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珍珠放下不提,却说谢暖言在李府呆了许久,从白日到晚上,都没有瞧见齐照云的人。

    平日里过来不想瞧见他,他巴巴的过来。这想见到他了,他倒是不出现了。

    谢暖言琢磨再等下去,齐照云也不会过来,还是消停打道回府。

    接连几日,谢暖言都去李府做客,齐照云则从未现身。

    谢暖言又不好意思问李夫人,这齐照云去了哪。本就说不清楚,再这么问,更得出问题。

    倒是每日都能瞧见阮玉,因为吃了药,脸色开始慢慢出现好转。

    却说李夫人叫工匠将那珍珠镶嵌好,做了一条样式精致的珍珠项链,差人送到了唐王府。

    珍珠项链送过去的时候,谢暖言并不在,门前的丫鬟不明所以,叫工匠直接送到了齐照修的素心阁。

    巧的是,齐照修这日也在。

    齐照修自然不会在意一条项链,可瞥见那盒子,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谢暖言此时在李府,有些坐不住了。

    其实她也就是想告诉齐照云,自己没有机会去军营,偷不到虎符。自己费心费力的过来,还惹得齐照修几番怀疑,完全犯不上。

    她琢磨,还不如将这话告诉李夫人。

    万一哪日齐照云又问起,她也有个说辞。

    她略微暗示的跟李夫人开玩笑:“唐王一直身兼将军之职,前几日我琢磨跟王爷去军营瞧瞧,却没想到被王爷一口回绝。我一个妇道人家也是不懂,这军机重地,哪是我说去就能去的?”

    李夫人笑着回复,“可不是么。这军营哪是想去就去的。只是这重要的东西,它也从不轻易放到军营去。一定都是放到安全的地方。王妃便是去了军营也见不到什么重要的东西。”

    谢暖言心里一咯噔。

    李夫人都知道,那齐照云心里更是明白。

    谢暖言也没有心情坐下去了。最后从李府无功而返,心里恹恹的不行。她总觉着齐照云像是故意的,可又没什么证据。

    这李夫人么,怎么听着像是知道这兵符的事呢。

    翠珠瞧着谢暖言,越发没谱,小心翼翼的询问,“王妃这几日频繁出入李府,可是对李夫人有什么需求?”

    谢暖言琢磨了下,回复翠珠,“算是吧。”

    “可王妃为何迟迟不肯开口?奴婢瞧着王妃每日这般,都累的很。”翠珠转念又说:“不过得了不少布匹和玩物。又给了奴婢不少银子。这几个月,可以不用问王爷要月银了。”

    谢暖言说道:“为何不要?这银子是我辛辛苦苦给阮玉瞧病赚来的。自然不能便宜了齐照修。万一哪日他心情不好又克扣月银,那我又没得用了。”

    翠珠说道:“那便去要月银就是。王妃娘娘,明儿便该去要月银了。”

    既然这样,就提前去找齐照修问个清楚。

    谢暖言找到素心阁的时候,洺水却说齐照修在望雪楼,欲言又止,一副担忧的模样。

    谢暖言出去之后,回头瞥了洺水两眼,翠珠跟着小声说:“洺水姐姐好似有话说。怎么王爷发生了大事么?”

    谢暖言一头雾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有事就有事,没什么好怕的。”

    回了望雪楼,灯火通明,齐照修显然等候良久。

    谢暖言叫了一声王爷,便光明磊落的踏着大步,走进屋里。

    她也没什么好胆怯的。

    齐照修一只手撑在桌子上,把玩一个谢暖言从未见过的盒子,而他脸上阴晴未定,透露着一股子奇怪的气息。

    谢暖言知道这是生气了,而且这般沉默,肯定怒火挺大。她不记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再说去李府的事,本就是他应允的。

    进去后,谢暖言犹豫如何开口,琢磨再三,倒是有些为难说什么。

    翠珠知道谢暖言的想法,丝毫没犹豫,代替谢暖言开了口,“王爷一直在等王妃吧,奴婢这就去安排了厨子做了饭菜送过来。王爷您渴不渴?”

    齐照修并不理会翠珠,像是没听见一样,对谢暖言招了招手。

    谢暖言走上前,齐照修捏住她的下巴将她推到桌边,“瞧瞧,有没有什么要对本王说的。”

    桌子上摆着的就是刚刚齐照修把玩的盒子。狭长锦荣缎面的盒子,一瞧就是摆放首饰的。

    谢暖言推开齐照修的手,正起身,直接将那盒子拿过去打开里面是一条镶嵌十分精致的珍珠项链。

    这珍珠项链,用的是纯黑色的大粒珍珠串成,样子十分高雅。

    谢暖言眉头一皱,“王爷这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总不会就为了这一串项链?”

    齐照修显然觉着可笑,望着她,“王妃觉着,不该问罪?”

    “自然不该。这项链,是李夫人送的。”

    齐照修脸色骤变,捉起手边的茶杯便狠狠的砸在地上。

    刺耳的破碎声扎进耳膜,谢暖言吓得后退一步。

    原本支撑起来的那点勇气,被玻璃破碎的声音,敲打的消失殆尽。

    她瞧着齐照修,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

    齐照修将那珍珠项链拿起来,抚摸光滑的珠体,“这珍珠,是难得一见的黑色,是南海极深极寒之处才能打捞到的,极为稀有。南海的渔民,每年会在这个时候向朝廷进贡一小箱。父皇会分发给每个人,十颗便是极度的恩宠。”

    谢暖言怔了下。

    李夫人明明说是乡下的弟弟送来的,难道这话是假的?

    “所以王爷以为这珍珠项链是谁给的?”

    “谢暖言,这项链,今年只有二十颗。父皇全都给了韩王。”

    还不等谢暖言反应,齐照修便又拿起那缎面的盒子,冷笑,“这盒子,是新婚之日,母妃送的。”

    这话的意思只怕认准了谢暖言跟齐照云苟且

    谢暖言后背发冷,心都被揪了起来,好似寒冬腊月,被人泼了一大盆滚开的热水。

    她只觉得冷到了极致。

    齐照云做的?

    李夫人?

    他们送来的项链,怎么又会到了齐照修的手里?

    翠珠听明白了,当即跪在地上,不停的解释,“王爷恕罪,王妃绝对没想过这项链如此珍贵。韩王向来潇洒,只怕也并没有将这项链做回事。王爷莫要冤枉了王妃!”

    齐照修站起身,晲着谢暖言,“你莫要以为本王不知道你那点心思。每一次去李府,都是什么安排,见了什么人,本王心知肚明。”

    之后齐照修便大步走出去,冷冷的吩咐,“从今日起,王妃禁足望雪楼,不许出楼一步。直到她生下皇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