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谢暖言感觉还有点发懵,一头雾水。

    最重要的是,她完全想不到被谁摆了一道。

    这被人冤枉的滋味不怎么样。

    谢暖言心里窝着火,齐照修丝毫不想听自己辩解,这一个大帽子扣得那叫一个死刑。她连冤枉两个字都没来得及说出口。

    翠珠瞧出谢暖言并不太高兴,担忧齐照修为了这件事为难谢暖言,便劝慰道:“王爷如今在气头上,有些事想不明白,等找机会,奴婢一定跟王爷解释清楚。”

    谢暖言啐了一口,“谁要跟他解释?我才不稀罕!我行的正走的直,我怕什么?”

    翠珠半是为难,“娘娘,那如何最近经常要出入李府?”

    谢暖言生生被噎了一口,“这这暂时不能告诉你。”

    翠珠叹了口气,“娘娘,咱们还是好好地伺候着王爷,只要王爷高兴了,这以后的日子还用愁么?”

    想了想,她又说:“你瞧着韩王那个样子,着实有些不太靠谱,绝非良人,也无法托付终身。”

    谢暖言说道:“这么说,你是认定了我水性杨花,认定了我跟齐照云纠缠不清?”

    “娘娘我”翠珠欲言又止。

    谢暖言摆摆手,叹了口气,“我有不得已的苦衷,并不想跟他纠缠。”

    谢暖言不是一般的为难,这原主送了齐照云定情信物,齐照云以此威胁谢暖言偷兵符。齐照修不过是瞧见了一个王贵妃给的锦荣缎面的盒子,便如此笃定,若是瞧见了那玉佩,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谢暖言左右不是滋味。

    翠珠收拾了用膳,扒着手指头说道:“月银还没来得及问王爷要,咱们这个月怕是要喝西北风。”

    谢暖言也没做声。

    毕竟她是真的生气,并不是随便说说。她也习惯了齐照修的反复无常。

    翠珠愁容满面,谢暖言倒是一身轻松。

    谢暖言也是有些累了,翠珠收拾她歇下,谢暖言打着哈欠准备睡了。外头候着的小花突然说道:“洺水姐姐,这么晚了,怎么来了望雪楼?”

    没听清洺水说的什么,听着脚步声就进了院子。

    翠珠掀起帘子开了门。

    洺水嬉笑着走进来,说道:“娘娘还没有睡么?”

    翠珠摇头,将洺水迎进来。

    洺水走到床边福了一福,“娘娘安康,奴婢是来送月银的。”

    谢暖言怔了下。

    洺水将月银送到翠珠手里,说道:“原本该是翠珠姑娘去素心阁拿的。但如今王妃不能离开望雪楼,奴婢便自作主张拿了过来。”

    翠珠道了声谢,喜出望外,嘴上问道:“真的是姐姐自作主张,还是王爷吩咐了?”

    洺水略微笑了笑,然后说:“王爷么,自然是气头上,毕竟娘娘怀的是皇孙,总不好怠慢了。”

    谢暖言冷哼一声,“他倒是处处只想着他的皇子。”

    洺水说道:“娘娘心里怕是委屈的很,便跟王爷解释解释。素来没有隔夜仇的道理。再说,王爷若是不在乎娘娘,如何又能在乎皇子?”

    语毕,洺水便离开了。

    谢暖言怔怔的,没想明白这话的意思,但也没有追问。

    翠珠送了洺水回来,吹了灯,便要走。

    谢暖言拉住她,“翠珠,你上来坐一会,陪我聊聊。”

    翠珠应声爬到谢暖言身侧。

    谢暖言说道:“你说,母凭子贵这种事,你信么?”

    翠珠盯着谢暖言一天天大起来的肚子:“娘娘说的哪里话?自然都是母凭子贵。”

    “我怎么这么不信?若是这男人不在乎你,你便是生了皇子又如何?我想了,既然他要的不过就是个皇子,那我便生了给他就是。到时候换我自由身,没有跟他继续耗下去的道理。”

    翠珠忍不住问道:“娘娘便从没想过要在唐王府久住么?”

    “我为何要在唐王府久住?这唐王府该还我自由才是。”

    翠珠说:“娘娘,王爷叫洺水姐姐送了月银来,无非是在乎娘娘。娘娘便一点都不钟情王爷?”

    谢暖言想了想,好似并没有想太明白。

    越想越是累,一想到柳涵絮,她一点心情都没有了:“他心里没有我。我便是在乎又如何?”

    是夜,谢暖言反反复复睡不着。

    脑子里不禁全都是之前齐照修对自己的日常。

    原本也不曾想太多,被翠珠一提醒,如今都在脑海里盘旋。

    折腾了许久,才睡着了。

    连这几日都是如此,翠珠明里暗里的提醒谢暖言去找齐照修,可谢暖言就是不为所动。

    她心里还是窝着火。

    日头渐渐暖和起来,枝头开始冒绿芽,春天也是近了。

    因为到了开春的时候,谢暖言愈发的懒,每日挣扎着也不想起来。

    十余日便这般过去了。

    就到了朝廷初春盘点的时候。

    谢暖言原本并不知道盘点什么,只是听小花提了这么一嘴,琢磨可能就是宫里有人查账一类的,仅此而已。

    初春盘点还没开始呢,望雪楼偷摸溜进来李府的一个小丫鬟。

    说偷摸也不算,齐照修虽然禁了谢暖言出门,并不没有不允许探视,这丫鬟也是大摇大摆的进来的。

    谢暖言瞧见李府的丫鬟并不是什么好动静,这珍珠项链的事还没过去呢,李府竟然还舔着脸叫人过来,难道是不知道谢暖言被谁人陷害的?

    那丫鬟长得十分机灵,好似知道谢暖言会不高兴,进来以后就跪在地上,说道:“娘娘救命啊!李府怕是要完了。”

    李府完了关她什么事?

    再说了,李府完了,她才更应该高兴!

    “李府还能完?李夫人如此能干,能叫李府如何?”

    丫鬟一头哭了起来,说道:“夫人便是再厉害,也没有办法跟唐王比。唐王如今盘查李府,只怕不日,就要查到李夫人做过的事情上。李夫人本就是做媒婆的营生,背地里没少牵线”

    谢暖言当即坐了起来,这李夫人是个媒婆?

    难怪原主都要在李府跟齐照云见面。

    丫鬟说道:“我们家夫人手里有不少别人不知道的秘密,若是这秘密被人知晓,那可就要捅出篓子来了!娘娘,你一定要救我们家夫人!”

    谢暖言登时后背发凉。

    齐照云叫她偷虎符的事,李夫人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