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也没有人能够说服她。

    所以,璃茉为了这个好朋友,最终打算试试,但是首先她还是会试着劝一下。

    毕竟,顾冷舟那个人,她不是不了解,要是被他抓住什么把柄的话,他肯定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沐沐,顾冷舟很严厉的,尤其是对待下人,这里是有规矩的,不能私自带外面的闲杂人等进来!”

    璃茉尽量说的认真,就是为了沐沐够回心转意改变想要参观顾家的想法。

    “我怎么能是闲杂人等呢?我沐沐,可是你璃茉的好朋友啊,既然你在这里做事情,又是他的未婚妻”

    “我都说了不是!”璃茉赶紧纠正。

    “好好好,就算你不是顾冷舟的未婚妻,那也是这里的佣人,是顾家的一份子,我作为你的好朋友,看看这里怎么了,这个世上,怎么会有这样不近人情的男人,真是渣!不行,我今天非的参观,然后看看这个男人究竟有多难缠!”

    说的璃茉是一阵一阵的浑身冒冷汗,这个沐沐,她就知道,带她来准生事。

    “好了,小茉呢别担心,一切有我,你就看我的好了!”沐沐说着就朝着璃茉眨了一下眼睛。

    璃茉只好无奈都摇摇头,算是认命,她替沐沐找来了一套下人的衣服。

    沐沐换上了顾家下人的衣服,乍一看,还真是没有人看得出来,她不是这里的人。

    “怎么样,现在不用怕了吧?走!”

    沐沐开心的拉起璃茉,就往客厅走去。

    客厅超级大,墙壁上,到处都是上个世纪中期的世界名画。

    还有两边的墙角,一个唐还有宋时期的玉器和瓷器。

    那些璃茉不懂到底价值多少,所以平时压跟就不敢到那个附近去。

    只是偶然一次听顾冷舟电话里和好像是朋友的人说起过,价值千万。

    “嗨,小茉,这个顾冷舟,怎么弄一堆破铜烂铁的摆在这么好的房间里面,真是没有品味!”

    沐沐说着,就上前,走过去用手摸着那些上面画着古装人物的瓷器。

    “这些都是什么地方烧制的,应该是景德镇吧?上次我去那里玩的时候,还看见了”

    话刚说到一半的时候,就传来了“哐”的一声。

    不要太响亮太清脆。

    璃茉回头就吓呆了,“怎么会碎呢?沐沐,怎么回事?”

    沐沐见状也有些后怕,不过,很快就对着璃茉壮胆说到,“没事的,小茉,这些东西我去景德镇见的多了,你知道吗?那里呀到处都是这种东西,这就是骗人的玩意儿!”

    “不”璃茉摇着头,“你不知道,沐沐,顾冷舟从来都不会把假货摆在家里,这些,全部都是唐宋真货!”

    “什什么!”

    沐沐有惊呆了,忽然,她就跑过来,看着璃茉哭了。

    “小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我刚刚,刚刚只是用手那么轻轻一碰,它就碎了,它特么的就是纸糊的吗?这么不经碰!”

    事已至此,璃茉只有轻轻的安慰沐沐,她也知道,沐沐家境一般,父母都是教师,要赔这样一件价值千万的古董,别说不可能,一定会把他们吓死的。

    “好了,没事的,沐沐,听我说,你现在就装作顾家的佣人,从大门出去,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切都有我!”

    璃茉碰着沐沐哭的稀里糊涂的脸说到。

    “不行,小茉,我不能惹了祸就这样推给你,这个多少钱,要不,要不我来赔吧!”

    “保守估计,几千万吧。”璃茉低头说,她原本不想吓唬她,说出来之后,就有些后悔。

    听璃茉说完,沐沐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怎么会这样,小茉,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

    璃茉扶着沐沐站起来,又拉着她从别墅出来,趁着别人不注意,把她推出大门口,“听我的,赶快离开这里!”

    回到客厅之后,璃茉把瓷器碎片收拾了一下,然后放在一起等着男人回来。

    她已经想好了要怎么说了,她也想好了找借口自己是擦地的时候,如何的不小心打碎的。

    就这样,心情抑郁的坐在客厅,整整坐着等了一天的璃茉,还是没有等到那个男人回来。

    她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梦里她仿佛看见顾冷舟回来了,然后她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向他诉说了自己打碎瓷器的事情。

    梦中的男人好似魔鬼一样,一只手扼住她的咽喉,猩红着双眼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吓得汗如雨下,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一阵惊悚之后,璃茉终于醒了。

    她是被自己刚刚的这个梦境给吓醒了。

    半夜了,有些凉,她想回到自己房间去睡觉。

    这时候才发现,自己躺在大沙发上,而且,身上还盖着一条厚厚的毛毯。

    一定是小芜,她想。

    居然就这样,再次睡了过去。

    早晨,她看见顾冷舟出来,到了客厅坐下,优雅的喝着牛奶。

    她慌张的起来,连忙走过去,“顾总!”璃茉小心翼翼的说了一句。

    只要想到接下来,自己要和他说那件事,就觉得大概自己会真的像梦中一样,被他掐死。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继续喝着牛奶,看着报纸。

    璃茉一直都在内心酝酿着要如何开口。

    “去把早饭吃了!”

    忽然,男人高冷的说了一句。

    璃茉偷偷环视,客厅只有她和顾冷舟,他是说给自己的。

    “那个,顾总,我我昨天,不小心把花瓶打碎了,就是墙角的那个。”

    璃茉静静的站在男人一侧,等着即将到来的狂风骤雨。

    或许他不会动手,毕竟和自己这样一个下人,犯不上。

    但是他会把自己送去坐牢。

    几千万的古董,够她吃几年牢饭了。

    “哦!”男人没有抬头,继续喝牛奶,眼睛也没有离开报纸。

    仿佛喝牛奶和看报纸,要比那件瓷器的价值更大。

    璃茉以为男人没有听清楚,所以,接着咽了一下唾沫,更为谨慎的,“就是那件,古董!”

    这才声音比较大,她想男人一定听见了。

    “嗯!”他说。

    璃茉有些不相信的,终于鼓起勇气抬起了头。

    他这副表情和反应,是不打算怪罪自己吗?

    “你不饿吗?”男人忽然这才抬头,蹙眉看着璃茉。

    璃茉恍然,“啊?”

    她觉得眼前的,一定不是真的顾冷舟。

    “去吃饭没听到?还是你只会啊?”男人居然生气了。

    璃茉只好慌里慌张的,又内心存着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事实,朝着厨房,跌跌撞撞而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