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陈涛的一只脚抬起,还未放下,听见月下的话,就僵持在了半空中,有些错愕,木然停下,这月下这是要干啥,陈涛有些欲哭无泪。

    转过头来,笑嘻嘻的对着月下道:“我这不是已经将消息告诉你了吗?准备修炼去了。”

    有些傻笑的看着月下,心里怕月下再次露出刚才的情绪,有些战战兢兢。

    月下看着陈涛,笑了起来,自己有那么恐怖吗?突然心上出现一计。

    邪恶的看着陈涛,露出恶魔般的微笑。

    陈涛心里一凉,看着月下那表情,心里咯噔一下,此刻感觉月下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魔,正在注视着自己,准备随时收割自己的性命。

    冷汗不由自主的冒出来,心虚道:“月下,我好像没得罪你吧!你这是要做甚?”

    月下露出令人厌恶的笑容,对着陈涛笑道:“我能做什么?就是想问师兄要去哪儿?”

    陈涛现在是去留两难,有点看不懂月下,就这样被月下看着,如芒在背。

    月下看着陈涛可怜兮兮的的样子,也不开玩笑了,对着走过去拍在陈涛的肩膀上。

    “走吧!出去看看。”

    既然自己这么受欢迎,月下当然要去看看,是那些人想要挑战自己的,如果是受人之托,那就懒得理会。

    两人走出冰屋,在阳光的照射下,出现一条阳光大道,两人则是在上面默默走着。

    陈涛到现在都还不敢说话,怕一发出声音,就被月下揍一顿,到时候哭都找不到地方了。

    陈涛拘谨的样子让月下很不习惯,平时挺活泼的一个小伙子,现在表情严肃,提防着自己,月下发出善意的微笑道:“陈师兄,你没必要这样,刚才只是和你开个小玩笑而已,不必放在心上。”

    陈涛听见月下声音,勉强露出微笑,哪里敢相信月下说的话。

    有时候就是这样,一个不经意的玩笑,就会和别人产生间隔,难以恢复原来的感情。

    陈涛虽然在笑,月下还是感受到陈涛不自然的情绪,无可奈何,心里想着:顺其自然吧!这种事强求不来。

    “你就是月下?”突然传来一道粗犷的声音,两人看去,黑熊般一身粗肉,铁牛似遍体顽皮,交加一字赤黄眉,双眼赤丝乱系,怒发浑如铁刷,狰狞好似狻猊。

    “黑牛,你怎么来了?”月下还未说话,陈涛已经先开口了,听语气似乎认识此人。

    “哼,老子是来挑战月下的,与你没有关系。”黑牛继续发出粗犷的声音。

    “月下,此人力大如牛,曾经还未突破斗者就能靠着双手将一头蛮牛打死,人送外号黑牛,原名叫做:彭福贵,现在他实力应该是四星斗者,但应该比一般四星斗者强。”

    陈涛在月下旁边悄悄嘀咕,告诉月下关于彭福贵的情况。

    看着彭富贵的样子,身上透露出强大的力量,月下不得不感叹这种天生神力真好,这种事可遇不可求。

    觉得这彭富贵不像那种小人,给月下第一印象便是为人心粗胆大,率直忠诚。

    “你们两个别在那里嘀嘀咕咕的,敢不敢接受我的挑战,吱一声可以吗?”黑牛彭富贵大声叫道。

    看样子就是一个急性子,月下也是大声道:“老子不接受挑战。”

    声音比彭富贵的还大,彭富贵顿时怒了,大声道:“靠,原来是一个胆小鬼,看来别人说的话不属实,让老子白白跑一趟,浪费时间。”

    月下听着黑牛左一句老子,右一句老子的,这人怎么回事啊!怎么老子老子的说个不停。

    看着黑牛骂骂捏捏离开的背影,月下对着背影道:“黑牛,是谁让你来的?”

    黑牛听见月下的话,回头道:“老子就是听说你能越级战胜斗者四星,老子不服气就来了,没想到你他妈的是一个怂包,太让老子失望了。”

    说话声音还是那么大,好像怕别人不知道他在此处一样,看着黑牛气愤的样子,月下知道黑牛是真的想与自己一战,而不是别人派来对付自己的。

    月下不想让黑牛失望,对着黑牛道:“黑牛,和你一战可以,但是就是切磋切磋,不是以死相博,适可而止即可怎么样?”

    黑牛一听,黑色大眼珠一转,像是在思考月下的条件,怒发冲冠道:“好,老子好久没战斗,你可要发挥出全部实力,别藏着掖着,让我瞧不起你。”

    几人朝着天碑斗台走去,五大三粗的黑牛身体比月下健壮一倍,走在一起,黑牛像是一个成年人,月下如同一个孩童。

    “那不是黑牛吗?怎么和月下走在一起?”一道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又有好戏看了,黑牛这几天都在找月下,想要见识一下这个天才少年有多强。”另一个人发出声音回复道。

    “这头蛮牛又出手了,每次看黑牛出手,那猛烈的气势,太强大了,简直不是人。”

    听见这话,黑牛有些不乐意了,看了过去,浓眉大眼的看着此人,大声道:“老子怎么就不是人了,不服来战。”

    黑牛就是这样,爱憎分明,听见坏话,不满就直接说出来,果然是个牛脾气。

    说话之人被黑牛一说,知道自己不是黑牛的对手,悄悄朝着旁边走去。

    月下和黑牛战斗的事情很快便传出去,越来越多的人跟在三人身后,都想见识一下两人的战斗。

    “月下终于出现了,前段时间想找他挑战的人不少,既然出现了,这段时间不会枯燥了。”

    “月下出现了,我就可以挑战他了,不知道是不是像你们说的那样,天赋异禀,莲门天才。”

    另一道声音有些怀疑,看着月下,也有一颗挑战月下的心。

    “你别说,月下是真的有实力,以二星斗者的实力战胜四星斗者的刘唯,这事我亲眼目睹的,那气势,不是你能想象的。”

    一个见识过月下和刘唯战斗的人出来为月下说话了。

    才说完,又有人不服气了,不屑道:“哼,等下就能见识到了,别被黑牛一招打败,那就是一个笑话了,你们说的天才,估计就是废材了。”

    “你别在这里冷嘲热讽的,不服你就去和月下战斗,何必在这里当什么小人。”

    “怎么,说月下你不服气?他是你爹吗?这么护着他。”

    “你说话太过分了吧!”

    “怎么?不服?”

    “老子就是不服,看你这孙子就碍眼。”

    “不服等会斗台上见,谁怂谁是孙子。”

    “战就战,以为我怕你啊!”

    “好,你等着。”

    月下和黑牛还没开始,差点人群中就要打起来了,但月下和黑牛的战斗更加重要,都想见识一下月下的实力是不是真的那么强大,都先推一下,待会儿再战。

    黑牛皱眉道:“这些人,太烦了,老子真想把他们揍一顿。”

    月下微微一笑。

    “黑牛,不必把这些放在心上,我们打我们的。”

    黑牛听见,狰狞的面容透露出一丝阳光,大声道:“爽快,我就喜欢你这样的直性子。”

    才交流几句,便来到天碑旁,月下看着自己的名次,还在那个位置停留,一百一十名,没有变化。

    再次看着天碑顶端,月下现在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到那个位置,也不在想。

    看见黑牛已经上了斗台,月下也是朝着斗台上一跃,轻盈的落在斗台之上,还是一袭白衣,有些出尘。

    莲门女弟子也不少,看见月下的面容,也有动容的,一个男子,居然长得比女子还好看,这还是男人吗?

    让一些女子都汗颜,自己的颜值还比不上一个男子,感觉没天理了。

    “准备好了吗?”黑牛站在斗台上,看月下也上来后,直接开口,发出那粗犷的嗓音。

    与月下落差太大了,不止是健壮,声音也比较粗犷,这才是男人该有的。

    月下和黑牛相比,身材瘦小,还有俊美的容貌,这些人看着两人的容貌,都感觉月下难以抗住黑牛一招。

    “来吧!”

    月下面对黑牛,波澜不惊,袖手一甩,准备迎接黑牛的攻击。

    看着斗台上的两人,台下也静了下来,怕自己出声会打扰两人,饶了自己的兴致。

    也是热血沸腾,迫不及待的看着斗台上的一举一动。

    大战一触即发,黑牛也不客气,朝着月下冲来,没有使用功法,也没有使用斗技,都是靠发挥斗气的力量。

    月下看着黑牛如此莽,像一头发情的蛮牛,野性太强了,也是运转斗气,朝着黑牛冲去。

    “他居然敢和黑牛硬踫?”斗台下有人小声道,看来月下与黑牛硬踫很让其吃惊。

    两人速度说快不快,说慢不慢,两支拳头撞在一起后,发出一道刺耳的响声,靠近斗台的几人不经意的捂上双耳。

    一股强大的气流波动,以两人为中心朝着四周散去,这一拳让黑牛出乎意外,没想到月下居然敢和自己硬踫,别人和自己对战都是退避三舍,这月下不仅敢和自己硬踫,还没有显出劣势。

    “不错,再来。”好久没遇到敢与自己正面抗衡的人了,黑牛也是兴趣来了,激动的看着月下,口里赞扬道。

    这一拳也在月下的意料之外,自己修炼蛮神变后,身体的强壮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可是和黑牛对了一拳后,居然感觉黑牛的肉体比自己还强,看来黑牛这个外号来的不假。

    “这,是真的吗?”台下的人不敢相信的看着月下,与黑牛对拳居然没有显出劣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