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王博和李战在台上打得有来有回,一时之间谁也奈何不了谁,场面一度僵持。

    两人都是汗流浃背,都有些心急起来,想要找出对付破绽。

    但两人都露出破绽,让两人的战斗显得有些滑稽。

    却没有一人笑话,毕竟站在斗台之上,都是值得敬佩的。

    陈涛看得入神,微胖的身材伴着那细眯眯的眼睛,让人感觉有些滑头。

    突然一只手搭在其肩上,陈涛打了个冷颤,回过头发现是月下,肉嘟嘟的脸上顿时不乐意了。

    “你小子想干嘛?吓我一跳。”

    月下看着陈涛的反应,微笑道:“你怎么想做贼一样,很心虚啊!”

    陈涛不屑的说了一声:“切,我这是和别人打赌了,若是王博胜的话,我就赢了。”

    难怪陈涛看得这么认真,看其样子也为王博捏了一把汗。

    台上两人越战越烈,每一拳都有气冲斗牛之势,身上都布满伤痕,谁也不服气,也不认输,似乎要拼个你死我活。

    “李战,来吧!玩也玩够了,出你底牌吧!”王博脸上的汗水留下一道道痕迹,显得有些狼狈,此刻不想拖再下去,毕竟斗气已经消耗得差不多,只能使用最强技法,想要快速结束这场战斗。

    李战的状态也不比王博的好,听见王博的话,这也正是自己想说的,看着王博道:“既然你这么想见识我的底牌,那我今天就让你看看我真真的实力。”

    王博一声大喝:“天残爆。”

    整个人像是进入狂暴状态,斗气狂涌,那种气势,让月下不经意间微微退后,陈涛也是不自然的退后一些。

    与此同时,李战也是咆哮道:“战王印。”

    李战身上似乎出现一个模糊的虚影,整个人像一个杀伐果断的战神,朝着王博攻去。

    蓬,这一刻惊天动地,两人好似要撕裂空间,这一击声势浩大,让台下的人忍不住闭上双眼,一时之间没有人看清斗台上的战斗。

    这种情况没有人知道输赢,直到硝烟散去,众人才看清台上的局势,两人都倒在斗台之上,那么这次挑战算谁赢,不可能打个平手吧!

    天碑上面可没有平手一说,就看天碑排行榜了,现在已经没有人关注李战和王博了,都在看着天碑榜,看天碑是怎样判定的。

    天碑榜上,李战排名第五十二,王博排名第五十三,整个斗台旁边的人都安静的看着,所有人都抬头看这名次会不会有变动。

    但等了片刻,也没有变化。

    “唉!可惜,王博还是输了,不过两人是真的强,这力量应该接近斗师了。”

    “说接近斗师那就过了,斗师的恐怖你是没见过,不是斗者能够承受的。”

    “真的强,排名五十二五十三的就这么强了,排名第一第二的会有多强。”

    “等等,你们看,天碑上面,动了。”

    不知道谁叫了一声,全部看着天碑,王博和李战的名字换了过来,也就是说王博赢了,挑战成功。

    “靠,吓老子一跳,老子还以为王博就这样输了,果然没让我失望。”

    陈涛激动得跳了起来,看着天碑眉欢眼笑的。

    “这是怎么回事?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太可惜了,刚才没看到。”

    月下看着天碑,最上面有两人的名字,分别是紫舞和白龙吟,在两人下面还有一个人,名字比较显眼,叫做凤囚凰,看名字应该是个女子。

    看着天碑,月下内心渴望力量,想要去与几人一战,享受那种战斗的快感。

    在吵杂声中,月下悄然而退,朝着黄峰走去,今天,月下要去看看,黄峰上有什么特别的,只要能够提升修为,月下不管有多难多苦,也要去尝试一下。

    毕竟看过天碑,连三星斗者的陈涛也只是一百多名,在这莲门算是垫底的,月下在外面莲花坞,成为斗者,便是所有人的敬仰。

    但来到这里,只是最弱小的存在,这种感觉让月下很不爽。

    月下可不想放弃任何能提升修为的机会,沉思中,便来到黄峰之前,再次看见石碑,黄峰,以险出奇,险象环生,断壁残垣,历练心智。

    看着这美轮美奂的景象,月下无法将其与险连接起来,看着这些云雾,月下走了上去。

    才走上台阶,瞬间跌入万丈深渊,感觉自己一直在往下掉,看着眼前的黄峰,已经不在是色彩斑斓,金碧辉煌的。

    四周全是黑暗,无法看见一丝光明,身体像是从高处跌落。

    这深渊无穷无尽,足足半个时辰,月下感觉自己还在往下掉。

    当一个人,处于黑色的世界中,孤身一人,没有一点亮光,便会害怕,这是人的一种本能。

    孤独,月下感觉整个世界一片漆黑,只有自己一人和无边无际的黑暗,没有一点声音,静得能听到自己的心脏跳动声。

    月下运转斗气,可是却没有用,现在斗气已经失去了作用,只有自己一人,没有争斗,没有喧嚣。

    月下感到无力,就算自己成为了这个世界的主宰,那又如何,没有陪伴,没有温暖,那还有什么意义。

    几个时辰后,月下看将这片黑暗看清,心里有种释然,看着前方,黄山还是山,黄山又不是山,脸上露出笑意,继续走了上去。

    联系走了十几步,月下才再次停下来,此刻眼前的景色似乎又变了,自己突然身处悬崖之上,前方是一道巨大的鸿沟,一眼看不到边际。

    往下看,全是悬崖峭壁,最下面是黑暗,无法看清,此刻的月下是山穷水复疑无路,已经到了无路可走禁地,前方是悬崖,让其难以踏出一步。

    踏出便会跌下陡崖,会被活活摔死,不踏出,就只能后退,无论顺境、逆境,无论何等挫折,不骄不躁、不屈不挠、认准目标而奋进,这才算是一颗坚定的心。

    不踏出便无法走出去,无法往上走,只能泯然为众人。

    在犹豫过后,月下闭着眼睛很坚定的踏了出去,并没有掉下去,而像是踩在了台阶之上,一直走着,本来看不到边际的岸,此刻居然出现了,距离月下也就十几米的距离,很快便走过陡崖前的鸿沟。

    月下睁开双眼,自己已经来到黄峰的半山上了,今天已经算是不错了,虽然没有修炼功法和斗技,但月下的心,更加坚定了,外物难以打动。

    这种状态,让月下心成长了很多,整个人气质都发生了蜕变,显得成熟起来,虽然容貌没变,但那颗心已经换了,更加坚定,看着前方的美景,没有一丝惧意。

    心境的提高,比斗技,功法更重要,这次算是不错的机遇,月下没有继续朝山上而去,而是退下黄峰,准备回去休息了。

    黄峰之行的这段时间,已经过去四五个时辰,走出黄峰,现在已经是傍晚时分。

    看着静悄悄的的黄峰,还是没有变化,月下知道,这种历练只有一次机会,下一次再去黄峰,就没有这样的景象了。

    来到冰脉下,直接回到冰屋,这里寒气较重,还是得控制斗气御寒。

    住得并不舒适,但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月下心里很清楚,别人和自己一样,都在这种环境下生存。

    月下可不想认输,躺在床上,心里默念清心咒,让自己时刻保持良好的状态。

    翌日,月下没有再去黄峰,而是去了玄峰,这里面有一个斗气控制阁,玄峰之上倒是没有什么特殊的,就是普通的别院,比天峰上面的小,这里也有人居住,月下现在没实力去招惹,只能一心一意的修炼。

    斗气控制阁,看着里面,什么也没有,月下懵了,怎么控制斗气,没有教学吗?

    但既然是斗气控制阁,肯定与斗气有关,月下试着运转斗气,眼前出现一个景象,自己的身体变为熔炉,斗气变成了熔炉内的火焰。

    熔炉之上:“斗气化一。”

    斗气化一,月下明白,就是将这些斗气化为一字,月下想着:这还不简单。

    月下试图控制斗气,让所有斗气聚在一起,写成一个一字。

    但是月下很快遇到困难了,这个一字,歪歪斜斜的,没有一点笔锋,一字上面还有众多斗气漂浮不定,没有一点利势。

    无数次的尝试,这个一字还是没有写出来,各种各样的方法都用尽了,月下也没有将一字写好。

    这应该是最基础的,若是这个一字都写不出来,也就不会有下一步了。

    既然写不出来,那就让它自己写,月下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不是控制斗气,而是与斗气沟通。

    月下将自己想象成为一缕斗气,很快斗气像是感应到月下的召唤,以月下为中心聚集起来,在月下的引导下,一个锋芒毕露的一字成形了,而月下变成了这个一字的精神。

    此时,这个一字神形具备,叮的一声,月下知道自己完成了。

    再次看着熔炉,这次是化一个太阳,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月下很快便将全身斗气化成一个太阳,连太阳放射光芒的细节都表现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月下已经能使斗气化出一条蟒蛇,每一片鳞片都化的栩栩如生,几乎达到以假乱真的现象。

    在这斗气控制阁,能够以这种方式控制斗气,在外面便不可行,毕竟以月下现在斗者的境界,不可能让斗气化作蟒蛇,这里只不过是换种方式让你熟练斗气。

    如此往复十多天,月下将地峰,黄峰都走了一半多,已经超过了半山腰,而在玄峰下的斗气控制阁内,也能让斗气达到化任何动物的级别。

    十多天后,月下便感觉斗气更甚,差一点就能踏入二星斗者了,月下并没有继续下去,想要去看看其他的山峰,看看能不能寻到让自己达到二星斗者的契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