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听着,璃茉,你不可以有事,绝对不可以知道吗?我命令你…”

    顾冷舟低头这璃茉的耳边,不停的说着这些她听不到的话。

    被送到医院的时候,璃茉已经被摇晃的有些微的清醒了。

    她看到那个男人,那个高高在上,对自己冰冷的好似魔鬼一般的男人,竟然双手紧紧的抱着自己。

    他表情是那么的严肃,他嘴巴璃里面,还在说着什么。

    “顾总”璃茉轻轻喊了一声

    “你醒了吗?”顾冷舟惊喜的问道,接着,一个无比潮湿的,吻,便落在了璃茉的额头,“谢天谢地”他说。

    她有些不自然,“麻烦你放我下来吧,我自己走就可以了!”

    “别说话!”男人忽然说到。

    璃茉转过头去看,这里居然是医院。“

    “我没事,真的,顾总,我已经没事了!”璃茉说着,就要挣扎着下来。

    她什么时候被这个男人这样抱过,而且,他不知道为什么,抓着自己的手臂力气那么大。

    这时候,医生还有护士已经出来了。

    “我们来吧,顾总!”护士想要把璃茉放到医疗床上去

    “走开!”顾冷舟一声喊,边上的人都吓了一跳。

    尤其璃茉,她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个男人今天是发疯了吗?

    为什么折磨完自己之后,他又这样,他是不是那根神经搭错了?

    出于职业的素养,璃茉小心翼翼的蜷缩在男人怀里,不敢动一下,现在他情绪有些激动,她不想再继续惹怒他了。

    要是那样,指不定他又会做出什么事来,她已经没有心力去承受了。

    男人抱着璃茉一直到了病房里面去,直到看着她好好的躺下之后,他才释然。

    “告诉我,什么地方不舒服?”男人看着璃茉问道。

    璃茉恍惚了一下,看着那张逐渐朝着自己逼近,带着无比焦急的目光的脸颊,她有些费解。

    “我已经没什么事了,顾总,你回去吧,我一个人就好了!”

    她怎么敢劳动这尊佛的大驾来陪着自己呢?

    “你是不是还在想他,还想去见那个男人是不是?”丝丝的怒气从两个字溢出,她能够看得出来,他是在极力的克制着自己。

    “我我没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害怕,璃茉连实话都不敢说了。

    “好,乖”男人破天荒的,就这样伸手抚摸上璃茉的头发,好像一个父亲对女儿的疼爱那样。

    “顾”璃茉刚刚想要说出来的话到了嘴边,却被这个男人的一个动作,给打断。

    替忽然低头 轻轻的过来亲吻璃茉的额头,他不住的亲吻。

    璃茉能够觉察到那里面的激动,还有迫切

    似乎还有一抹,她说不上来的感觉。

    为什么呢?

    这个男人,怎的好像一下子就对自己凭空生出这么浓厚都感情来了呢?

    “我已经没事了,顾总,你去忙吧,我挂完水会自己回去的!”璃茉认真说到。

    因为,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这个男人素日是有多忙。

    她每天都站在他的身边,能够感觉得到,他那种视时间如生命的概念,他工作起来那种往我的境界。

    “傻瓜”

    男人嘴巴微微一动,璃茉家发现,这个词语从他嘴巴轻轻的迸射而出,竟是那般的自然。

    璃茉有些惊恐,她躺在病床上,就这样 睁大着一双眼睛,默默的,无比安静的看着这个男人的一举一动。

    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再次触怒了他。

    “我会陪着你,一直豆陪着你的,哪里都不去了,好不好?”

    说话间,男人低头,轻轻拾起璃茉的手,在她的手背上,再次留下一个吻。

    璃茉吓得一动不动。

    她不敢做出任何都动作来。

    就连医生和护士过来,这个男人都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现一样,继续着自己的正在做着的一切。

    他看着璃茉,一双眼睛盯着她,足足看了几分钟。

    璃茉低下头,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你没事吧,顾总?”她问。

    “没事,我很好,就是太开心了而已。”男人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璃茉罕见都弧度。

    这是她,第二次见到这个男人真正的笑。

    医院营养科最有权威的医生过来已经看过了,璃茉没有什么大碍,就是劳累过度,加上低血糖所致。

    挂了几瓶水之后,应该就可以回家。

    顾冷舟听了之后总算是放心,他坐在那里,看着璃茉,手中在削苹果。

    削好之后,递了过来,“来,吃个苹果!”

    璃茉不敢拒绝,只有轻轻接了过来,然后吃了那个苹果。

    他又替她剥了一个橘子,璃茉依旧吃了。看着男人手中正在剥着的香蕉,璃茉只好难为情的说,“顾总,我吃不下了。”

    好像他这一刻,才从梦中清醒似的,“是我不好,你现在饿不饿?”

    璃茉摇摇头,“顾总要是饿了就去吃东西吧,别管我了…”

    男人再次盯着璃茉看了一会儿,忽然,眼神由刚刚的温柔变成了凌厉,“你老是叫我走什么意思?”

    璃茉迟疑了一下,她只是觉得他太忙了,哪里能有什么意思呢?

    “我的意思只是怕顾总你太忙,会打扰到你!”璃茉小心翼翼说到。

    “我都说了不会,你究竟在质疑什么,还是说你着急让那个男人过来,或者你想去找他是不是?”

    璃茉终于发现这个男人怒了。

    可是,她明明什么事都没有做呀,他为什么要发火,难道仅仅是因为他自己的猜测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顾总!”璃茉简直无语了。

    “好,从现在开始警告你,不许再叫我顾总,听见了没有?”

    “好,顾先生,总可以了吧?”璃茉冷笑,她不知道和这个男人,还能互相如何称呼。

    “你是怎么称呼他的?”男人忽然盯着璃茉,颇有深意的问道。

    “顾先生说的,是哪位?”璃茉故意问道。

    “装是吧?”男人再次不悦,“记住了,以后在我面前,不许装,你以后,不许再见他了!”男人霸道的带着警告的语气对璃茉说到。

    想限制她的自由,凭什么?

    璃茉从病床上坐起来,沈浩然是她现在唯一的好朋友,这个男人凭什么这么霸道?

    “我们的合约里面可没有这一条,顾先生,我只是作为你半年之期的新娘,和为你干活的佣人,你没有权利限制我的自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