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小茉,答应我好不好,不要爱上别人!”

    沈浩然忽然过来,轻轻的将璃茉揽入了怀里。

    璃茉有些惊愕,沈浩然抱自己的时候,居然这样自然。

    难道他也这样抱其他女孩子?

    坐在二楼一直自斟自饮,看着下面舞池之中翩翩起舞的那些高官大佬们。

    顾冷舟的眼睛,一直仿佛都在寻找着什么。

    直到他看到了下面那个角落里,她被一个男人扶着出来,最后,两个人还抱在了一起。

    明明现在还不确定,她究竟是不是他要找到那个人。

    可是这一刻,他还是特别的不爽。

    宴会还没有结束的时候,顾冷舟便收到了一组彩信。

    他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当他打开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是刚刚自己看到的那些。

    上面的璃茉被沈浩然抱着,两个人动作十分的亲密。

    看来那些好事者早就注意到这些了,虽然他不知道是什么人发过来的,那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回到家里,璃茉始终心里有些忐忑。

    要说今天,虽然自己和沈浩然并没有做什么,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从顾冷舟的眼神里面,看到某种东西。

    “把衣服换下来,你真的以为,自己配穿那样的衣服啊?”

    璃茉刚刚回来,还没有站稳脚跟,走在前面的男人就没有回头的,对身后的自己说。

    “我马上去换!”璃茉低头说完,很快便去换衣服。

    换好之后,小心翼翼的拿过来,“顾总!”她把衣服递过去。

    “烧了!”

    璃茉睁大眼睛,看着坐在那里,自从回来之后就脸色没有一丝表情的男人。

    可是这个时候璃茉知道,比他真的表现出生气,还要可怕。

    衣服只是被自己穿了一次,这个男人就让自己烧了?

    “我说拿去烧了,你是聋了吗?”男人回头看着璃茉语气陡然强烈。

    “是,顾总!”

    璃茉拿着衣服去烧,可是诺大的别墅究竟什么地方才能把这件衣服烧掉呢?

    “还是拿到别墅后面去烧吧,不然气味太大了,记住一定不要距离别墅太近!”

    被管家告知之后璃茉带着衣服往别墅后面走去。

    天黑了,外面只有点点星光,而且,别墅到了晚上,什么声音都没有,显的阴森森的。

    璃茉走的很快,手里攥着那件衣服,耳边有风呼呼的刮过,使得这个夜晚仿佛多了一丝诡异。

    原本今天身体就十分不舒服,腹中阵阵难受不断袭来,璃茉只好加快步伐。

    颤抖着手,划亮了火柴,最后点燃,看着一件美丽的华服就这样消失。

    管家当时叮嘱一定要璃茉看着衣服烧尽才能离开,怕不灭都火星点燃周边其他东西。

    所以,一直看着烧完,那些飞灰随着刮过的风四处飞扬,最后完全消失之后,璃茉才拖着疲惫又乏困的身子往回走。

    “站住!”

    忽然,就在她走了没几步的时候,忽然身后响起一个声音。

    嘶哑,冷滞

    璃茉不敢回头,她似乎已经猜到了站在自己身后的人究竟是谁。

    “你究竟想怎么样?”璃茉没有回头,因为她已经没有勇气去面对这个人。

    这个毁了自己的人。

    “你应该记得,那次我们两个之间发生的事情,所以,我只想给一点补偿!”

    璃茉咬牙,泪水已经没过脸颊。

    她不想再回忆的事情,为什么总是要她想起来。

    那晚一次,已经彻底的毁了她一生。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也不认识你,请你以后,别再来烦我!”

    说完之后,璃茉就拼命的往前跑了。

    可是怎奈身体不适,没跑几步,加上内心慌张,她就跌倒在地。

    “没事吧?”

    一只手忽然伸过来,伸到璃茉面前。

    她抬头就看见了那张狰狞的脸,倒吸一口冷气。

    撑着后面的地,站起来,又朝前面跑去。

    她不想再看见这个魔鬼,这个从地狱而来的,伤害了自己的魔鬼。

    等到回到别墅的时候,她浑身上下早已经湿透了,身体虚弱,有些恍惚。

    回到书房的时候,孤冷舟已经回卧室了,所以她只好到卧室去。

    平时只要没什么事,他休息了之后,璃茉就可以回自己房间去休息了。

    所以她也只是过去看一眼,看他睡了没有。

    “烧件衣服这么久吗?”

    璃茉刚刚进来,坐在椅子上,举着一杯红酒的孤冷舟就蹙眉看着她。

    “我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回来了顾总!”这个男人,简直就是无中生有,为难自己。

    “哦?是吗?那好吧,就算你说的是对的,今晚我要看文件,要忙,你得在这里端茶倒水,明白吗?”

    璃茉没有迟疑,“是!”

    原本她的职责就是做这些,或许,她没写过,这个男人究竟要看多晚。

    她想或许凌晨,或者两三点,他总要休息的。

    可是,顾冷舟工作起来,就似乎入定一般,坐在那里看着那些东西,基本上就不会再起身的样子。

    璃茉一直站在男人身后,一会儿端茶,一会儿咖啡,一会儿拿夜宵。

    她没有权利说自己也饿了,还有腹中都难受不断传来。

    凌晨两三点的时候,璃茉觉得大脑有些不听使唤,眼前有些恍惚。

    坐在那里的男人身影有些一点点的模糊起来。

    顾冷舟听到了身后一阵倒地的声音。

    他回头的时候,璃茉倒在了地上。

    他急忙抱起来,就冲出别墅,抱着她上车,冲向医院。

    到了医院,医生诊断结果是身体太虚脱,加上经期劳累过度所致。

    看着面前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女孩,顾冷舟内心一股难鸣之状。

    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究竟自己在见到这个女人晕倒都那一刻为何会那样的心急如焚。

    可是明明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只是被人无意牵线罢了。

    而他,也没有觉得自己会喜欢这样一个女孩。

    一晚上,她还是有些低烧,好像嘴里喃喃自语,不停的说着胡话。

    好像有,放过她。

    顾冷舟中一阵颤栗,难道说自己错了吗?

    按照医生的叮嘱,他不停的替她换着冷毛巾来物理降温。

    然后一个小时又喂一次温开水,顾冷舟一直都坐在床头,坐着这些。

    直到早晨的阳光照射进来的时候,他才发觉,原来自己一晚没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