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红嫩的荷花婷婷袅袅,不攀不附地生在长满芦苇的岸边。

    一阵西风吹来,泛起淡淡轻烟,又落下稀稀疏疏的雨滴。

    月下饮酒后随意的放好酒杯,细细品赏这如盈盈少女一般的荷花。

    片片荷花瓣儿,像少女身上的红衣,用这花瓣儿来盛酒,把那仙酒的滋味,细细地品一品。

    “月兄,真是好雅兴。”

    一道声音传来,月下头也不回,倒上一杯酒,缓慢的开口道:“晓风兄,来了。”

    月下亭内,两人相对而坐,月下一袭白衣,头戴纶巾,伸手拂袖,对着晓风微微一笑,说了一字:“请。”

    一袭蓝衣的晓风毫不拖泥带水,端起酒杯,一口饮下,泯了一下嘴唇,平静道:“好酒,这醉仙酒也就你这里能喝到了。”

    月下并未理会,此时正是中午时分,天上没有一丝云彩,空间没有一丝微风,空气仿佛凝滞了。

    月下看着前方的莲塘,眼神之中看不出一丝情绪波动。

    “你真的不去看看吗?”

    晓风看着月下的侧脸,忍不住再次开口道。

    “唉!”月下叹了一口气,眼睛有了色彩波动,不再平静,落寞起来,咬了咬牙。

    “如今的我,去不去又有什么区别?”

    如此近距离,晓风能够感受到月下的变化,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

    月下回过头来,强装微笑,发出颤抖的声音道:“来,喝酒。”

    月下拿起一片荷花瓣,提起酒壶,酒水从花瓣之上分散掉落酒杯,同时散发出一道醇厚的酒香,吸入鼻内,便已陶醉了。

    可谓是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

    月下端起酒杯在鼻前一问,痴痴的看着酒水,好像踏入人间仙境,久久不能自拔。

    晓风也不去扰,端起酒杯,一人独饮。

    清风缓缓地吹来,水面不曾泛起一丝波纹。清风拂过月下精美的脸庞,虽为男儿,可是却有一张美轮美奂的俊脸,带着一丝邪魅的双眼眨了一下。

    月下这才将杯中酒饮尽,回味一下,抬眼望着晓风对着晓风道:“有些失态,让晓风兄见笑了。”

    作为月下的好友,自然不会见外,晓风打趣道:“又不是第一次这样,习惯了。”

    面对晓风的话语,月下给了其一个眼神,好似在说:“给你个眼神,你自己体会。”

    “月兄,你真的不去看看吗?”晓风继续道。

    月下没有回答,倒上一杯浊酒,一饮而尽,丝毫没有感受到酒水带来的辛辣,好似在饮水一般。

    多少次,月下真的想让自己喝醉,让自己远离那许多恩怨是非,让那些隐藏已久的渴望随风飞去,而忘了自己是谁。

    只有这样,月下才能忘却一切,沉醉于自己的世界中,以往的那些笑语欢声也只能出现在醉梦中了。

    月下双手撑着桌子,站了起来,看了一眼前方,让自己适应一下,发出有点沙哑的声音:“走吧!去看看又何妨。”

    晓风无奈的看了一眼月下,也是站了起来,两人准备离开这月下亭。

    碰的一声,月下正想抬腿走去,却毫无知觉,摔倒在了木板之上。

    晓风也是眼疾手快,眨眼之间,已经来到月下身旁,将月下扶起。

    扶起之时,晓风明显感受到了月下的挣扎,想要把其手臂甩开。

    晓风当然明白月下的意思,但是并未理会,双手微微用力,将月下扶起来,晓风才开口道:“怎么了?”

    月下将晓风手臂拿开,无奈的说了一声:“没事!就是坐了一个上午,脚麻木了。”

    晓风直接无语了,对于月下在月下亭坐了一个上午,想要说什么,但是看着月下的模样,又将话语吞了下去。

    月下看到晓风欲言又止的样子,摇了摇头,朝着前方走去。

    莲花坞武技试炼场内,此刻吵杂一片,各种声响,让这里热闹非凡,几千米的试炼场,足足有上千人。

    在试炼场中,一座十几米高的黑塔,塔四周是一个上百米的圆台,台上一个几十米长的亭子,里面坐着几十人,其中一个中年男子走到黑塔前面,看了一眼试炼场内的众人,咳嗽一声。

    这声音虽然不是很大,但整个试炼场内都安静了下来,全部注视着这魁梧的中年男子,等待着下文。

    中年男子看众人都很配合,随即开口道:“现在开始测试斗气,下面我将分发号牌,从一号开始,陆续上来。”

    斗气,这片大陆修炼者必须拥有的东西,分为斗气一阶到十阶,到达十阶斗气,便能凝聚出气劲,成为一名受人敬重的斗者。

    这中年男子便是莲花坞的七长老,只见其朝着空中一挥,无数木牌出现在了众人眼前,七长老看着众人希冀的眼神,直接开口道:“开始抽号。”

    话音刚落,众人快速朝着前方的木牌抓去,刹那间,已经人手一个木牌。

    七长老于是开口道:“下面开始测试,一号上来,对着黑塔输入斗气。”

    “哇!紫风居然是第一个,这可是莲花坞天才弟子。”

    “是啊!紫风这就上去了,这不是叫人难堪吗?后面的人还怎么活?”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这要打击人了。”

    上去一青年男子,一头紫发,看着就有几分傲骨,没有理会众人,手掌放在黑塔之上,然后输入斗气,黑塔瞬间亮了起来。

    下面的人也不吵了,全都在注视着黑塔,想要看看紫风能达到什么境界。

    突然黑塔之上,白光散开,出现几个大字:斗气八阶。

    同时,黑塔右面,出现一个人名:紫风,斗气八阶。

    很多人都吸了一口冷气,震惊的看着黑塔之上的名字,这也太厉害了吧!

    “紫风也就十六岁,居然就斗气八阶了,而且可能是八阶巅峰,这天赋太恐怖了。”

    七长老微笑的看着紫风,随后叫道:“二号。”

    “咦,你们快看,莲花坞第一天才来了。”

    “真的,不知道他来做甚,这里的测试好像与他没什么关系吧!”

    “你这就错了,他是想有关系也测不了,没有斗气,就是一个废物。”

    “别乱说,你们没看到他身旁的是谁吗?小心被收拾了。”

    听着一句句嘲讽的话语,月下咬了咬牙齿,双目注视着这些人,双手紧紧的握住,指甲刺入皮肤内也没感受到一点疼痛。

    这些人说的正是月下,曾经的莲花坞第一天才,被人暗算后,无法凝聚出斗气,从此与斗者无缘。

    想着自己曾被众人追捧,现在却面临各种冷嘲热讽,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些话语,但月下内心还是难以平静,双目充血,扫视着这些说话之人。

    月下虽然没有斗气,但这眼神却让人心惊,被目光扫过之人,皆感觉到背后发凉,好似寒冰刺骨。

    月下哈哈大笑起来,然后朝着亭内走去,对于别人的讽刺,全当做没听见。

    “就一个废物,不知道笑什么?”

    “就是,没有斗气,还有什么用,只能苟且偷生了。”

    “够了,闭嘴,继续测试。”七长老听见这些声音,有些厌烦,愤怒道。

    然而月下并未搭理这些嘲讽之人,对着亭内中间之人行了一礼,叫了一声:“师傅。”

    此人正是莲花坞坞主,四五十岁,对着月下点了点头,发出浑厚的声音道:“找个位置坐下看测试吧!”

    然后便一言不发。

    月下朝着旁边没人的位置走去,坐了下来,全神贯注的看着黑塔,眼神之中,有着些许雾气,随后消失不见。

    晓风与月下一起来的,对着坞主行了一礼,朝着月下而来,就在其旁边坐下,开口劝慰道:“月兄,别放在心上,这些小人,就是这样,不必理会。”

    月下勉强挤出一个微笑,有些沙哑的嗓子发出声来:“没事,这么多年,我已经习惯了。”

    黑塔旁边,此人有些拘谨,毕竟天才弟子紫风才测试过,就轮到自己,若是差距太大,自然不好下台,但是这号牌不是可以随意变动的,此人深吸一口气,想让自己镇定下来。

    但在黑塔之上有些颤抖的手已经将其出卖,由此可看出其内心是有多么不平静。

    已经到了这一步,此人也是将斗气注入黑塔,一道亮光闪过,斗气四阶。

    在这个年龄差不多的实力,但由于紫风的成绩较好,此刻下面已经有人唏嘘起来。

    此人知道自己与紫风的差距,快速朝着台下走去,但那一道道目光,却让其难受无比,好似一把把断刃在心上面割,内心难以平静下来。

    晓风知道月下看似不在乎,其实心里在乎得要死,只是男儿都是好强的,不可能说出来。

    对于安慰的话语,晓风同样说不出来,但是却能理解月下内心的痛苦,这片大陆,斗气为尊,只有成为斗者,才能获得别人的尊敬,不然就是别人眼中的蝼蚁,让人唾弃。

    有些话说多了,会适得其反,晓风也不在多说,俩人都看着黑塔。

    这时,上去的是三号,也是有些尴尬,实力与二号差不多,也是快速测试就匆匆下来。

    连续十几人,都是如此。

    “快看,是木兮师姐,我们莲花坞第一美女。”

    “真的是,不仅是人美,天赋也是极高,她可是二长老的关门弟子。”

    “对,木师姐实力不弱。”

    看来木兮在莲花坞人气还是比较高的,才上台就引起热议。

    木兮柔顺乌亮的长发优雅地盘起来,没有做任何装饰,却偏偏美得惊心动魄。

    精致的柳眉下,一双清透紫眸宛如一泓清泉,清冽但又隐隐约约带着一丝霸道,雪颚轻轻扬起,带着目空一切的狂妄与霸道,唇角微扬,邪肆的笑意绽放。

    即有柔美,又有冰霜高洁,木兮对着众人一笑,大多弟子顿时如痴如醉,对着木兮双眼放光。

    木兮并不在意那些,将手放在黑塔之上,测了起来。

    “什么?”

    “怎么可能这么强大?”

    白光闪现,黑塔之上也浮现出了木兮的斗气境界,但却让众人大吃一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