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月下对着陈涛微微点头,朝着二楼而去,到达二楼,这里比一楼大上数倍,斗技更多。

    月下还遇到几个带着腰牌,月下知道带着腰牌的,都是核心弟子,都各自挑选功法,并没有理会月下,倒是省去一些麻烦。

    已经见识过太多斗技的月下,有些心猿意马,这些斗技渐欲迷人眼,让月下都舍不得放弃,但只能选择一部。

    “小子,最后面哪一部,其他的都太垃圾了,斗技多了你也学不过来,别想那么多。”

    突然传来青老的声音,月下想想也是,多了也没用,现在已经有了这么多功法斗技了,太多了也学不过来。

    并不清楚最里面的那部斗技是什么,直接朝着里面走去,月下直接傻眼了,这是什么斗技。

    清心咒:练功要选清凉的地方进行,如果心不静,条件不许可的话,不要迫自己练功,不要傻练,因为心静需要过程。

    “是这个吗?”月下不敢相信的问青老,为什么要让自己挑选这个,这好像不是斗技吧!

    “对,就是这个,你心里不太平,就需要这种东西,以你现在的心,走不远的。”

    青老直接说道。

    月下还是有些不甘:“可是,青老,我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挑选斗技,这次机会就这么浪费了不是很可惜吗?”

    青老直接怒道:“哼,只要你把现有的都学会了,我这里还有斗技,这里面的都是垃圾,一点出息也没有,能不能把眼光放远一点,你现在并不是需要斗技,而是需要打好基础。”

    就这样,月下也不用选择了,直接拿了这清心咒,心里虽有些遗憾,但青老都说了,月下肯定相信青老。

    走出藏宝阁,外面只有那位扫地的老者,看着很平凡,让月下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难道就是一个普通人,看着老者的一举一动,月下看着有些享受,老者似乎不是在扫地,而是在修炼一般。

    当月下走到身旁时,老者才抬起头来,看着月下,然后道:“小子,让我看看你选了什么功法斗技。”

    月下有些别扭的将两部功法给老者看,老者都微微点头,当月下拿出清心咒时,老者有些意外,看着清心咒,在看看月下,说了一声:“嗯,不错,不错,有远见。”

    听着老者的称赞,月下有些尴尬,这不是自己挑选的,难道这清心咒有这么好,青老让自己选择这个,看这扫地老者样子也觉得不错。

    难道是自己太局限了,眼界太小了吗?

    离开藏宝阁,月下记得师傅莲天说过,让自己挑选功法斗技之后去找他。

    直接来到莲花坞主殿,这里相比其他别苑更加夺目,百米宽的大殿,四字形容:高,大,深,严。

    月下踏入大殿,里面有着几人,都是莲花坞的长老,月下一一行礼,看到莲天在最中心坐着,直接走过去,行礼一礼。

    “师傅。”

    “月儿来了,走吧!我带你去看看真正的宗门。”

    说完便起身,在前方走着,月下快速跟上,一路上莲天并没有说什么,没有问月下选了什么技法。

    在主殿旁边,影阁,莲天打开房门,走了进去,月下紧随其后,这影阁内什么也没有,一片空无,月下什么也没看到,正想说话,就发现师傅的身影消失不见。

    “嗯?”

    月下也走到莲天消失的位置,刹那间,眼前的景色发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自己正站在一座陡崖之上,身后是一个平原,还有十几人在平原之上,而平原四周都是山峰。

    “师傅,这就是莲花坞的真正面貌吗?”月下疑惑道。

    “这只是冰山一角,还有很多在这里看不见的,比如那个天峰下面的是一个虚拟战场,在里面打斗,你不会死,但是感觉很真实。”

    莲天看着月下,一个心计浮上心头:“走,让你死一次。”

    看着师傅那副模样,月下微微退后,皱眉道:“师傅,可不可以不去?”

    才说完,莲天拎着月下,很快就来到天峰下面,月下看到一个石门:虚拟战场。

    莲天一按旁边的石块,门便开了,将月下丢了进去,莲天进来后,石门便关上了。

    里面四周全是星空,地面似乎是一块巨大的岩石,月下还能看到上空的银星一闪一闪的。

    莲天进来便开口:“准备好接我一招。”

    “啊!师傅,你可是斗师,我一个斗者怎么接你一招。”

    “别废话,来了。”

    才说完,莲天就对月下出手了。

    月下感觉自己被上万斤的巨石砸中,身体四分五裂的,来不及感受疼痛,自己似乎就死了。

    一会儿后,月下出现在了天峰下,对于刚才的经历,月下现在还触目惊心,这么真实的吗?

    被莲天击中,月下便知道自己活不了了,那种感觉,让月下现在还后怕,不想再次尝试了。

    “哈哈,怎么样?是不是太爽了。”

    石门打开,莲天从里面走了出来,笑道。

    月下没有回答,而是心里暗道:“师傅,你是爽了,可是我绝望惨了,那种感受,争执,绝望都在一瞬间,一击之间,让我好像度过了自己的一生。”

    看着月下的表情,莲天当然知道那种感受,自己也体验过,继续道:“走,带你去找住处,这里你以后再来体验。”

    月下点了点头,现在可不想再去体验一次,还是先找个地方休息,让自己心里缓过来。

    莲天直接顺着小径朝着天峰上面走去,这小径由青石铺成,每隔几十米高,便有一处平坦的地方,有一个庭院。

    一直走到天峰峰顶,莲天才停下来,回过头笑道:“月儿,你今后就住这里吧。”

    月下一看,这庭院外面还有各种鲜艳的花朵,似乎有人精心打理的,看着莲天的笑,月下感觉有些贼,好像奸计得逞。

    “师傅,这里不会有人住吧?”

    “怎么可能,这可是我专门为你寻找的,你就安心住下吧!我就先出去了,外面还有事情,希望你能在这里多待一段时间。”莲天笑嘻嘻的说,然后便快速离开了。

    月下来不及再说什么,莲天的身影就消失在了视线中。

    月下走进庭院,看着院子里的花朵,花团锦簇,花枝招展。

    推开木门,里面有一种异香,让月下身心舒适,感觉极佳。

    一张普普通通的床,还有简易的座椅,就什么也没了,这让月下怎么过啊!

    突然之间,月下想起自己的美酒了,醉仙酒,那种佳酿美酒,在这里什么也没了,看来什么时候要出去一次。

    既来之则安之,月下准备在这里居住下来,掏出斗技,在上面滴上一滴精血,顿时月下看到

    清心若水,清水即心。

    微风无起,波澜不惊。

    幽篁独坐,长啸鸣琴。

    禅寂入定,毒龙遁形。

    我心无窍,天道酬勤。

    我义凛然,鬼魅皆惊。

    我情豪溢,天地归心……

    月下照着念了一遍,发现自己心境空明,没有一丝杂质,就像初生的婴儿,没有一点浮躁,这时学习其他功法,绝佳。

    月下先修炼一遍乾坤指前几式,稳固下来。

    然后便修炼青老传授的斗技,虚空神拳,现在对于这些斗技的学习,更加简单,月下现在才明白青老让自己选择清心咒的原因。

    自己已经有了斗技,这清心咒可不比那些斗技差,现在月下是越来越喜欢这清心咒了。

    再次将精血滴入疾跑之中,月下便看到一个小人在哪修炼,速度越来越快,现在场地受到限制,月下只能先将这些记下。

    当把疾跑的内容全都记住后,已是傍晚了,月下起身,准备出去练练。

    这时推门声传来,月下朝门外看去,居然是一个女子,少女身穿紫衣,十七八岁的样子,黛眉弯弯,眸蕴灵气,一双大眼睛扑闪,蕴纳神秀,浅笑间小酒窝呈现,非常的美丽,像是夜月下的精灵一般慧黠而灵动。

    月下看呆了,而女子也是呆了,眼里更多的是疑惑,大眼睛打量这月下。

    发出悦耳的声音:“你是谁?”

    月下还痴迷于女子的美色,没有反应,女子有些生气了,声音变大:“你是谁?”

    月下被惊醒,回道:“我叫月下。”

    “你是来挑战我的吗?”紫衣女子继续问道。

    月下不清楚女子在说什么挑战,看着女子问道:“什么挑战?”

    “你,你连这个都不知道?”

    “嗯。”

    “这是我的庭院,你来这里不是来挑战我的,那你来做什么?还有谁让你进来的?”

    紫衣女子继续道,一连串的问题让月下明白了。

    师傅果然骗自己的,这是别人的庭院,月下立刻解释道:“是我师傅让我住这里的,我也不知道你说的这些。”

    “我才不管这些,既然你来了,那就出来,到院子外面战斗吧。”

    紫衣女子说完便出去了,月下也不好在做停留,才走出来,紫衣女子便说:“你先出手吧。”

    “这个能不能和平解决,我不知道这些啊。”莫名其妙的就要战斗,月下有些苦恼,这都是什么事。

    紫衣女子:“别啰嗦了,你既然敢来,怎么还不敢出手了。”

    月下就在原地站着,并未有出手的打算,毕竟是因为自己闯入别人住所,自己出手就不合理了。

    “既然是你的别院,那我这就离去。”

    说完月下就准备下山去。

    “你个胆小鬼,懦夫,一招都不敢,不知道来这里做什么?”紫衣女子有些不乐意道。

    月下没有回答,抬腿走去,来到下面的别院,发现这里静悄悄的,心想:“这里没人住吧!”

    朝着里面走去,发现和上面的别院差不多,只是院子里面少了鲜花。

    木门声音响起,居然有人,吓了月下一跳,怎么有人还如此安静,一点亮光也没有。

    这人二十多岁的样子,丰神如玉,俊美到令女人嫉妒,气质灵动,超凡脱俗,看见月下,也有些意外,却恬淡道:“来吧!”

    说完走到院外,与月下相对,月下没想到有人,正想离开,这男子的声音响起:“原来是一个懦夫,我还以为是想住这里的。”

    再次听见别人叫自己懦夫,好像之前别人叫自己废物一样,月下有些生气,怒道:“懦夫,我让你看看什么叫懦夫。”

    说完朝着男子攻去,乾坤指,带着一道道劲风,像一把锋利的巨剑,朝着男子攻去。

    男子看着月下使用功法,更加意外了,伸出手平淡的挡住月下一指。

    “弱爆了,这才斗者初期,居然敢来这里。”

    俊美男子不屑道。

    月下一指指出,力量有多强,自己心里清楚,三星斗者陈涛自己都能应对,这人让自己感受到巨大压力,感觉和大长老不相上下。

    难道这是一位斗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