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达到斗者,便可内视,聚气成气旋,将斗气凝聚,爆发更加强大,比斗气境界强了太多,斗气境根本无法对战。

    “既然木兮认输,那么这次测试的第一名便是月下。第一的奖励是去藏宝阁获取两部功法。”

    七长老又出现了,对着整个试炼场内道。

    谁都没想到就这么结束了,让人有些猝不及防,没想到第一居然是月下,这个曾经被认为是废物的人。

    可事实摆在眼前,如梦幻泡影一般,月下实实在在的获得了第一。

    “天,居然是两部功法,不过前五十都能获得一部功法,这第一获得两部功法也说得过去。”

    “啊!我不相信,我的木兮师姐居然没有拿第一,这怎么可能。”

    “木兮师姐,好可惜啊!不过我们还是爱你的。”

    虽然木兮认输,但是人气还是很高,并没有人因为木兮认输而不悦。

    毕竟月下已经达到众人梦想中的那一步,成为了一个斗者,现在的月下,当之无愧的莲花坞第一天才。

    七长老看着场内热火朝天,让自己回想起年轻的时候,想当年,自己也像他们一样,莲花坞的一个弟子,如今已物是人非,大多数的都已离去,去追逐自己的梦想。

    而自己留在了这里,追求自己的梦,看着场内,心里感叹:年轻真好。

    “还有一件事,由于月下成为了一个斗者,还可以获取一部斗技,这是成为斗者的奖励。”

    七长老打断众人,继续说道,让场内的人羡慕的看着月下。

    斗者,这是试炼场内大多数人的目标,此刻也激励着众人,想着等下就要努力了,争取早日成为斗者。

    而莲花坞的另一处亭阁内,一位中年男子,怒气冲冲,站了起来,一掌把椅子拍碎,怒吼道:“怎么回事,为什么小贱伤成这副模样?”

    小三在旁边唯唯诺诺,有些害怕的说:“师,师傅,是月下。”

    中年男子更加愤怒,咆哮道:“什么?就是那个废物,你们这么没用,连个废物都能将你们伤成这副模样。”

    “师傅,那月下已经不是之前的月下了,他不是废物,不知道什么时候修炼的,现在已经是斗气九阶的人了。”

    小三并不知道月下已经突破斗者,给师傅解释道。

    “好,很好,连我弟子都敢伤成这样,小兔崽子,让我看看你有多强。”

    中年男子正是莲花坞大长老,此刻有些阴沉道。

    虽然声音不大,但小三还是听见了,心里暗喜:月下,你不是很狂吗?不知道在我师傅面前还能不能那么淡然。

    敢招惹我们,这不是找死吗?

    对于这些,试炼场内没有人知道,整个试炼场还热闹非凡,毕竟一年一次的测试完成,能够检测自己一年的努力,让很多人都激动不已。

    “月儿,来,过来师傅这里。”莲天此刻表现和以往差别甚大,高兴挂在了脸上,有些激动的叫着月下。

    看着师傅开心的样子,月下也是心喜,朝着莲天走去,行了一礼,在旁边坐下。

    “好,太争气了,我莲花坞能够崛起了,不会再偏于一隅,将会重现斗气大陆。”

    莲天有些感慨,不知多少年了,已经没有如此优秀的弟子了,在十五六岁就成为了斗者,这恐怕只有那些超级势力的天才弟子才有此优秀吧!

    “月儿,你知道莲花坞核心弟子吗?”

    莲天笑意不减,对着月下道。

    “知道一点。”

    月下倒是没有那么激动,心里兴奋,但并没有过多表现,让莲天更加开心,好,好啊!胜不骄败不馁。

    “核心弟子是莲花坞的核心,只有成为斗者,才能够加入其中,也才算是真正的加入莲花坞吧!”

    “莲花坞核心弟子斗者有一百二十三人,斗师有三十二人,这些都是莲花坞的底蕴。”

    莲天有些自豪的说道,宗门有这些弟子,就能保住宗门的根基,让宗门能够长存下去。

    月下听完,很是震撼,一百多的斗者,三十多的斗师,这是一股多么强大的能量,原来宗门隐藏得如此之深,若不是晓风和师傅说,月下还沉迷于自己的世界中,斗者就是很强的,而且还很稀少。

    月下有些疑惑道:“师傅,为什么我们平时都没看见莲花坞的那些斗者,斗师呢?”

    “哈哈,这个简单,一般核心弟子都在努力修炼,就是出去也不是斗气境界的能够察觉的。”

    莲天笑道。

    “还有一些弟子,在莲花坞待久了,出去寻找机遇,出去历练去了。”

    现在的月下才知道,自己虽然成为了斗者,但和那些核心弟子比起来,真的差远了,没有过历练,看到的世界还比较狭隘。

    渴望强大起来,也出去闯出自己的一番天地。

    “这次你表现很优秀,等你领取奖励之后,便来找我,让你去见识一下核心弟子所在之处,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战斗。”

    莲天看着月下那渴望的眼神,对着月下说道。

    “好,师傅。”月下恨不得现在就去藏宝阁领取功法和技法,然后去见识一下。

    “今天就到这,先下去调整,明日和那些优秀弟子一起去领取功法。”

    莲天说完,便走到旁边,对着桃花坞坞主说了什么,然后一起有说有笑的离开了试炼场。

    测试就此结束,时间已经晚了,夕阳西下,在天边留下一点猩红,仿佛被谁劈了一剑。

    “走吧。月下,别看了,喝酒庆祝去了。”

    晓风和紫风已在旁边等待着,早已垂涎月下的美酒了,在一旁催促道。

    月下眼神离开试炼场,朝着两人走来,三人朝着外面走去。

    夜深人静,当所有的繁华演绎完毕,细雨轻轻弹落,雨声湮灭了夜的寂寥,打湿了朦胧的月色,荷塘水面微微荡起的涟漪也轻皱起,周遭的一切皆与为过客,不知何时雨水打湿了三人的衣角。

    “喝,来接着喝。”

    紫风一把拿过酒壶,给自己倒上一杯。

    旁边的晓风已经倒下,进入睡梦中了。

    美酒为伴多年,月下状态比两人都好,没有酩酊大醉。

    蓬的一声,紫风也趴在桌子上,酒杯掉落一旁。

    月下走了过去,伸手想要将晓风扶进苑内,一道声音传来,打破了月下亭的宁静。

    “月下,你这个废物,居然敢伤我弟子,你受死吧。”

    月下透过水雾,看见一中年男子,平静道:“大长老,这么晚来找我,所谓何事?”

    “好,这份气魄比我那几个弟子强多了,不过你敢打伤我的弟子,今天我也就将你打残,让你和小贱一样。”

    大长老没想到月下这么淡定,面对自己,没有一丝胆怯,而且还知道自己是来寻找麻烦的,有些诧异,但既然伤了自己的弟子,那就要付出代价。

    月下知道整个莲花坞,七长老就是最护弟子的,性格更是睚眦必报,月下清楚,大长老是一个斗师,自己不可能是他的对手,这下倒是有些为难。

    “大长老,你弟子将我打伤打残,我也没见你出现过,你弟子不是我对手,只能怪自己技不如人,你这样以大压小,恐怕不好吧。”

    月下看着大长老,身体没有丝毫动作,大长老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没有出手,月下就感觉无法摆脱大长老的攻击,也没有逃跑的打算。

    “哈哈哈,我会在乎这些,我弟子被人欺负了,我就要帮他报仇,你就接受我的怒火吧。”

    大长老笑着,没将月下的话放在眼里,朝着月下走去。

    七长老速度极快,一掌拍在月下身上,来不及抵挡。”啊!”,一声嚎叫响起,惊动鱼群,朝着远处游去。月下重重地倒下去。只觉得全身上下的穴位就像在被无数纲针穿透一般,巨痛难忍。

    冷汗从额头淌水般的流下,嘴中不断的吸着凉气,过了一会儿后,痛感才慢慢退去,月下只好躺在地上不敢再乱动弹。

    这一声惨叫也将紫风和晓风惊醒,迷迷糊糊的看着四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看着月下在地上躺着,酒意才消了大半,快速过去想要扶起月下。

    月下还没缓过来,发不出一点声音,被两人扶起来后,疼痛感又传来了,那种痛,让月下想要咆哮,但是内心怎么愤怒也没有半点声响。

    一口鲜血吐出,两人顿时酒醒了。

    “怎么了,月下,你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

    两人急切问道。

    月下并没有说话,眼睛犀利的看着前方,晓风看了过去,才发现旁边还有一人。

    紫风也反应过来,大惊:“大,大长老,你对月下出手?”

    “哼,你们两个小辈别管,给我闪开,今天老子就是来让这小子变残废的。”大长老看着两人,不以为意,对着两人道。

    月下听着大长老的话,这是要将自己废了的节奏,已经体验过那种生不如死的生活,月下可不想再次体验,看着大长老,眼里透露杀意。

    “找死。”

    大长老好像发现了月下的眼神,冲了过来,斗气外放,形成一个气旋,力量强大无比,似乎一击便能让整个月下亭粉碎,紫风和晓风同时抵挡,但却不能承受大长老的一击。

    瞬间被击倒在地,月下倒在最中间,拼命针扎,想要握紧拳头,与大长老对战,但全身疼痛,冷汗直冒,无法移动分毫。

    看着大长老继续走来,像个恶魔一般,想要收割月下的生命。

    一掌击来,在那一刻月下似乎听到有什么东西从高处摔下来,掉落在自己的心里摔得粉碎的声音。满心房的玻璃碎片,琳琅满目,反射着杂乱的光芒,而之后,又像是谁在手在自己的心脏,上用力地捏了一把,于是那些碎片就全部深深地插进心脏里面去。

    是痛吗?连痛字都觉得形容不了。

    自己的身体穿过木板,掉落月下亭,心里就像是被灌满了水,容不得轻轻一握,稍微的力量,就可以让月下哭出声来,有人说过,当你想哭的时候,只要抬起头来仰望,眼泪就不会落下来。

    可是,为什么,无论我再怎么抬头仰望,它还是会源源不断的涌出来。

    掉如莲塘,整颗心沉如了谷底,难以翻起波澜。

    难道就这样了吗?我不能输,我不能倒下。

    月下内心疯狂挣扎,想要翻过身,游上莲塘,突然一股暖流传来,月下清晰看到青莲发出耀眼的青芒,然后暖流经过全身,让自己慢慢恢复过来,看着这已经拯救自己多次的青莲。

    月下也坚定决心,让自己变强,不然在这片大陆上即保护不了自己,也保护不了他人,月下不想再次经历这种无力感了,无比渴望变强,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不受伤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