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不要绕那么多弯子,我听不懂你说的话。”白毛嫌弃的条妹,他最讨厌基地里面一些人,明明是表达这个观点是非得说另外一句话,用另外的话来引路,不能平铺直叙的说出自己想要什么。

    “我的意思是说,你留在这里非常的屈才,不如跟我走吧,我父亲的军队里面还需要人,我想你在那边可以有一个更广阔的前途,总比呆在别人的身边的安保。”她看向站在一旁笑的很温柔的女人。“安保当的再好也只能是安保。”

    “去你父亲的军队里面一样是打工的,没什么差别,不需要。”白毛摆了摆手,他才不会给别人打工的,她只会效忠于自己的主人。”

    “这个就不一样啊,这个不能叫打工的效忠基地怎么能叫打工的呢?这只能说明你在为基地工作吧,而且你的职位等级会发生很大的变化,我知道你脑袋比较轴算不过来,但是就工资可能是现在的10倍以上。”她感觉有戏,立马继续给白毛洗脑,丝毫不顾及旁边小白急切的眼神。

    “你是不是有毛病,我要那么多钱干嘛?那么多钱我都花不了,我平时在这里包吃包住的,能花多少钱?”白毛听完之后就腰疼,这家伙脑子是怎么想的,自己为什么要为了钱离开小白,自己就是未来。接近小白才来的,不过她不知道这一点倒是很正常。

    看来自己隐藏的很好。

    “听说你很喜欢买东西,这些钱不就可以用来买东西吗?钱可以兑换晶核,晶核也可以用来买任何东西。”

    “这就不用了,我现在给的钱已经够花了,而且我浪费太多时间在买东西上了,完全忘记了自己想要干什么,如果再继续买下去只会浪费自己的时间。”白毛想了想自己这段时间干的事情,但没有一件是正经事,实在是太可怕了,购物真的太耽误事了,自己都好久没有主动联系过管家了,他最近也不怎么联系自己,难道他也迷上了购物?

    “你的脑子还真是轴的,根本就无法教他算了,我跟你这样的人有什么好谈的,简直就是白费心思。”她对面前的白毛感到非常的失望,居然拒绝了她。原本想着先理解这位白小姐身边的人,然后再慢慢得到首领的心,这让她非常的懊恼。

    “你别生气,这家伙就是这样的人,这家伙的脑子非常的糟,你是没见过他在政府大厦当保安的时候,那才叫真的丑,现在好多了,至少还会购物是吧?听他以前同事说这家伙每天就喜欢吃饭和干活。”首领憋着笑走了,他早就料到白毛会是这个反应。

    选一个轴一点的,人在小白身边也挺好的,至少,不会背叛小白。

    “你这样的人在我父亲那边也不会有什么出息,还是留在这里当安保吧。”

    “切,我又不想当你父亲的走狗,是你自己非想让我去的,结果不同意你还跟我甩脸子,要不是看在他们两个的份上,我真tm想揍你。”

    “白毛不能这么不讲理。”白小莲的脸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将白毛拉在身后。“她还小,您别把她的话当真。”

    “你放心吧,我还没理由跟一个脑子有问题的人生气呢,给脸不要脸呗,首领哥哥,我们去其他地方吧,我不想待在这里了。”他刚准备走眼神的余光扫过桌子上的风筝,一下子就顿住了。“居然有风筝,这风筝你们是从哪里来的?这么精美的风筝,我怎么没见过?”

    “哎,这是我们的东西,你不能碰。”白猫刚想去拦她,可已经来不及了。

    她拿起风筝,满眼都是疑惑,这么漂亮的风筝自己怎么没见过呢?这一看就是别人手扎的,要是有这个技术为什么不出来摆摊卖。

    “这上面还有诗,这个诗也不错,或者是上的地点,怎么是我家后面那个巷子?”

    小白立马紧张起来,但是他又不敢表现的太过眼神的余光扫过手,见她脸上没有任何意义啊,才开口道。

    “你家后面那条巷子叫什么?怎么会与他同名?这上面也没地名啊。”

    “我家后面那条巷子就叫锦绣,不过锦绣这个词在古诗词里多的很。”她冷笑一声。“我家后面那条巷子实在是担不上锦绣这个词,就是一条普通的巷子,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取名。”

    她放下这风筝。

    “首领哥哥,人家也想要这样的风筝,你给人家买好不好?”

    “好好,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的,就所以说风筝罢了我会找到以这个风筝更好的风筝给你的,我们走吧,有很多人都在等我们一起去吃饭。”首领走之前特地回头看了一眼,小白见小白脸上没有任何的异常,他有些失望的低下了头,没有甩开旁边这个小女孩,攀上自己的手。

    “我的天,这妹子好嚣张啊,你看到了吗?他走之前看你的眼神都不太对,他居然敢用那样的眼神看你,你才是正房她这个小三。”白毛气的想跳脚追上去打那个女人,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不要脸,就在那边装年纪小,当着别人老婆的面,牵别的男人的手,哥哥哥你妹,你跟他是亲兄妹吗就哥哥。

    “算了,你听到他刚刚说的了吗?他说他家后院就是锦绣几个巷子,或许叶瑾跟我们约的就是那。”

    “你也太把夜景当回事儿了,连你都不知道的巷子夜景出来,乍到我怎么会知道那么小的一个巷子,我看就是误打误撞一样罢了,诗歌里面锦绣这个词多的是。”白毛摆了摆手,显然不想理会他,他现在正沉浸在打小三的快乐里,她已经在构想如何治这个女人了。

    “白毛女,我刚刚跟你说过了,男人跟一个女人在一起,不一定是为了爱情,又有其他的目的,不管时候你爱不爱我,这都改变不了他要跟这个女人在一起的事实,因为这个女人的父亲有军权,他需要一个强大的靠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