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你是我黄粱一梦写不完的温柔。”-

    第一次见到方圆是在联谊会上,她翩翩起舞的模样让沈言倾想到了竹木年会上与他共舞的那个女孩。

    她唤做苏遇之。

    自那日一别后再见到她却是在她父母亲的追悼会上。她瘦弱的肩膀看起来不堪一击,但是却扛下了所有。

    他再次看见了陪在她身旁的方圆。

    后来他在父亲那里得知她将要去往国外,便以工作为理由去到上海只为见她一面。也是那时沈言倾才知道原来她已经有男朋友了。

    看着她为那人伤神沈言倾终究是无能为力,纵然他能让她开怀大笑,可他也知道那样远不及一个能让她掩面而泣的人。当下这种情形她和男朋友闹矛盾,其中的缘由沈言倾也能猜到一二。他劝她有什么都要讲清楚,情侣之间最怕隐瞒。

    后来她带着他见她的朋友,方圆。

    熟悉的面孔让他率先开口问她,“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小女孩害羞的模样让他忍不住勾唇,他们在那天正式认识。后来也会无事时收到她的邀请,她会问他有没有按时吃饭,有没有好好休息,有没有女朋友。

    他知道她的心意却不敢轻易接受。

    其实几年下来也是因为方圆的存在他才觉得日复一日的工作没有那么枯燥。她甚至实习时向万尚投来了自己的简历,除却私人感情她的实力是足够进万尚的。

    于是他们在同一屋檐下共事。

    她甚至开始追他,怕她承受不住一气之下辞去工作沈言倾不敢直截了当的拒绝。

    每每工作忙碌忘记时间时会收到她发来的短信,“记得吃饭哦。”夜里到时间会收到她的“晚安”。

    沈言倾的身份总是不免有那些想主动攀上的女人,但是方圆让他本能的感觉就是她不是那种人。或许这其中有苏遇之的缘故吧。

    后来啊后来她坚持的第三年圣诞她在公司楼下等他下班,寒风凛冽吹得她整个人蹲在地上缩在了一起。沈言倾多少感受到她即将要做的事情,却迟迟不敢上前。

    “方圆?”沈言倾俯身在方圆身边,“下班了怎么还没回去?”

    方圆猛然站起只与沈言倾之间相隔几厘米远,她仓皇的后退了几步,“师兄,你下来了。”

    “嗯。”沈言倾不疾不徐道,“这么冷的天等人?”

    “沈言倾,我能这样喊你吗?”方圆将礼物护在身后,不是很敢去看沈言倾的眼睛。

    “嘴是你自己的,喊什么取决于你。”方圆的礼物还未拿出手就听见沈言倾淡淡的声音,“方圆,我知道你的心意,但是恐怕我还不能接受。你还年轻,不该将精力都放在我身上。”

    方圆那礼物还在身后,却被他的一番话说的愣在原地,“我你你知道我的心意为什么不早些挑明?”盒子被她拿出递给沈言倾,“既然你也将话都说的这样明白,我也不是死缠烂打的人。这份礼物,就当送你留个纪念吧。”

    如若早知求而不得,那便早日放手。

    方圆也不管沈言倾是否真的会收下,反正就将盒子放入了他怀中。再之后她就转身离去,不做多一分的停留。

    第二日沈言倾的邮箱里便躺着一封辞职信。

    很大众的一句话: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他批准了。

    后来与苏遇之聊天的间隙他表明了自己多年的心意,那时他身旁已没有方圆相伴左右。遭到苏遇之的调侃之后他才堪堪觉得方圆那些年的喜欢同他一样,不过她会大胆的表明心意,可他却只会埋藏于心。

    决定要追回方圆后在苏遇之那里得到消息,此刻的方圆正在丽江,她说一路走走停停说不定就会有艳遇呢。她等到了,下雨天长长的古街尽头唯独他一个没带伞的游客,几乎是向她狂奔而来。

    猛然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方圆尚还觉着不真实,可听到他那句,“终于找到你了。”她竟然一刻都讨厌不起来身前的人,甚至还有些感动。

    “方圆,对不起。是我的反射弧太长,没能及时发现自己的心意,才让我们之间分离这么久。”

    “你这是在对我表白吗?”

    沈言倾松开她,“对,你会原谅我吗?”

    早在雨里看见他向自己跑来时那些年的不甘与遗憾就已经被她抛诸脑后,她心心念念的沈言倾向自己表白了,仔细想想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你确定你不是受什么刺激然后随便寻个人宣泄一番?”

    沈言倾抬手弹了一下方圆的脑门,她啊的一声捂住脑袋,“沈言倾你果然是骗子!”

    “我是让你清醒一下,哪有人宣泄跑这么大老远来,也就只有你这个傻瓜赌气之下走这么远。”

    方圆捂着脑袋的手被沈言倾拨开,他轻轻吹着气温柔地问,“疼吗?”

    方圆没好气的白他一眼,“你说呢?”

    “好了好了,是我的错。”下一瞬沈言倾的唇就贴了上来,在她微微泛红那处落下一吻。

    方圆的身体像是被锁住一样,半晌没有动。站在络绎不绝的行人中她小心翼翼的伸手攀上沈言倾的背,“沈言倾,你确定没有在跟我开玩笑?”

    沈言倾理着她柔软的发丝,有些哭笑不得,“方圆,我很认真的在跟你讨论共度余生的问题。”

    方圆的眼眶却红了,她爱慕了那么多年的人呐,就这样站在她面前

    有汝相伴,此生足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