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齐照云跟杨止说的话,谢暖言从头到尾都没有听见。但是翠珠听得真亮。

    谢暖言有些不信,她快忘记王贵妃的事了。

    谢暖言朝后退一步,低声询问翠珠,“你还听见什么了?”

    翠珠说道:“韩王刚刚说的清楚,王爷深陷陷害母妃的案子里。但是除此之外,韩王没有说什么了。”

    谢暖言以为王贵妃既然身体好了,又没有什么异样,跟齐照修之间的误会该过去才是。

    他竟然从来都不提。

    这么许久,谢娇柔的事情才刚刚落定,露水还没有从王府撵走。

    谢暖言朝前走了几步,追上齐照修,“王爷今儿怎么回来这么早?”

    齐照修淡淡的说:“侍卫既然通报本王,本王自然要回来瞧瞧。”

    “以为王爷很忙,这些事本不该叨扰王爷。”

    “说的什么话。本王既然知道你在这里被刁难,就没有不过问的道理。你真当自己三头六臂,能搞定这一切不成?”

    谢暖言心里一暖,“王爷知道我被为难?”

    “自然是为了你才回来。”齐照修说着揉了揉她的头发,“走了,回府先将乔安安安置了。”

    谢暖言听话的跟上去,心里难得的高兴,齐照修该是关心她的吧?

    齐照修似乎是怕她跟不上,伸出手来,示意她抓住。

    谢暖言半分迟疑,之后便握住了他的手掌。

    手掌十分宽厚,掌心滚烫,好似一团火直接烧到了心底,叫她觉着暖心也安心。

    谢暖言忍不住靠他更近一些。

    上马车的时候,齐照修都没有松开。

    直等坐稳了,齐照修才换了一只手将她搂在怀里。

    “有没有惊到你?”他问。

    谢暖言摇摇头,忍不住埋在他胸膛,“你怕惊到我,还是怕惊到我肚子里的孩子?”

    齐照修被她这话逗笑了,“所以,你是在吃胎儿的醋?”

    谢暖言摇头,“这怎么能是吃醋呢?这是”

    “是什么?”

    “这是”谢暖言一时也没想到什么好用的词汇,她只是觉得,齐照修在乎这第一个皇孙,才会对她好些。

    “本王怕惊到孩子,更怕惊到你。”齐照修目光灼灼,好似一眼就能看穿她。

    谢暖言怔了怔,“这话,我不懂。”

    “只是你一直不愿意懂而已。谢暖言,你是我的王妃。”

    “然后呢?”

    “也是我的妻。”

    谢暖言怔怔的瞧着他,他眼里有光,灼热的气息又一次迎面扑过来。

    她觉着,她信了他的话,信了他说,她是他的妻。

    齐照修嘴角噙一丝笑,继而哄孩子一样将她又一次搂在怀里。

    谢暖言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安稳的躺着,心底像是被画了一个锁。

    原本想要开口问问王贵妃的事,最后都被抛到了脑后。

    唐王府。

    到了王府,乔安安就被送去了辛劳库。

    乔安安好似知道自己都做了什么,倒是老实呆在了辛劳库,没有多做什么。

    而因为乔安安爆了自己的身份,坊间之前的传言一下子就有了印证。唐王娶了一个已嫁王妃的事情传来出来。

    齐照修将露水直接送到了狱刑司。罪名是绑架王府贵客。

    至于贵客到底是谁,没有人过问。

    原本一直兴师问罪的皇后娘娘庄青,这一次,一个字都没有提。

    事情算是告了一段落。

    谢暖言却少不得替齐照修憋屈。

    庄青不过损失了一个丫鬟,无所谓怎么样。可乔安安的身份却被间接爆了出来。对于齐照修来说,这无疑是名誉受损的事。

    哪个王爷会愿意娶一个已经嫁了人的王妃?

    乔安安跟之前的靖王是何等情况,也无人知晓。

    齐照修没有说,谢暖言自然没有办法过问。

    倒是翠珠提过,因为齐照修在宫里始终不被待见,又不像其他王爷那样有母妃撑腰。皇上皇后都明里暗里的排挤他。齐照修步履维艰,若是稍微不注意,早就命丧黄泉了。

    谢暖言后来又叫人去询问谢娇柔下葬一事,谢家终于嫌这件事在闹下去难看,趁着黑夜无人知晓的时候,将谢娇柔入了土。

    连谢家的祖坟都没有给进。

    谢暖言得了一段安稳的日子。

    肚子眼见着就是三个月了,胃口好了许多,人也瞧着胖了一些。

    平日里无事,就在院子里晒太阳。

    却说这一日,李夫人寻到了唐王府。

    有些日子没瞧见李夫人了。李夫人面露愁容,瞧见谢暖言就一头跪下来。

    “姐姐,你这是做什么?”谢暖言慌忙拉她起来。

    李夫人本来那个妹妹阮玉也有了身孕,跟谢暖言前后脚,差着的月份并不多。阮玉胎像不稳,吃了谢暖言当时留的孕酮,后来好了许多。如今过了三个月了,都以为孩子健康的很。可就是前几天,郎中把脉,说胎儿怕是有些问题,在肚子里也瞧不见,只是胎息不稳,怕是留不住。

    阮玉跟她郎君付生鹣鲽情深,本也就在乎这个孩子,为此哭得死去活来。

    找了不少郎中,都没有找到法子,李夫人才想起谢暖言来。

    李夫人鼻涕一把泪一把,叫谢暖言无论如何帮帮忙。

    谢暖言对李夫人说:“医者仁心。我既然会些医术,就没有不帮的道理。随你去就是。姐姐还是莫哭了。”

    李夫人这才安心下来。

    谢暖言叫翠珠收拾了东西朝李府去。李夫人就在门外候着。

    翠珠有些担忧,对谢暖言说:“王妃您自己就有孕,还有余力给别人瞧病么?”

    谢暖言说:“没什么。我也不是什么娇气的人。不过就是把把脉罢了。你不用担忧。”

    翠珠应了一声。

    收拾了差不多的东西,就跟着李夫人朝李府去了。

    李夫人一路都在说阮玉最近的处境。

    虽然阮玉跟付生感情很好,可是付生的母亲并不喜欢阮玉。若是这孩子保不住,只怕付生的母亲更要添油加醋叫付生休了阮玉。

    李夫人一路说一路哭。

    谢暖言轻拍她的被安慰她,叫她不要忧心。

    眼见着到李府了,李夫人似乎哭得有些闷了,便掀开帘子吸了两口气。

    谢暖言透过车窗,瞧见外头,齐照云的马车在不远处停着。

    谢暖言皱皱眉,想起之前在李府碰到齐照云的事。

    不会这么巧,又在李府碰到齐照云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