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看着蠢蠢欲动的人,月下并没有满足他们,才经过一场战斗,此刻也是精疲力竭的,没有战斗能力了。

    “月下,没想到你这么强,居然能越级战胜刘唯,太强了。”

    陈涛贼眉鼠眼的看着月下,有点奸笑的感觉。

    月下战胜刘唯,并没有沾沾自喜,而是淡定道:“还差得远呢。”

    陈涛一头黑线,这叫还差得远,你还让不让人活啊!

    “走了,回去休息去了。”

    月下对着陈涛道,摆了摆手,朝着冰脉方向而去。

    雪山云蒸雾涌,冰水嬉戏潺潺,鸟儿在云杉上跳跃,青苔在紫藤缠绵,舒缓蔓延的草甸宛如一只巨大的碧绿玉盘,托起了圣洁雪山。

    看着这雪峰,常年不化的积雪与崖畔悬挂的现代冰川千姿百态,晶莹的冰塔林在夕阳照射下翻出一股淡绿,给人一种雄浑巍峨,冷峻圣洁的美感

    平凡的冰屋,一座一椅一人一床,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感受着这片刻的温馨,身居冰室,却心向光明。

    月下在冰屋呆了一段时间了,也慢慢习惯了这里的生活,虽然缺少酒水,但这冰屋也有好处,能够慢慢提升斗气,虽然微弱,但对于月下来说,已经足够了。

    也许是太疲惫了,月下倒在冰床上就睡了起来。

    翌日,当暖暖的阳光照在身上时,月下有一种被幸福笼罩着的感觉。

    喜悦的看着天空,那种蓝色,像雨后的青石板,处处是清爽,透露出令人舒服、雅致的感觉

    直接使用内视,看着青莲,一株青莲傲然绽放,这青莲尽管周围染尽了尘埃,内心仍然澄清透明,圣洁如玉。

    月下的神识对着青莲叫道:“青老,你在吗?”

    青莲之上,浮现出浓密的青烟,然后一个青袍老人出现,有些不悦的看着月下的神识。

    好像没睡醒,别人强迫唤醒一般,怒道:“什么事?”

    昨天的对战,让月下感受到没有攻击斗技的缺陷,小心问道:“青老,你不是要教我虚空神拳吗?我现在能不能学?”

    青老嫌弃道:“就为这事,你先找一个空阔的地方,最好阴暗一点。”

    月下一想,哪里有空阔阴暗的地方,但青老这样说,月下只能出去寻找。

    看着有些刺人的阳光,想着这莲门哪儿有阴暗的地方,根据阳光的照射方向,太阳升起于东南,而日落与西南,想要找到阴暗的地方,就只有去山的北面去看。

    但四周的山峰都是不是特别高,只是那种平凡的山峰,阳光都能照射到,眼前最大的便是这冰脉,只能翻过冰脉,来到冰脉的北面寻找了。

    身边的树木草藤冰雕玉钕,长长的冰挂含露欲滴,雾气缭绕升腾,像仙乐于琼楼玉宇之间回旋。

    眼前逐渐模糊,月下沉浸在这单一的色彩中。

    试想,有谁能描绘和临摹这般无瑕的晶莹呢!就算、就算精美绝伦的文字在此景中也显得是那么多余和苍白

    这种朦胧美,可望却不可及,只能用心去感受,无法将其拾取。

    走了很久,月下才发现这冰脉犹如一条匍匐的巨龙,站在冰脉之上,月下将四周的景色全都收入眼中,这巨龙面朝南方,尾朝北方,此刻自己正站在了龙头之上。

    整个冰脉最高的位置,放眼望去,千里冰封,白雪皑皑,虽然天上有阳光,但在冰脉之上的月下感受不到丝毫温暖,由于站得高,寒风袭来,顿时感受到刺骨的寒意。

    这些寒风像一把把锋利的刀在切割着,让月下很是难受,随着龙头继续前行,走了近一个时辰,月下才发现一处空阔之地。

    这里正是这龙形冰脉的龙爪之后,龙爪形成的雪峰将阳光全都挡在了外面,照成这里荒芜不堪,之前所承受的寒冷,月下瞬间觉得值了,激动问道:“青老,你看这里怎么样?”

    “嗯,很不错,此处看着如此荒芜,又有逼人的寒气,很是适合。”

    青老的身影出现在了外面,看着上千米的平坦之地,上面寸草不生,只有刺骨的寒风。

    “好了,你现在开始把衣服脱了。”

    月下疑惑道:“青老,这是干嘛,怎么还要脱衣服,这荒郊野外的不好吧!”

    青老怒道:“小鬼,你想不想修炼虚空神拳了,想学就按照我说的做。”

    月下看青老不像开玩笑,立刻把身上的衣服脱下,即使是斗者,在这寒风中还是感到朔风凛冽,果然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青老,我已经脱了,你来吧!”月下有些委屈的说。

    “小子,你皮痒了是吧!你以为我对你没有办法吗?”看着月下那一副委屈的样子,好像自己要把他吃掉一样,青老微怒道。

    “现在坐在这冰雪之上,感受什么叫无,感受到了,你在叫醒我,冷死了,我要回去睡觉。”

    青老说完,一溜烟没影了。

    月下看着这寒冰,有些难以坐下,但青老说了,月下只能照办,运转斗气,抵御这寒气。

    盘腿而坐,什么是无,怎么去感受,月下一边运转斗气,一边思考。

    可是几个时辰过去了,月下还是没有一点收货,不管月下怎么感受,也体验不到什么叫无,难道是青老的方法不对,月下还一度怀疑青老的方法。

    但被青老骂了一顿后,月下便乖乖的坐下,继续思考。

    时间转瞬即逝,夜晚降临,天空没有一点色彩,只有无穷无尽的黑暗,四周因为冰雪,现在还有微弱的亮光。

    今夜并没有皓月,只有点点繁星,但月下无暇欣赏,只能沉静于自己的想象中。

    “小子,你就不能换种思路,不会看看四周的环境吗?我叫你找到这里,不是让你只顾及自己的想法,不然找这么个地方有什么用。”

    青老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恶狠狠的,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月下来到这里五六个时辰过去了,一点进度都没有,差点把青老气死。

    听见青老的声音,也不敢反驳,月下睁开紧闭的双眼,放眼四周,只有一点微弱的积雪,没有一株小草,没有一颗树木,天空像被一块黑色帘子遮住,繁星早已失去踪影,已没有半点光芒。

    无,什么是无,一无所有,什么都没有,月下感受到四周在也没有一点东西,有的只有黑暗,天地万物生于有,有中生无。

    无只是一个字,青老却让自己感受,无与天极其相似,那就是天上的东西,不可能获得,也就是不存在的东西。

    而由无联想到的天,高高在上,不是自己的,便是虚的,也就什么也没有,也是空的,虚空就是很空,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存在。

    月下一喜,青老并不是让自己感受无,而是感受虚空之意,此刻知道为什么要选择空阔之地,而阴暗就是什么也看不到,也是一种虚无。

    “青老,我理解了,什么是无。”

    月下立刻开心的告诉青老,青老满意的点了点头,伸手拂了一下白花花的胡须。

    “好了,你用神识打开虚空神拳,可以开始修炼了。”

    月下激动的打开虚空神拳,发现这虚空神拳诡异无比,有时好像很微弱,但却能撕裂虚空一般,需要的斗气比较庞大,月下现在二星斗者的斗气,只能使用一次就无法再次使用了。

    这虚空神拳也分境界:一境到九境,一境有百斤到千斤之力,与境界和使用者有关,你越强,力量就越强。

    而斗技境界分为:初窥门径、驾轻就熟、登堂入室、炉火纯青、臻至化境!

    现在月下也就是初窥门径,对于第一境也就有初步了解而已,想要完全发挥出真正虚空神拳一境的实力还早。

    在这寒冷的土地上,无日夜的修炼,对于虚空神拳的理解,对斗气的掌控也更加熟练,之前才是二星斗者,现在月下已经完全是二星斗者了。

    同时月下也没有忘记修炼蛮神变,疾跑,还有乾坤指。

    算是闭关了半个月,半个月后,月下才从这龙形冰脉走出,再次回到冰屋,陈涛已经在这里等着了。

    月下还未开口,陈涛便深沉道:“月下,你可算是回来了,现在你可是莲门的知名人物了。”

    月下有些好奇道:“怎么回事?”

    自己怎么就变成了莲门的知名人物了。

    陈涛肉嘟嘟的道:“你可是莲门唯一一个可以越两个小境界战胜对手的人,你说还不出名吗?”

    月下想着自己与刘唯的战斗,围观的人数也不多,怎么传得这么快,看着小胖子陈涛道:“可是,知道的人也不多吧!”

    陈涛有些无奈道:“一传十,十传百,你都被传神了,现在想要挑战你的人多了,都在等着你回来。”

    月下没想到自己才离开十几天,就有这般影响,既然要挑战自己,月下也不能怂,有些简傲绝俗道:“没事,既然想挑战我,那就来吧,统统拿下。”

    陈涛就看不惯月下高傲而超越世俗的样子,特别欠揍,但是善良的心让其不能就此离去,而是继续提醒月下。

    “这些人当中大多数都是四星斗者,而且不是刘唯那种才进入四星斗者的,是进入四星斗者已久,对斗气斗技功法也都有了更高的理解。”

    没想到四星斗者也要挑战自己,让月下有些意外,自己名次比那些三星斗者高,他们挑战很正常,可是四星斗者也来凑热闹,这就不正常了。

    应该是有人在暗地里指使的吧!

    想要这里,月下眼神一冷,像是变了一个人,身上透露出寒意,这些人还真的当自己好欺负,没完没了了。

    陈涛被月下吓了一跳,离开冰椅,准备悄悄离去,看着月下的样子,如坐针毡,想着还是走为上策。

    月下立刻恢复了回来,笑道:“陈师兄,你这是要去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