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月下还在猜测,俊美男子发出声音:“滚吧!一个斗者也这么无知。”

    虽然这话让月下很不爽,但自己确实不是对手,只能忍气吞声,悄然离去。

    受到打击,月下没有继续寻找住处,一路走下天峰,来到模拟战场,才发现旁边有一块石碑,上面写道:“此峰名为天峰,是莲门第一峰,想要居住,战胜原居住者便可。”

    之前跟随师傅,没有发现这石碑,现在月下才明白,原来莲花坞只是世人所看到的假象,这里才是真正的莲花坞,而且不叫莲花坞,叫莲门,不知道有什么特殊的。

    好奇心让月下想要四处看看,看莲门有什么特别的,随即便朝着旁边山峰走去,夜幕降临,但这山峰却一点也不宁静,还不时传来巨响,传来惨叫,让月下忍不住加快步法。

    不久后,月下便来到山峰之下,同样有一石碑,此峰名为:地峰,与天峰有些区别,地峰之上有强大的压力,没有实力者勿入。

    月下想不通什么什么压力,能够来到这里的,最弱也是斗者,难道还不能上去。

    月下心里当然想去看看是怎么回事,朝着青石小径方向走去,并未看出有什么不同的,也没什么特别的。

    抬脚就踏上青石台阶,蓬,一股巨大推力传来,让月下感觉身体要被撕裂了,月下身体退出青石台阶,原来真的有压力,但好像不是很强。

    抬起一只脚踏上台阶,整只脚似乎被什么束缚着一般,像被别人攻击一般,才几息时间,月下就将脚收回来。

    这几息中,月下感觉自己的脚被攻击无数次,都已经没了知觉,全是靠身体的力量才将腿收回来。

    收回来后,月下顿时头晕目眩,之前将脚伸上台阶,血液流通不畅,突然正常流通,让月下猝不及防,差点站不稳。

    但怎么说也是斗者,经过斗气的洗礼,身体素质比普通人强上不少,很快便恢复了。

    想着这个地方太适合练体了,月下直接选择修炼蛮神变,滴入精血,一道黄色光芒出现,居然是一部高级黄阶功法,这部功法分为七个阶段,每个阶段颜色都不一样。

    由高到底分别为赤,橙,黄,绿,青,蓝,紫。

    而斗者阶段只能修炼青蓝紫三个阶段,也就是说斗者初期只能修炼紫色阶段。

    而这已经让月下满足了,这紫色阶段就能抵挡斗者初期的攻击,只要自己修炼成功,与初期斗者战斗就没有丝毫压力了。

    月下也是敢想敢做之人,这地峰如此适合练体,自己在这里修炼蛮神变一定会事倍功半的。

    直接走上台阶,按照蛮神变修炼方法运转斗气,月下瞬间感觉压力小了不少,便继续修炼下去。

    足足过来一个时辰,月下才再次睁开双眼,准备朝着第二到台阶走去,现在月下不使用斗气,靠强健的身体已经能够在第一道台阶自由活动了。

    有了之前的经验,月下一只脚先踏上去,慢慢的将整个身体移动上去,这里压力是前面一个台阶的两倍,让月下有些难受,在第二道台阶上面盘腿而坐,无穷无尽的挤压感,让月下呼吸都困难。

    但月下立刻运转斗气抵抗,虽然压力小了,但还是让月下苦不堪言,不时听到上方传来的惨叫声,让月下更加坚定,别人都已经不知道上了多少台阶,自己这才第二道,月下强忍着疼痛,修炼起来。

    又是一个时辰,月下身体上有了一丝紫气,当月下睁开眼是,有一丝紫芒,但是一闪而逝,难以察觉。

    对于蛮神变紫色阶段已经有所了解,月下看着第三个台阶,并未继续上去,而是走了下来,压力落差有点大,月下感觉自己瞬间轻灵很多,脸上没有什么表现,眼睛看着地峰上方。

    不知道上面承受的压力是何等强大,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走到顶峰。

    今天已经初步了解了挑选的功法,贪多嚼不烂,月下便不准备修炼了,看了远处的山峰,不知道哪里又有什么特殊的,月下准备先去熟悉一下莲门。

    不出月下所料,这座山峰叫做:玄峰,而这里也有特别的修炼方法,这里是修炼斗气的,有一个斗气控制阁,主要是控制斗气怎样运转的,让你在战斗中不浪费一滴能量。

    月下没有进去的意思,继续朝着下一个山峰走去。

    这里有些优美,整个山峰云雾缭绕,还有一条溪水喘喘流淌,月下走进一看,鸟语花香的,好似一处仙境。

    其他地方漆黑一片,这里却有亮光,不知道这里有什么作用。

    拨开云雾,月下才看见石碑:黄峰,以险出奇,险象环生,断壁残垣,历练心智。

    看着这石碑上的话语,和这景象相差太大了吧!

    黄峰就是一个绝佳美景,真的看不出哪里险了。

    若不是旁边传来声音,月下都想要上去看看了。

    这声音月下有些熟悉,而核心弟子中,月下也只与一人有过接触,这个人不用说也知道是陈涛,之前在藏宝阁遇见过。

    “咦,是你?”

    陈涛发出疑惑的声音。

    月下回过头来,微笑道:“陈师兄。”

    听见月下叫自己陈师兄,陈涛心里窃喜,也是微笑的看着月下,开口道:“小师弟,你是第一次来吧!”

    说话间还显摆,装出一副老气横生的样子。

    看着陈涛那副样子,有些好笑,但月下不可能笑出来,而是回答道:“是啊!陈师兄,不知道我可以去哪里居住?”

    现在月下就想找一个地方安定下来,修炼这么久了,有些疲惫。

    陈涛听完,指着一个地方,月下顺着陈涛所指方向看去,哪里是几座雪峰相连,形成一条小山脉。

    月下疑惑道:“住在雪峰之上吗?”

    “你想多了,你才入门,只能住在雪峰之下,想要居住雪峰之上,除非你实力够强,不然也会被打下来的。”

    “这里全靠实力说话,住的地方越高,那就表明你实力越强,最上面的那些人,你最好别惹,有些人脾气不好,会直接将你打废的。”

    陈涛看着雪峰之巅,有些无奈的说道,那里有让他都畏惧的人。

    月下第一次来到莲门,问题很多,又问道:“那个天峰呢。”

    陈涛摆出师兄的姿态,给月下解释道:“那里,你现在就别想了,都是斗师,都是莲门最强大的存在。”

    这话一说出,月下震惊了,没想到天峰之上都是斗师,自己之前还无知的居住在哪里,还是天峰峰顶,现在冷汗直冒,想想都后怕。

    看着月下的样子,陈涛很满意的点了点头,还以为月下是因为自己说的话,忌惮天峰上的那些妖孽。

    等陈涛把月下的问题回答完,已经过去一个时辰了,还好陈涛并没有嫌弃月下,一直给月下讲解。

    现在月下对于莲门有了一定了解,就是靠拳头说话,谁拳头硬,谁说的就是理。

    “走了,休息去了,明日好修炼。”

    陈涛带着月下朝着冰雪山脉走去,一路上并没有停留,很快便到了冰雪山脉。

    “小师弟,你就在这冰脉下面随便找个住处,明天再来找你。”

    陈涛说完,摇晃着身上微胖的肉,朝着山上而去,并不是主峰,只是旁边的雪峰。

    月下感觉这里的斗气比其他地方更加充沛,让其感觉很是舒适,就朝着前方的冰屋走去,这里并不像天峰是别院,而是在雪峰之中开辟出来的冰屋。

    寒意侵袭而来,穿得单薄的月下立刻运转斗气,抵御这寒气的侵蚀。

    这还怎么休息?看着这冰屋,月下有些疑惑。

    自己还要运转斗气抵御寒气,还怎么休息,月下想不通,为什么要居住在这冰脉,旁边不是有其他的山峰吗?

    但没有人为其解惑,进入冰屋,里面只有冰椅,冰桌,冰床,便什么也没有了。

    看着也太寒酸了吧!

    月下走到冰床上,需要运转斗气御寒,难以入眠,很快就起来了,看着冰床,来来回回的走动着,半个时辰后,才再次上床。

    当月下入眠时,黎明已经来到了。

    “走,去看看,有好戏看了。”

    “走,待会儿去晚了,就什么也看不到了,不能错过。”

    “不知道王博能不能挑战成功,快走。”

    月下被一阵吵杂声吵醒,走出冰屋,一道刺眼的阳光照射下来,身上的冰珠反射出斑斓的虹光,让月下很是无奈。

    看见这些人三三两两的朝着一个方向而去。

    月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跟着众人的足迹,追了过去。

    到了这里,月下才知道,原来是有人挑战,这里有一块天碑,用来排名的,名次低的可以向名次高的挑战,但是一次只能挑战自己名次前十名以内的。

    不然谁都挑战前面的,不就打扰到别人修炼了。

    “你准备好了吗?”天碑旁的斗台上,一男子开口道。

    另一人剑眉一跳,有些狂傲道:“王博,你还真有勇气,上个月才败给我,现在又来挑战了。”

    听见这话,王博很不服气道:“李战,你实力和我差不多,上次赢我不过是侥幸而已,还以为我真的打不赢你,哼!”

    “别废话了,手底下见真招。”

    李战说完,直接出手了,一个直拳朝着王博打去,月下也看不出这一拳有多强,更猜不出两人的境界。

    王博一见李战出拳,也是举起拳头与其碰撞在一起,一声响声,让月下懵了,看着还弥留下的气劲,月下知道自己连一拳都接不住,这应该是斗者后期的实力吧。

    毕竟两人每一拳过后,似乎让斗台上的空气都消失了,让人有一种窒息感,月下还是站在外围,没有靠近斗台,不知道站在斗台旁边,是不是会受到战斗影响。

    突然,月下眼睛一亮,发现陈涛就站在斗台旁边,悄悄走了过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