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第35届夏季奥运会,将于当地时间28号在美国洛杉矶运动场拉开帷幕

    15日,各国代表团陆续抵达洛杉矶,届时入住当地奥运村。

    25日,中国国家击剑队离开训练营,入住奥运村。

    28日,奥运会正式开幕,本次运动会共有207个国家及地区共同参与,参赛人数约11200人。

    29日,男子个人花剑首轮开战,本次参赛的中国选手分别是钟宇珩、高增。

    30日,中国男子花剑运动员高增止步于四强,无缘决赛。中国男子花剑运动员钟宇珩击败美国选手托马斯,晋级决赛。

    30日,中国选手钟宇珩对阵匈牙利选手德克斯,争夺最后冠军席位

    体育频道转播中,评论席正聊得热火朝天:“钟宇珩选手作为夺冠人选,在国内的呼声一直很高。而且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他只要夺得本次奥运会的冠军后,他将完成他自己的一个大满贯。”

    “是的没错,记得上一届奥运会,钟宇珩选手就是以一分之差输给了美国选手萨斯。不过那是他第一次参加这么大的赛事,就拿下了亚军,已经是相当不错的成绩了。”

    “是的,没错!年纪轻轻的他,有如此成绩,一次一次打破着记录,不愧被称为天才击剑少年。他的出现,让中国男子击剑在世界赛场上,站稳了脚步。”

    “世锦赛夺冠后,钟宇珩选手也是俘获了一大帮少女粉丝的心。相信今天,大家也都准时的守候在电视机前了。”

    “好了,根据现场消息,现在比赛开始,我们把镜头交给前方解说席。”

    双方各选手站上赛道,在裁判的指挥下,比赛开始。击剑比赛规则,比赛时间为九分钟,每盘分三局,每局三分钟,局间一分钟,每局先击中15剑或者9分钟用完,击中数多者为胜。

    最终钟宇珩以大比分的优势,稳稳的拿下了本次奥运会的金牌,也是中国代表队的第9金,同时完成了他自己职业生涯中第一个大满贯,创造了中国男子击剑新历史。

    当晚,钟宇珩夺冠后例行接受检查,A瓶尿样检测呈阳性,奥委组当即宣布废除本次比赛所有成绩,收回本次赛事所得奖牌,并禁赛两年。

    钟宇珩第一时间上诉,却被驳回。一时流言四起,国外媒体更是添油加醋的报道此次事件。言语上就是讽刺、嘲讽,有的更是直言中国人没资格拿着个项目的奖牌

    八月末,盛夏晴朗,炽热的季节。

    江城,慈恩纪念医院住院部。医生缓缓推开1047病房的门,房里的女生正在来回踱步。女生一手扶着腰一手扶墙,腰上还别着护具,步伐看起来起来并没有很顺畅。

    “今天状态看起来还不错啊!”医生打破了病房的宁和平静,径直走向床尾拿起了病情记录表。

    苏晴知没有接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感觉怎么样?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刘医生又问道

    苏晴知站在病床边缓缓坐下,说:“没什么不舒服的。”

    刘医生点了点头,继续在记录表上做着登记,说道:“你引流管刚拔不久,恢复还是要慢慢来的。”

    苏晴知,江城师大摄影系准大四学生。高三那年,以市第一、省第七的成绩考入江师大。同年暑假,与父母自驾游。车子刚开上高速,遭遇重大车祸。

    这起事故,7人丧生,13人轻伤,3人重伤。丧生名单中,就有苏晴知的父母。而苏晴知也全身多处伤,最严重的是腰椎爆裂骨折,直接住进ICU。在经历了两场大手术后,终于保住这条命。术后,她瘫痪了半年,重新学走路。

    学期末,苏晴知因为腰上的旧伤复发,被告知必须接受再次手术。她简单的收拾了几件衣服,带上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一部相机,一个人到医院办理了入院手续。

    在医院的日子,百无聊赖。她住着一间单人病房,环境是不错了,却也显得特别的孤独。

    午后,苏晴知拿起电脑打了两把游戏,赢一把输一把。不知是乏味还是太闷了,她合上了电脑,下床走动走动。平时,除了躺,活动范围也仅限于房间里和走廊。

    苏晴知站在床边,单手撑在床尾。突然,门外传来一阵闹哄声。门没关,所以声音特别清晰,她已经知道来者何人。不一会儿,三个女生闹哄哄的走了进来,有提东西的,有扛着纸箱子的。

    “小胖,你怎么样了?难受吗?”

    “小胖,我们来看你啦。”

    “苏小妞,恢复的怎么样了?”

    三个声音是同时响起的,听得人脑子嗡嗡疼。苏晴知挠了挠额头,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你们这几个家伙”

    “小胖,你怎么样?术后恢复怎么样?” 说话的是闫晓晓。

    苏晴知挺淡然,应道:“没什么问题,慢慢恢复吧!你们怎么来了?”

    闫晓晓话到嘴边,却被简姚抢了话,“想你了啊!” 开学一个多月还不见苏晴知的影子,这三个家伙是真想她了。

    简姚整个人瘫坐在沙发上,双脚毫不客气的架在桌子上,着实没有女孩该有的样子。她穿着偏中性风,发型也是帅气干练的短发。

    要不是学校严禁学生染发,准确的说是禁止染一些过分夸张的颜色。不然,简姚直接就想自己顶头发给染成墨绿色的,听起来都贼有个性。

    “你看看你,像个什么样,女生就该有女生的样子,把腿给我放下去。”闫晓晓看着简姚的一举一动,嘴角忍不住直抽。

    “闫姐姐,我家里从小对我的教育就是放养式,所以我真做不了大家闺秀,您饶了我吧!”简姚嘴上反驳,但双腿还是乖乖放下去。

    “这不是闺不闺秀的问题,是教养问题。”闫晓晓一脸严肃的说道

    “得!我错!我改!以后绝不这样了!”简姚也是能屈能伸,也不知她俩上辈子是不是冤家,这辈子谁也不饶谁。

    “你们俩能不能消停会儿?宿舍吵,路上吵,连给小胖买个水果都能吵,现在还吵,累不累?”说话的是张雨欣,来的路上她已经被这俩人的吵得头疼不已。

    这样的场景几年间已经不知道发生过多少回了,大家其实也已经见怪不怪。简姚和闫晓晓算得上是欢喜冤家,性格上真的是天差地别。

    刚进宿舍的时候那会儿,一点小事两个人都能杠起来。苏晴知和张雨欣一度认为这个宿舍阵容不会很长久,谁曾想,就这样要度过大学四年的时光了

    “你们这大袋小袋都是些什么东西,这探病的阵仗是不是有点大了?”苏晴知沿着床边坐下,看着被堆满的桌子,不用想也能知道是简姚干的,这个花钱毫无节制的女人。

    “你让姚哥给你说说吧!真的是拦都拦不住。”闫晓晓脸上满是无奈的表情。

    “也没啥东西,就是几样水果。苹果啊葡萄啊石榴啊桃子啊橘子啊”简姚翻着桌上的袋子一个一个念了出来

    “”苏晴知无力反驳,她强忍着想打人的冲动,又问道:“那桌子底下那个箱子又是啥?”

    简姚看了看脚下的箱子,激动地指了指说道:“这可是我专门给你定的,就是这玩意儿让我等了两周才到货,不然我早来看你了。”说着,简姚抱起箱子开始拆箱。

    苏晴知一头雾水,看向张雨欣和闫晓晓,希望从她们那能得到答案。

    “小胖,你一定要控制住自己,不管接下来发生什么。”张雨欣能做的就是先打一剂预防针,闫晓晓也忍不住哀声连连。

    苏晴知看着她俩的表情,再想想简姚平时的尿性,不好的预感瞬间爬上心头。听着清脆的胶带声,简姚从箱子里拿出一盒彩色的盒子,她一时没看清楚是什么。

    “瞧哈利波特城堡,刺激不?我怕你无聊,专门让我哥在德国买的,好家伙等了我大半个月。据说这可是他们家第二大的套组,这玩意儿,我估计你出院前都不会无聊了。”简姚滔滔不绝的说着,丝毫没发现苏晴知的脸色变化。

    “”双手搭在大腿上的苏晴知,开始握紧拳头。她强压着胸中怒火,感觉一口老血就快喷出来了。她平复了一会儿心情,用着尽量平缓的语气,说道:“姚哥,你不是来看我的,你是要来送我的吧?要不你们帮我把白布盖上,顺便抬走吧?”

    “”

    几个女生待在一起,不是聊吃就是聊八卦。她们几个那么久没见,八卦趣事肯定有不少。聊完假期各自发生的趣事,再聊校园的,一点也不落下。

    苏晴知耐心听着她们说的校园八卦,不由地惊叹道:“什么?李琳退学了?什么原因?”

    “抑郁症,要休学一段时间回家养病。”简姚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满是同情。

    闫晓晓接着话尾说道:“李琳同学真的很可怜,当时咱们摄影系的和她们舞蹈系合并宿舍。李琳被分配到409,真不知道是该说她命不好还是小人太多。还好咱410相处和谐,没那么多坏心思。”

    苏晴知皱起眉头,一脸疑惑地问道:“你的意思,李琳是因为住在409才得抑郁症的?”

    “向来都知道,409那俩女的都不是什么好货色。跟她们住一个宿舍,迟早都得病。不过李琳真是命不好,咱摄影系的女生分配完宿舍,偏偏多出她一个。指导员不知从哪知道409有多余的一个床位,就让李琳过去。好了吧?被逼出抑郁症了。”简姚说道。

    “你说的那两个女生,到底是什么人啊?我见过吗?”苏晴知一脸纳闷,对所说之人没有丝毫印象。别说其他系的了,自己系的到现在能说出名字的都不超过十五个。

    不是她脸盲没记性,只是她觉得好像也没什么必要。又因为专业的原因,苏晴知常常会四处跑,除了一些专业课之外,基本上都在去拍片的路上。

    要说老师不管,苏晴知专业课成绩又年年第一。她拍摄好几组照片分别拿下了国内外的几个大奖项,老师引以为豪都来不及,哪会开涮。为此,简姚常常调侃。

    看着苏晴知满脸疑问,闫晓晓显得有些意外,说道:“苏苏,你竟然不知道李雅欣和冉再莹?”

    苏晴知一时有些尴尬,弱弱地应道:“我有要知道她们俩的必要吗?”

    简姚吞了吞口水,朝她竖起了大拇指:“牛批!” 苏晴知眉头一紧,心想难道是自己社交圈太小了?她是真没听过这两个名字。

    苏晴知在闫晓晓的普及下,总算是对着这两个女生有了初步的了解。李雅欣、冉再莹是艺术系的学生,比她们都要小一级。在艺术系里混的人,基本上都是有颜值有身材的。

    李雅欣在艺术系里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美人了,加上平时又当平面模特,偶尔还会接一些小型商演。据说最近有个导演相中她,想让她客串个小角色,也算是小有名气,小红人一枚。

    “这两年评选校花,李雅欣可是年年前三,她还是她们系的系花。”张雨欣正在洗水果,也忍不住探头插了一嘴。

    “校花系花这么无聊的事也有人干。”苏晴知嘴角抽了抽,一脸无奈的继续听着她们说。

    冉再莹和李雅欣关系特别好,平时俩人形影不离。在外人看来,她们像连体婴儿,胜似亲姐妹。她们最大的乐趣,就是公开场合让人难堪。在她们眼里揭人短是娱乐自己,也是娱乐大众的趣事。

    李琳家在大山里,家里并不富裕。成绩优异的她,是她们村里为数不多的大学生。原本李琳是想放弃上大学的机会,跟着母亲去厂里打工。但她父母实在狠不下心,在和学校做沟通后,申请了补助和助学贷款,她才没有放弃。

    每个月的生活费,也是李琳自己做兼职得来的。假期,她也从不出去玩,加上自己用的、穿的、吃的都非常节俭。使得她很自卑,加上成长环境的各种因素,导致她性格上也有些孤僻。

    这些种种,在李雅欣和冉再莹眼里就活生生成了笑柄。首先先是穿着、到生活用品、到吃的东西、用的东西、外貌、到走路的姿势都吐槽。就是这样,李琳的心理那一道防线崩塌了。

    “这事,校方没管管吗?抑郁,不是开玩笑的。”苏晴知紧皱着眉头,内心已经有了怒火。

    “得了吧这种事,我相信在全国的大学的宿舍里,哦不!应该说,不管是职中、高中或者大学宿舍里,这种情况都存在的。如果学校知道了,顶多口头教育教育。可是,事后又不是那个鸟样。”简姚虽然话糙,理却不糙。

    苏晴知沉默了一会,淡淡道:“语言暴力,校园欺凌,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只要地球还有人,这事儿就没有头。”简姚说道。

    闫晓晓惋惜的摇了摇头,继续说道:“苏苏,你不在这一个月,咱宿舍楼可不止一件事。除了李琳,503咱系的许洁,她那事才轰动。”

    “徐洁?”苏晴知在脑海里快速翻了一遍,搜索失败,只好尴尬的笑了笑:“我不太记得她是谁了,她怎么了吗?”

    简姚听到“徐洁”俩字,已经是一脸的厌恶与排斥,这让苏晴知越发的好奇。

    闫晓晓吞了吞口水,不急不忙的说道:“这徐洁可是真丢脸丢到祖宗家了。”

    “能干那事就已经是不要脸不要皮了。”简姚说完脸上的厌恶感加重了几分,苏晴知听的一头雾水,心想怎么又不一般又不要脸的。

    “这事是发生在李琳同学之前的,大概是开学第二周吧!徐洁她有个男朋友,这本来也是挺正常的事儿。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虽说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但大家毕竟还是学生。可是,徐洁竟然不知用什么法子,把校外男友带回了宿舍过夜。带回宿舍过夜先不说,俩人半夜里还在干那事”说着,闫晓晓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简姚接着说道:“宿舍又不是她一个人的,带男朋友回来已经是过分了,还做那档子事,真踏玛丢人!”

    苏晴知努力让自己消化着所听到的事,心想这也太刺激了吧?把男朋友带进女生宿舍,还神不知鬼不觉。

    “苏苏,你别以为事情到这里就完结了。接下来的,才是好戏。”说着,闫晓晓朝苏晴知露出一个极其诡异的笑容,让苏晴知忍不住颤了颤。

    张雨欣端着洗好的水果走了出来,接着话尾说道:“事情发生第二天一早,徐洁和她男朋友还在睡梦中,宿舍里的其中一位同学,直接把指导员、宿管和校领导一同叫到宿舍。当着校领导的面掀开了床帘,在场的领导脸都绿了”

    后来,校方知道这件事之后,当天就请了家长一同处理这件事。徐洁的爸妈接到电话,态度倒是良好,很快就到学校里来。

    当听校方说完事情原委,徐洁父母不但不领情还将矛头指向学校。说什么学校监管不力,女生宿舍竟然可以让校外的人进去,云云,反正就是学校的责任。

    为此还在学校大闹了一场,还把宿管阿姨给打伤了,就这样,一天之内整个学校都知道了徐洁带校外男友回宿舍过夜的事。

    几天下来,事情一直得不到妥善的处理。但是这种事一传出去,大家就开始议论。徐洁在学校里,也被不停的指指点点。最后,是她自己向学校申请退学,这件事才算是告一段落。

    “前几天,我从指导员那里听到的。徐洁她已经怀孕,也准备和男朋友结婚了。”简姚拿洗好的苹果,咬了一口。

    苏晴知听完这些校园八卦,长吐了一口气,这信息量也太大了。今天的心情,犹如乘坐过山车一般,跌宕起伏,一环接一环,久久不能平息

    因为这些校园话题,气氛一度陷入低糜,大家都不说话了。

    “哎哎别讲这些丧气氛的话了,整的像死了人似的。换个话题,苏小妞,你这病房环境不错啊!”简姚话锋一转,大家的注意力都被拉走了。

    苏晴知不以为然,淡淡道:“图个清静。”

    “诶小胖,这层住的都是些啥人啊?刚刚进来感觉大部分病房都是空的。”闫晓晓说道

    “这是医院,不是旅社。怎么,你还希望医院生意兴隆啊?”简姚扯了扯嘴角,一脸的鄙夷。

    闫晓晓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尴尬的吐了吐舌头,惹得大家伙哄堂大笑。苏晴知看着这几个家伙,心里不由地感动。入院到现在,也没有一个可以聊天消磨时间的人,难得今天热闹一番。

    突然,张雨欣颤抖的手摆了摆,亢奋道:“对了,周杰伦要开演唱会了,小胖咱这次还抢票吗?”听到演唱会,除了简姚,几个女生双眼瞬间瞪大。

    苏晴知激动地指了指,说:“抢!必须抢!这一次,志在必得!”

    “我可是把电脑的垃圾都清理了一遍,为的就是到时候抢票能快一点。”闫晓晓说着,抓起一小块苹果往嘴里塞。

    简姚架着腿,嗤笑道:“瞧瞧你们,不就是几张票吗?”

    话音刚落,三人直接斜眼瞪着她。简姚咽了咽口水,立马认怂:“各位大哥,小的也准备好手机电脑,届时一定拼尽全力为各位抢票。”

    闫晓晓擦了擦手,拿起手机打开了音乐软件,很快响起了周杰伦的《稻香》,熟悉的前奏一下子把人带回到了小时候。

    “你们知道吗?这首歌出的时候,我刚小学毕业,那年暑假我和爷爷奶奶回了老家。当时城市的孩子回到乡下,看什么都觉得新奇。半天不到就和村里的小伙伴打成一片,光着脚在乡野间,抓蝴蝶抓蟋蟀抓蜻蜓。后来回到大城市上学,听到这首歌,就想起那个暑假,真的特别美好!”张雨欣伴随着歌声回忆起自己的童年,说着说着眼神突然暗淡了:“只可惜,隔年爷爷就去世了,奶奶后来也跟着走了。歌还是那首歌,但是那个夏天,回不去了。”

    苏晴知仿佛也被拉进了自己的童年记忆里,想起每次去看望外公外婆,外公外婆都会塞很多钱给她。就算是后来上大学了,假期回去住几天,依然如此。仔细一想,也好长时间没有见到外公外婆了。

    “拿MP3听着稻香帮奶奶干农活的日子,再也回不去了。奶奶走了,我也长大了。”闫晓晓语重心长的说道。

    大家都在忆昔抚今,简姚嘟囔道:“咋你们回忆起来都那么老好了,我想起我小时候,我爸带我回东北老家。大冬天零下二十度,冬天,松花江江边,一群大老爷们在冬泳。我爸,二话不说,把我往里推。被捞上来后,我住了一个月的医院,我妈差点没削了我爸。”简姚一开口,总能让画风变得很奇怪。

    “”

    “”

    “哈哈哈哈”

    音乐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总会有一首歌,让你回到特定的时间、地点。让你想起那个夏天、那个人。听的不只是歌,还有整个青春。

    窗外天色渐暗,送走了她们几个家伙。苏晴知回到房里,静坐在床边。原本欢声笑语的病房,此刻变得冷清无比。她看着凌乱的桌子,无奈的笑了。

    夜里,放在枕边的手机,播放着Ambiance Scott,这是一首下雨声的轻音乐,是她每晚入睡的助眠曲。

    突然,窗外也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她睡意朦胧,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是手机播放的轻音乐还是现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