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如果我喜欢一朵花,可是我怕见到他凋谢的样子,那该怎么办?”景清章抬眸看向正坐在他面前的男人。

    “这是你的问题,我已经过了养花的年纪了。”

    “您刚刚已经告诉我答案了,您不愿意剪的花裤唉,所以一开始就拒绝了羊的捧花,我能够理解您的心情,但我不会这么做,我坚信我所养的花不会枯萎。”景清章放下最后一个棋子。“局势一定我输了。”

    “输赢都由你掌控,这盘棋已经没有意义了。”夜易康抬起头看着面前的男人。“或许你有一天会明白,不要跟你的岳父对着干,不过我很喜欢有能力跟我对着干的人。”

    夜景站在你们家对面的高楼上,拿着望远镜盯着宁家,他在等待另一家家族出来,然后再给他一刀。

    对自己曾经爱过的女人都敢这么狠,真tm渣男。

    “看样子伤的挺重的呀,来来回回都来了三波医生了,不知道是这个家伙太虚了,还是真的伤的重。”

    放下了望远镜常常要叹一口气,不知怎么的,从回来之后自己好像还没有见过巴子。

    他好像是见了熟人以后就再也没来见过他,也不知道去哪混去了,估计是在哪个女人的窝里面。

    “这家伙也太留恋女色了,都这么久了还不出现。不过之前的那些兄弟也不知道在哪,老爹说已经妥善安置他们了,但是也不肯把他们的地点告诉自己,也不知道老爹在想什么。”夜景叹了口气,无奈的叉腰。

    忽然他看到了管家,匆匆向着3楼走去的身影,他手上搜拿什么东西。

    这个东西肯定不是什么药物。

    这么着急拿的东西,应该是什么军事资资料吧?

    看来自己得去看一下了,不然你们家又要闹翻天了。

    她熟门熟路的进入了宁家,快速的躲过了,在3楼巡逻的人,身形一闪就进入了主卧。卧室的床旁站着一排的医生,此刻他们正聊着什么,完全没有意识到房间里面来一个人。

    业绩灵活地钻入了衣柜,等候这些人离开。

    这些人果然就很快离开了房间,再度安静下来。

    她听到宁尊起身的声音。

    刚想出去就听到大门打开了声音又憋了回来,紧接着他就听到了,预示你的水声,这家伙伤的不重呀,居然能自己起床洗澡。

    等到大门有关上夜景这才打开柜子,刚走出来,她一转头就看到你自己,只有支持治疗的令尊,而此刻的他正全裸着身子。

    夜景一巴掌就打在他脸上了。

    “雾草,你才是私闯我家里的臭流氓,你打我干嘛呀?”

    “我他妈就是打你怎么的?”夜景一副你17双的样子,气的他又打了他一巴掌,拿起床上的被子就向他砸去。“少特妈在我面前晃悠。”

    “喂,你这个女人还讲不讲理,你翻到我家揍我还说我不要在你面前晃悠,你神经病吧你,你真以为自己是谁啊?”

    夜景一手掐住他脖子。

    “哎哎,夜景你不要这么激动,看来我们之间发生了一点误会,是之前的事情你还在记恨我是吧?唉,你要想补偿我给你就是了。”

    “我们之间关系复杂,你我的仇恨我从来没有想过,现在算攒着以后慢慢算,可是你很多所作所为让我无法容忍对自己爱过的女人,居然如此狠心还把它送给别人,你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像一种自私自利,自以为能够站在别人脑袋上的人,任何人都不可以作为任何人的礼物。”夜景气得又甩了他一巴掌。

    “够啦,白小莲都已经捅了我一刀了,你还想干嘛?你就是找个借口打我,来抒发自己心中的怒气罢了,你以为你自己是谁呀?”

    “我以为我自己是大小姐,所以可以随便揍你,你有人奈我何?我奈何不了你,你能奈何得了我吗?我杀不了你我还不能打你。”夜景说完又是一拳。

    “你再这样我就喊安保来了。”宁樽。本人的往后退了一步躲过了那几蒙圈,这家伙可真tm狠,下手也贼重要,是这全真落在自己的身上指不定会怎么办呢。

    “你叫啊,你叫破喉咙都没有人理你的,你放心,只要有人来我就把你衣服脱掉,哦,不对是把被子抄掉,让大家看看你伟岸的身体,或许明天我们俩的绯闻就会传遍自己的每一个角落,大家会说宁家家主裸体约会大小姐多刺激呀,到时候会不会大家要求我们联姻呢?要是联姻的话,我每天都揍你。”

    “说业绩,你这个人到底有没有一丁点的延迟啊?你究竟是不是个女的?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传出这样的消息,对你的名声好吗?忘了你从小到大就没什么名声,毕竟还做出当众扒男生裤子这种事情。”宁樽抓紧被子,一脸害怕。

    “这么久远的事情,估计人家当事人都忘了,你还帮我记得清清楚楚,我跟你讲所谓的铃声和延迟,都是你们这些男生们来约束女人的枷锁,你们这些男人碰女孩子的时候可把它当做荣耀,但女孩子跟别人睡的多,就把它当做粘纸,这本来就是双标的道德枷锁和绑架,根本就站不住脚的事情,居然拿来跟我说,你以为自己是谁呀?我根本就不相信你的理论。”

    “你算了,我说不过你,你也不会听我的话,你赶快走,不然的话我让管家叫人把你抬出去。”

    “你叫人来吧,我就站在这里。”夜景说着把自己外套给脱了,直接躺在床上,夜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倒是想要看一看谁的胆子这么大,敢把大小姐从床上扔出去,谁敢让我明天,我就把谁当男宠。”

    “男宠这种话你都说得出口,你不是赞成一夫一妻制的吗?一直说我有问题,说我花心,说我滥情。”宁樽光着屁股低调,这辈子小跑到衣柜前翻自己的衣服。

    “对付你这种人,就要用你这种人办法才能够让你长记性。”

    她以光般的速度穿着衣服,生怕少穿一秒钟,夜间就要对他做出什么。

    “少他妈自恋了,你慢慢穿吧,就你那尺寸我连看都不想看一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