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齐照云悠哉的很,一手摇着折扇,一手端着茶杯,等着谢暖言求他。

    谢暖言自然不会叫齐照修过来问话,到时候纠缠不清的,她又没法解释。她又不能耽搁太长时间,没准再隔一会就将齐照修等过来了。

    琢磨再三,谢暖言清了清嗓子,问齐照云:“韩王要怎样才肯告诉本宫?”

    齐照云显然并不满意她这样的方式,“皇嫂这话说的委屈。之前欠本王的还没有还清。”

    翠珠不解,低声询问,“王妃欠了韩王什么?”

    谢暖言捉住她的手腕,“你先别问。”

    谢暖言叫翠珠退后几步,自己走上前,低声询问齐照云,“这事急从权,既然之前已经欠了,这就不如记账上,到时候咱们一起算可好?”

    齐照云瞥了她一眼,“皇嫂可记得之前欠了什么?”

    谢暖言不想说,“王爷何必咄咄逼人。”

    “只怕是皇嫂一再赖账。”

    “好好好,我说就是。韩王之前叫我陪王爷一日。”

    齐照云眸子里都是满意的神色,“皇嫂是个聪明人。今儿还得欠本王一个人情。这两个人此时就藏在这间茶楼的后面,也没有后门。被本王堵在门前,不敢出来。所以,你们算是瓮中捉鳖。”

    谢暖言露出喜色,“多谢韩王。”

    “别急着谢,欠了本王的东西,记得要还。”齐照云说着站起身,摇着扇子朝外走。

    此时,杨止从外头进来,应该是听了风吹草动,过来保护谢暖言的。

    杨止瞧见齐照云,皱着眉头半跪行礼,却十分敌意的瞧着齐照云,“末将见过韩王。”

    齐照云本要走的,此时见到杨止,到顿住了脚,一手拍在杨止的肩上,说道:“听说,你们王爷一直深陷陷害自己母妃的案子里。都这么久了,还没有给自己洗清嫌疑,啧啧难道他不行了?”

    语毕,齐照云大笑离去。

    杨止怒火冲天,等齐照云离开,才突然一拳捶打在地面。

    谢暖言离得很远,根本没有听见齐照云的话,却瞧见杨止捶地。

    这个杨止,犯神经病么?

    杨止收起怒火,对谢暖言行礼,不等谢暖言吩咐,直接带着人冲进了茶楼。

    谢暖言怕伤及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很自觉地跟翠珠朝后退两步,留在原地。

    没一会,杨止带着露水跟乔安安出来。

    露水颤抖不已,乔安安得了空隙,回头狠狠扇了露水一个大嘴巴,“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是谁!”

    乔安安怒火未减,径直走到谢暖言身前,颐指气使的模样,“算你识相,要是把我弄丢了,只怕你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谢暖言之前猜测乔安安的身份特殊,如今看她这般模样,心里又确认了两分,看来,乔安安真的是前朝的某个妃子。

    杨止不等乔安安多说话,押着她朝外走。

    乔安安却来劲了,甩开杨止,指着一众人怒骂,“你干什么?反了你了!知不知道本宫今日受到了多少惊吓?你还敢如此对我!若是我将这件事捅出去,只怕到时候你们都得去死!”

    杨止被乔安安指着脸骂,却没敢说半个字。

    谢暖言瞧不上眼乔安安这个样子,对杨止挥挥手,“别理她,直接押回王府。一个辛劳库的罪犯而已,送回辛劳库就是。”

    乔安安却铁了心的要将这件事闹大,“我看谁敢!我是乔安安!我之前就是人人敬仰的靖王妃!如今就算是虎落平阳,凤凰就是凤凰!你们也不看看我手里握的是什么,就敢动我!”

    靖王妃?

    靖王妃是个什么鬼,谢暖言是一点不清楚也没听过。可如今看来,这个乔安安敢这么闹,这个名头大概并不简单。

    如今的场景,叫乔安安闹下去是不会有好处的。

    翠珠这时候拉了谢暖言一把,“王妃是不是没听过靖王妃?”

    谢暖言点点头。

    翠珠说:“靖王妃原名应该是叫乔丽。传闻当今皇上的皇位,有靖王妃一半的功劳。如今看来,因为靖王妃已经被前朝的靖王娶进宫,自然没有办法再嫁给皇上,才将靖王妃塞到了唐王府。”

    这个说法,跟洺水的说法不谋而合。

    难怪齐照修根本没有给乔安安下死刑。

    谢暖言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毕竟自己没有那么大的权利。

    乔安安还在闹,杨止询问谢暖言如何是好。乔安安大吵大闹,非要叫众人去将皇上请过来,好给她一个说法。

    且不说没人见得到,就说这样闹下去,迟早也会传到皇宫里头去。

    谢暖言只能叫杨止将外头的人群隔开,不要接触到乔安安。

    正一筹莫展至极,就听见不远处马蹄声响。没一会,齐照修风尘仆仆的赶过来,拿着马鞭,询问谢暖言在哪。

    瞧见谢暖言没有大碍,齐照修才舒了口气。

    “累不累?”齐照修从后围抱住谢暖言,生怕她出个好歹。

    不过一个怀抱,刚刚的坏心情都被齐照修带走了。

    谢暖言转个身,“王爷在,我觉着好多了。这件事,我也不知道如何处置,对她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齐照修瞥了乔安安一眼,“无事,不过是一个本就该死的人。只是本王仁慈了些,才给她留了些退路。”

    谢暖言一时没明白。

    齐照修这时直接将剑从腰间拔出来,提着剑就朝屋里走过去。

    乔安安得寸进尺,大哭大闹,好似被人欺负的不轻。

    没等乔安安反应过来,齐照修一剑劈向她身侧的桌子一声巨响,桌子应声倒地。

    原本吵闹不安的乔安安,瞬时安静了下来。

    齐照修没有什么表情,偏他沉默的时候,空气好似都跟着凝结了,生出压迫感叫人十分不舒服。

    “闹够了,就回去。如果辛劳库呆不下你,就去狱刑司。你在那边也许能瞧见皇上。”齐照修不冷不热的丢下一句。

    乔安安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当时就老实了,低着头跟在杨止身后。

    狱刑司是什么地方,大家都清楚。

    进去了,还能出来的,除非真的无罪。哪怕你做过一件十分小的错事,进去都能给你问出来。

    翠珠安心下来,扶着谢暖言朝外走,一面说道:“王妃,刚刚韩王说,王爷还陷在一个案子里。”

    谢暖言皱了皱眉头,“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