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当月下露出水面时,发现四周有些安静,月下亭内也没了大长老的身影,这才让月下松了口气,面对大长老,自己毫无胜算,只能被蹂躏。

    但想着大长老对自己痛下杀手,月下就心里不平,这个仇,一定要报,不过现在不敢去招惹,只能先努力提升修为。

    回到岸上,一身白衣泥泞不堪,头发也湿漉漉的,好在身上的伤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看了一眼月下亭,顺着小径走去,没想到晓风和紫风还在地上躺着,月下赶快过去检查一下,发现两人只是昏迷过去,并无大碍。

    还好,大长老并没有对两人下杀手,看着亭内的那个窟窿,自己就是被大长老从这里打下去的。

    大长老斗师的实力,力量何其强大,斗者难以接下一击,没想到月下幸存了下来。

    月下心想:明日成为核心弟子后,大长老应该不会在对自己出手了吧!

    将两人送到房间,月下再次回到月下亭,看着这个窟窿,在月光之下修炼起来。

    成为斗者,月下能够内视,但一直没有机会,现在静下心来,仔细查看自己的身体,发现并无任何异样,而且斗气比较纯净,似乎比正常的斗气还要强大。

    多次受重伤,但并没有什么隐疾,身体还强壮很多。

    气海位置,一株青莲散发蓬勃生机,似乎在哪里生根发芽了一般,一直观察着,但并没有什么变化,让月下想不通,那个传授自己指法的青衣老头是谁,还有多次提醒自己的声音是不是他。

    “小鬼,别想了,就是我多次救你的。”

    青莲之上青芒浮现,一个青衣老头出现,正是之前传授月下指法之人。

    看见老头,月下一喜,终于能够解释清楚了,立刻询问道:“你是谁?怎么在我体内,还有那青莲是什么?”

    一连问了多个问题,青衣老头吹胡子瞪眼的,但还是说:“我叫青奇,如今是灵魂状态,寄生在了青莲之上,与这青莲相依为命,这青莲是什么,我现在也弄不清楚,挺神秘的,能够净化斗气。”

    青衣老头说的话让月下有些懵,不是很明白,青奇只能无奈解释道:“你之前差点被打死,灵魂来到这里,那就是你的灵魂,我如今也是那个状态,当初便是我召唤你灵魂,才让你获得青莲的,恢复了你的斗气。”

    月下明白了,这青奇老头就是一种状态,没有身体,但还是有很多问题,又想询问,但青奇老头显得不耐烦,立刻说道:“你别问了,很多事情,现在知道对你没好处,等以后强大起来,我再告诉你。”

    “那套指法。”月下没有问青奇老头和青莲,而是问指法。

    “那套指法是我所创,叫做乾坤指,一指天地,二指日月,三指阴阳,也就是说乾坤指第一层有毁天灭地的之能,第二层有一指祭出日月无光之势,第三层便是一指出,有轮回之意。”

    对于修炼方面,青奇老头还是乐于解答。

    “你现在距离第一层还差十万八千里,连入门都还不算,弱,太弱了。”

    月下听着心惊,这套指法也太恐怖了吧!自己如今居然还未入门,这若是修炼到第一层,那要达到什么境界。

    “别高兴的太早,这指法没那么容易练,以你现在的境界,也就只能发挥出沧海一粟的威力,还差的远呢。”

    看着月下激动的神情,青奇老头继续提醒道,将月下拉回了现实。

    月下想着自己才成为斗者,距离那些还很遥远,现在只有快速提升实力,不然眼前的危机都难以解决。

    “青老,那套指法我才看懂前几式,后面都没看清,更别说修炼了。”

    月下想着之前青老展示的乾坤指,后面的动作难以看清,无法修炼。

    “你现在已经成为斗者,踏入修炼一途,也可以开始修炼斗技了,那功法我会慢慢教你,现在传授你一套斗技,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学。”

    月下当然愿意,还没见过斗技,听说斗技都是很强大的,和功法各有千秋。

    青老一看月下,便知道不用问下去,这小孩子绝对想学,继续道:“不过你必须按照我的方法来,当然我也是有条件的。”

    对于第一个月下自然是没有意见,但这条件还是问清楚较好。

    “什么条件?”

    “你遇到孕养灵魂的天材异宝要给我,我现在比较虚弱,需要这些东西才能继续活下去,才能去完成那未完成的事。”

    原来是这个条件,月下没有犹豫,直接点头答应了。

    “那好,我现在传你一套斗技,虚空神拳。”

    一道黑色光芒进入月下眉心,一部斗技出现在了月下脑海之中,虚空神拳几个大字有一些远古的气息,看着几个大字,月下瞬间被吸引住了。

    上面并没有说是什么等级的斗技,但月下第一眼就确定这斗技不简单,毕竟没见过世面。

    “这部斗技没有等级,是我机缘巧合之下获得,觉得还不错。”青老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还叫不错,月下现在已经心满意足了,这功法让月下觉得学会之后,可以说是同阶无敌。

    “好的,青老,我会认真修炼的。”

    说完之后便陷入沉思,集中精神观摩虚空之拳。

    整个人在月下亭内,安静下来修炼这部斗技,青老看见月下这么努力,也没有去打扰,化作一团青烟,注入青莲中。

    翌日,月下已从修炼状态出来,来到试炼场,与测试前五十一起去藏宝阁,身边自然少不了紫风。

    紫风和晓风今天醒来,发现月下并没有事,有些意外,大长老的力量那么强大,月下是怎么做到的,居然一点事都没有。

    但是两人询问半天,月下也没给出两人一个准确的答案,说现在时候未到,等有机会再说。

    若是月下把自己的机遇说出来,估计会遇到更多强大的敌人,会被别人解刨开来做研究。

    月下不傻,反而很聪明,即使青老没有特意交代,但月下还是很清楚的,青老那么强大,也变成灵魂体,只能依附在青莲之上,月下明白背后的危险,当然不敢大意。

    “好了,人都差不多到齐了,走吧!”月下看了一眼旁边的人,对着紫风道。

    “嗯。”

    两人朝着藏宝阁方向而去。

    “月下师兄,等等我呗,走这么快干嘛。”

    木兮跟了上来,娇怒道。

    “额!走吧。”

    月下也不管那些杀人的眼神,回复一下木兮。

    穿过试炼场,走了不久,便来到一座风雨桥上,穿过风雨桥,前方一个楼阁,藏宝阁。

    阁前一位老者在哪扫地,月下走了过去,对着老者行了一礼,问道:“我们能进去挑选功法了吗?”

    老者看着月下,微微点头,接着道:“可以,功法在一楼,斗技在二楼,去吧。”

    老者说完便不再理会众人,继续打扫阁前的落叶。

    看老者不想搭理,月下便朝着藏宝阁内走去,一进阁楼,琳琅满目的功法,拳法,掌法,刀法,各种各样。

    月下还是第一次踏进藏宝阁,瞬间被这些功法吸引住了,一部一部的看,每一部都让月下欲罢不能,舍不得放弃,但想着只能选择两部,月下才冷静下来,如今自己功法斗技都有了,还差点什么呢。

    对了,差一部修炼身法的,想到这,月下不在看那些乱七八糟的拳法,只看身法,最后停在了一部功法前面。

    疾跑:奔走如雷,快如闪电。

    这正是月下所需要的功法,月下才看着这名字,就喜欢上了,直接将这玉佩取下。

    功法就在玉佩之内,只要滴入自己的精血,便能学习。

    虽然只是黄阶功法,但月下还是很开心,只要适合自己,就是最好的。

    身法,攻击功法都有了,还要挑选一部什么功法呢,一时之间月下也不清楚,只能继续寻找。

    蛮神变:改变体质,需要经历风吹日晒,雷击电打。

    月下突然发现一部功法,蛮神变,并不是攻击功法,而是修炼身体的功法,虽然不是攻击功法,但月下还是挑选了这部。

    现在功法已经挑选完成,就差去挑选一部斗技了,月下来到二楼入口,发现有人挡在这里,月下正想说话,此人便开口了,戏谑的看着月下。

    “进入二楼,没那么容易,里面的都是斗者及以上的,你还不是核心弟子,不能进去。”

    月下立刻回道:“我已经是斗者了,凭什么不让我进去。”月下也看出来了,这个青年好像是故意为难自己,发出疑问道。

    “哼,都说了你不是核心弟子,不能进去,想进去也行,除非你能打败我。”

    看着月下不服气,这青年声音更大了,藐视月下,有些微怒。

    “好,今天就让我见识一下核心弟子的厉害。”

    若是以前的月下,可能会忍气吞声,但现在的月下,已经不会了,看着此人的腰牌,上面写着陈涛,月下便知道这人只不过是一个核心弟子而已,不知道为什么为难自己。

    “哈哈,好,有勇气,不就是一个一星斗者,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三星斗者,来,你先出手,不然怕你没机会了。”

    陈涛并不把月下放在眼里,一个一星斗者也敢挑衅自己,看来是要动动手脚了。

    藏宝阁内,每部功法之间,相距数十米,这么大的空间,倒是给两人腾出位置。

    月下还没和斗者对战过,既然陈涛这么狂,月下也不礼让了,朝着陈涛就是一指指去,直接使用乾坤指,斗气聚集在手指之上,有种剑指苍穹的气势。

    陈涛一惊,没想到区区一星斗者能发出这种攻击,立刻使用功法,似乎一道残月朝着月下手指劈来,撞在了一起,各自退后几步。

    陈涛没想到月下居然这么强,看来不是软柿子,没有那么好捏。

    但自己三星斗者,难道会害怕月下这个一星斗者,既然出手了,也不可能现在停下。

    不在等待月下出手,就朝着月下劈去,一轮残月,带着寒气,嘴里呵道:“寒月斩。”

    让月下有些压力,看来陈涛并没有留手。

    月下也是进入状态,一指既出,山河破碎,似乎一指便能将异域山川粉碎。

    两道功法撞在一起,产生一层灰雾,让周围有些朦胧,两人都感觉脚下晃动,站立不稳,朝着后面退了几步。

    直到雾气消散,两人才看清对方。

    陈涛更加震惊了,这月下不过一星斗者,怎么能和自己平分秋毫,感觉丝毫不输于自己。

    月下手指已经没有了感觉,麻木了,看来自己和三星斗者还是有些差距,心想没必要拼个你死我活,月下看着陈涛微笑道:“要不就这样吧!打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你觉得呢?”

    又不是生死搏斗,既然别人给自己台阶下,陈涛也就顺着台阶下来,笑道:“好,没必要了,我就是检测一下你的实力,够格了,可以上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