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我打算这些天待在北城好好装修我的小家了,你呢?是陪着我还是回公司看看?”

    他嘴硬,“矫情死了。”

    苏穆就是这样一个口嫌体直的人,嘴上说我需要他陪是矫情的行为。可实际上呢,他担心我的身体闻到装修的气味会难受,每天都会替我去现场观察进度。偶尔我们一起去他也不让我进门,扯着我站老远。

    我笑他这是把我当孕妇照顾了。可谁知他突然严肃,“你的身体状况自己也在意些好不好?我在你身边的时候有我替你想着,万一哪天我有急事呢?怎么办?”

    这是苏穆第一次冲我发脾气,我的眼眶募的红了,“好了好了,我知道错了。”

    “姐我只有你了。”

    这句话让我心疼。曾几何时我们也有最爱的父母,有着诉说心事的朋友,可现在我们只有彼此了。

    江奈回来那日我和苏穆去了机场接他,因为此事贺北辞还跟我吃醋,他抱着我不肯撒手,“苏穆一个人去不就够了?”

    我哭笑不得的拍打着他的手肘,“人家好歹前前后后帮了我不少,总不能这么被冷落吧?行了你松开我,苏穆等着呢。你也乖乖去上班啊,下班我去接你行吧?”

    他不情不愿的松开我,看着我的背影一副小怨妇的模样。我笑他都多大岁数了还跟个小孩子一样。

    机场里行人众多,我眼神不好让苏穆仔细着看,不料被他嘲笑了一番,“你说说你知道自己眼睛不行还不肯戴眼镜。”

    我戳他几下,“这不是出门太急忘了嘛。”

    江奈穿着一身长款黑色羽绒服,许是刚刚吹了风的缘故鼻尖有些泛红。我一路小跑到他身旁,哈着气,“回来了。”

    苏穆不紧不慢的跟在我身后拉过江奈身侧的行李箱,“哥。”然后斜了我一眼,“刚刚还说自己看不见结果跑的这么快。”

    江奈冲他一笑转而打量着我全身上下,揉了揉我的脑袋,语气中带着些责备。“知道天冷还穿这么少?”

    “没事啊,等会上车了有空调,回家也还有暖气。”

    他扣上了我羽绒服的帽子,“走吧。”

    我告诉江奈今年我们回北城过年,他也是感叹着很久没回去了。我感觉对他的亏欠又多了几分,可是不知道该怎样弥补。

    “到时候你和苏穆先回去吧,我等贺北辞一起。”想到贺北辞苏遇之就露出了笑容,江奈只偏头看她一眼一言不发,什么时候对他,也能够露出这样的笑容呢?

    “他过年放假吗?”苏穆转头看向我。

    “他这个月刚好是门诊部,医院是放假的。”

    “他还挺厉害,才毕业一年就成为了主治医师。”苏穆那副不想承认却又不得不承认的样子真是让我想抡他两下。

    江奈终于舍得开口,我喜欢的低沉嗓音却说着我不愿听的话,“Caffrey让你别忘了去医院做检查然后将结果发给他。”

    Caffrey就是我的主治医生的名字,我觉得这个世界上除了江奈就数他能让我产生胆怯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