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斗气九阶,没错,木兮的测试结果为斗气九阶,距离斗者只有一步之遥,难怪如此令人吃惊。

    木兮如今也只有十五六岁,就已经达到九阶,不仅是下面弟子,就连亭内,也引起话语。

    “莲花坞真是人才辈出啊,可比我们桃花坞强多了。”

    在莲花坞坞主身边,一个年级相仿的中年男子,看着黑塔之上的结果,开口道。

    “桃源,你就不要吹捧我莲花坞了,你桃花坞天才弟子晓风就在旁边,你这是打我脸是吧!”

    莲花坞坞主看着木兮的测试结果,也是掩饰不住喜悦,虽然口头上反驳桃花坞坞主桃源,但心里面早已心花怒放了。

    “得了,莲天,你也收敛点,别太狂,路还长,以后还指不定谁辉煌。”桃源看着莲天那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表情,就气不打一出来。

    突然桃源一笑,邪笑道:“莲天,我也很喜欢木兮这丫头,要不许配给晓风,这样还能巩固我们两个宗派的关系,怎么样?”

    “滚,什么怎么样?想要我莲花坞天才弟子就直说,我是不会给的,弟子之间的感情,我也不会干涉,一切随缘。”

    莲天心直口快,一听桃源所说的话,立即微怒道。

    桃源听莲天这样说,也不生气,笑道:“儿孙自有儿孙福,看他们有缘没有了,我们继续看测试吧。”

    木兮虽然斗气九阶,但并没有表现出高高在上的冰冷,没有一丝高傲与自大,而是朝着亭内一笑。

    笑起来的样子最为动人,两片薄薄的嘴唇在笑,长长的眼睛在笑,腮上两个陷得很举动的酒窝也在笑。

    她的笑容就像冬日中的暖阳,温暖了众多弟子冰冻的心。让人有种一笑倾城,再笑倾国,不知倾城乃倾国,佳人难再得的感觉。

    木兮走下黑塔,举手投足之间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既有少女的精神活泼,像是遗落与人世间的精灵,又像一个天使,周围闪烁着圣洁的光芒。

    让莲花坞弟子沉迷于木兮的美艳之中,无法自拔。

    直到木兮融入人群,试炼场内的动静才小了下来,七长老咳嗽一声,才将众人的思绪拉了回来。

    月下呆呆的望着黑塔,双目毫无神采,有的,只有无限的空洞,好像被掏空了灵魂一样,嘴唇下意识的蠕动了两下,却又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他的心,沉了下去。

    看着别人的激动,兴奋,喜悦,这些都是别人的,而自己什么也没有。

    微风吹过,但月下身体丝毫不动,就想让自己一直待在风中,看着一件件事静静地从自己身边溜过。

    在他深邃的的目光中,没有半点的光亮。

    晓风坐在月下旁边,心里也有些沉重,感受到月下那种颓废感,伸出手想要拍月下放在桌上的手臂,抬到一半,却没有落下。

    毕竟有些困境,别人帮你,你并不一定能走出来,有些事,只能靠你自己。

    对于晓风的这小动作,月下自然能够察觉到,转过头来,神色恢复正常,对着晓风道:“晓风兄,你放心,我没事,即使前方是万丈深渊,我也会走下去的。”

    晓风没想到月下会这样说,有些惊讶,反应也不慢,立刻开口道:“月下,你能这样想是最好的,有很多人看着你等你倒下,你不能就这样认输。”

    “是啊!有很多人看着我等我倒下,我不能输。”月下重复一遍晓风的话,在内心激起一层层涟漪。

    “下一位。”七长老的声音再次传来,将两人的眼光吸引过去,看着别人一个个上去测试,月下可谓是望眼欲穿,渴望不可求。

    月下所在的大陆名为斗气大陆,这里是属于斗气的世界,没有花哨艳丽的魔法,有的仅仅是繁衍到巅峰的斗气。

    这片大陆上,斗气与人类的生活息息相关,斗气在这片大陆之上无可替代。

    斗气大陆上,将斗气功法由高到底分为四阶十二级:天、地、玄、黄。

    每一阶分为初级、中级、高级。

    修炼斗气功法,决定你的实力,功法对于自身的增幅特别大,比如修炼玄阶中期功法的人,自然要比修炼黄阶功法同等级的强上不少。

    但也有特殊情况,修炼黄阶的也能打败玄阶的,这不仅要看天赋,还要看功法的可延续性。

    斗气大陆最强的便是斗技,斗技是一种发挥斗气的特殊技能,也有着等级之分。

    斗技等级分为:天、地、玄、黄四级别,天级最高,地级次之,玄级再次之,黄级最低。再往上还有其他更高的级别,但那就是超过斗气世界的斗技等级了。

    每一个级别的斗技同样又分下品、中品、上品和极品四个级别。

    斗技境界分为:初窥门径、驾轻就熟、登堂入室、炉火纯青、臻至化境!

    当然要修炼斗技,不是那么容易的,只有加入宗门,学院,或者大小家族,但是这并不容易,毕竟每个门派或家族都需要测试,看你有没有修炼天赋。

    而且一般小宗小派也只有玄阶斗技和功法,至于地阶斗技功法只有那些超级宗派和学院才会有。

    最重要的一点是,想要修炼斗气的功法和斗技,只有成为一名斗者,才有资格修炼。

    若是不出意外,如今的月下可能已经成为一名斗者了,但是那次碰撞,让其成为了一个废人,无法再次凝聚斗气,与斗者无缘。

    也许别人会忘记,但是月下绝不会忘,如此刻骨铭心的事,成千上百个日夜,月下都在回忆。

    五年前,唐门门主带着几个核心弟子来到莲花坞,两派协商一件可以改变这个世界的计划,让暗器来主宰斗气大陆。

    但是却在过程中出现了意外,莲花坞天才弟子紫风与唐门第一天才夜行发生争执,心狠手辣的夜行直接将紫风打得全身是伤。

    而作为莲花坞年轻一代的第一人,天赋,修为,都极高的月下,毕竟年轻,忍不下这口气,带上几个弟子,怒气冲冲的去找夜行,由于修为相差不大,两者不相上下。

    但却被夜行使用暗器偷袭,让其无法再次凝聚斗气,无法成为一名斗者。

    五年内,月下受尽嘲讽,被无数次谩骂,若是没有醉仙酒陪伴,月下估计早已消失于斗气大陆。

    一日之间,从天才沦为废物,从高空落下,真真实实的摔在了坚硬的石头上,那种感觉,只有月下一人能够体会,对于别人,月下的想法便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因为莲花坞第一天才月下被废,差一点两派开战,从此两派沦为敌对,而莲花坞也不再提暗器,特别排斥唐门作风,认为这是一种卑劣的手段。

    五年了,月下已经到十五岁这个最佳修炼阶段,但却无法修炼,而天才弟子紫风,当年只是全身受伤,但并未造成严重的影响,修炼一途之中,顺风顺水,达到了如今的八阶斗气。

    莲花坞第一天才,也许莲花坞只有紫风心里还记得,其他人,除了辱骂,就是嫌弃。

    莲花坞试炼场内,还是热火朝天,但远处一抹殷红色的夕阳照在西山上,湛蓝湛蓝的天空浮动着大块大块的白色云朵,它们在夕阳的辉映下呈现出火焰一般的嫣红。

    倘若有人仔细地看,会看见那云絮在空中飘动,就像置身于轻纱般的美梦似的,会使你远离烦恼的困扰,使人心旷神怡,更觉夕阳无限好。

    在最后一抹阳光消失于山头,七长老的话音也落了下来:“今天测试到此为止,明日继续。”

    月下也不想多做停留,与师傅莲天打了个招呼,然后便离去了。

    莲天看着这个曾经的天才,落魄至此,心里也有一层黑雾笼罩。

    斗气大陆,实力为尊,如今作为一个普通人的月下,难以让人青睐,若不是从小被师傅莲天带大,估计早已被宗门抛弃。

    晓风作为桃花坞第一弟子,无法第一时间与月下离去,悄悄示意月下,然后去到了桃花坞坞主桃源身边。

    月下走出试炼场,每一步都显得沉重无比,四周无数弟子全是修炼之人,只有自己一人是普普通通的,没有一点修为,一股巨大压力袭来。

    瞬间让月下汗流浃背,内心不再平静,莫名其妙浮躁起来。

    “你们快看,莲花坞第一天才,这是怎么了,走得这么慢。”一道声音传来。

    月下懒得理会,头也不回,继续朝前走去。

    然而你的忍让,只会让别人变本加厉,也许,这就是人心。

    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几息之间,一个人拦在了月下身前,将手拦住月下。

    有些不喜道:“跟你说话呢,你这是什么意思?好你个废物,是不是又皮痒了。”

    月下这才正眼看去,原来是三贱客之一,小贱,在莲花坞是出来名的恶心,但其师傅是大长老,一般人不敢惹,毕竟大长老不管对错,都会护住自己的弟子,典型的护犊子。

    莲花三贱客,都是大长老门下弟子,分别是小贱,小漠,小三,是大长老的大弟子,二弟子,三弟子。

    由于大长老的护短,三人练就一身贱法,小贱的嘲讽,小漠的犯贱,小三的谣言。

    虽然为人极差,但是却也有天赋,如今也都是斗气八阶的实力,十三四岁,有这实力在莲花坞已经算是特别优秀的了,不然也不会成为大长老的弟子。

    面对小贱的问话,月下并未回答,但内心却愤怒无比,推开小贱的手,无视小贱,朝着月下亭走去。

    小贱没反应过来,不敢相信月下居然敢推开自己的手,顿时恼羞成怒,对着月下咆哮道:“你个废物,居然敢推开老子的手,看来你是不想活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时迟那时快,小贱的拳头刹那间出现在了月下的脸庞。

    月下看见突如其来的拳头,想要伸手抵挡,但速度跟不上,手还没抬起,已经倒在了地上。

    小贱看着躺在地上的月下,并不打算就此放过月下,左一拳,右一拳的打在月下脸上。

    对于迎面而来的拳头,月下看得清晰无比,想反抗,但却无能为力,眼睁睁的看着小贱的拳头一拳又一拳落在自己身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