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李府。

    谢暖言好些日子没瞧见阮玉了。上次看见阮玉的时候,阮玉身边付生陪着。付生对她关爱有加,有说有笑。

    今日瞧见阮玉,却是一副形容枯槁的模样,付生也不在身侧。

    难怪李夫人急的不行。

    谢暖言跟阮玉寒暄两句,也没有提及付生怎么没来。

    坐下来奉茶之后,谢暖言才问阮玉将手腕放到桌边。

    脉象不稳,微弱,还有些许杂乱。

    谢暖言心里有数,这孩子只怕非常难保,原本这阮玉就糟心的很,自己自然不能说的叫她太绝望。

    收敛了情绪,阮玉却还是瞧得清楚,当即双眼通红,拉住谢暖言问道:“我这孩子是不是已经没了?”

    到底是她在乎一些,谢暖言脸上的表情看的也十分清楚。

    谢暖言摆摆手,说道:“这胎儿的确是不太好。我之前给你开的药,你没有按时吃么?”

    阮玉说道:“王妃娘娘,草民说话直接,娘娘莫要怪罪。娘娘给的药都是按时吃的,只是好似并未见到何等效果,每日还是并不利爽。”

    谢暖言一听有些着急,“你是按照我给你的用量,每日都吃的么?”

    阮玉点头应声,“自然是。”

    谢暖言心头略微发怔,不能够啊,她开给阮玉的可是上好的药,若是按时吃,绝不会叫胎儿到如今这般地步。

    李夫人虽然没听到两个人说什么有用的话,但看表情,心里就猜测了一二。

    李夫人问阮玉,“你拿了那药回去后,可曾给其他人碰过,或者会不会有人将你的药换掉了?”

    阮玉怔了下。

    谢暖言却明白了过来。

    这是唯一的可能。

    阮玉反应过来时,双眼落下泪来,“这药,只有我婆婆碰过。”

    付生家里跟齐照修没得比,却也是富庶之户,再加上祖上又是书香门第,自然瞧不起阮玉这等小门小户。算是门不当户不对。

    付生对阮玉极好,相敬如宾,可婆婆不喜阮玉,百般刁难。哪怕如今有孕,也没少在后头挑拨是非。

    三个人坐着都没说话,只有阮玉一直低声抽泣,说不出的难过。

    谢暖言瞧着她那样,忍不住替她伤心,遂问道:“姑娘,你不如跟付生出来单独住,跟婆婆分开。少见些面,自然能好些。”

    李夫人叹了口气,“付生家里单传,只有他一个儿子,自然是舍不得放出来的。”

    谢暖言脑子里全是现代妈宝男的模样,只听母亲的话,对媳妇虽然喜欢,却也还是无能为力。

    阮玉哭得差不多了,央求谢暖言,能不能再开些方子,好保住肚子里的孩子。

    谢暖言叹了口气,从空间里又拿了一些药出来,对阮玉说:“这药效果是很好的。只是必须配着日常舒心调养。只靠这药,如何能好的起来。”

    阮玉拿了药,千恩万谢,却难掩眼底的悲哀。

    李夫人叫阮玉去后头休息片刻,叫丫鬟将阮玉送了出去。

    阮玉才走,外头就有人叫:“韩王到。”

    谢暖言后背一紧。

    真是怕事有事。

    齐照云大踏步走进来,眼睛扫过谢暖言,对李夫人微微一笑。李夫人便站起来推脱:“王妃啊,我还得去瞧瞧我妹妹,王妃便先喝喝茶。”

    不等谢暖言推辞,李夫人就走出了厅堂。

    翠珠此时瞧见齐照云,略微怔忪,心里有些没明白怎么回事。

    齐照云瞥了翠珠一眼,说道:“你先出去,本王有话同你们家主子说。”

    翠珠不解,却还是听话的出去了。

    等翠珠走了,谢暖言从凳子上站起身,瞥了齐照云一眼。

    她也不说话,从桌边端起茶杯,悠悠的抿了一口。

    齐照云咧了咧嘴,一副痞痞的模样。

    谢暖言不说话,他更不着急,直接坐下来,也不管手边的茶杯是谁的,大口喝了下去。之后又对外候着的

    “凌泽,吩咐李夫人,今晚上,本王就宿在李府。”

    谢暖言当即皱眉望向他,“韩王这是在说笑?”

    “君子一言,何来说笑?本王瞧着王妃这也是要兑现承诺,陪本王一宿。”齐照云说的极其认真。

    “我什么时候说今日陪你一宿了?”

    “择日不如撞日。再说,皇嫂总是想赖账,本王自然要抓紧了机会不是?”

    谢暖言咽了咽口水,直接朝外走。

    却瞧见翠珠已经被凌泽找了个侍卫带走了。

    “你把翠珠带哪里去?”谢暖言慌忙问。

    齐照云呵呵一笑,“乖,明早上,自然会告诉你。”

    这个李夫人,这是投其所好呢,还是出卖她呢?

    明明上次也说的挺清楚的了。

    谢暖言望向齐照云,“韩王”

    “你不用说太多,这一次,你跑不掉。”

    “我若是跟韩王共处一室,只怕明日出去,谁都不会有好处。”

    “怎么,你难道要跟本王说,你舍不得齐照修?之前,你可不是这么对本王说的。”

    谢暖言咽了咽口水。

    真是奇了怪了,明明原主对齐照修死去活来,怎么齐照云会有这种说法?

    齐照云一手捏住她的下巴,“本王耐心有限,只想问你,你承诺会改嫁本王,你何时兑现?”

    谢暖言张大了嘴,惊得不行。

    原主还给过齐照云这种承诺?

    “我”

    “当然了,你还答应过本王,会将唐王的兵符偷过来。”

    谢暖言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她还答应了齐照云,要去偷兵符?

    齐照云脸上都是冷笑,“你若是做不到,本王就将你之前送与本王的书信,全都寄还给齐照修。叫他好好瞧瞧。”

    谢暖言此时想死的心都有了。

    原主得是多脑残,这种事都敢答应?

    偷兵符,那得是灭九族吧?

    谢暖言慌忙摆手摆脱齐照云,“韩王你莫不是疯了。我不要命了,我怎么可能”

    “看来你是真的什么都记不得了,本王现在就叫你想起来。”齐照云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块玉佩。

    玉佩是龙凤呈祥的图样,玉质通透,水润十足,十分好看。

    只是一眼,谢暖言就记得,这是她祖母留给她的玉佩。出嫁之时,当做陪嫁,给她的。

    祖母待她极好,这玉佩也一直被谢暖言当做命根子一样留着。

    落在齐照云的手里,只有可能是她给的

    她难道真的要去偷兵符不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