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我这房子虽是单身公寓,但是书房收拾收拾还是能凑合睡睡的,苏穆和江奈只好委屈他们几晚了。

    除夕那日我们三人将早已置办好的春联贴上,整顿年夜饭都是江奈掌勺,我负责打下手,而苏穆只管吃。

    这是我们三人第一次在一起过年,时间一晃距我们上次在家过年已经记不清是几年前了。我们举杯,奈何我不能喝酒,江奈用热水壶煮了可乐给我。颜色看起来大同小异,我只好这样安慰自己了。

    夜里我们本来打算边斗地主边看春晚然后直到零点,但是我非常对不起他们,因为贺北辞约我了。

    他已经等在了景苑外我也不好推辞,待我换好衣服准备出门时江奈拉住了我,神色间尽是担忧,“你不能熬夜,早些回来。”

    我郑重其事的点头答应了。

    我下楼后小跑着到了贺北辞跟前,看着他只觉岁月静好。月光均匀的洒落在我们上方,掩盖住了我没来得及化妆下憔悴的皮肤。我们一路经过挂满灯笼的树下,我忽然觉着有些累,便寻着一个长亭坐下。不远处有个老爷爷在卖糖葫芦,我仰头冲他撒娇,“我想吃。”

    “等下我。”

    突然胸闷气短的我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心口没来由的一阵疼,还好待他回来时没了刚刚那感觉。

    贺北辞将糖葫芦递到我跟前,“都多大人了还喜欢吃这种小孩子的东西。”

    “我明明很年轻的好不好,才二十五。”

    “嗯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了。”贺北辞很成功的又一次噎住了在吃东西的我,“怎么样?想好没有?”

    “都答应叔叔了登门拜访我总不能食言吧,再说了,昨天你不是说好明天来接我?”

    “嗯我们遇遇记性真好。”他凑上前在我唇上啄了一口。我嘴角的糖渣被他含去,“真甜。”

    这是我们一起过的第二个除夕,可是这与第一个之间已经相隔多年,没想到那时在一起不到一年的我们竟然已经做过了如今在一起多年的事情。

    第二日一早贺北辞便等在了小区门口,在他的庇护下我见家长的过程很顺利。叔叔阿姨皆是知识分子,比一般人更要通情达理一些,原以为他们会出什么刁钻问题让我答,结果也只是拉着我聊了许多家常。

    趁着贺北辞的假期叔叔阿姨打算在第二天与我这边的家人见个面,我估计苏穆听见会被吓到吧。

    “回来了?”一开门我就听见了江奈的声音,疲惫的坐在了玄关凳子上。他在鞋柜里拿出拖鞋替我换上,“怎么?见面不顺利?”

    我摇头,“他父母想见见苏穆。”看着站起的江奈我忽然想到什么灵机一动的喊了声,“江奈”

    他狐疑的看着我,“你想让我假扮苏穆?”

    “当然不是了,贺北辞他爸都见过他了。我呢,是想让你当我娘家人,就以长兄的身份好不好?”

    “苏遇之?”他皱眉,语气也颇有几分无奈,“你的如意算盘打的真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