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谢暖言不止一次觉得齐照修该是知道什么,他这么一个字,心里莫名一哆嗦。

    谢暖言不是特别会说谎的主,眼神早就出卖了她的内心,可惜她自己也不太看得到。反而仍是十分坚定的说:“真的,王爷怎么不信臣妾?”

    齐照修一脸信你才怪的表情,嘴上一抹玩味的笑,说的也是十分认真:“本**你。”

    还不如说不信。

    谢暖言小声低估,“真是有种软刀子剌肉的感觉。”

    齐照修也不理会,深情款款的捉住她的手腕,“是不是饿了,在李府一定没吃饱吧。本王特地给你做了你爱吃的,去素心阁。”

    之后不管不顾的拉着谢暖言朝素心阁方向去了。

    谢暖言做贼心虚,乖乖的跟着他,琢磨这是躲过一劫,跟在齐照修身侧,假装一切跟从前一样。

    齐照修还真的准备了一桌酒菜,精致的盘盏搭配着琉璃的颜色,着实好看的很。

    谢暖言原本忐忑的心情也格外的好了起来。

    她说道:“在李府忙了这半日,没吃到什么好东西。看着这碟碟盏盏,都要流口水了。”

    齐照修摁住她的手坐下来,“知道你在李府吃不上什么好的。瞧瞧,还是咱们自己府上的东西好吃。”

    谢暖言顺势坐下来,“王爷您也坐。”

    齐照修慢悠悠坐在她身侧,手上不肯松,一手用筷子夹了块肥厚的东坡肉送到她嘴边,“尝尝。”

    谢暖言来者不拒,张嘴便咬了去,肥而不腻,甜却仍是爽口的很。

    果然好吃。

    谢暖言赞不绝口,要去吃第二块,却被齐照修摁住手。

    “说说,比李府的东坡肉做的如何?”

    谢暖言一口口水跟着落了肚,原本好吃的东坡肉瞬时滚烫不已。

    “王爷,您开什么玩笑,李府吃的什么,臣妾这都忘了。”

    齐照修也不急,又夹了一块清炒笋丝,“啊”

    谢暖言也不敢违背,一面费力的嚼着,一面说:“还是府里的菜好吃。”

    “哦?”齐照修果然还有下文,“李府的笋丝便不是清炒的不成?”

    谢暖言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扫了一眼桌子上的菜,跟着直冒冷风。

    这一桌子貌似跟李府今儿做的菜一模一样。

    原本那点胃口全都被他剥夺了去了。

    “王爷,李府的厨子不是什么好人。”谢暖言说道。

    “厨子是不是好人,本王不知。但若是王妃在李府没有用好膳,那便是本王的失职。”

    这话里有话的样子,着实叫谢暖言憋闷的慌。

    “下次不去就是了。”

    “瞧着王妃是乐意去。”

    “谁乐意去了?我那也是为了救人。总得给肚子里的孩子积点德。”谢暖言说道。

    齐照修听了这话,明显脸色好看了许多,他瞥了谢暖言一眼,“当真只是为了救人?”

    “那还能为了什么?”

    齐照修松了谢暖言的手,说道:“饿了吧,多吃些。今儿的厨子,可是本王特地从宫里借来的。”

    谢暖言这才彻底松了口气。

    她又夹了一块东坡肉,琢磨了下,问道:“若是以后阮玉再找我,我还是要去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齐照修顿了顿手,说道:“允你一回。”

    谢暖言这才松了口气。

    她现在只有通过李府跟齐照云联系,继而将那块玉要回来。其他,她并无一点办法。

    吃的差不多了,谢暖言偷摸扫了两眼齐照修的脸色,才说道:“我琢磨吧,父皇喜欢皇孙,我呢若是怀上个皇孙,父皇肯定也是开心的。”

    齐照修眉头略微扬了扬,“自然。”

    “你说做什么,才能怀上个皇孙呢?”

    “酸儿辣女。”齐照修说。

    谢暖言心想真是迷信,这话根本没有科学依据。

    “这个我觉着,男孩子么,总得喜欢一些刚强的东西。”

    齐照修琢磨了下,“舞枪弄棒?”

    “对对”

    齐照修显然是捉到了精髓,“去了一趟兵营,你这是没过瘾。”

    谢暖言立即说:“没瞧过的自然好奇。”

    “之前怎么叫你去,你都不去,如今哪里来的好奇心。”

    谢暖言说:“有孕之后,改了我的性格。”

    齐照修捏住她的下巴,“同房之后,你的性格就开始变了”

    怎么这句话污的很?

    “同房也是能改变一个人的。”

    齐照修睨了她一眼,十分不屑,“的确,都开始满嘴胡话了。”

    虽然用过膳,齐照修也没说同不同意,但是也没有反对谢暖言去军营。谢暖言琢磨该是有戏。

    望雪楼。

    谢暖言拖着腮帮子瞧着窗外,心里五味陈杂。

    用膳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会提到去军营的事,难道从心底,自己还是准备去偷兵符不成?

    这么一细想,好似自己还真是摇摆。

    谢暖言坚定了下,自己不论是硬件还是软件,暂时都只能依靠齐照修,指望齐照云那个花心的渣男,那就真没有什么底线了。

    这么一说,自己不能接触兵营,得找个借口给齐照云,就说自己去不了,总能想到办法推脱掉。

    这么一打注意,谢暖言就迫不及待的又朝李府去了。

    李夫人没想到谢暖言第二日便来了,脸上惊讶,却很快说道:“王妃今儿来的巧,我乡下靠海的弟弟带了几颗大珍珠来,王妃瞧瞧喜欢什么颜色的,挑两个。”

    谢暖言假意寒暄,“我这是怕阮玉用药有问题,特地来瞧的。赶着巧,还有珍珠。”

    李夫人吩咐了人去将大珍珠拿了来,红布包裹的托盘上,整整一盘子的珍珠,个个都超过指甲盖大,圆润光亮,看着别提多赏心悦目了。

    谢暖言见过钻石的人,也被这珍珠吸引了,感慨说道:“真是漂亮的很,穿起来肯定非常的好看。”

    李夫人听了这话,当即就吩咐下人,“去穿了起来,送到唐王府去。”

    谢暖言来不及推脱,李夫人已经拉住她的手,“王妃给舍妹瞧病这么久,臣也是无以为报,这珍珠只是一份心意罢了。”

    谢暖言也就放弃了挣扎。

    只是她没想到,这珍珠并不是李夫人亲戚送来的,而是齐照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