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山里很静,春光拂擦过的地方,桃花于枝头羞赧地闪烁一种温柔的殷红,一种无比的诱惑,如爱情覆盖在枝丫上,闪烁着炫目的色彩。

    此山上面居然有如此艳丽的桃花,让月下在此山停了下来,这种感觉极好,看见远处的小溪,潺潺流淌,月下有种返璞归真的感觉。

    这些唯美的景色,让月下心境达到纯净无比,浑身斗气浮躁起来,好似要冲破瓶颈,也就一刹那的时间,月下突破了,那冲破瓶颈的感觉,让月下感觉自己完全不一样了。

    斗气比之前浑厚了一倍有余,握起拳头,一拳打在桃树上,咔擦一声,桃树直接断裂,月下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拳头,吹了一口气,脸上全是得意之色。

    既然已经突破到二星斗者,月下便不再准备停留,朝着山下而去。

    “小鬼,等等。”

    青老的声音突然传来,月下立刻停下脚步。

    上次青老出现后,就没出现了,自己的虚空神拳也一直没有机会修炼,现在青老发声,让月下有些惊喜。

    “青老,什么事?”

    说话的同时月下也是内视体内,看见青老从青莲之上冒了出来。

    “这山上有一株特殊的药草,可以去看看。”

    月下没有接触过药草,听见青老所说,对于这株药草有些好奇。

    “青老,这药草在哪?”

    “就在山的另一面,去看看就知道了。”

    月下所站的位置位于这座山的阳面,而另一面则是阴面,月下有些心急,快速穿梭在山林之中。

    很快便来到阴面,这里树木没有阳面的茂盛,大地上传来些许凉意,看着这里,岩石较多,怪石嶙峋。

    月下想不通,这种地方怎么会有让青老所说的药草,这里如此荒芜,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让月下很是不喜。

    一声咆哮声传来,这好像是狗熊的声音,月下还没看到它出现,先感受到了它的力量。

    身后的树林中,巨大的黑叶树木噼啪作响、摇摇晃晃。比猛犸还更高大的它走出了树林。这是一座肌肉的城池,支撑它的每一条肢体都比人体还粗壮。

    它古老残破的远古护甲由黑暗的金属板组成,数百场战斗留下的血迹在上面凝结成厚厚的一层。

    在它的后背和肩膀上,插着许许多多残破的武器,全都因岁月而变得锈迹斑斑。

    它有一半的脸已经没有了血肉,露出了粼粼的白骨、牙齿和犄角。诡异的黑血从它嘴里淌出。四只眼睛看上去超乎想象地古老、异样、冷酷,正俯视着月下。

    “小鬼,你还在等什么,快跑。”

    青老突然大声咆哮道。

    月下已经没有时间去思考了,直接运转斗气,使用功法疾跑,快速逃离这片山峰,庆幸的是这巨型狗熊并没有追来,月下感觉浑身疲惫,直接软倒在了地上。

    “青老,那是什么东西,怎么如此恐怖。”

    月下心里问道。

    “小鬼,还好你命大,那巨型狗熊是一种变异狗熊,这种狗熊叫做雷霆咆哮,那熊掌上面带有雷霆,生性残暴。”

    “防御力也是极强,看那模样,最低也是斗师实力,妖兽的斗师可不是人类能比的,一掌你就没了,好在那雷霆咆哮没有追你,不然你现在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

    听着青老解释,那恐怖的身影还在月下脑海中无法挥去。

    而且这雷霆咆哮只是幼龄时间,还没有成长起来,这若是成长起来,整个莲门恐怕无人能挡,从青老哪里得来这些消息,让月下有点后怕,这件事还是早点告诉师傅为好。

    “你知道吗?刘唯在找那个新入门的小师弟,好像要教训他一顿。”

    当月下回到冰脉前,便听到这样的声音传来。

    “不知道,不过才入门的怎么会惹上刘唯,这没道理啊!”

    另一人发出疑惑道。

    “好像是因为刘唯的兄弟在莲花坞被此人重伤,刘唯是为了其出头的。”

    “这刘唯也真是的,莲门内,他敢欺负谁,也就是欺负一下新入门的弟子而已。”

    “你别说,这刘唯现在已经是斗者中期了,好像实力提升了一点。”

    “管他提升多少,反正也不是我的对手,不过有热闹看就行。”

    “那个新入门的弟子不在,此刻刘唯正在前方等着呢。”

    月下没想到自己没露过几次面,这刘唯怎么知道自己进入莲门的,至于为什么刘唯要对自己出手,月下很清楚,正是因为自己将莲花坞三贱客之一的小贱重伤。

    月下朝着自己住处而去,很快便看到这里聚集了十几个人,都在自己住的地方等着。

    月下嘴角发出一抹邪笑,抬头挺胸的朝着前方走去。

    “咦,快看,是不是他?”

    “应该就是他了,莲门内还没见过此人。”

    听见议论声,人群中走出一人,此人也就二十来岁,一身黑袍,眼角的那道刀疤特别显眼,看着月下,眼露凶光,问道:“你就是月下?”

    月下也没有隐瞒,漫不经心道:“是我,怎么了?”

    刘唯看着月下的这副模样,心里很是不爽,一个新入门的弟子,既然敢这样对自己,刘唯的心脏顿时承受不了。

    “嗯,你,很不错。”刘唯还特意停顿一下,谁都知道,这是反语,同时刘唯的指关节咔咔作响,想给月下一个下马威。

    月下被刘唯逗乐了,有实力的装逼,那叫装逼,没实力的装逼,那叫傻逼。

    就是不知道刘唯到底是在装逼还是傻逼。

    月下脸皮也是够厚,笑嘻嘻道:“谢谢师兄夸奖,这已经是我今天听到的第十遍夸奖我的话语了。”

    刘唯一副一无所知的样子,没想到月下脸皮这么厚,差点将自己气吐血。

    “呸,给脸不要脸,还真以为我是在夸你,见过贱的,我就没见过你这么贱的。”

    刘唯不这么说还好,才说完,月下那俊美的脸上就露出贱贱的表情,不过这种贱是明贱,不像三贱客是那种暗贱。

    这种贱,贱得阳光,贱得正直。

    但周围的人看着月下这样子,都恶狠狠的看着月下,想要将月下吃了一般。

    月下立即收敛起来,可不想惹众怒,毕竟众怒难犯,何必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小子,有本事去天碑斗台,既然你这么狂,不会不敢去吧!”

    刘唯想用激将法,激月下去天碑斗台,毕竟在莲门不能自相残杀,但在斗台上,就说不定了,比如一不小心失手了,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刘唯这么说,都知道这是激将法,但这激将法对月下有用吗?

    很多人都知道月下才入门没多久,也就才成为斗者,此刻应该不会答应刘唯。

    别说,刘唯这激将法还真有,月下立刻微笑道:“既然你是这样想的,那就去天碑斗台吧!”

    这个回答没有人猜到,月下居然敢接受刘唯的挑战,这不是去送人头的吗?

    “月下,你别答应啊!这刘唯已经是斗者中期的了,你怎么可能战胜他,你这不是找死吗?”

    陈涛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出来,劝解着月下道,还疯狂用眼神示意月下。

    看着陈涛那微胖的身材,肉嘟嘟的小脸还有那只有一条缝的小眼睛,此话一出,引起场内的不满,好不容易有好戏看,怎么能让陈涛打搅了。

    “别呀!说出去的话抛出去的水,刚才这位小兄弟已经答应了,这样反悔恐怖不好。”

    旁边担心没有战斗看的人立刻说道,不希望月下逃跑,世人都有一个看热闹的心,更何况看别人战斗还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那种感觉好极了。

    月下听见议论声,也不想扰了别人的兴致,平淡道:“放心,各位,我不会反悔的,既然已经答应了,那就走吧!”

    月下也想在天碑上留下自己的名字,通过这一次战斗,让自己名留天碑。

    只有看到自己的名次,才让自己更有修炼的动力,月下想看着自己一步一步的走上天碑第一,这是月下现在的目标。

    看着那几位的名次,月下早就心痒痒的,希望能够早点与其交手。

    特别是那个看了第一眼就让月下入迷的人。

    “好,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小子,很不错,说话算话。”

    在众人的吵闹中,将月下和刘唯拥护到了天碑旁边,看着这天碑,月下仰着头,看着那刺眼的几个名字。

    刘唯很快到了斗台之上,看着月下,兴奋道:“小子,上来受死。”

    刘唯一副吃定月下的样子。

    月下摇了摇头,很是无奈。

    跃上斗台,看来是时候展现真正的实力了,脸上已经看不出情绪的波动,月下认真了,面临刘唯,这个比自己高出两个境界的人。

    月下不知道能不能赢,但月下相信自己能够保住性命,想要见识一下二星斗者与四星斗者的区别有多大。

    正常情况下,四星斗者的斗气是二星斗者的两倍有余,发挥斗技的力量也有更强,想要越级挑战,根本不可能,除非是那种超级宗派的天骄。

    但是路必须走下去,月下不想停滞不前,只有无尽的挑战,才能超越自己,让自己更强大。

    “来吧!”

    月下对着刘唯伸出手,朝着自己挥了挥,这是挑衅,赤裸裸的挑衅,别说是刘唯了,旁边观看的人都忍不了。

    不知道是谁还说了一句:“打他,打死他,太猖狂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