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齐照修一路都没有说话。

    车厢里说不出的安静和诡异。

    谢暖言想着,齐照修为何突然又信了她?

    谢暖言折回唐王府的时候,突然发觉门头变了。

    齐照修从身后搂住她的腰身,说道:“你是不是还不明白?”

    谢暖言点点头。

    她指着门说:“怎么变成了墨王府?”

    齐照修说道:“因为我原本封的是墨王,后来被改成唐王,因为父皇觉着墨字不吉利。”

    谢暖言说:“为何突然又改过来了?”

    “我向父皇要来的赏赐,重新得了我原来的封号。墨字,是我亲生母亲的名讳。”

    谢暖言这才了然。

    齐照修拉住谢暖言的手,始终不肯松开。两个人肩并着肩,走到了大堂,才坐下来。

    “我不明白王爷的意思。”谢暖言问道。

    齐照修说:“你自然不明白。因为从头到尾,你也不曾相信过我。我早就说过,你是我的妻子,你怀着我的孩子。我一定会护你周全。你却百般猜忌。”

    “我”谢暖言琢磨,你之前可是拼了命的要休妻的,她怎么知道信还是不信。

    齐照修说:“如果不是我先发制人,将李府拽出来,只怕你还被齐照云他们蒙在鼓里。偷虎符是最后一步,也不过就是个引子。”

    从王贵妃被下毒开始,就全都安在了谢暖言的头上。

    或者可以说,一面安在谢暖言的头上,一面又安在了齐照修的头上。

    王贵妃不信齐照修,转而去扶持齐照云。

    齐照云借着过去原主对齐照修的恨,利用原主。却没成想半路,谢暖言突然换了人。

    换了人的谢暖言对齐照云什么都不记得,打乱了齐照云的阵脚。

    齐照云不得不加快了动作,出没李府。

    齐照修察觉到了不对,假意跟谢暖言生气,囚禁她,却又抓不住齐照云的把柄,才又故意放谢暖言离开王府。

    齐照云趁机落井下石,说谢暖言通敌叛国。

    而李府,就是他们交接的地点。

    齐照修揪出李府背地里所有的证据和把柄,送到了齐元才面前,为了断掉齐照云的后路。

    谢暖言不解,“难道,只是为了针对我?这样又有何等意义?”

    齐照修突然沉默了下,半晌没有说话。

    他伸手抚了抚谢暖言的头发,说道:“从现在起,你要信了我,我会护你一辈子的。”

    韩王府。

    凌泽半是不解,追问齐照云,“为何非得从谢暖言下手,我们明明有很多压到唐王的把柄。”

    齐照云笑了笑,神情落寞,许久,他才说:“本王只是在赌。”

    “赌什么?”

    “赌王兄,对谢暖言是真心。”

    “为何?”凌泽还是不解。

    齐照云说:“齐照修没有破绽。谢暖言才是他的破绽。”

    凌泽忍不住说:“所以?”

    “你不懂,谢暖言若是被定罪,齐照修会以命相抵。只怕他一定会动用手里的军队,直接反了齐元才。齐照修是个会被感情控制的人,他会为谢暖言失去理智。”齐照云说着笑了笑,“可是,我低估了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难道很厉害?”

    齐照云站起身,对着窗外,手里拿着他陷害谢暖言的虎符。

    那个女人,的确很厉害。

    她什么都没做,却偷了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