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这丫鬟叫连春,一直都在李夫人身边伺候着。

    谢暖言虽然经常去李府,却并没有瞧见过她几次,眼生的很。

    谢暖言心里慌乱不已,尽量叫自己保持镇定,从桌边拿了茶杯抿了一口,才好容易叫自己平复下心情来。

    晾着连春差不多了,才开口问她,“叫本宫救人,李夫人可是得想明白了,能给本宫什么好处。”

    谢暖言也是故意的,不晾着她,总不好叫她看出自己紧张。但她瞧得出来,连春并没有多慌张。

    连春说道:“娘娘这话就生分了,夫人跟娘娘的关系绝非其他人能比的。如今夫人落了难,又是因为王爷,娘娘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这是什么话?

    谢暖言琢磨不清楚,原主跟李夫人之间的关系,更琢磨不清楚连春到底打的是什么旗号这般有恃无恐。

    谢暖言说:“到底王爷查到了你家夫人什么没有?你急匆匆的就这么过来求我,你们背地里到底做的什么营生如此害怕?”

    连春说道:“李府从来规矩,能做什么事情?再说李府向来跟唐王府交好,也不曾得罪王爷什么,王爷如今却揪着李府不放,我们夫人也是不明白,这才叫奴婢找娘娘则个。娘娘您给想想办法,求王爷高抬贵手,莫要用李府做文章。”

    谢暖言摇头,“那你的意思,齐王爷他故意刁难你李府?”

    连春没有回答,这话她哪里敢应承。若是承认了,那就是以下犯上,这罪责李府更是担待不起。

    只是明眼人谁瞧不出来齐照修就是想针对李府。

    好在谢暖言也没有接着追问。

    连春又想了想,说道:“娘娘,奴婢有些私密事,要单独跟娘娘禀报。”

    谢暖言挥挥手,将翠珠跟小花都撵了出去。

    连春确认了没有人,脸色跟之前也大不一样,好似换了一个人,跟谢暖言别提多熟络了,“娘娘,刚刚人多,奴婢不好多说什么。娘娘该是知道连春的,若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奴婢哪里能来叨扰娘娘?再说娘娘当真要袖手旁观?王爷若是查到夫人手上娘娘的东西,夫人自然是没本事瞒着的。”

    谢暖言登时脸色微变。

    什么呢?

    她根本没有任何这方面的记忆,原主也根本没有留下一点点的线索。

    这连春只怕之前跟原主也是十分的熟悉,可谢暖言根本就记不太清楚这个人了,隐约也只是知道见过几次。

    谢暖言努力掩盖自己的坐立不安。

    她想了一会,还是跟连春说:“现在没有什么人,本宫也不瞒着你,就把话说清楚些,之前的许多事,本宫记不清了,到底李夫人手里有本宫什么事情,本宫一概不知。”

    连春眼里满是不信,仍是笑着,“是是,娘娘的确不该记着,这些事,原本也就是夫人做的。可娘娘该知道,王爷若是肯信,夫人何必又来求娘娘?”

    谢暖言:“”

    她是真的不记得了好么。她想告诉连春,她就不是谢暖言,若真是谢暖言,那还说什么?

    这连春就觉着她是在推卸责任。

    连春又趁机说道:“娘娘救李夫人和李府一命,绝不会是坏事。真说能给娘娘什么好处,娘娘尽管开口。但这坏处,却是两败俱伤。”

    谢暖言彻底开不了口了。

    她此时自身难保,如果再去帮李府只怕会更解释不清楚。

    可如果不帮李府,到底什么后果,那就更不清楚了。

    想来想去,还是觉得齐照修多事。难道还是为了那个项链?

    “这件事,本宫知道了,本宫会想办法。你先回去告诉李夫人,本宫绝不会坐视不管。尽管放心。”

    连春这才放下心来,悄然退了去,好似之前就没有来过似的。

    翠珠跟着就走进来,“连春来做什么的?娘娘,您还有事瞒着奴婢么?”

    谢暖言说道:“我瞒着你的事,只怕一时半会也讲不清楚了。”

    “娘娘,您这愁容满面,可是被她们威胁了?”翠珠并不傻,“最近都说王爷在查抄李府,只怕李夫人最近要倒霉了。”

    谢暖言慌忙拉住她,“到底李府有什么?你知不知道?”

    “这,奴婢就不清楚了。但往常么,就是那些帐。娘娘只怕是不记得了,初春盘查的时候,都是盘点账本。自古账目就没有清楚的。有的掏了银子能躲过一劫,有的是无论如何都躲不过去的。”

    “去,帮我问问,到底齐照修查了李府的什么,李府又有什么把柄被捉住了。”谢暖言说道。

    “好,奴婢这就去。”翠珠应道。

    不等翠珠离开,谢暖言又拽住她,“这件事要快。还有一定要瞒着齐照修,不可以叫他知道。”

    翠珠应了一声,心里觉着不是好事,也没有说,转身便走了。

    看来,她是真的得离开望雪楼了,这么被囚禁只怕更容易出事。

    这本来该是件很着急的事,可谢暖言着实懒得很,琢磨了再三,决定先躺下来好好睡一会

    这的确也是件体力活。

    没等谢暖言想到什么脱身的法子,倒是翠珠打听了一件事出来。

    李夫人的夫君李成,是当朝一品大员,算是半个文官。背地里一直靠收敛下面的贿赂,阻挡进谏。凡是送上去的弹劾奏折,若是谁害怕被皇上瞧见,就给李成送银子,奏折就能被李成拦下来。

    李成之所以有这个本事,也是因为他姐姐在朝为才人,李才人虽然并不是十分得宠,却跟皇上身边的张太监关系交好。

    张太监掌管奏折,在朝里自然地位不是一般人能比拟的。

    至于他们怎么操作的,却没什么人知晓。

    翠珠说道:“这事也不知道王爷哪里来的本事,这李府在朝中的地位绝非一般人能比,很少有人能撼动的了,但是王爷好似当真找到把柄了,李府现在忙的团团转。”

    谢暖言觉着也是挺有意思,这李府既然敢拦下奏折,就有门路靠山,齐照修不过是个不得宠的皇子,敢直接去动李府,那绝非一般的把柄。

    琢磨来琢磨去,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可谢暖言又没有想到到底哪一层不对。

    翠珠劝谢暖言,“娘娘,不如您还是先从望雪楼出来,王爷那边总能有些有用的消息不是。”

    谢暖言点点头,还是得去求齐照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