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谢暖言被关了有些时候了,没出去,也不知道外头的情况。

    套上繁冗的衣服,阔步走出去,瞧见门外站着一动不动的侍卫。

    谢暖言问小花,“既然有侍卫看着,那连春是怎么进来的?”

    小花说道:“侍卫轮班的时候,自己进来的。再说王爷只是叫王妃别出去,却并没有禁止人进来。”

    原来如此。

    谢暖言有些拿捏不准齐照修的意图,更重要的是,她总觉着,哪里被她忽略了。

    原本想着有没有什么法子能出去,会不会被为难。她甚至想过,要以身体不适肚子里胎像不稳等缘由,好叫自己脱身。

    可现如今,谢暖言琢磨,自己可以轻易出去。

    她走到门前,瞥了那侍卫两眼,说道:“本宫要去找王爷。”

    两个侍卫同时望了对方一眼,继而说道:“王爷就在素心阁候着。”

    果不其然。

    齐照修从刚开始就没打算真的囚禁她。

    小花倒是一头雾水,出来望雪楼,还忍不住回头看那两个侍卫。

    “娘娘,咱们这么轻易便出来了?”

    谢暖言说:“自然。齐照修那日虽然嘴上说软禁我,其实也不过就是做做样子。他没准还等着我去找他呢。”

    谢暖言也只是猜测。如今细想起来,才发觉对他真的是一点都不了解。

    到了素心阁,齐照修果然在。

    他端着毛笔,却久久没有落下,眉头微皱,显然并不是练字,而是沉思。

    见到他,谢暖言莫名一愣。

    气定神闲的模样,瞧着并不像是要处置当朝要员的模样。尤其是李府这等在汴京有着绝对地位的府邸。

    脑子里说不出的乱。

    谢暖言想到连春如此轻易的找到望雪楼,说白了,不还是齐照修的应允?否则李府的丫头怎么能轻易进的来望雪楼?

    总不会齐照修已经知道李府拿捏她的把柄?

    谢暖言自己是有些做贼心虚的。只是这“贼”到底是偷了什么东西,她自己也不知道。

    小花推了谢暖言一把,“娘娘,您想什么呢?”

    谢暖言正了正色,说道:“没想什么,我这就进去。”

    齐照修正好抬头,朝谢暖言的方向看过来。

    这一瞬,已然是格外有深意的表情。

    这表情,仿佛昭示的是一切尽在掌控的自信。

    还有这个男人冷峻的目光下,那张着实叫人难以忽视的颜值。

    四目相对的那一刻,谢暖言心底莫名的咯噔一声。

    看来,谢暖言完全不用担心齐照修责备她擅自出来望雪楼。齐照修其实一直在等她。

    齐照修盯着她的肚子瞧了一会,之后便指了指椅子示意她坐下来。

    谢暖言并没有听话的坐下来,而是走到他对面,与他对视。

    “我私自出来,王爷并不惊奇。”谢暖言问他。

    齐照修嘴唇微微上扬,好似对这话也并不惊奇,他也不等谢暖言坐下,自己反而直接坐了下去。

    “自家王妃来,本王若是不知道,便是失职。”

    淡漠的语气。

    谢暖言竟然有些探听不到这话里的意思。

    “那王爷自然知道我来是为了什么事?”谢暖言又问。

    齐照修仍是淡淡的,“本王一直以为你并不笨。”

    他这是在嘲笑她问出来的问题太愚蠢?

    谢暖言更加的不解,“我不懂。王爷既然并不想真的囚禁我,为何还要针锋相对去追究李府的责任?”

    “李府既然铁了心帮你通奸,本王追究这责任,也无可厚非。”齐照修淡淡的回答。

    谢暖言顿了顿。

    这话听起来像是这么回事。

    可谢暖言的迟疑就在,齐照修的目的看起来实在并不像是因为谢暖言的通奸。

    “如果当真是为了我做出越距之事,王爷难道不该先将我问罪?”

    齐照修眼神闪烁,“那你就要感谢你肚子里的这个皇孙。若非你如今怀着的是齐国第一个皇孙,你当真以为本王会饶了你?”

    继而,他又冷笑,“通奸这种罪责,没有灭你九族,已经是对你最大的宽容。”

    谢暖言当然知道。

    所以,他一直在意的,到底还是她肚子里的这个龙种。

    明明早就知道这一点,可从他嘴里说出来这一句,她心底还是说不出的难受。

    谢暖言仰着头瞧着他,“王爷这句话,臣妾受用的很。若是臣妾此番解释,臣妾并没有通奸,只怕王爷也不会相信。”

    齐照修鼻子里哼了一声,却并没有回答。

    这一声,叫谢暖言更加的难受。

    显然齐照修根本不会信。

    谢暖言说不出的委屈,她强忍着心底的难受,“便是通奸该灭九族,可是我并没有。王爷既然有能力去查李府,为何不查清楚我到底有没有通奸?”

    “王妃以为这件事,要如何查?难道王妃还会留下把柄来?莫不是你肚子里的皇嗣也并非本王?”齐照修冷笑着质问。

    谢暖言后背一冷,“这难道是你早就想说的?”

    齐照修更加的淡漠,“你既然精通医术,你来告诉本王,你如何在此时,证明你怀的就是本王的?”

    谢暖言登时呸道,“就你们的智商,当然不能。我却的确能!”

    语毕又开始后悔。

    继而,她反应过来,齐照修这句话,并不是真的想要她证明她能,而是他根本不信她清白。

    谢暖言一面觉着自己太动真格,一面又觉着自己被套路了。

    齐照修不信她,原来,在之前就并不信她。

    只是如今她肚子里怀的是齐国第一个皇孙,无论是齐照修的还是齐照云的,齐元才都不会在乎,他只在乎这第一个皇孙。

    齐照修眯了眯眼,语气尽是不信,“本王的确是小瞧你了,你当真能证明?包括你的清白?这医术,只怕王府是容不下你这等本事。”

    谢暖言心里越是有气,“我大着肚子,又是危险的前三月,我哪来的胆量与人苟且?”

    齐照修呵呵冷笑,“谢暖言,本王才说过你并不笨。”

    谢暖言心底又是一沉,到底他并不信她。

    便说破天,他也不会信她。

    谢暖言琢磨了下,转而说:“既然王爷下了定论,不如给臣妾一些时间,臣妾自己会证明清白。”

    齐照修这一次闭上眼,“你无非就是想逃离望雪楼。本王给你机会,只不过每日只有三个时辰。若是你回不来,莫怪本王论罪处置。”

    “那就三个时辰。”

    总好过被关在望雪楼里任人鱼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