是肺部像是灌了水一样吧,别着急,还有更刺激的!”

    在蒙白眼里,狰现在更像是一个魔鬼,享受着折磨人的快感。

    蒙白眼中充满了血丝,他对狰的恨意已经到达了极点。

    他从没体验过愤怒的感觉,像是有一股气挤压着心脏,忍不住想要发泄出来。

    这时候,蒙白的牙齿也恢复了感觉,阵阵渗入牙髓的刺痛感折磨着他。

    蒙白狠狠地咬住牙,想要释放自己心中沉淀的压力,一瞬间,极度的痛苦冲向大脑。

    大脑迅速分泌激素,极度的刺激着肾上腺素的分泌,尽管有大量的止痛剂涌入蒙白的脑中,可依然抵挡不了那刺骨的疼痛。

    萌白痛苦的想吼出来,不知在哪一刻,他的声带恢复了,一声声贯穿灵魂的嘶吼从他嗓中发出。

    狰看着这一幕,像是看着小丑的表演一般,微笑着,似乎是在看着猎物一般。

    “好了,马上到了,最刺激的阶段了!”

    狰没有一丝丝人情味的说道。

    “你等着!我要你命!”

    红白尽力的嘶吼着,发泄着心中的怒火,这一刻,他像是感受到了灵魂的需求。

    没能嘶喊几分钟,肌肉的痛觉便完全恢复了,一股股像是要炸裂的肌肉冲击着蒙白的身体。

    乳酸像是要溶解肌肉一般,蒙白感觉自己的灵魂即将脱离肉体,尽管放声怒吼,尽管不断拼命锤地,可这深入灵魂的痛苦依旧没有一丝减少。

    正想是看到了这部剧的高潮,一般激动的忍不住鼓起了掌。

    “就是这就是这是不是感觉到了肌肉撕裂的刺激?是不是感觉到了深入灵魂的拷问?”

    萌白此时的大脑早已被愤怒占领,从小善良无比的他,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是想杀人的冲动。

    他像野兽般,只知道低沉的怒吼,没有什么力量能阻挡萌白此刻本能的反应。

    尽管身体本能的反应着尽力地抵抗着,可身体的极限总是要到达的。

    不知在哪一瞬间,他终于昏死了过去

    可刚当他身体倒在了地上,肌肉的本能又促使他站了起来,蒙白的眼中,没有任何光泽,像是失神类一般。

    “死吧!!”

    蒙白低沉的怒吼着,像是野兽的本能挥舞着拳头,噌的向狰砸去。

    狰像是看到了小孩的表演,轻松躲开,可蒙白也是不依不饶,紧接着又追上了一拳。

    “血瘀这么快就掌握了吗?竟然可以拳拳用上血瘀!”

    狰竟有些享受着这一过程,他跳起来猛地劈下一掌,蒙白像是没有看到攻击,可身体的感知,促使他向上抵了一拳。

    “本能的反应吗?真是野兽的反应,可真不是一般人啊!”

    狰有些愉悦的夸赞道,他像是遇到久别重逢的对手,狂笑着向萌白飞速的拍出了一掌又一掌。

    而此时的蒙白也是毫不落下风,几乎还没有等到那一拳打到身边,便顺势一推,抵消了狰的攻击。

    就在这应接不暇的时刻,蒙白竟不自觉的喊到:

    “苏醒了,猎杀时刻!”

    …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