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我和臭脚杨用手把那块地皮翻了翻,没费多少力气就挖到了新土;再让臭脚杨拿身体往那新土上的某一点往上一压,果然那层地皮顺势就松动了,再拿手往地皮里一翻,一个约莫一人左右宽度的窟窿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我当时年轻气盛,且求功心切,急于想下地摸宝,便忘了爷爷曾经对我讲述盗墓这一行的行规。据我爷爷罗三炮所述,大凡专业的盗墓者在下墓之前通需要把鸡鸭鹅之类的飞禽赶近墓穴里,然后将墓穴用有筛子眼的簸箩盖住,飞禽受到了惊吓就会往墓穴深处走,然后盗墓者会根据飞禽发出的声音和回音来检测这个墓穴的深度和含氧量的程度,以此来判断墓穴的安全程度和墓室的大小。

    我当时属于愣头青,自知地下有宝,便根本就没顾上这盗墓的行规,也没让臭脚和小曼留下一个人在盗墓口望风,自己直接就拿着手电筒下了盗洞;这个盗洞打得并不专业,有棱有角,凹凸不平,时宽时窄,且洞壁的沙石岩层非常的粗糙,腾挪扭动间时不时地摩擦在身体的各处,不知爬了多久,等我快爬到洞底的时候,突然感觉洞口被放大了,肢体与洞壁一下子失去了摩擦力,从半空摔了下去,左腿上的一块皮直接被洞壁口的沙石给磨掉了一大片,所幸垂直距离不高,我并没有摔伤,只是胸口有点发闷,等我缓过气,想高声把这个发现传递给洞外的二个人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晚了;尾随而来的臭脚杨和徐小曼已经爬到了洞壁低端,我赶紧把身体往外侧滚了几滚;接着就听到“砰砰”二声闷响,臭脚杨和徐小曼都应声摔了下来,幸亏臭脚杨皮糙肉厚,这一摔对他根本造不成伤害,徐小曼因为是紧跟老杨进的洞,所以直接摔在了他身上,所以也没大碍。

    我看二人无事,赶紧拿手电筒先往四处照了一照,几幅灰褐色的壁画豁然出现在我眼前,我在用手敲了敲地面,用手指沾了点灰土,再拿鼻子闻了闻,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心里暗骂道:“他奶奶的,这里哪有什么敌情,这里分明就是个安葬死人的墓室啊”从这墓室墓壁上的砖石基料和接触地面基料的感觉来看,我们三人现在所在的地方应该至少是一个西汉时期所建的冥宫。之所以说是西汉时期的古墓是因为从远古时期以来,人类就有刨坑裹尸的习俗,进入阶级社会以后,墓葬制度开始逐渐形成,变成皇权和统制阶级的象征,其中蕴含着严格的等级划分和礼仪制度,权位越是大的墓主,墓室的规格也就越大,越复杂;虽然规格不同,但限于当时的建筑技术,汉代之前的墓室多为用天然木结构,所用的棺椁也是木头棺椁,俗称木椁墓室,只有到了汉代早期才出现了特有的砖石筑墓室,而且多为空心砖墓,像我们现在所处的石墓室多为西汉晚期才出现,且多为贵族才能享用。由于我刚进入墓室,眼睛还不能完全适应这里的黑暗,还无法看清四周的情况做出更加精确的判断。

    臭脚杨和徐小曼顺着光亮摸着黑,找到了我。徐小曼嘟囔道:“杨哥,罗哥,咱们还是走吧,这里黑漆漆的,看都看不清,咱回去上报给组织,不也一样能换水果糖吗?”臭脚一听这话,便说到:“嘿,我说你个小妮子,刚刚还革命觉悟特别高来着,怎么刚遇到一点困难就想着要退缩呀,咱要记住咱们的革命传统和信念,小车不倒只管推,众人拾材火焰高啊!”我趁着臭脚说话这功夫,把四周又仔细地打量了一遍,心里不禁又咯噔了一下,按照我们所处墓室的规格和墙上的装饰壁画,我确定我们现在就应该正处在一个汉代冥殿的侧殿里。我把这个发现告诉给了臭脚和小曼。臭脚杨正教育徐小曼教育得起劲,听到我说这是个汉代的古墓,顿时来了精神,赶忙转过头对我说道:“哎,罗司令,你怎么知道这是个汉代的古墓,我听人家说这古董越老越值钱,就是一个痰盂罐放到现在也能值老鼻子钱了。”徐小曼也说:“我爸家里有个清代的鼻烟壶,之前有个古董商人开价二条小黄鱼我爸都没肯卖! 这汉代的老物件,别说是个痰盂罐,就是臭脚杨的臭袜子也能当国宝放在博物馆里给世人瞻仰。”

    我拿手电筒往墙上的一幅壁画照了照,只见墙壁上正画着一群人驾着四五辆马车从东向西行飞驰,还有四五个骑兵模样的人在前方护航,全图构图简单,风格素朴。我对臭脚和小曼说:“你们看这副图,画面虽然简单,看似没什么故事,但你们仔细看图那些坐在马车上人衣服的衣袖和衣领;汉代男子服装样式多分为二种,一种为曲裾,一种为直裾,领口很低,袖口大多镶边,且多为窄袖紧身的绕襟深衣;且画中有个戴着汉代冠的人,正从车厢内探出头来向外张望;汉代冠与其他朝代戴冠的方法有所不同;一般的冠戴的时候就像我们戴安全帽一样,有一条带子顶在下颚,但汉代冠戴的方法是直接罩在发髻上,且多为青,朱,黄,白,黑五色。”臭脚杨把眼睛瞪得溜圆,盯着那人的头冠看了老半天,嘟囔道:“哎,你说这些古人真他妈的有意思,出去还要给自己戴个高帽子,远看就像个痰盂罐,他们就不怕得颈椎病吗?”

    “我说臭脚,你能不能让我把话说完先,他们戴的不是高帽子,那东西叫作冠,是种地位阶级的象征;你们再看看那些前面护航的骑兵。在中国历史上,当属汉朝时期的中国骑兵最为发达,汉武帝为了抗击匈奴而特别训练了大批的精英骑兵而且为他们配备了一种特殊武器,名为环首刀,而这些画中护航的骑兵佩戴的正是这种环首刀。 因此我判断这副壁画属于汉代的叙事壁画,而我们所处的墓室也应该是个汉代墓室。”

    臭脚杨和徐小曼听我煞有介事的分析完,都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臭脚杨嬉皮笑脸地道:“唉,照罗司令的说法,我们岂不是黑耗子掉进了白米缸,木头打干贝,发大财了吗?”我略有迟疑地回道:“杨参谋长别高兴得太早,我刚刚发现我们犯了个致命的错误,你们现在转身看看你们身后的那个盗洞。”徐小曼和臭脚杨转身往身后望去,只见咱们刚刚进来的那个盗洞正悬在半空中离我们至少有四五丈的垂直距离,且四壁毫无凹凸借力之处,靠攀爬根本无法触摸到洞壁。如果墓口有人接应还好,可现在我们三人全部都在墓室里面,根本就没法子出去!徐小曼是聪明人,一看这情形当即就哭了,眼泪哇啦哇啦地往下掉。我赶紧拿手捂住了徐小曼的嘴,让她不要哭出来,拉低声音对着她耳朵悄声说道:“千万别在古墓里哭,否则要鬼上身! 你没听说过鬼哭棺吗?”

    大凡盗墓多年的老墓手,都得遵循那么几个规则,就好像你去一家西餐厅不会去点大饼油条,小笼包子一样;所以盗墓这行就有那么一个规矩:下了地,就别哭,否则就会被墓主上身,弄不好,大家都得死。 其实从科学的角度来解释就是古墓里的含氧量本来就不高,一个人在哭泣的时候会消耗大量的氧气,容易在低氧环境里造成缺氧状态从而导致神志不清,被误认为是鬼上身,而随行的伙伴也会因为惊吓而过量消耗氧气,最后导致全队脑缺氧而死,所以在狭小的古墓中哭泣是绝对被禁止的。徐小曼被我连吓带骗得一弄,果然就不哭了,屏住眼泪,用嘶哑的嗓音小心对我说:“罗哥,你刚刚说的那什么鬼哭棺,是什么?什么叫鬼哭棺?”臭脚杨爷也来了兴致说道:“哎,你说的那个是不是湘西那边所谓的鬼串门,以前赶尸匠为了惩罚那些故意拖欠工资的资本家,就把一堆人的尸体拿锁链木架子按顺序串好,然后半夜拉着这一帮尸体假扮成僵尸围着资本家的家绕圈叫门哭丧讨薪水,是那个吗?”我摆了摆手,对臭脚说道:“你那个是湘西赶尸术,你别吓小曼,咱可不能宣扬封建迷信思想,要坚持破四旧的原则,再说的我说的鬼哭棺不是这个,咱们还是先到墓穴里去探探,我这手电筒的电池刚刚换了没多久,应该还能支持一会儿,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出去的路,希望明天点名之前咱们出去,否则老书记就要扣咱们工分了,咱还是留着力气找出路吧。”臭脚杨一听这话也对,便也不再追问,一手拉着徐小曼跟着我往墓室的深处走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