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广州内阁府韩临的书房中,时已至凌晨,韩临刚刚看完一封奏章,靠在椅子上暂时享受着身后柳如是的按摩。

    过了一会儿,韩临向后握住柳如是的素手:“你先去休息吧,不然可是会老得快的。”

    “哼!”柳如是娇哼一声,一把甩开韩临的咸猪手,“怎么,嫌我老,不想要我了。”

    韩临是个行动派,直接拥佳人入怀,刮了刮她的琼鼻:“我怎么舍得呢?”

    柳如是没有反抗,而是转移话题提到了政务:“你说那左良玉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先帝在时他便屡次不听从朝廷调遣,后来坐拥大军也不入京护驾,但是得知先帝自尽的消息却表现得悲痛万分,也不知是真是假。”

    “是真是假又有什么区别,”韩临笑道,“当初在朱仙镇,左良玉多年来拉起来的十几万大军被闯王李自成打得打败,损失惨重,在这之后,虽然他的兵员越来越多,但是实力也就那样,不管他有何种心思,事实是确实对付不了李自成。

    左良玉也是一个可怜之人,出生在战乱的年代,从小丧父又丧母。许州兵变时,连抚养他的叔父一家也全部被杀害了,族人也只剩下自己和唯一的儿子左梦庚。”

    “那你说,左良玉这次率军沿江南下,结果究竟会如何。”

    “也许他们根本就不会真正打起来吧。”韩临心中有着忧虑,他派去接触左良玉的人都没有成功,历史上左良玉在行军途中就病死了,左梦庚直接带着大军投降了清人,实在是民族的罪人。

    第二天内阁会议中,韩临等人正在商议汀州府的管理问题,一个下属官员突然前来禀报:“总理,外面有两个人要找您,其中一个自称为顾绛。”

    “你不懂规矩吗?”韩端十分不悦,“谁让你闯进来的。”

    “可是,那人拿着总理的亲笔信。”

    “好了,你先下去,直接把那二人带过来。”

    韩临对韩端等人笑道,“这顾绛是几年前我在金陵认识的,颇有才能,而且是我吩咐他们,一旦有人拿着我的亲笔信,便即刻禀告于我。”

    过了一会儿,顾绛与归庄进入到会议室,韩临与王夫之热情地迎上去:“两位,好久不见,欢迎来到广州,有失远迎,希望不要见怪呐。”

    “不敢不敢,韩大人真是让我们受宠若惊啊。”顾绛二人连忙拱手行礼。

    随后韩临一一为两人介绍了在场的内阁成员,顾绛两人听着有些陌生的官名,也明白眼前的人是何等位高权重,不禁感慨:在金陵,这样的大官,即使是家里的一个小管家都不屑见自己!

    “顾兄、归兄,如今的局势你们都有所了解吧?”韩临问道。

    两人点头:“这是自然,我们一路上不时看到许多士兵,不过浙江、福建那边的士兵甚至还干出杀人抢劫的暴行,实在是令人发指!”

    “两位先看看这个吧。”韩临把最新印刷出来的,关于解释永历朝廷机构改革的书递给顾绛。

    两人浏览了一番,震惊之色溢于言表:“上至汉唐,下至宋元,从未见过如此之制,便是商鞅吴起之变也远不及也!”

    “看来你们也认为这是完全可行的了,”韩临正色道,“既然如此,我便任命顾兄为公安部部长。”

    “不可,不可。”其他人还没提出不满,顾绛自己首先大惊失色,不敢接受这份任命,自己从一介布衣,一跃成了掌管境内治安的高官,原来所有县衙、府衙内的衙役、狱卒等等独立出来,全部由自己管理。

    “有何不可?我们都相信你能够胜任这一职务,大家说是不是?”

    韩临看向在场的众人,王夫之首先站起来说道:“我没意见,当初在金陵,顾兄的才识我可是佩服得紧。”

    其余人见此也纷纷表示支持,朝廷改革人手短缺,任命大多是韩临亲自拍板的,他们平时做的是一个举荐的工作。

    “顾兄,现在你可不要推辞了。”

    顾绛苦笑道:“初来乍到,还望各位同僚多多关照。”

    韩临接着看向归庄:“归兄,我军占领的福建汀州府,原来的汀州知府汪曲是个大贪官,必然是要处置以安民心的,我想让你去接替他任知府之职,如何?当然,在那里可能会碰到许多困难甚至危险,不过我们的军队会给你支持的。”

    “多谢韩大人。”归庄的功名之心较重,又有顾绛在前,立刻接受任命。

    “汀州府的事就先这样,汀州府与刘熙祚的永州府等处都在别的省,要做好战争准备,随时提防北边的动作,我过段时间要去广西看看。”

    “什么?”韩端首先反对,“你现在可不能随便离开这广州城。”

    “是啊。”王夫之等人也这样认为,韩临可以说已经是朝廷首脑了,就如同以前的皇帝,不能轻易离开都城。

    “广西表面臣服于我们,但当地的势力根深蒂固,情况十分复杂,其中还有土司等等,”韩临面带忧色,“广西的武装力量被各方势力牢牢掌握在手中,我们仅仅只有一个混编旅驻扎在桂林府,威慑力远远不够,而且对广西军队的收编也是势在必行的。”

    混编旅是三个主力师之外,由后来收编的营伍兵等组成的,装备和素质较差,这样的军队加起来也有几万人,不过却不堪大用。

    韩临接着说道:“只有我亲自去,有些时候才够分量。我会让张家玉的八旅进入到南宁府和浔州府地域,七旅压到梧州府边界,一龙和我同行,一个近卫营便装紧随,就这样决定了!”

    半个月后,广州府北部连州,韩临与一龙抵达赵家商会在这里的分部。

    分部负责人名为赵源,是和赵钰同辈的,比赵钰大几岁,但在庞大的赵家是个旁系中的旁系子弟,因此,虽然他的经商能力不错,却只能被派到外地管理一点小生意。不过,自从赵家南迁,他也逐渐受到重用。

    赵源正在安排一次前往桂林的商旅,一切都准备就绪了,不过之前他收到通知,会有两个从广州城来的人跟自己同行,这让他不得不小心对待,来人的身份绝对很高,只是不知道他们到底来做什么。

    “两位,怎么称呼?”赵源搓着手,有些紧张。

    “在下林寒,这位是我朋友龙毅,他不善言辞。赵掌柜,此行麻烦您了。”韩临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赵源,眼睛很小,生的十分富态。

    “不麻烦,不麻烦。”赵源连连说道,心里却是不停祈祷韩临两人不要给自己找麻烦。

    “林公子,您是先休息休息,还是”

    “即刻出发吧,我们自行跟上,不劳赵掌柜费心了。”韩临两人穿的也是普通百姓的衣服,没有坐赵源准备的马车,自然而然地走在商队的护卫之间。

    这群护卫都是赵家自己培养的,护卫长名为杜添富,人高马大,比一龙也不遑多让。

    杜添富看到赵源对韩临的恭敬态度,事先警告自己的手下规矩点,倒是让韩临两人感觉有些格格不入,不过也没什么太大的关系。

    走了几天,进入平乐府,前方路上突然出现路障,将整个路面都给拦住了。

    “杜大哥,这是怎么回事?”韩临向前望去,那鹿角路障旁边还有不少人,看起来是些混混,好逸恶劳,不修边幅。

    “是当地的一些家伙,不务正业,专门在路上收取过往行人、商队的过路费,我们之前每次都会碰到,而且一路上不止一处。”杜添富显然也对眼前这些人很厌恶。

    “这里属于何处,难道官府的人不管吗?”韩临问道。

    “此处是贺县境内,这些家伙敢在大路上明目张胆地收过路费,当然是有官府的人照着。那个领头的叫宋三,他姐姐做了贺县知县的小妾,他带着人勒索到的钱财大多数都要上交给贺县知县,可以说就是那知县指示他这么做的,所以没人能动他。”

    这时赵源也下了马车,接过话:“我们这一趟辛辛苦苦赚的钱,还比不上他们在这里收几天过路费,着实让人眼红啊。”

    “原来如此。”韩临默默将此记在心中。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胆敢说不字,上前揪脑袋。死在荒郊外,管宰不管埋。送上望乡台,永远回不来。”等到韩临等人走近,一个嚣张的声音从一个瘦不拉几的男子口中传来。

    “宋小兄弟,又见面了,这是孝敬您的。”赵源堆起笑容,拿着一袋银子上前。

    宋三接过银子掂量了一下,说道:“是你啊,赵掌柜,还是你懂规矩,不过这是不是少了点?”

    赵源一愣,心想:这次比上次只多不少,这货还想要多少。

    宋三见赵源愣住了,故作为难地说道:“赵掌柜,你也知道,我上有七十老母需要赡养,她老人家身体不好,需要很多昂贵的补品,我这不也是没办法吗。”

    赵源点了点头,恭维道:“宋小兄弟可真是孝顺啊。”随后又是交出了一笔钱,才终于过关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