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齐照云的表情还是如此的邪佞,带着说不出道不明的讽刺,盯着谢暖言的眼睛,“皇嫂,这玩笑可开不得。”

    柳涵絮上前一步,拉住谢暖言的手,厉声质问,“便是你一直记恨本宫跟王爷之间的旧情,也不可以做出如此之事!偷盗虎符,今儿,就怕你是无论如何都别指望逃脱了!”

    谢暖言的手被柳涵絮掐的很疼,可这疼,也抵不过此时谢暖言的心惊。

    谢暖言下意识的望向齐照修,齐照修目光深沉,紧紧的盯着她,好似要在哪里找到破绽。

    谢暖言摇了摇头,张了张嘴说没有,却根本没有发出声响来。

    而就在此时,听见不远处太监的尖叫声,接着,莫公公带着一种宫中侍卫出现在不远处,就见他手里捏着圣旨,走到谢暖言面前。

    他蔑视的瞧了谢暖言一眼,“下跪听旨!”

    不等谢暖言反应,身后的侍卫,便一脚将谢暖言踹倒在地。

    莫公公宣旨,大意就是,谢暖言通敌卖国,偷盗虎符,实乃重罪,押入大牢,听凭处置。

    接着侍卫便大踏步走上前,捉住谢暖言的手臂。

    齐照修同时迈前一步,“莫公公!”

    “唐王,请留步。”莫公公张开手臂,拦住齐照修,“唐王该知道,这圣旨虽然没有问责唐王,可唐王也不能摆脱干系。更何况,王妃到底是受到何人教唆,做了这等悖逆之事,你我心知肚明。”

    不等齐照修回答,大手一挥,就叫侍卫将谢暖言带走。

    谢暖言回过头去盯着齐照修:“齐照修,你终是不信我。”

    翠珠找到谢暖言的时候,谢暖言被关在阴暗潮湿的地牢里,抱着膝坐在角落里,神情木讷,略微呆滞。

    翠珠瞧见谢暖言,便哭开了,红着眼,别提多伤心。

    “娘娘,才刚刚从府里出来没有多久,怎么就偷了虎符。”翠珠哭哭啼啼的,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

    “你怎么进来的?”谢暖言拉住翠珠问。

    翠珠擦着眼睛说:“奴婢把屋里几样值钱的东西卖了,换了不少银子,没成想买家那么大方。娘娘,您怎么办呀,您可是想到了什么法子没有。”

    谢暖言摇摇头,她知道齐照云不是好人,却没想坏到这种地步,还舔着脸跟她打情骂俏的,完全就是利用她。

    翠珠瞧见谢暖言泄气,心里也是没数,琢磨了一会,抹了把脸,下定决心了似的,说道:“奴婢这就去求王爷,就算是跪死在素心阁,也要叫王爷救娘娘。奴婢不信王爷这般铁石心肠,见死不救。”

    说话间,不等谢暖言叫她,便站起身朝外跑远了。

    指望齐照修?

    齐照修只怕也并不信她。

    她到现在也没明白,这虎符是从哪里来的,怎么到了齐照云的手里,怎么又会如此凑巧,齐刷刷同时出现,同时发生。

    翠珠自然也没想到,她根本就无法再进入唐王府。

    哪怕她刚刚才卖了望雪楼里几样值钱的营生。

    翠珠不甘心,最后就跪在王府门外,一声声叫着王爷,求着他,救一救谢暖言。

    翠珠始终不信,齐照修看谢暖言的眼神,哪里都不像是不爱谢暖言的模样,他怎会这么轻易就放弃了心爱的女人?

    谢暖言也不知道挨着过了多久,尤其是牢里的日子也格外的漫长。

    瞧见翠珠,已经是三日之后,她头发凌乱的被丢进谢暖言的牢房,眼角发黑,脱水严重。

    一看就是饿了许久,只怕还滴水未进。

    门外的牢头说道:“看样子应该支撑不了多久。这唐王府怕是不会有人再来管这位王妃了。”

    谢暖言瞧见翠珠的样子,心底说不出的疼。

    若不是还有个空间,只怕翠珠此番也要命丧在此了。

    谢暖言从自己的实验室里拿了营养液给翠珠注射下去,又打了葡萄糖维持她此时的情况。之后才好歹找了些吃食,保证自己和翠珠都能活下去。

    她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面包,撕开包装纸,便一口一口的吃下去,嗓子火辣辣的,噎的她说不出难受,她靠着墙又坐下来,越发委屈,最后眼泪顺着脸颊砸在地上。

    她想,她总不能就这样死在这里。

    她要想办法出去。

    老天爷显然并没有给她太多的时间。

    当天,牢头便将谢暖言拽出了监牢,之后一路扭送到了刑部。

    刑部押着谢暖言到了一个偌大的房间,没等谢暖言反应,就直接定下了罪责,判处极刑。

    谢暖言满脸茫然,甚至来不及喊一句冤屈。

    临死是什么滋味,谢暖言算是第一次尝试,虽然之前她死过一次了。

    可这一次,她好似在瞧着自己被一步步推进深坑,不停的下坠,却找不到着力点,心底只剩无尽的绝望。

    她想着不行,总不能就这样被人莫名其妙的拉出去杀了,岂不是太对不起自己这一身本事了。

    她不等侍卫将自己抓了,就从实验室里取来了大量的硫酸,扬手就泼在了侍卫的身上。

    她一面叫着:“你们若是想冤枉害死我,只怕你们还不行!”

    反手又拿了白磷,随手一撒,便在空中燃烧了起来。

    围观的侍卫没明白怎么回事,有人大叫着见鬼了,住持的官员慌张的说:“直接砍死,再拖下去,就出大事了!”

    谢暖言琢磨,这也太有意思了,自己在汴京,什么都没有,虎符也没偷成,为什么非得将自己搭上呢?也不知道到底是得罪了哪路神仙。

    侍卫惧怕硫酸和白磷,一时上不来,谢暖言又找不到退路,僵持不下。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嘶喊之声,接着,杨止破门而入,叫了一声:“王妃,可还安好?”

    谢暖言慌忙应声,上头的官员叫了句该死,迎面朝杨止迎了过来,“杨大人,带病入我刑部,怕是不妥吧!”

    杨止显然懒得跟他废话,瞥了谢暖言两眼,确认了没事,才从腰间拿了令牌,“皇上有令,要大殿审讯。拦者,杀无赦。”

    之后,就将谢暖言带出了刑部。

    谢暖言踉踉跄跄的跟着,“到底怎么回事?”

    “娘娘,等见到了皇上,自有分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