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男人单手按住蒙白,任凭他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被按在了墙上的身子纹丝不动。

    尽管蒙白只有挨揍的份,他依旧是等着眼,咬着牙,死死的盯着那男人,气势上毫不退让。

    那男人饶有兴趣的斜眼看着蒙白,像是对这个小白鼠很满意的样子,拳拳到肉,次次见血,直到蒙白在他拳下翻着白眼,瘫在墙角只能不时地抽搐时,才满意的拍了拍手站了起来。

    “小样,就这?亏老大还说他有山海经!看来这次升职是够呛喽~”

    一边不屑的看着蒙白,一边走向小艺的方向。

    “别她没”

    蒙白尽力从牙缝间吐出断断续续的几个字,拼劲力气想要撑起身子,却发现自己全身抖得不像样子。

    那男人见蒙白无力反抗,便奸笑着抓起小艺,猛地摔向墙角。

    “咚!”小艺撞在瓷实的墙上,身子抽搐了一下,像是醒了过来。

    “哟,醒了?”

    男人一脸猥琐的说:

    “看你们都快死了,那也得让你死个明白!”

    “我就是狼王任鹏!组织里赫赫有名的一小队队长!”

    刚刚醒来的小艺只觉得全身剧痛难忍,又看到这么个猥琐的男人在自己面前晃悠,眼角的泪一下子涌了出来。

    任鹏见小艺哭了,恼火的拎起她,怒气冲冲的吼道:

    “别哭了,再哭我就先把你腿卸了!”

    本就娇生惯养的小艺哪受过这等的惊吓,又看到倒在血泊中的蒙白,眼睛一翻又吓晕了过去。

    “切,无聊!”

    任鹏随手把小艺扔在地上,不耐烦的抬起脚,霎时,一层冰晶附在脚上。

    “下辈子做个异能者吧!不然也不至于这么惨,哈哈哈!”

    正笑着,忽然感觉脚下与身后劲风一起,任鹏敏锐的察觉到事情不太对劲,抬起的脚瞬间改变方向,一脚蹬在了地上,弹开数米。

    不知何时,蒙白身上涌上了一层淡淡的赤色光芒,脸上也显出了若隐若现的红色条纹。

    “装神弄鬼!还以为什么呢!”

    任鹏遍骂骂咧咧的说着,又怒气冲冲的快步走到蒙白面前。

    “装神弄鬼我第一个弄死你!”

    说着,就要一脚踩下去。

    就在要碰到蒙白的一瞬间,他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硬生生停住了他的脚。

    “难不成这就是山海经的力量?嘿嘿,今晚可真是捡到宝贝了,明天就能升职喽~”

    任鹏惊喜的看着蒙白伸起一只手,死死的握住他的脚腕。

    他挣开那如铁钳般的手,赶忙跳到了一边。

    蒙白也顺势跳了起来,蹲在地上,用手揉了揉脸。

    “下手可真狠啊!”

    蒙白的口音完全变了,一改从前那稚嫩的语气,取而代之的则是狠辣与凌厉。

    蒙白猛地抬起头,眼中泛着红光,像盯着猎物般看向任鹏。

    “那就以铮铮之鸣,斩尽世间罪恶吧!我可不是蒙白,听好了,我是五大凶兽之狰!”

    狰恶狠狠的说着,右手一挥,空气中瞬间聚集起赤色的光芒,凝成了一柄砍刀。

    “冰灵骨!”

    任鹏见状也不敢多说,周身散出蓝光,凝成一身铠甲,手握一柄长矛。

    “就这?”

    狰轻蔑的笑着,一个闪身,便到了任鹏身后。纵使冰灵骨提高了任鹏的素质,但还是不及狰的速度。

    狰二话不说,双手握刀,猛地朝他身后就是一刀。

    空气中闪过一道红光,任鹏被弹的老远,就连冰灵骨都被深深地砍下一道口子。

    任鹏一把将长矛插入地下,地上霎时结起了霜,就在狰的脚下猛地窜出一根冰刺,狰来不及躲闪,胸口狠的划下一道口子。

    狰闪身靠到小艺的位置,扛起她便跳过了墙,轻轻地靠在了墙边,转身跳了回去。

    “呵呵,现在好好陪你玩玩!”

    狰扭了扭脖子脖子,脸上的纹路越发清晰。就在不经意间,他猛地窜了出去,直逼任鹏面门,任鹏也毫不示弱,抬枪应战。

    狰不断的逼退着任鹏,慢慢的靠向墙角。任鹏则一边招架着攻势,一边寻找着有利地形。

    忽然,狰的身后拔地而起一只冰爪,掐住他的身子抬了起来。任鹏毫不松懈,举枪便刺,狰抬刀顶住,大喝一声,一道赤色的光芒划过,一下子便震碎了冰爪,把任鹏弹到了墙角。

    狰眼中泛起了血色,身后拖出了一条红色的尾巴,拎刀飞身上前,怒吼着劈向任鹏。

    任鹏单手拍地,三道冰墙应声而起,勉强挡住了狰的一刀。见狰露出了破绽,任鹏毫不犹豫的抬枪抡向他,谁知那身后的尾巴竟瞬间缠住长枪,甩飞数米。

    任鹏见状,乱了阵脚,狰则半蹲着,架起刀向着斜上砍去。任鹏不及躲闪,口中一喝,脚下冰柱应声而起,带着任鹏离开了地面。

    见一刀未中,狰跳开墙角。任鹏现在居高临下,绝佳的机会。他手上比划着,地上的冰刺随之而起。狰左躲右闪,一一避开。

    尽管身处下峰,狰依旧不断找着机会再次靠近冰柱。见狰不断靠近,任鹏也顾不得那些了,只见他双手猛地握拳,地上的冰刺瞬间凝成的一个巨大的冰人。

    冰人双手合实,朝着狰的方向飞速射去了无数根巨大的冰刺,借着这功夫,任鹏控着冰,也握住了长矛。

    “随着冰刺一起陨落吧!”

    任鹏狠狠地说着,长矛应声插入冰柱中。与此同时,冰人合实的双手也随之展开,冰刺无死角的轰炸着地面,狰应对刚刚的冰刺已经筋疲力尽,看着轰炸般的冰刺,心中熄灭已久的火焰又一次随着心跳燃起。

    狰的身上燃起了火光,慢慢的浮起了一层鳞甲,刚刚暗红的刀刃上也泛起了赤红色的光芒。

    狰双手握住刀,嘴角喘着粗气,怒吼着,随之拔地而起的是一条全身赤红色的凶兽!

    “妖兽身!”

    那妖兽气势汹汹地冲向冰柱上的任鹏,任凭他梨花带雨般的冰刺射来,无一不被赤红色的兽身弹开,直直的将任鹏吞噬

    狰身上的鳞甲渐渐褪去,看着倒在火光中的任鹏,狰眼中的血色渐渐褪去,拍了拍身子,一跃而起跳过了墙。

    受到惊吓的小艺听到动静才缓缓的醒过来,刚刚受到的惊吓让她恍恍惚惚,就在这时候,狰伸出手,关心的说道:

    “来,我背你走吧。”

    看着眼前脸上带着伤痕的蒙白,小艺的脸“唰”的泛起了红晕,结巴的说着:

    “呃,嗯!”

    她乖巧的爬上了蒙白结实温暖的背,害羞的趴在了背上,脸靠在背上,刚刚的惊慌不知怎么回事,一瞬间便被驱散的一干二净

    陈文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猛地跳出了坑外。

    随着飞起的尘土渐渐褪去,坑内原本与常人大小无异的饕餮,现在已然是他原本的模样了。

    “妈的,怂逼,看老子的!”

    饕餮红着眼,没好气的吼道。

    “我?哼哼,你小子怕不是脑子摔坏了!”

    陈文听到饕餮还在嘲讽自己,不忿的说道。

    可饕餮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完全不顾及陈文的感受。猛地抬起头,眼神里散出了杀意。

    “老子堂堂四大凶兽,其实你小子来评论的?”

    饕餮豪横的说道。

    话还没说完,只见他一个飞扑便飞到了陈文面前,就在要一爪子拍住陈文时,一股劲风猛地把饕餮弹了出去。

    “啊哈?又见面了,小狼狗?”

    饕餮甩了甩头,听到那话不可思议的抬起头,有些颤抖的说道:

    “你,你怎么在这里?”

    那男人身着绿袍,脸上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眼神中充满了对饕餮的可怜。

    “这次可没你老大帮你了!”

    “哼,我这次一定”

    饕餮正说着,话还没说到一半,只见面前凭空卷起了一阵阵旋风,尽管规模不大,可力道却是格外的强劲。

    饕餮抵着地,尽力顶住,才勉强不被吸入旋风。

    “小狼狗?本事有长进嘛!”

    那人看着挣扎的饕餮,轻轻弹了个响指,只见那旋风陡然增大,力道大的将周围的两抱粗的大树都连根拔起。

    “盛宴!”

    饕餮勉强的吼着,几乎同时,他脖子上的石头闪起了猩红的光芒。

    “吞噬一切!”

    饕餮霸气的喊到。

    只见他猛地张开嘴,眼前那股飓风竟被活生生的吸进了肚子里。

    饕餮的眼睛中霎时充满了血色,他乘胜追击,张开满嘴獠牙,一颗绿色的巨大光球正慢慢的在他口中凝聚。

    那人见旋风没了,脸上的轻蔑变成了一丝丝的惊讶。

    “呦,有本事啦!”

    男人正说着,饕餮嘴中的绿色光球便径直向他射来。

    “这么着急吗?”

    男人不紧不慢的说着,轻轻一挥手,空气中像是凭空多出了一道屏障一般,猛地将那绿色光球挡在了一边。

    “呵,就知道你还留了一手!”

    男人看着渐渐被吸收掉的绿色光球,得意的说到:

    “百年前你都不行,怎么现在有自信了?算了,不和你玩了!”

    说着,眼神瞬间变得冷酷了起来,双手猛地张开,居高临下的看着饕餮说道:

    “凐灭在飓风中吧!”

    说着,那人的身子便缓缓的腾空而起,天空中的乌云也渐渐聚拢了起来,遮住了原本明媚的阳光。

    地面上迅速的卷起了一个龙卷风。它增长的速度极快,一眨眼的功夫,便窜到了数米之高。

    饕餮身子泛起了红光,尽管爪子上覆盖了一层红色的铠甲,依旧抵挡不住这毁天灭地的吸力。

    不过一分钟,原本的小龙卷风已然长成了一柱通天的气旋,全市人都驻足观望,就连几公里外都能清晰的感觉到,大地都在为这龙卷风阵阵颤抖。

    “不对!这风有问题!”

    白泽敏锐的察觉到了事情有些蹊跷。

    “这是个人都能看得出来不对劲吧!这么大的龙卷风,我丢!”

    蒙白身子被强大的吸力牵引着连连退向龙卷风。

    “我们得回去,饕餮有危险!”

    “啥?回去?”

    蒙白一脸懵逼的问道:

    “不要命了?你看内宝马,都卷起来四五辆了!”

    “那也要去!”

    白泽坚定的说着,便小跑着向龙卷风处跑去。

    “毕方,兆火鸟也!”

    蒙白喊着,身上霎时裹住了一层红色的淡淡的光芒,也顾不得身上的瘀伤,紧跟着白泽冲进了刚刚跑出来的胡同

    “我靠,不行啦!”

    饕餮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吼道,话音未落便被猛地吸入了风中

    随着渐渐小下来的龙卷风,风中一时间闪起了几丝红色的光芒,其间,还夹杂着无数黑色的慎人的气体,如地狱般骇人。

    “哼哼,跟我回去再说吧!”

    只见那人手中握着一块红色的结晶,满脸欣喜的说道。

    “呦,白泽来啦!”

    那人见白泽冲进了胡同,又望了望已经露出太阳的晴空,叹了口气,便不知独自飞向了何处

    “嗯,难不成是那人?”

    白泽看着地上残存的龙卷风留下的巨坑,用手捻起一块尘土,放在鼻子前嗅了嗅,喃喃道。

    “饕餮怎么样了!”

    刚刚冲过来的蒙白见龙卷风已经褪去,关心的问道:

    “不知道,不过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白泽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

    “恐怕是遇到那帮人了!”

    “哪帮人?”

    “风将后人!”

    白泽定定的说到。

    听了这话,蒙白敲了敲自己的脑壳,仔细回想了一番,问道:

    “是蚩尤的那个风将吗?”

    白泽点了点头,沉默不语。他坐在地上,手杵着下巴,皱着眉头,苦苦地想着对策。

    “谢了,毕方!”

    蒙白一伸手,淡淡的红色从身上褪去,化作一丝红光钻进了手中。

    “我们去救他吗?”

    蒙白看着冥思苦想的白泽,一脸呆萌的问道。

    “问个脸啊!你去送死吗?”

    本就失去挚友的白泽现在又听见蒙白没心没肺的问题,气不打一出来,没好气的说到。

    “也对!”

    蒙白应和道,一边说一边在地上寻找着什么有效的信息

    “嘶~”

    蒙白满脸不解的看到手里拿的东西,不禁问道:

    “这是什么东西?”

    “就算小王哥哥把所有的衣服都给了我,可当我们从后山回来的时候,我依旧是…”

    小男孩儿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把自己光秃秃的左手从袖子里伸了出来。

    “那真是太冷了,他们甚至都在我没有知觉的时候就…”

    说到这儿,小男孩儿还是不争气的,抹了抹眼泪,似乎他也不愿意再提这些事情,无语便也不再问,只是黑着脸,闷着头,静静地向山下走去

    车里

    正在等着无语下来的刘能一边玩着手机,一边看时间。

    “小孩跑哪玩去了?这么晚了,也该回来了吧?别玩太过呀,好不好?”

    刘能等了快有半个小时,有些不耐烦的嘟囔着,看着手中不断推来的会议信息,他心中更是烦躁。

    就当他准备低头回话的时候,几个蹦蹦哒哒的小孩从后山里窜了出来。

    刘能的目光刚刚接触到这几个小孩,内心就像是被针扎了,一般刺痛了起来。

    这几个小孩身穿着薄薄的麻衣,腿上也只有一条极短的短裤,脚上根本没有穿鞋子,可能是因为还小,他们只能光着脚在地上走来走去。

    刘能很震惊,尽管他纵横了商场数十载,他也很清晰地知道这群校长和老师一定会从他给的钱里贪污一些,但他从没有想到这群老东西经如此贪得无厌!

    “连件衣服都舍不得买吗?你们到底有多贪得无厌?”

    刘能看着越来越多的从后山中蹦的出来的小孩,内心越接近崩溃的边缘。

    他一边怒吼着,一边死命地垂着方向盘。

    原本她想象着的完美的孤儿院的形象,在这一刻,在他的心里彻底崩塌了,一切的幻想都化做了泡影。

    无语见刘能的车还停在那里,一眼便瞟见了坐在车里正捶着方向盘的刘能,他撇了撇嘴,似乎并不想和流能多说些什么。

    只是一言不发的带着孩子们,缓缓的走进刘能的车旁。

    刘能看到孩子们冲他走来,心里有些愧疚,也有些尴尬,他便装作没看见,又赶忙低头在手机上胡乱的按着。

    无语见状很是生气,紧走三步两步冲到车旁,狠狠地敲了敲车玻璃,眼神中充满了恶意的望着刘能。

    刘能胆怯的抬了抬头,轻轻地将车窗摇下,嘴唇紧闭着,一言不发,等着无语骂自己两句。

    可谁知无语非但没有骂他,反而是一脸不屑的瞟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

    “这就是你的快乐孤儿院?可真是快乐啊!”

    无语说着顿了一顿,轻轻地从嗓子眼里发出一声不屑的“哼~”。

    刘能此时早已像热锅上的蚂蚁,根本在车上坐不住,满脸通红的看了看无语,心中的怒火一时间达到了顶峰。

    无语留下了一个白眼,一边冷笑着,一边缓缓的走向了孩子们,把那群孩子们带到了孤儿院门口的树下,排排的坐了起来。

    刘能此时气上心头,一脚把车门踹开,眼神中充满了怒气,此时的他也丝毫不管着身上穿着的是数十万的定制西服,一脚跨出车,又猛地将劳斯莱斯的车门一摔,头也不回的大步流星向孤儿院里走去,丝毫没有听到身后孩子们的劝阻…

    孤儿院,会议室

    “哈哈哈,那个傻子又给咱们送了500万,看来我的宾利这次是有希望了!”

    校长坐在最中间的椅子上,一边笑着,一边望了望底下坐着的一群乌合之众。

    大家也都是心里各自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互相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我的财神爷,她都快往我们孤儿院里投了1000万了,我家的新房子都是他送我的!”

    马主任一边笑着一边不断的“赞扬“着刘能,一边说一边又不屑的瞟一眼窗外,故意压低了声线。

    “放心,他肯定不会知道这群孩子们到底去了哪里,我估计他根本想不到这些孩子居然是我们的免费劳动力!”

    老师们,听着这话,赶忙拍起了马主任的马屁。

    “哎呀呀,主任,要不是您想出这么天才的办法,我们哪能知道不仅可以利用孩子们的劳苦来捞钱,还可以让他们给我们免费干活!”

    “是啊是啊!要是没有他们,我们估计很多的木材都得要靠我们自己来砍,更何况我们还能把这些木材卖出去!”

    “对呀,要不是现在是夏天,我们获取还可以,让他们去…”

    一个个老师争先恐后地拍着马主任的马屁,他们很清晰地意识到了,现在在校长之下,最大的人便是这个主任,一旦与主任的关系好了起来,那他们飞黄腾达就是弹指一挥间的事情。

    就当马主任笑得前仰后合的时候,刘能猛地把会议室的门推开,粗暴的把着门把手冲了进来。

    众人见刘能突然闯了进来,脸上无一不是惊恐和尴尬,但是惊恐和尴尬,几乎也只是维持了大约一分钟左右,几乎一瞬间便转为了奉承的笑容。

    “嘿嘿,刘总,您怎么也突然兴起来参与我们的会议了?我们正讨论怎么给孩子们合理搭配膳食呢!你要不要也来一起讨论讨论?”

    校长随机应变能力很快,画风立马一转,马上说道:

    “孩子们现在每一天的伙食还需要加强,我们希望每一天都给孩子们能吃上两顿鸡腿,鸡肉的脂肪含量低,蛋白质含量高,这样有助于孩子们的身体健康!”

    校长还在喋喋不休地讲着,刘能一眼厌恶的看着校长,又望了望再坐下一脸奉承的望着他们二人的那群老师,黑着脸,沉沉地问道:

    “你们没有什么要和我讲的吗?你们难道不应该解释点什么吗?”

    这话一出来正在讲话的校长也是一愣,停了停,眼神中突然出现了一丝疑惑,它声音突然不像刚刚那么激动了,沉下声音,淡淡的说道:

    “刘总,您在说些什么呀?我们要和您解释些什么?您是觉得我们的伙食不行吗?这种东西还需要再改进的,对吧?”

    校长一连串的问题,尽力想将刘能带向另一个话题,可刘能这时根本没有其他心思与他扯淡,见她还不肯承认,便一拳砸在门上,怒吼道:

    “门口那群孩子穿的麻衣是你们给的吧?”

    听着这话,在座的老师和校长都是面面相觑,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这群孩子居然能从那女老师的手中逃脱。

    “啊!您别搞笑了,那些孩子现在正在外面社会实践活动的,他们怎么可能穿着麻衣出现在咱们校门口呢?”

    马主任还是极力想要辩解,可校长此时心知肚明,刘能赶进来,这么和他们讲话,便是已经掌握了确凿的证据。

    “刘能这小子毕竟也是混迹了商场十几年的人了,现在赶上了,那群孩子肯定就站在门口!”

    校长一边心里想着,一边眼睛转了起来,不断的考虑着如何把这个关给混过去。

    “哎呀,那不是电太热了吗?我们怕他们起痱子,所以就给他们穿了轻薄舒适的麻衣!”

    校长立马赔笑了起来,一边解释着,一边把马主任从凳子上摔了下来,赶忙把刘能请上了座。

    刘能一脸胸有成竹的的看着他,似乎是在看一个小丑的表演,他淡淡地问道:

    “怎么?连鞋子都没有吗?也怕脚上起痱子?”

    这句话问的校长立马陷入了尴尬的处境,此时的他进退两难,不知该如何是好。

    校长与刘能对视,空气瞬间凝固了,会议室里没有一丝声响,气氛也是冷淡的可怕。

    突然,校长开始皮笑肉不笑的抽搐了起来,一边抽搐一边不屑的说道:

    “呵呵,就算我承认你能把我怎么样?我的孤儿院,我说了算,你以为你能把我怎么样吗?想多了吧你!”

    见校长这么说,正中了刘能的下怀,刘能心里暗暗道喜,一边脸上有故作生计的,拍着桌子向校长吼道:

    “那我之前给你的那500万呢?你也一起私吞了吗?你怕不是撑死自己吧?”

    听着这话,周围的老师也开始冷笑了起来,校长称职这里人多势众,一边冷笑声,一边拍了拍手,看了看手机,一脸狞笑地说着:

    “没错,如果没有你,我们家怎么能在市中心买一套200平的大房子呢?”

    听着这话,刘能立马怒火中烧,可还没等这过火消了,马主任也拍了拍屁股站了起来,一边把刘能从自己的位置狠狠地扯了下去,自己一边坐上去说道:

    “老子的奔驰车也是你的功劳啊!我的小财神爷,你不会以为我们独吞了你的钱,你能把我们怎么样吧?”

    刘能这时已经被它们拉扯到了门边,他们似乎用满脸的不屑在告诉着刘能,他们无所畏惧,刘能淡淡的白了他们一眼。

    “呵呵,你以我真的没办法了吗?你们刚刚所说的话,所有的表情我都已经录音录像了,哦,对了!”

    说到这,刘能站在门边清理清嗓子,以高高在上的眼神望向了他们,满脸微笑的说道:

    “放心吧,宝贝们,我的律师会把你们告上法庭的,看你们这个样子,也不是第一次贪污了,恐怕政府给你们的拨款也被你们贪污了吧?”

    刘能害怕他们做出什么对自己不利的事情,赶忙按下了眼睛边上的传送按钮,一封带着视频录像的文件发到了刘能的电脑上。

    众人原本以为这件事情只是以没有得到500万的资助金而结束,他们从没有想过刘能竟然会在这里录像,他们每一个人面面相觑,表情扭曲的像是刚刚凝固的火山岩。

    “没必要吧,刘总,我们保证以后会好好对待这些孩子的,你放心,如果这群孩子在,有什么意见,我们一定辞职,求求你相信我一次吧!”

    校长见刘能来真的了,立马服了软,一边拉着刘能的袖子,一边乞求的说道:

    “我上有老下有小,还有学校这么一大摊子事,叫等着我去做,我不能把他们丢下呀,刘总,您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刘能眼中充满了怒火,他想起了那群孩子们穿着的麻衣,才想起来,那心裁仅仅两三岁的孩子只能在山中光着脚丫跑,他想起了那男孩憔悴的身影…

    “原谅你?那谁去原谅那些孩子们?”

    刘能一把甩开了校长的胳膊,一个嘴巴子就扇到了她的脸上,把校长删的眼冒金星坐在地上,分不清东南西北。

    “你们要真的知道悔改,你们早就该收手了,不见棺材不落泪?已经晚了!”

    刘能一边撂下着绝情的话,一边大步流星的向孤儿院门口走去,只留下一群站在原地呆呆地望着她的老师和坐在地上捂着鼻子的校长…

    正所谓狗急了都跳墙,更何况是人。

    这一屋子的人里面有一个是好人的,他们哪一个人不是深背了几条命案,说他们是亡命歹徒都不足为过!

    几个老师互相望着,都不知道该怎么做了,现在的他们当然也不敢上前去用最古老的办法把它解决掉,毕竟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可逼急了的校长,此时早已红眼,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望着手上鲜红的鼻血,咬着牙,狠狠地自言自语道:

    “小王八蛋,老子要你死!老子不弄死你!”

    一边嘟囔着,一边从自己的袖子里抽出一把小匕首,校长一边把匕首背在自己的身后,一边三步两步赶忙跟上了刘能。

    “嘿嘿,刘总,你看你这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能不能再给我个机会?”

    刘能此时早已怒不可遏,听到校长这么没皮没脸的问话,立马站住了脚步,回头恶狠狠的望向校长,猛地给他脸上来了一拳。

    这一拳打的结结实实,属实是把校长彻底惹怒了,像是一条见了血的狼狗,根本没有了理性!

    校长被一拳打倒在地,手中的匕首也露了出来,刘能见到校长身上背着匕首,撒腿就跑。

    可刘能毕竟是常年脑力劳动者,而校长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体力劳动者。

    校长猛地爬了起来,口中一边怒吼着,一边抬起刀向着刘能冲去,刘能也不傻,他一边躲着一边用尽全力向门口跑去。

    “你奶奶的,看老子今天扎不扎死你!”

    校长一边吼着一边把手里的匕首狠狠地撇了出去,毕竟是常年练习标枪的校长,匕首精准的插在了刘能的腿上,刘能应声倒地,在地上划了足足有三米之远!

    刘能只感觉腿肚子上一热,随机变身子,重心不稳,失去了平衡,一个狗啃泥就摔到了地上。

    刘能心中暗叫不妙,他正想爬起来时,却发现腿上使不上劲,他猛地向小腿模具,却发现一根匕首直直的插在了她的小腿上。

    谁家来的是痛彻心扉的剧痛,刘能痛苦地抱着小腿吼了起来,而校长则是一脸狞笑地看着刘能,一边笑着,一边慢慢的向刘能走来。

    这时校长简直就像死神一样,一边走着一边说道:

    “你说你要是不当这个老好人,说不定今天就可以平平安安的走了了,但你非要这么逞能,为什么呢?”

    刘能眼中充满了怒火,可此时她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校长,无计可施的说道:

    “你不会真的以为你能打倒我吧?我的视频已经发了出去,就算我没有出去,我的律师也会一起起诉你,你仍然脱离不了法网的束缚!”

    刘能此时万万没有想到校长已是脱缰的野马,刚刚的那一句话,彻底的击碎了校长的最后一道防线,它像是疯了一样,猛地扑上了刘能的身子,猛地将刘能腿上的匕首拔出。

    刘能痛苦地尖叫着,校长看着刘能痛苦的表情,一边扇着他的嘴巴子,一边怒气冲冲地说道:

    “为什么不给所有人留点活路?为什么?你以为老师干什么的?老子原来杀人不眨眼,来这里做好人的,你居然还不给一个活路?”

    看到校长已经陷入癫狂状态,刘能也只能闭住了眼,他深知自己命不久矣,只得一边挨打,一边怒吼到:

    “你们都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站在远处的主任和老师们也早都意识到了这事情的严重性,知道这件事情迟早会败露,他们心中最后一道防线也纷纷被击破。

    无比的空虚与恐惧涌上心头,他们每个人都心知肚明,随便拉出来一个他的罪名都足够给他判死刑三四回了!

    他们此时真的慌了,不仅慌神了,而且心中也是怒火中烧,索性将所有的怨气全都洒在了刘能的头上!

    那群老师一股脑地围了上来,左一脚,右一脚,刘能很快被踹得鼻青脸肿,都有些不成人样了,可尽管这样,但还是不忘记念叨着:

    “你们就干伤天害理的事情吧!迟早你们会遭报应的!一定会遭报应的,一定”

    随着他们踹得越来越猛,频率越来越快,位置越来越高,刘能也渐渐的没了声音。

    不知踹了多久,那群亡命之徒也消了气,他们深深的喘了口气,淡淡地望向刘能,眼中竟没有一丝怜悯与恐惧。

    马主任狠狠地向他吐了一口痰,清了清嗓子,揉了揉手,冷笑着说道:

    “你也就这吗?这也配在这里说大话?”

    周围的老师纷纷附和了起来,见到最大的敌人,已经消失了,老师们立马也恢复了理智,纷纷开始为自己成功的道路铺起了路。

    和校长还是没有缓过劲来,他还想再给刘能几刀,但看到周围的同事早已恢复了理智,他便强压住了怒火,拍了拍身子,站了起来,黑着脸望着他们,一言不发

    孤儿院门口

    刘能刚走不久,周围的孩子们便开始嚷嚷着,一边推搡着无语,一边大声的对他说着:

    “哥哥,你快去救救刘能叔叔吧!你要是不去的话,照她那个性格,恐怕今天又要出人命了!”

    无语听了这话,只想笑,他不屑的说道:

    “孩子们,别担心了,他们都是大人,他们不会对你刘能叔叔做出什么过格的事情的,毕竟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可周围的孩子们一听无语的这一番话,立马变了脸色,一脸严肃的望着无语,瞪着眼睛说道:

    “我们可没有和你开玩笑,求求您去救一下他吧,一个人肯定是没有办法和他们那么一群人去谈判的!”

    无语听到这心中微微有些颤动,其实他的内心并没有对刘能产生厌恶感,毕竟这孤儿院里的事情都是刘能一手选出的**人干的。

    可尽管如此,无语依旧不敢相信这群人竟可以疯狂到杀人,所以尽管孩子们那样说着她,依旧是望着孤儿院里面一边笑着一边说着:

    “没事啊!你们就是恐怖片看多了,看谁都很可疑,相信我,他们都是成年人了,不可能…”

    还没等无语把话说完,小男孩便一把打断了无语的说话,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们都已经帮他埋了多少人了?他们每一个人身上都背了无数条人命?你觉得让一群亡命之徒和刘能先生谈判,可以成功吗?”

    无语不敢相信的望着小男孩,眼睛瞪的滴溜圆,不可思议的问到:

    “真的吗?你们真的帮他们埋过很多人吗?”

    听到这话,不仅仅是这几个大孩子点了点头,就连伸好,还趴在地上玩耍的小孩子们也纷纷点了点头。

    无语瞬间感觉到了肩膀后慎起了一阵阵的寒气,他也不敢再耽搁许多,一把跳下了劳斯莱斯的车盖,拍了拍小男孩的头说道:

    “等着我,我马上就回来!你们在这期间期间千万不要乱走,如果有陌生人来,你们就躲进在车里!”

    无语一边说着一边将劳斯莱斯的钥匙甩到了那为首的男孩手中,一边转头想要走,一边说道:

    “要是遇到歹徒就进车里,车门一所这玻璃是钢化的,他们打不开!”

    为首的男孩点了点头,赶忙催促道:

    “你快去啊!要不是有刘能先生救我们,我们怎么可能有机会从这里逃出去?现在但凡你晚一分钟,刘能先生的存活率就会低一分!”

    无语也不敢再多说什么,他心里也是很担心刘能的安危,所幸便转头飞也似的跑向了孤儿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