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第二天寅时,自强军三个旅吃饱喝足之后,带了三天的干粮向西北方出发,留下二旅副旅长郭志奇与一个团的兵力。

    四个多时辰后,军队在偏僻崎岖的线路上行进了大约一百里,前面二旅的黎遂球得到禀报,不远处便是贝寨。

    此时正午将至,黎遂球随即命令部队停下,就地用餐、休整,叫来邝露等人讨论如何处理贝寨

    “贝寨是附近的卫所屯兵的地方,南北超过一百米,东西接近八十米,这么个穷乡僻壤,这里的卫所居然一直保持建制和训练,据报,里面有一千余人,我们是顺道打下它还是忽略它继续北上?”黎遂球介绍完之后询问道。

    “贝寨距离武平仅仅有几十里路,如果攻打的消息传出去,我们岂不暴露了?”邝露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黄公辅建议道:“依我看,我们可以像在平远那一样,留下一部分队伍,主力军继续前进。”

    “没错,”邝鸿补充说道,“留下一个团,明天晚上,大概在我们主力到达汀州城外发起进攻的同时,这里也发动攻击,以最快的速度拿下贝寨,而后继续向东南进军,与平远的部队一道从两个方向夹击武平所,消灭那里的郑氏人马。”

    “这次就我五旅的一个团留下吧,还有黄副旅长。”李沃主动揽下这个任务。

    几人皆点了点头。

    武平所内,昨夜辗转反侧,天将明时才入睡的郑鸿逵午时才醒来,第一件事便是招来手下一个参将问道:“平远的广东军队现在有什么动静?”

    “回将军,从平远派出了一支几百人的先锋部队,不过却一直徘徊在我们五里开外,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动作。”

    “是吗,”郑鸿逵讥笑道:“听说广东的主力军队都是从前的卫所兵改建的,不过如此,看来是广东的营伍兵太没用了,居然败给了废物一般的卫所兵。

    让人继续盯着平远,一有消息就通知我,那里毕竟有两万大军,可不能掉以轻心。”

    “是。”

    翌日戌时,汀州城知府汪曲府内,竟有着淫靡之音不停传来。

    “美人,你们在哪啊?”一个赤裸着上身的中年胖子尽管蒙着双眼,但依然遮不住他那一副猪哥像,身上的肥肉一抖一抖的,油腻得令人作呕,正是知府汪曲。

    两个蜂腰翘臀的女子身着单薄,露出了大片的雪白肌肤,媚笑着发出诱惑的声音:“咯咯咯,老爷,我在这里,快来抓我,快来啊。”

    “嘿嘿嘿,美人别跑,看我这就抓住你们,然后大家一起好好快活快活,哈哈!”汪曲搓着一双胖手,尽显猥琐之态,满脑子都是女人。

    “我抓,我抓,我再抓,抓住了,不对”汪曲拿下蒙眼的黑布,一脚踹倒眼前的人,不爽地看着他,“你来干什么,没看见我玩得正高兴吗?”

    来人是汪曲的一个幕僚,从小熟读圣贤书的他本来是不屑给汪曲这样的官员工作的,可惜自己屡试不第,只能投靠汪曲谋一个好去处,这些年来他投汪曲所好,极尽享乐之法,加上和汪曲同姓,所以深得后者器重。

    此时的他原本就满头大汗,被汪曲踹倒在地更显狼狈,但顾不得其他,立马爬起来禀告:“老爷不好了!”

    谁知汪曲听了又是一脚踢过去:“老子好的很,你特么敢咒我?”

    “不是,老爷,”幕僚急得快哭出来了,“城外全是军队,我们汀州城被包围了!”

    “什么?!”汪曲大惊失色,“混蛋,你怎么不早说?”

    幕僚心里暗骂道:还不是你自己的原因,真是头肥猪,看来这货很可能要完蛋了,我得为自己找一条后路才行。

    这时那两个青楼女子早已识趣地退下了,汪曲先派人去通知汀州其他主事的官员,然后赶紧换上官服,火急火燎地赶到城楼上,不久,同知与通判等人也依次赶来。

    汪曲朝下一看,只见黑压压的一片满是士兵,脸上的肥肉不停抽搐:“葛田,下面有多少人啊?”

    葛田正是汀州城守军将领,也是汪曲的大舅子,他从没上过战场,哪见过这种仗势,只能硬着头皮回答道:“大概有几万人吧。”

    “啊!有几万人!”汪曲等人吓了一大跳,“那我们还守得住吗?”

    “城内的守军不过三四千人,光凭我们的力量恐怕守不住,若是卫所的部队,甚至连城那边的”

    “我就问你守不守得住!”汪曲大吼一声,他太怕死了,人世间的荣华富贵,无数的美女还远远没享用够呢。

    “守,守不住。”葛田无奈地答到。

    “汀州知府何在?”这时,城下传来喊话。

    汪曲听见喊到自己,一个激灵差点跌倒在地,被葛田扶着稳住身子,回应道:“本官就是汀州知府汪曲,城下的弟兄是哪里的?”

    “我等从广东而来,乃是韩军长手下自强军第二、四、五旅,陛下在广州登基,曾派使者前往汀州府,却不幸遭遇不测,对此汪知府如何说啊?”

    汪曲闻言心中叫苦:郑芝龙害惨本官了,之前直接到我这汀州府抓人,我是敢怒不敢言,现在又让广东的军队无声无息摸到了府城,如今兵临城下,只有先保住小命为上啊。

    “请韩军长明察,先前下官听闻陛下在广州登基时喜不自胜,多次想要亲自前往朝见,无奈局势复杂且政务繁忙无法实现。圣使进入我这汀州府之后,下官一得到消息便立刻命人好生招待,怎料郑芝龙那海盗头子是江山易改,禀性难移,蛮横无理,下官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连圣使的面都没见上便听闻噩耗,这些天每思及此处都不禁垂泪,寝食难安。”汪曲说谎话不打草稿,张口就来。

    “哼!”城下军中李沃鄙夷道,“这无耻鼠辈,真当我们什么也不知道,这种货色就该在破城之后一刀了结。”

    “此言差矣,”邝露是文人出身,考虑比较周到,“我们不趁其不备攻城,不就是认准了这汪曲等人必定会不战而降,好保存我军的实力嘛,至于处置,还得让内阁那帮人做决定。”

    黎遂球命人继续喊话:“汪知府能有此心实在难得,陛下知道了定会奖赏与您,夜色渐深,还是先请打开城门让我军入城。”

    “开吗?”葛田见汪曲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问道。

    “开!”

    “吱。”

    城门缓缓打开,黎遂球对邝露等人说道:“我先带人进去,若是没有异样,你们随后再跟上。”

    黎遂球一马当先,率先入城。事实证明他多虑了,汪曲已经带着汀州城大小官员与将领恭敬地等候着。

    见到黎遂球,汪曲上前问道:“敢问将军名号?”

    “我姓黎,名遂球,是第二旅旅长,你们可以直接称呼我为黎旅长。”

    “是,黎旅长。”汪曲不清楚旅是什么编制,旅长又是个什么玩意,但照做就对了。

    “我军与民为善,绝不扰民,汪知府只需要为我军准备好干粮,到时候派人配合我的人运送军粮就行了,其他的不用麻烦。”黎遂球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汀州府是一个中府,正常情况下一年纳粮十几万石,但由于天灾人祸的影响,粮食产量下降了许多,广东安置的流民许多便是来自接壤的汀州府。

    不过汪曲这样的官员自然有手段不停剥削农民,强取豪夺,加上从前积累下来的存粮,满足黎遂球的要求绰绰有余,只是时间太紧了。

    所有军队进入城内后,指定四旅副旅长邝鸿和一个团驻扎在此,接管汀州城,也不对城内的人员做什么变动,一切照常,但守军的主要将领与汪曲等官员全部由自强军负责“保护”。

    “黎旅长,那个,你们的人马实在是太多了,城内一时找不到地方安置啊。”汪曲小心翼翼地说道。

    “无妨,”黎遂球笑道,“我说了汪知府只需要准备粮草,其他的我们自己会解决,就不劳您费心了。”

    “下官明白。”汪曲以为黎遂球会像那些兵痞一样纵容手下抢掠城内的百姓,霸占他们的房子,除此之外想不到什么解决办法。他也没什么抵触,反正他平时也不把平头百姓当人看,而且许多地方都发生过这样的事,只是担心黎遂球会把手伸到那些大户,甚至自己身上。

    然而一万多人的部队,就在城内的街道上,无人处,拿出干粮和水搅成面糊糊吃的津津有味,吃完后席地而睡,不卸甲胄,兵器不离身。

    “大人,这什么自强军真是奇怪,睡大街睡得这么舒服,吃干粮和和吃山珍海味一样。”葛田说道,他平时不说别的,大鱼大肉是顿顿少不了。

    “是啊,看来我们投降是个最正确的选择。”汪曲应到,他不敢先休息,一直看着自强军的所作所为,心中突然想到,若是广州那位统一天下,自己是不是可以借机平步青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