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汪曲子时才回府,已经没有任何玩乐的心思了,倒头就睡。

    没过多久,一阵声音将他从睡梦中吵醒,“老爷不好了,不好了。”又是那个幕僚在门外叫着。

    汪曲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掀开被子直接冲出去甩了幕僚一个耳刮子,打得那叫一个响:“没看到我在睡觉吗,又特么怎么了?”

    幕僚揉了揉自己的脸,上面有一个清晰的手掌印,让你再得意几天,他的眼中闪过一抹怨恨,但掩饰得很好:“老爷,那个什么黎旅长带着人亲自来府上了。”

    “艹,那家伙三更半夜的不睡觉跑来找我干嘛,”汪曲骂骂咧咧地转身穿好衣服,连忙跑出去迎接黎遂球。

    “不知黎旅长光临寒舍,有失远迎,还请恕罪。”汪曲早就换上了一脸假笑。

    “汪知府,我想问问你,你这汀州城内有多少人口啊?”黎遂球淡淡地说道。

    “这个,大概有十万吧。”汪曲有些不确定,这些年人口变动太大,他又没特地去统计过。

    “那你知道这十万人里又有多少人快活不下去了吗!”黎遂球向前一步怒喝到,吓得汪曲踉跄后退。

    “这,下官不知。”汪曲心中快哭出来了,自己不久前还想着升官发财,眨眼间就被人找上门来兴师问罪,不知道该怎么开脱。

    “哼!”黎遂球冷笑一声,“立刻派人开仓放粮,天明之后我要马上看到派发粮食和米粥给那些穷苦百姓和饥民,否则后果自负。”

    黎遂球转身离去,另一个人接着说道:“汪知府,走吧。”正是邝鸿,他要带人帮忙,而且爱民如子的名声,可必须落在自己这边!

    主力休息,邝鸿一个团与汀州城三千守军一起开工,守军把营中炊事用具全部用起来还是不够,邝鸿做主,先是专门找那些地主富商和官吏征用家中的工具,汪曲被动带头示范,之后只能叨扰铁匠铺与酒楼等处,出钱借用或者直接购买他们的物品,钱自然是从汪曲等人口袋中掏了。

    天明之后,名下有良田近千顷的李家府内,深受李家家主宠爱的小妾火冒三丈,冲着下人骂到:“怎么回事,现在都什么时辰了,膳食怎么还没盛上来,你们都不想干了吗?”

    “夫人,不是小人不做,实在是家中没有做饭做菜的家伙事,”管理厨房的一个管事无奈地解释。

    “我不管,你们不会出去买吗,要是吃不到蜜姜,我就让你们通通卷铺盖走人。”

    “我的心肝宝贝呀,消消气,”李家主闻讯赶来,“你们先下去吧。”

    “是,老爷。”几个下人如释重负地赶紧溜走了。

    “老爷,妾身肚子都饿瘪了,”小妾靠在李家主怀里撒娇。

    “昨夜的情况你不是不知道,知府亲自带着兵找上门来,我也没办法啊,附近的酒楼饭馆也一样,只能暂时委屈你了。”

    “老爷,你二弟不是在金陵当大官吗,那个汪曲平时可都是对你点头哈腰的,现在怎么胆子这么肥了?”小妾不服气,嘟着嘴问道。

    “你有所不知啊,”李家主捏了捏小妾的下巴,“那些兵可不是我们汀州府的,同知和我通过气,他们是从广东来的,外面到处都是他们的人。”

    “广东!”小妾有些难以置信,“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

    李家主叹了口气:“谁知道呢,我现在考虑要不要写信让老二辞官回来。”

    整个汀州城已经在昨晚贴满了告示,此外,自强军入驻,放粮救助的消息还被邝鸿派人敲锣打鼓走街串巷,挨家挨户地宣传。

    辰时刚过不久,知府、同知等城内几个发粮送粥的地方已经排起了长龙,人头攒动,人山人海,这些人许多都面黄肌瘦,生活难以为继了,其余人也大都营养不良,可以说汀州城九层的百姓都过得十分辛苦。

    邝鸿亲自上场发粥的地方,一个面容枯槁的老伯递出了自己脏兮兮的、缺了个口子的破碗。

    邝鸿眉头一皱,朝后面吩咐道:“来人,给这位老伯换一个碗。”

    “啊?”老伯耳朵有些不好使,刚开始没听清,还以为邝鸿不给他发粥了,饿得前胸贴后背的他顿时慌了,但过了一会儿,一个完好的、两倍于自己的破碗的大碗,盛满粥送到了眼前,他连连谢道:“多谢军老爷,多谢军老爷。”

    “不用谢,这是我们应该做的,而且,我可不是什么军老爷,”邝鸿笑道,“我和你一样,都是大明的人民,我们军长韩临常常教导我们,人人平等,这些都是按照他平时的指示做的。”

    老伯不能理解邝鸿的后一句话,却把韩临这个名字记在了脑海,他看了看手中的破碗,试探着说道:“您看,这个能不能”

    “当然没问题!”

    时间回到昨晚,黄公辅带领一个团趁夜对贝寨发起了猛烈的攻势,一轮虎蹲炮天崩地裂一般的轰炸,贝寨寨门和寨墙如同纸糊的一般荡然无存,漫天的火箭射入贝寨内燃起了大火,短短几分钟,几百人或死或伤。

    随后一千人冲入贝寨进行了单方面的屠杀,彻底击溃敌人的抵抗之心,另外一千人将贝寨包围住,防止有漏网之鱼逃脱。

    贝寨内的千户见敌我实力太过悬殊,只能下令投降。

    “报告副旅长,此役杀敌三百一十四人,我军战死十三人,重伤四十一人。”听了战损统计,黄公辅说道:“将战死的兄弟们收敛好,留下一个排照顾重伤的兄弟,另外看住那些降兵。”

    “遵命。”

    这时那个千户也被压到了黄公辅身边,还没等黄公辅问话,他反而出言不逊:“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攻击我们贝寨,想学那黄虎造反吗?”黄虎正是张献忠的一个外号。

    “造反,你说我们如果是造反的,造的是谁的反?”黄公辅反问道。

    “当然是陛下的反。”千户不明白黄公辅什么意思。

    黄公辅轻笑一声:“巧了,我等正是奉陛下的旨意行事。”

    “你在耍我吗?”千户怒道,但他看着黄公辅似笑非笑的神情,恍然大悟,“你们是广东的军队。”

    “正是。”黄公辅拍了拍千户的肩膀,“你的武艺不错啊,刚才就属你杀我的手下杀得最多,怎么,你是要造反吗?那可是诛九族的大罪,你和你还剩下的几百个弟兄首先就要被~处死。”

    千户脸上阴晴变幻,最终口中蹦出来两个字:“不敢!”

    “很好,我看你是个人才才给你这个机会,带着你还能打的兵等下跟着我们走。对了,鄙人自强军五旅副旅长黄公辅,阁下怎么称呼?”

    “陈剑。”

    “陈千户,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可不要出尔反尔啊。”黄公辅笑眯眯地看着陈剑。

    “哼,我自当言而有信,只希望您不要让我们白白送死。”

    “哈哈哈哈,在我们自强军内一向一视同仁,对归顺我们的人也一样,陈千户多虑了。”

    此时潮州平远,之前得到指令的二旅副旅长郭志奇点清人马朝着东北方急行军,直指武平所。

    武平所内的 郑鸿逵又失眠了,尽管五里外的那支小股部队还是老样子,西边的象洞也没有任何异常。他穿上衣服走出营帐透透气,外面漆黑一片,天空中没有星月的踪影,这个时节晚上的凉意扑面而来。

    过了一刻钟,正当郑鸿逵心情好了一点,准备回营睡觉时,他便听到巨大的轰鸣声传来,看到远处似乎有什么东西飞向自己这里。

    “不好,”郑鸿逵惊呼一声,“快躲避炮击!”

    “嘭!”

    炮弹接二连三地落入营地,这是改良过的开花弹,可以大片杀伤敌人,惨叫声在武平所内此起彼伏。

    “将军,让我带军出去灭了他们。”一个参将向郑鸿逵请命。

    “灭你个头,动点脑子!”,郑鸿逵一巴掌打在参将头上,“这么猛烈的炮火,肯定是他们的主力,你他么是万人敌吗?

    赶紧去集合士兵,准备撤退,晚了的就死在这好了!”

    “嘭!”

    一发炮弹落在身边爆炸,郑鸿逵本能扑倒在地,身上洒满泥土,“嘶”,他艰难地爬起来,原来背上扎进去了一块铁片,鲜血直流,但这只是轻伤,他顾不得处理。

    近五千人从睡梦中醒来集合耗时不短,此时炮击已经停下,营外已经可以清楚地看到敌人的身影,听到杀气腾腾的冲锋声。郑鸿逵指中一个守备:“你,带人给我拦住他们。”

    守备和吃了苍蝇一样皱着一张苦瓜脸,却不得不听命,他的家人可全在福州郑芝龙的势力范围之内。

    自强军已经冲进了武平所内,那守备带着一千多人拼命堵住前者的进攻去路。

    “大家跟我走,撤到武平城内,他们绝对攻不下来。”郑鸿逵说完自己带头骑着马先跑了,后面几千人乱哄哄地跟上。

    “玛德,拼了。”断后的守备血性也被激发起来了,怒吼一声拔刀冲了上去。

    然而他很快发现敌人比自己这边多不了多少人,可惜郑鸿逵已经带着主力逃之夭夭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