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星长老最先发现青禾的沉默,不由多看了青禾几眼。

    而后疾风也注意到了,不时地看向青禾。

    渐渐地,众人都发现了。

    青朵直接道:“圣主,您怎么看?”

    他们已经拿出了初步的方案,有些细节再商议一下,就准备定下来。

    众议员都看向青禾,圣主从头到尾一言不发,让他们摸不清圣主的意思。

    圣骑士问出了他们的心声,各个侧耳倾听。

    青禾看了一圈,才笑道:“你们做的很好,这件事就按照你们的商议的来办。”

    “真的?”青朵不敢相信,阿姐全程沉默,真的是这样吗。以往可不是这样的,阿姐的意见很重要,决定事情的走向。

    “当然是真的。这里是大议会,我是以圣主的身份参与,自是一言九鼎。”

    听青禾这么说,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原本还担心是圣主有所不满,才会不发一言,等他们自己反省呢。

    人员的安置就这么敲定,疾风说起下一件事,是各天部传来的线索。

    有关于暗夜空域的,三个强敌不知在哪里,各部落都派出了人寻找线索,试图找到强敌所在,掌握主动权。

    敌人太过强大,所有人都明白,不能被动等着,只有先一步找到敌人,让青禾出手,才会把损失降到最低。

    疾风作为旭日的族长,直接和各部落族长对接,寻找有价值的线索。

    现在他手里有三十多条线索,都是各天部提供的敌人可能藏身之地。这还是经过筛选的。

    青禾翻看了所有线索,重点圈出一个,这些线索都提供了为何会被当做敌人的藏身之地。

    凡是提到的地方,都列举了曾经发生的怪异之事。

    其中最吸引青禾注意的是,骄阳天部所辖地界,那里有处禁地,名墨泽。

    鲜有人踏足,但却有传闻,墨泽凶险万分,万万不可进入。墨泽是一片漆黑的沼泽地,似是无边无际。

    常年被烟雾笼罩,漆黑一片,踏入其中的人从未有生还者。

    这个地方,让青禾想起了以往发现暗夜天使的地方,都是以黑色为主,可见暗夜空域偏爱黑色。

    或许和它们的习性有关,不喜暴露在阳光下。常年潜伏于黑暗中,便于隐蔽和行事。

    墨泽,很符合暗夜空域的特征。青禾决定一探究竟。

    接下来,青禾提出了她对神域的安排。

    从上一次神域之行,已经确认,凡是能进去的人,只要通过考验就能获得机缘。

    最多是一无所获,也没有别的危险。

    青禾提议,让能进入神域的人,除了青朵留守,剩下的人全部去神域,寻找他们的机缘。

    如今的神域对所有人开放,先到先得。

    让他们去神域,还有个目的是为了摸清楚神域的情况,同时寻找秘珀神石。

    能进入神域的共有八人,除过青禾和青朵,剩下的六人,由吉生带着,一起去探索神域。

    这件事,除了进去的人,议员们都没有发言权。

    神域里究竟如何,他们一无所知。但圣主的用意,他们却是明白的。皆没有反对。

    大议会结束,青禾匆匆去了骄阳天部,青朵留守旭日。

    两天后,吉生带着五人前往神域。

    星长老看着吉生他们离开,其实心里已经有了猜测。

    但她却沉默了,事关重大,绝不能由她捅破。这件事到底如何,还要看青禾的意思。

    青禾独自一人,在骄阳天城没有停留,匆匆而过,直奔墨泽。

    数日后,看到眼前那一片烟雾缭绕看不到真面目的沼泽地,青禾想,果然不出所料。

    一到这里,金光就出声了,直言有个和圯上天王相差不多的暗夜天使。

    现在的金光,对暗夜天使的感知很敏锐。只要相隔不远,他都能立刻察觉。

    刚靠近墨泽,青禾就收到了金光的肯定,这里就是沙堁天王的栖息地。

    沙堁天王比起圯上天王,实力稍微强了些。多年来,沙堁天王实质掌控暗夜空域,有那么多下属为它卖命,掠夺的资源大部分归它所有。奋斗多年,终于超越了圯上天王。

    盯着墨泽看了半晌,青禾幽幽道:“金光,沙堁天王在哪儿?”

    她看了这么久,灵婴搜寻了一圈,却没发现目标。

    金光幻化成一束光,直射而出。

    白色小人儿紧跟在金色光束后。

    金光破开烟雾,露出了墨泽的真实面貌。

    幽暗的沼泽地,散发着腐朽气息。

    青禾对沙堁天王的选择嗤之以鼻,没想到堂堂天王,竟然会喜欢这样的地方。

    相比于别的暗夜天使,这里更让人难以接受。沼泽地带,坑坑洼洼的,充斥着腐烂和恶臭。

    真不知沙堁天王是怎么忍受的,其他暗夜天使选择的地方至少是干净的,最多就是光线暗淡。

    这可能是沙堁天王独特的爱好吧,青禾跟在金光后,一边观察一边暗自吐糟。

    金光曲里拐弯,行进了好久,破开沼泽地的表象,直抵目标所在。

    见到沙堁天王的第一眼,青禾惊讶了下,转而又觉得在意料之中。

    沙堁天王全身漆黑,巨大的躯体沉浸在沼泽里,破开泥淖后,才能发现其真面目。

    看到沙堁后,青禾突然想到,难怪沙堁对圯上天王嫉妒的发狂。

    仅从外表来看,相差甚远。圯上天王是沙堁之后形成的,却生长的那么与众不同,色彩艳丽,看着就非同一般。

    而沙堁天王本身黑黝黝的,哪里比得上圯上天王的美丽。

    除了实力,或许这才是沙堁天王意难平的原因。

    不等青禾多想,金光已经出手,巨木伸展,金光闪耀,把沙堁天王笼罩在其中。

    一声凄厉叫声,来自沙堁天王,惊醒了青禾,她收回思绪,想着怎么才能帮到金光。

    还未行动,就听到金光说:“离远点儿。”

    白色小人儿身体快过意识,立刻后退。

    等青禾意识自己的行为时,顿感懊恼,她是想帮忙的。可金光突然一声,吓的她立刻就退出很远。

    灵婴能畅游天地,可惜战斗力却很弱,几乎没有。

    青禾的灵婴生来特殊,又有圣华的滋养,已经不同于一般的灵婴,可在此时还是无用武之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