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你年纪小,有许多事情都不懂的,我们基地守你的府邸,怎么可能能够随便进呢?他要是贸然进来被抓住怎么办?更何况他身份特殊,如果抓住a基地肯定要趁机敲b基地一把。”他的脸上满是担忧,如果夜景在a基地内部游荡,不小心被抓了,该怎么办呀?自己得尽快找到它,保护好它,不然让他陷入这样的危险之中。

    白毛觉得这家伙简直就是在多虑,太低估夜景的真实实力了,她现在回到了自己的基地,正是如鱼得水。

    怎么可能会来救他,就算是要救他也是怕别人管,可能自己亲自冒险的,当然通过行政手段带他回去也不太可能,毕竟他现在是首领夫人,她再牛逼也没有办法带走人家的首领夫人,只能用这些小手段。

    “我说你现在是首领夫人,干嘛要见夜景啊?过好你自己的人生不就好了,你要知道你就像回了b基地也做不了什么,只能在夜景的庇护下过好自己的生活吧,你现在还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什么叫做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呢当攀附别人生活的花朵,总有一天会被人所抛弃,基地手里又怎么样,首领在a基地都有可能下台,更何况一个夫人呢,再这说了,你能够保证一个男人会永远爱你吗?他如果不爱我了,我该怎么生活呢?”

    白毛刚想说话,就听到远处有声音响起,立马跑过去看,居然看到手里再跟另外一个女人品茶聊天,这个女人还挺有气势的,浑身的穿搭风格跟白小莲居然是一类的,只不过他比小白多了一点自信。

    他们一起品茶聊天,手里还给他看了自己最近在读的书和自己最近画的画。

    白毛看完之后迅速跑了回来。

    “我劝你最好别找夜景哈,担心担心自己的地位吧,我刚刚看到首领跟另外的女人坐在一起聊天呢,那架势还挺亲密的,你要是再不差钱点,你首领夫人的位置可就不保了,我可不会给别人安保。”

    小白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和他在一起的叫什么花来着,具体叫什么我忘了,不过那姑娘的身份挺好的,听说家里头也是掌权的,跟首领倒是挺合适的,首领也挺满意他的,我前两天就看到他们俩在一起聊天了,倒真的算一对碧人比我合适多了,有时候我也在想不算什么呀,我已经做好了让路的准备了。”

    白毛一听他的丧气话就气不打,一出来还没开战呢,就讲这么丧气的话,敌人都还没有对他发起正式的进攻,他到投降了,这可不是她想要看到的局面。

    “你别说这么丧气的话行不行真汉子就要跟他斗,这有什么的,我看那姑娘还没你好看。”

    “傻瓜,等你长大了,你就知道了,漂亮并不是万能的,美貌这个技能的使用是有规定的权限的,每一个人都爱漂亮的事物,但是作为人他们也需要生活,比方说你对一个穷人表达爱慕,除了会因为漂亮跟你在一起,但是你的漂亮对他的生活并不会有太大的作用,相反久而久之他就立马会对你厌弃,因为他需要生活,他需要你除漂亮以外的其他技能,漂亮只针对那些只需要漂亮的人,这些人往往内心富足,生活安稳,物质条件丰富,这个时候他们就可以一心的追求美貌的事物,为你的美貌买单。”

    “首领也是这样的人呀,首领什么都有了呀。”

    “傻瓜首领可不是什么都有了, A基地的首领是需要轮选的,像他们这样的首领,毕竟需要扩充自己的实力,当年他当选也只是险胜,而如今他的竞争对手一个比一个强大,他还有什么优势吗?”白小莲挑眉。

    “这狗逼玩意要为了权势放弃你,太过分了,怎么会有这样的男人?”

    “傻瓜,男人比女人好吃多了,男人这辈子想要得到的东西也比女人多得多变心,现实才是最重要的,我如果现在跟他闹,他很快就会厌弃我,但是我们俩连个容身之地都没有。”

    “是男人都会这样吗?还是只是首领会这样。”白毛眨巴眨巴自己的大眼睛。

    白小莲想起了宁樽,眼神中出现了一丝那一关,她抬起头看向远方。

    “我很想跟你说,其实并不都是如此,可是又没有事实证据告诉你,他们大都都是这样的,如果不是首领的话,可能会更可恶一点。”

    白猫想起了自家主人,肯定的点了点头,自家主人号称那么喜欢夜景,不照样去看了夜景心爱的东西。

    “我不要喜欢男孩子了,男孩子有时候真可恶。”

    小白忍不住的笑出了声。

    “有可恶的男孩子就肯定有可爱的男孩子,你这么可爱,终究有一天会遇到一个更可爱的男孩子。”

    “好了好了,不讲这些了,我们讲讲以后你刚刚说跟夜景回去,我现在觉得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至少好朋友之间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可是我始终找不到这风筝上暗示的地址,还是说夜景忘记写地址了。”

    白毛也被拦住了,她的脑子不允许自己有这么高强度的思考,可是为了帮助小白,他还是绞尽脑汁的去想。

    “两位在干什么?我可以加入吗?”一道女声响起。

    白毛转过头看向何首领走来的那个女孩,本能的握紧腰间的枪。

    “听下面的人说你敬业的可怕,脑袋有点轴,可百闻不如一见,今天我算是见识到了。”

    所以这话一说,他身边的女孩咯吱咯吱的笑了起来。

    “抽筋啊,你有这么好笑吗?一个笑话就笑成这样。”白毛白了他们一眼。

    “白毛你不可以对别人这么不客气的,要温柔一点,说明我教了他很多次了,可能还需要慢慢教,不要太介意。”

    “没有关系的,这小孩如果不这样也可爱了,性格这么鲜明也挺好的。”那女孩走向白毛,上上下下打量她。“听他们说你很厉害,以前在基地政府大厦,几乎是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存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