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我这不是担心你吗?”

    “知道知道您是担心我。”巴子车停在家门口,他迅速下车,打开了自己家门。

    白小莲。跟着走进了家门,还别说他一个大老爷们儿把家里收拾的还挺温馨干净的,多余的家具都扔了。客厅显得很大,简约而又明亮,客厅的中间还放着一盆假花,这家伙还挺有情趣的。

    “您就好好在这等吧,我出去一下。”

    巴子一走,白毛就来到了窗前,盯着那已经远去的车。

    “我总觉得这个男的有问题他作为。夜景的幸福居然不是自己的身份识别卡,她说她身份识别卡丢了,我不相信,我觉得肯定有问题,但是我说不出哪里有问题,而且他为什么要住在这里呢这里我都不想住,虽然这里的房子很大,但是远处就是沦陷地,晚上就能听见那些变异人的嚎叫。”

    “我知道你怀疑他,可是事实证明他确实没有想伤害过我们呀,人家平安的把我们送到了b基地,现在我只要安静的等待夜景到来就好了,你这孩子就是太防备别人了。”白小莲叹了一口气,给她倒了一杯茶。“过来喝口水,别杵着了,这一路你怀疑的小眼神就没离开他的脸,他就这么令人怀疑吗?他就是长得像坏人而已,其实他人很好的大家都知道他是一个很善良的人,你不用对他这么防备,以后说不定你会跟他成为朋友呢。”

    “或许吧,但是谁又知道未来的事情呢。”

    夜景正在熟悉内部事务,忽来一个小兵,急急忙忙的向她跑了过来。

    “上次您不是让我帮您找您的朋友吗?您的朋友来找我了,就是那脸上有几条疤的那位。”

    “这狗日的终于来找我了,我的天,他都失踪多久了,他到底是干嘛去了?真是让人疯了。”夜景拍案而起。

    “他说让您去内基地跟外基地的接口处找,他是最外面的那一层积极的大门,他说他在那边等你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你,希望您一个小时之后能到,如果两小时之后你不来的话,可能他就不会等了。”

    夜景听到这句话气得撸起袖子,他没事跑外基地去干嘛呀?还没浪够是吗?什么叫做两小时之后不来就不等了,这是威胁谁呢?他消失这么久,自己可都没怪他呢。

    “行,我马上就过去,真是个祖宗,还得我伺候他。”夜景迅速走出门外,刚准备去开自己那辆破摩托,眼神的余光就扫过了,站在大门口的景教授。

    他站在他的越野车前,阳光洒在他的身上,显得格外的美好。

    “来找我为什么不进去啊?站在门口干嘛,凹造型?”

    “他们说你6:00下班,我想等你下班,有时候等你的感觉也不错啊。”景清章挑眉,为她拉开了车门。“走吧大小姐,今晚我做饭。”

    “今晚不行,今晚我得去边城,你开车送我去吧,我这摩托估计没油了。”

    “好啊,上车,不过你去那里干嘛?边有什么业务需要你处理吗?我记得那边除了几个站岗和巡逻的人以外,什么都没有啊。”景清章启动了车,眉头微皱。

    “嘿,我哪知道呀?巴子在等我。”

    “巴子?”景清章眼神中闪过一抹惊奇。“你不是说他失踪了好久了吗?他怎么出现了呀?”

    “是啊,我也很奇怪呢,你说这家伙什么话都没说就直接不告而别了,我把整个基地都翻了一个遍,认识没找到他人,他所有的好朋友他都没有联系也不跟人家玩,我发动他所有的兄弟去找也找不到基地内所有的红灯区和游乐场所,我都找过了,连临时的住宅呀别墅呀酒店呀,我全找了,根本就没有他的踪影,他就跟在基地里消失了死了,我还以为他跑到其他基地去了呢,没想到这家伙是在边城,他在那地方干嘛呀?那边啥都没有。”

    “会不会是他遇到什么事情了,所以才躲到那边去,而现在事情解决不了了才想要找你。”景清章一言划破所有疑惑。

    “唉,你这句话倒是提醒我了,他确实有很多事情让我觉得匪夷所思,上次吧他在外面保护了我,可是他的身手明显比以前高了很多很多很多,按道理来说他的身手比我还稍微差了一点,根本就没有办法保护我,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呢。”

    “有些事情我们很难想明白的,不如你去问问他。”景清章知道巴子是A基地的卧底,不过这个男人既然能够在微暗的时刻选择去保护夜景,说明在心里面还是认同夜景这个主子的,不然也不会出手了,他对夜景应该还是有信任,在的曾经作为卧底,也确实可能是迫于无奈,但现在为什么又突然藏起来了?

    “我倒不是怀疑他是什么坏人,我只是觉得他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或者说他身上藏了什么不得奖的秘密,被什么人所威胁了,我上次看他好像跟a级的人是认识的,只不过他在跟a基地的人对局之间还是选择了我的。”

    夜景一脸的自豪,他知道他最好的兄弟是不会选择背叛自己的,也知道自己。这些年的信任没有给错了人如果连他都背叛自己的话,自己真的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是值得信任的人呢?

    他从小看着自己长大,看着自己从一个小屁孩慢慢变成一个少女,看着自己从枪都拿不稳,变成一个百发百色的人,所以他绝对不会背叛自己,他们是看着彼此成长的人。

    巴子。看着自己长大,而自己看着他,从一个青年变成了中年,这么多年了,他们早就是彼此的家人了,又怎么会背叛彼此呢?他们之间从来就没有秘密可言,他们所有的朋友都认识,自己黏他,谈过多少个女朋友都认识,他跟那些女朋友近况什么时候上床他都知道。

    他们彼此之间非常了解,毫无秘密之而可言,他们看待彼此就像是看待两个透明的人,没有任何的分界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