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投降不杀!”郭志奇在乱军中高声呼喊。

    “谁敢投降老子就先杀了谁!”守备见许多人动摇了,连忙出声稳住军心,身边一个士兵差点把兵器放下,他手起刀落,砍下了后者的脑袋。

    “杀,冲散他们!”郭志奇有条不紊地指挥战斗,一个连队手持盾牌与长矛冲入敌阵,每一次突刺都会有数十上百名敌人被刺穿,锐不可当,直接将近千人的敌军打了个对穿。

    自强军其他人立刻前插,完成对敌军的分割合围。

    “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放下武器,投降不杀。”大局已定,郭志奇见还有人要做困兽之斗,再次劝降。

    一个郑家军士兵看着枪尖刺来,连忙慌乱地丢下手中的刀,吓得闭上眼睛大声叫喊着:“我投降!”

    冷汗滴落,那士兵睁开双眼,低头一看,枪尖就抵在自己的喉咙上,散发出透骨的寒意。

    守备见抵抗只有死路一条,也不肯拿命为郑鸿逵争取时间,在心里骂了郑鸿逵一句孬种后下令投降。殊不知就算郑鸿逵的主力尚在恐怕也是打不赢自强军一个团的。

    郭志奇留下一个连看守降卒,自己带人朝着武平城的方向追击而去。此时离郑鸿逵逃跑大概有一盏茶的时间,即使是以自强军士兵的脚力,这么短的路程,在郑鸿逵躲进武平城之前追上他们也是十分困难。

    “快,再快点!”郑鸿逵对身后的郑家军喊到。

    那些靠着两条腿前进的士兵是敢怒不敢言:你自己倒好,骑着马一点都不累,我们都特么跑得腿都要抽筋了。但他们也丝毫不敢降低速度,毕竟命可是自己的。

    此时郑鸿逵已经走到了一条较为狭窄的路上,道路两旁都是荒林,晚风吹过,林中发出莎莎的声音。

    树林较深处,两千自强军正一动不动地埋伏着。

    “陈千户待会儿可别让我失望啊。”黄公辅对着身边的陈剑轻声说道。

    陈剑没有回答,他们一路从贝寨赶过来,自己的手下半条命都跑没了,黄公辅部队的士兵还生龙活虎,现在后者的纪律性也是自己手下难以比拟的,所以自己的人都埋伏在别人屁股后面。

    郑鸿逵左顾右盼,一直盯着树林里面好一会儿,等到前方视野逐渐开阔起来,快要走到平地上时,终于松了一口气,自语到:“看来是我多啊!”

    郑鸿逵惨叫一声,整个人摔下了马。

    “将军!”身后几个副将、参将大惊失色,连忙上前扶起郑鸿逵,只见后者右胸上插着一支羽箭,鲜血染红了半边身子。若不是郑鸿逵反应及时,这一箭已经射中了他的心脏,将其一击必杀了。

    “准备迎敌!准备迎敌!”一个副将冷静下来,眼看郑鸿逵重伤在身,鲜血直流,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个问题,连忙指挥军队作战。

    然而不幸的是,四千郑家军此刻排成了几百米的长龙,前后根本无法相顾。

    无数 炮弹和箭矢从林中发出落入密集的郑家军中间,大片大片的士兵被无情收割,他们连敌人的影子都还没看清就去见了阎王。

    “杀!”

    炮击和箭雨结束,冲天的喊杀声冲击着郑家军的心灵,一千多自强军从两边杀出,如同猛虎下山,择人而噬,郑家军众人只能各自为战。

    “郑鸿逵已死!郑鸿逵已死!”黄公辅命人在战场四处大声喊话。

    “别听他们造谣,将军尚在。跟着我冲出去!”留在原地只能等死,一个勇武的参将把昏迷不醒的郑鸿逵扶上马背,拔出佩剑一剑刺穿冲到附近的一个自强军士兵,白花花的肠子落了一地,而后一脚踹开尸体朝前方冲去。

    但是他刚前进一会儿,悲哀地发现,眼前是一堵由接近一人高的长牌组成的盾墙,将他的去路堵得水泄不通。

    他看了看周围,自己这边的士兵死得飞快,节节败退,于是一狠心,一剑刺在了马屁股上面。驮着郑鸿逵的马痛苦地嘶鸣一声,发狂地朝着盾墙冲了过去,居然一跃而起,猛地越过了盾墙,可惜最终还是重重地摔到了地上,摔断了马腿,连累郑鸿逵一只脚踏入了鬼门关。

    这参将看都不看郑鸿逵那边,一个人趁乱钻入树林,一个滚地摸到一个自强军士兵身后,一剑抹了后者的脖子,正当他准备转身溜走时,一个东西抵在了他的脑后。

    “放下武器,饶你不死。”

    “好,好,千万别动手。”参将弯下身子,做出要把剑放到地上的样子,下一瞬,直接改变姿态欲转身上撩剑身,进行反杀。

    “嘭!”可惜身后之人没有给他机会,瞬间扣动扳机打爆了他的头颅。

    黄公辅看着那参将张了张嘴,冷笑道:“当你做出任何别的动作时,就注定了会死在我手中。”

    武平城内,几里外传来的巨大炮声令整个城里的百姓惶惶不安,武平知县府内,知县正焦虑地走来走去。

    赶来的县丞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问道:“大人,城外恐怕是郑氏的军队和谁打了起来,我们要不要派人出去看”

    “看什么看,找死吗?”知县呵斥道。

    “那我们?”

    “等,等他们打出个结果再说,不来我们武平城最好,来了也不能对我们怎么样。”知县选择明哲保身,而且城内根本没有常备军,只有些捕快、狱卒之类的。

    城外战场,郭志奇的部队也追了上来,郑家军更是兵败如山倒。一炷香之后,战斗逐渐平息了下来,降兵被赶到一个角落,黄公辅走到郑鸿逵面前问道:“他还活着吗?”

    旁边一个军医答道:“还吊着一口气,如果有好的条件医治活下来应该没问题。”

    黄公辅点了点头:“他就交给你了。”

    “真不知道军长为什么让我们最好不要杀死郑家的重要人物。”郭志奇抱怨道。

    “也许是把他当做日后与郑芝龙打交道一个筹码吧。”黄公辅只能想到这一点,任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到,韩临是给自己与郑芝龙之子郑成功之间留下余地。

    很快,战后统计上报给了黄公辅与郭志奇。

    此役自强军战死二百七十人,重伤五百余人。杀敌一千六百余人,俘虏近两千人,还有几百人运气好逃走了。

    “把郑家军士兵的尸体就地掩埋,把我们自己战死的兄弟收敛好,打完仗要把他们都带回去安葬在故土。”黄公辅指挥善后。

    跟着后面的陈剑已经深深被自强军震撼了,郑家军他也知道,实力不弱,甚至可以算是弘光朝统治下的精锐部队,比自己辛苦训练的队伍只强不弱,一开始人数占优的情况下,在自强军的攻势下居然也一败涂地,绝不是中了埋伏就能解释的 ,而且战死的士兵居然还要不惜耗费大量人力运送回去。

    “陈千户,怎么样,有没有兴趣真正加入我们?”黄公辅问道。

    “真正加入?”陈剑一愣。

    “就是把你的队伍编入自强军,作为一个营,有正式编号,几师几旅几团几营,像我便是第二师五旅副旅长,我们旅长是李沃,师长是韩端。”

    “当然有兴趣。”陈剑肯定地答到,他家境殷实,谋得千户之职投入大量精力和家财进去,就是因为有一颗驰骋沙场,报效国家的赤子之心,现在自强军让他看到了新的可能,也许将开创一片新的天地,而这是弘光朝做不到的!

    随后黄公辅找来郭志奇商量下一步的行动。

    “老黄,你带人去接管武平,然后北上与大部队汇合,西边的象洞,永定的郑家军就交给我了,你可别跟我抢。”郭志奇说道。

    “你行吗?”黄公辅看了他一眼笑道,“这两个地方的人加起来比武平所还多不少。”

    “嘿,我个暴脾气,居然说我不行,近一些的象洞也就两三千人,对付他们还不是手到擒来,至于永定,可以让三旅的兄弟配合一下,我这就去让人传信给梁朝钟旅长。”郭志奇说做就做,马上去找通讯兵。

    郭志奇带着自己的人马朝西而去,黄公辅与陈剑带人来到武平城下。

    知县已经在城楼上等着,朝下问道:“城下何人?”

    “广东自强军,奉陛下旨意宣喻各地,快快打开城门,否则我军便要攻城了!”

    “快开城门。”知县连忙吩咐下去,生怕惹得下面的军队不高兴,大开杀戒,同时他也解开了心中的疑惑,原来是南边广东的军队与郑家军交战,还战胜了。

    “陈剑,带着你的几百号人进去吧。”

    “什么?”陈剑有些不确定地问道,“你们不进去?”

    “不需要,郭志奇他们带了补给分给我们,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再攻下不远处的永平寨,迅速北上占领整个汀州府,之前打仗的时候你没发挥什么作用,现在把武平城掌管好便是对你的第一个考验,郑鸿逵也会被我们的军医带着入城,好好干吧。”

    “好!”

    知县从城上下来,这才看清眼前的陈剑,惊讶的问道:“你不是那个什么来着。”

    “贝寨千户陈剑,知县大人,想不到您还记得小人,真是荣幸啊!”陈剑嘴角上扬,打量着武平知县。

    “不敢,不敢。”武平知县强颜欢笑,他确实记得,但两人之间发生的事可一点也不愉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