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阮玉却迟疑许久,说道:“本就被婆母不喜,若是这等小事再不禀报,怕是更会”

    典型的讨好型人格。

    齐照云冷哼一声,显然懒得回答。

    对于他来说,这等倒贴的女人本就多。若不是因为谢暖言在这里,他原本话都懒得多说一句。

    谢暖言忍不住对阮玉说:“若是你婆母给你换掉救命的药,反而用打胎的药,你也要吃下去么?”

    阮玉想了想,脸色潮红,显然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紧接着她眼圈就红了。

    想到在付家的日子,她心底满是苦涩。她对付生是真的很好,为了能留下来,拼了命的讨好婆母。也因为怕付生为难,从不敢跟婆母顶一句。

    但是有些东西,却慢慢发生变化,甚至越来越难以控制。

    谢暖言虽然是医生,可能做得有限。很多事情,除了自己慢慢去调节,别人做什么,都只会于事无补。

    谢暖言站起身,说道:“药,我自然还会开给你,是否用药,决定在你。”

    “等我一会。”说着,她朝外走。

    谢暖言本想找个没人的角落,将空间里的药拿出来,可后面明显有脚步声。一回头,齐照云竟然跟了过来。

    “韩王”

    齐照云眼里含笑,桃花眼流转万千,“皇嫂您这是要去哪里拿药?”

    谢暖言一时心虚,强撑着说道:“自然是一些身上常备的药。”

    “既然身上就有,为何偏偏要出来取药?莫非屋里取不得?”

    谢暖言当即迎着他,“自然取不得。刚刚就在回避韩王,韩王如何自己不知?”

    齐照云满目狐疑,“本王不信。”

    “王爷难道要光天化日,见着皇嫂脱衣服不成?”谢暖言当即做了个姿势。

    齐照云仍是不信,“言儿,你只当我这个韩王,是个痴傻不成?”

    谢暖言说:“韩王若非痴傻,为何不记得我是你的皇嫂,还百般刁难?”

    齐照云仔仔细细在她脸上寻了半晌,最后转过身离去。

    谢暖言舒了口气,心里琢磨总不会齐照云发现了什么,才会跟过来吧?

    谢暖言随意想了下,那个久违的医药空间就在眼前出现,似虚似幻。

    谢暖言在熟悉的药柜上将安胎补气的药拿下来,放到袖子里。

    才转过身,却又撞进了齐照云的怀里。

    这货竟然没有走!

    “我”谢暖言心虚不已。

    齐照云脸色疑惑,耳鬓厮磨,问她,“你刚刚在半空中摸索什么?”

    谢暖言半是试探,“王爷刚刚都看到了?”

    “自然本王岂是你好骗的。你到底在摸索什么,总不能是进行什么巫术?”齐照云不解。

    谢暖言放心下来,这个爆炸的实验室果然只有自己能瞧见。

    她扬着眉说道:“若是能叫王爷看明白,那就不是我谢暖言的本事了。自然不能告诉你。”

    “哦?你倒是长本事了。之前勾搭本王的那个劲呢,这会都藏起来了?”齐照云企图亲吻她的脸。

    谢暖言一面将他推开,一面说道:“韩王怕是误会了什么。之前,都并非是我本意。我谢暖言跟韩王之间也是清清白白。”

    谢暖言跟他保持距离之后,就十分嫌弃的拍了拍自己的衣服,“韩王莫要逼良为娼,对谁都没有好处。再说,我如今有孕在身,诸多不便。韩王还是自重。”

    齐照云却好似听不懂似的,将怀里玉佩拿出来,“这玉佩,听说还有一个在皇兄那边。若是叫皇兄瞧见这玉佩,不知道他要作何感想?”

    谢暖言登时黑了脸。

    这个齐照云,当真是疯了一样。难道真的要鱼死网破不成?这若是被汴京知道,唐王妃跟韩王纠缠不清,还私下里送了定情信物,那就当真是死罪难逃了。

    “韩王!”谢暖言压低了声音叫他。

    齐照云拍了拍谢暖言的肩,“想清楚了,再来找本王。你也该知道,本王想要的,是兵符。”之后他大笑一声,便转身离去。

    谢暖言恨得牙痒痒。

    她也顾不及去追齐照云了,先回卧房,将药给了阮玉,又将服用的方式跟阮玉交代清楚,才拉着翠珠准备离开李府。

    到了门前,李夫人的丫鬟又来留用膳。

    谢暖言着实不想呆了。

    李夫人的丫鬟却说:“是韩王一心要留下王妃。韩王还特别交代,叫王妃娘娘想清楚再离开。”

    谢暖言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个齐照云,到底想干什么?

    原主之前的脑袋是猪么?勾搭皇叔这种事她都做得出来!她是被齐照修冷落的有多空虚寂寞?

    翠珠不明所以,对谢暖言说道:“王妃,咱们便回去用膳就是。如此晚了,奴婢去叫后厨也是十分费力。毕竟咱们院子里的银子着实少了些。”

    翠珠这么一说,谢暖言自然不好推了。

    若是在推,翠珠怕是要奇怪了,不过用膳而已,何必左推右推。

    折回客厅,正好对上齐照云那双眼睛。

    谢暖言瞥了他一眼,还是乖乖地坐下来。

    怕的是齐照云手里还有其他把柄。到时候,只怕她想要如何摆脱,都只会被齐照云拿捏得死死。这件事,只能从长计议。

    齐照云十分满意的拍了拍桌子,“既然皇嫂也一起用膳,那便开始吧。”

    下人鱼贯而入,将所有做好的精致盘盏都送上来。

    摆出规律又漂亮的形状,之后又鱼贯而出。

    齐照云身侧的凌泽准备用银针尝试,被齐照云挥手挡住,眼睛却盯着谢暖言,“便是同美人一起中毒,也是美事一件。”

    谢暖言不自然的躲过齐照云的目光。

    李夫人热忱的拉住谢暖言的手,对她说:“王妃快坐。王爷可是特别为您准备了这一桌菜。可都是您喜欢吃的,您快尝尝。”

    谢暖言拿起筷子,懒懒的拖着自己的下巴,略有所指,“还以为王爷会亲手下厨呢。”

    “皇嫂希望本王亲手下厨?”齐照云问。

    “不希望。”谢暖言直说,“若是你下毒,都不会有人怀疑。”

    齐照云略微一怔,继而笑道:“这么说,皇嫂是怀疑本王咯?”

    谢暖言对上他,“如今,我特殊的很,自然要多小心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