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小花一直在素心阁外头踢墙角的石子,时不时抬头朝客厅的方向看过去,神色焦灼。

    王妃进去的时间并不长,因为是戴罪乱闯,小花心里没数。谢暖言又不让她进去。

    还好,谢暖言很快就从里面出来了。

    “娘娘,您还好吧?”小花拉住谢暖言追问。

    谢暖言瞧了她一眼,“怎么,你觉着我进去是会被抽鞭子的?”

    小花摇摇头,“自然不是只是王爷”

    小花虽然年岁不大,但毕竟在王府里呆了有些日子了,知道齐照修的习性。

    “王爷脾气并不好,阴晴不定,奴婢怕他不高兴。”

    谢暖言摆摆手,“没事。你瞧我不是好好的出来了?你别想太多了,咱们这就回去了。”

    “啊?”小花一脸的无奈,“王妃难道没有说服王爷,放您出来?”

    谢暖言摇摇头,又点点头。

    “无功而返么?”小花心底满是不舒服。

    也不算是无功而返,至少争取了三个时辰的时间不是。

    小花原本以为这样的三个时辰,掀不起什么浪来,因为谢暖言瞧着着实像是无头苍蝇。

    谢暖言自己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偏偏这时候,柳涵絮找上了门。

    柳涵絮出现的突然,谢暖言琢磨,这样一个高贵的秦王妃,按理说,不会轻易入了唐王府的门。可柳涵絮的的确确出现了。

    谢暖言此时就站在柳涵絮的车架之前,心里满不是滋味。

    这柳涵絮是不是不请自来,谢暖言也不清楚,但如此招摇,丝毫不避讳,全然没把谢暖言当回事,这就差些意思了。

    总不能当谢暖言软包子好欺负不是。

    谢暖言琢磨了下,转身又回了素心阁。

    素心阁房门半掩,里面悄无声息,仔细去瞧,也是漆黑一片。

    谢暖言正准备推门进去,柳涵絮的声音突然就大了起来,“唐王妃这可是大罪,若是被抓出来,牵连王爷”

    后续的话,已经听不太清楚。

    谢暖言心里一凉,脑子里立即想到了齐照云跟自己说过的所有的话。

    李府突然被查,齐照修的反常,还有齐照云拿捏的把柄

    诸多看来,谢暖言突然觉着自己小命不保。

    她也顾不及柳涵絮跟齐照修接下来还要做什么了,拉住小花转身就朝外走。

    她每日只有三个时辰。

    能不能救自己,也就这一线机会了。

    出来唐王府,谢暖言心里却是一片空白。

    去求谁呢?

    调查事情真伪,她甚至都没有出路。齐照修自然是求不得,他肯定是不信自己。

    琢磨到最后,谢暖言想到了齐照云。

    小花瞧见谢暖言朝齐照云府上去,心里没底,慌忙拉着谢暖言,“娘娘,您这是要去哪啊?”

    “搏上一搏。”谢暖言说道。

    小花自然不懂,为何王爷已经如此忌惮王妃跟韩王之间的关系,王妃还是要硬生生闯到韩王府去?

    谢暖言并没有多少把握,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她此时,全然跟着感觉走。

    到了韩王府,门前的侍卫瞧了谢暖言一眼,正要为难,齐照云迎面走了出来。

    饶是有了防备,谢暖言心里还是惊了一惊。

    齐照云挑了挑眉,脸上多了一丝暧昧,“皇嫂有礼。”

    一联想到近日,因为跟齐照云的关系,被齐照修禁足,这一句皇嫂更是揪心的很。

    谢暖言也将眉头挑起来,说道:“韩王有礼了,本宫来,是有件事要询问皇叔,不知道皇叔是否有时间,单独聊聊。”

    齐照云眼神闪烁,好似有话要说,甚至还带着些许看不透的笑。

    “皇嫂但说无妨。”齐照云回答,“这里并无外人。”

    看似并无不妥,却有着明显的生疏,跟之前截然不同。

    谢暖言看向周遭离得如此近的侍卫,心里突生不安。

    “韩王,这里并不方便。”

    “哦?”齐照云朝前走一步,一手抓住谢暖言的衣袖,贴近之后,甚是暧昧,“皇嫂附耳说清楚,也不是不可。”

    谢暖言下意识的后退,却亦有不及,马嘶之声接踵而至。

    仆仆风尘,迎面,齐照修驾马而至,而他身后,柳涵絮同样骑马到了眼前。

    身后小花捏住谢暖言的衣角,“王妃,这”

    话音未落,齐照修已经到了谢暖言眼前。

    高头大马,马上男人原本俊俏的容颜,此时说不出的寒冷,眼神里都透着冰。

    “爱妃,好巧。”齐照修又说,“若早知道爱妃来此,本王本可捎你一程。”

    谢暖言听不出这话是不是有讥讽的意思,可那寒意却深达眼底。

    谢暖言一时不知道如何解释,齐照云却嘴角噙笑,说不出的邪魅,“皇嫂说是有私房话说与本王,本王正是为难,不知如何听取。”

    谢暖言侧过脸,只觉得自己被卖了。

    “韩王,你”

    齐照云笑了笑,拉住谢暖言一手要搂她的腰身,“皇嫂想说的,只怕皇兄都知道。”

    谢暖言朝前走一步,躲开齐照云的手,朝齐照修看过去,“我没有。”

    柳涵絮却好似在提醒:“没有什么?”

    谢暖言仍是看着齐照修,她突然疑惑,明明刚刚柳涵絮还在唐王府跟齐照修相谈甚欢,怎么这么快就到了这里?像是提前知道了谢暖言会过来。

    “我跟韩王之间没有什么秘密。”语毕,她对齐照修说:“你早知道我会过来?”

    “本王若说不是,你信?”齐照修反问。

    “若是我说,我只是一时兴起,早时候并没有打算过来呢?”谢暖言反问。

    齐照修横着眉头,并未回答。

    柳涵絮却讥讽道:“唐王妃这说辞只怕任谁都不会信。这般暧昧,这段时间”

    柳涵絮的话并没有说完,可这意思却明显的很。

    这段时间,谢暖言本就因为跟齐照云之间纠缠的关系被关禁闭。才刚刚给了三个时辰,就找到了韩王府

    这也是有够讽刺。

    齐照修此时的话少之又少。

    谢暖言猜不透他的意思,心里不停的打鼓,“齐照修,我没有,我真的什么都没有。我什么都没有做。我怀疑韩王想要诬陷我,可是我没有证据,我也不知道怎么就突然变成了这样。”

    就在这个时候,齐照云突然亮了亮手里的东西,“皇嫂这话,本王可是不乐意听了。刚刚可是皇嫂说冒着生命危险,给本王送了这东西过来。”

    齐照云的手里,赫然是一枚虎符。

    谢暖言后退一步,如同被五雷轰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