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沈红庄这敬的不是酒,而是油茶。

    用瑶乡自产的茶叶、生姜、大蒜、果仁特定的手艺打制而成,十里飘香,食用时配以瑶乡独特的各色小吃,食时茶香扑鼻,回味无穷,据说若有感冒,伤寒或肠胃不佳,来几碗酽酽的油茶,便会顿觉神清气爽,百病全消。

    “风味独特多变化,人不醉酒醉油茶。”韩临想到一句诗,专门是描写瑶族油茶的,不过他怎么不喝酒,油茶也品不出什么。

    第二天一早,韩临与一龙立刻赶往平乐城。从恭城到平乐有近百里的路程,两人原本是步行,赶了两个时辰的路,韩临实在是跟不上一龙的步伐了,后者常年高强度训练,身体素质十分变态,可以直接跑到平乐城去,韩临近年来却荒废了锻炼。为了在天黑前赶到平乐城,韩临只能向遇到的村民高价买了一头牛代步。

    傍晚,韩临两人入城找到一家客栈,看着墙上挂着的菜牌,韩临眉头一皱:“掌柜,你这店也太黑了吧,一个豆腐就要这么多钱,抢劫啊。”

    “这位公子,小店也是迫不得已啊,还请见谅。”这客栈的生意不怎么好,掌柜亲自招待客人,见韩临有些不满连忙解释道。

    “你倒是说说有什么迫不得已,我们也不是缺那点银子的人。”韩临问道。

    “这”掌柜还没开口,几个凶神恶煞的大汉突然闯了进来,为首之人粗暴地一脚踹倒身边一张桌子,看得掌柜有些肉疼。那人走近,对着掌柜喊到:“姓唐的,还不把开门费交出来,你是想要这破客栈关门吗?”

    “这位大人,小人早上不是刚刚交了不少吗,您看这”唐掌柜小心翼翼地说道,却被那人一巴掌扇在脸上,唐掌柜年过五十,身体瘦弱,直接被打翻在地,半边脸也肿了起来。

    “爹爹!”

    那人还欲动手,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只见一道倩影扑到了唐掌柜身边,将他扶起来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坐着。

    唐掌柜好一会儿才缓过来,见那几个大汉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女儿看,脸色十分难看,却只能将女儿护在身后,呵斥道:“谁让你出来的,给我滚进去。”

    “嘿嘿,”为首大汉不怀好意地说道,“姓唐的,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过来好好让我瞧瞧。”

    唐掌柜脸色一沉,转而说道:“几位大人,你们要多少银子,我马上去拿。”

    为首大汉收起了色眯眯的眼神,冷笑一声:“也不多,就八十两。”

    “八十两!”唐掌柜腾地一下站起来尖声叫到,他这小店一个月也赚不了这么多银子。

    “怎么,不想给?”为首大汉又把视线投降唐掌柜女儿,上下打量着。

    “给,当然给。”唐掌柜仿佛一瞬间老了十岁,去到后面拿银子,期间几个大汉的眼神更加肆无忌惮,让唐掌柜女儿浑身不自在。

    唐掌柜交了银子,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双目无神地看着天花板。

    那几个大汉拿了钱出门,其中一个不解地问道:“老大,那个小娘们长得可真水灵,就这样放过了吗?”

    “想吗?”为首大汉眯着眼睛看着他。

    “想!”

    “想死啊!”为首大汉一脚踹过去,“这种姿色也是你我能动的,我们这次多拿了几十两,到时候把那个娘们的事告诉老爷,又是大功一件,你要找死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还是老大想得周到。”

    客栈中,韩临叹道:“掌柜,你的难处我也知道了。”

    “让公子见笑了。”唐掌柜自嘲一声。

    “您刚刚说早上已经交过钱了,冒昧问一句,具体是什么情况?”韩临问道。

    “唉,早上有一批常年收保护费的人已经从我这拿了三十两,这还能接受,没想到又来这么几个混账,八十两啊,比我赚的还多得多,这还让人活吗!”唐掌柜说着说着不禁老泪纵横,“我就这么一个女儿,说什么也不能让她被糟蹋了。你说你,跑出来干嘛!”

    唐掌柜女儿感觉有些委屈:“爹,我这不也是担心您吗,那些人简直就是畜生,我怕他们把您”

    韩临与一龙相视一眼,韩临继续追问:“那些人欺民霸市,难道没有人管吗?”

    “管?”唐掌柜女儿柳眉倒竖,“这些人就是盘家的手下,盘家只手遮天,还有谁能管,只希望盘镬那个王八蛋早点下地狱!”

    “嘘,”唐掌柜心虚地看了看门外,“胡说八道些什么呢,让人听到怎么办。”

    “听到就听到,我偏要说!”

    韩临不禁一笑:这唐掌柜唯唯诺诺,他女儿倒是个小辣椒。

    “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我们不要你这个客人,给我滚出去。”

    “呃”韩临眼珠一转,“我没有笑,掌柜,上菜吧,我们二人可是饿了好一阵子了。”

    “好嘞,马上来。”掌柜欲起身,他女儿把他按住:“爹,我去就行了,您休息一会儿。”

    “唐掌柜,敢问令嫒芳名。”等唐掌柜女儿走了,韩临问道。

    唐掌柜看了一眼韩临,见后者并无色相,回道:“小女名为清翎。”

    此时知府盘阳府中,盘阳面前坐着一个不速之客。

    “陈旅长,你说的都是真的吗?”盘阳有点激动。

    “自然是千真万确,到时候不仅我手下一个旅会对付盘镬的狼兵,我们军长更是会亲自带着一部分精锐给盘镬致命一击。”陈剑肯定地回答道,他便是驻扎在桂林府的混编一旅旅长,全旅足有七千人。

    “那真是太好了,我早就看不惯盘镬那厮为非作歹了,可惜之前一直心有余而力不足啊,这次终于可以还平乐府百姓一个安宁!”盘阳满脸通红,握紧了拳头,十分兴奋。

    “我的人已经到了阳朔,后天就能抵达平乐城,另外我得到消息,我们军长已经进入了平乐城。”

    “已经到了!”盘阳站起身来,“怎么不先通知我前去迎接,韩军长现在在哪,我立马派人,不我亲自去把韩军长接到府上。”

    “哈哈哈,”陈剑笑道,“不必了,军长天暗刚入城,已经找了一家口中住下,明天他会自己来拜访,不要打草惊蛇,让盘镬有了准备。在下先告辞了。”

    第二天,韩临与一龙来到盘阳府上,见到了盘阳,眼前的盘阳白白胖胖,一把年纪脸上却见不到什么皱纹,保养得很好。

    “韩军长,久仰大名,下官终于见到您了。”盘阳把姿态放得极低,对韩临点头哈腰的。

    “盘知府不必多礼,这次你做得很好,等我回到广州后,必定会向陛下为你请功。”韩临笑道,解决掉盘镬便是完全掌控整个广西的第一步。

    “多谢韩军长,多谢韩军长,下官先带您去厢房休息吧。”盘阳笑容满面。

    “好。”

    时间慢慢来到中午,厢房内的韩临打开门走出来,向附近的一个下人问道:“请问茅房在哪?”

    “这位公子,跟我来。”一个仆人上前回应,带着韩临去茅房如厕,还有一个人在旁边候着。

    走了一会儿,韩临不禁说道:“你们府上还挺大啊。”话音刚落,韩临余光看到一个身影从一个房间走出,嘴里还骂骂咧咧的,于是问道:“那是什么地方?”

    “哦,那是账房,”仆人瞟了一眼回答道,“喏,那就是茅房,我在这等您。”

    解决掉生理需求后,韩临回答厢房,盘阳已经带人送午餐来了。韩临看向盘阳:“盘知府,待会一龙会离开府上,前去联系我们带来的精锐。”

    盘阳大喜:“下官早就想见识见识自强军的强大,这次终于有机会了,对了,韩军长带了多少人马,若是太少的话,恐怕”

    韩临见盘阳由喜转忧,笑道:“盘知府请放心,虽然我们只带了一个营,却个个都是以一敌十的强兵,而且不是还有陈剑的一个旅吗,绝对万无一失。”

    盘阳放下心来:“那就好,那就好。”

    韩临这边准备着随时行动,盘家本府上,盘镬房中,两具肉体紧密地纠缠在一起,随着一个小麦色的身体发出一声低吼,两人的动静逐渐平息下来。

    男的自然便是盘镬,女的是他第一百零一房小妾,也是目前最受他喜爱的,但这喜爱只是暂时的,绝不会超过三个月。

    “老爷,贱妾前些日子看到一只簪子,你买给我好不好?”小妾也知道自己的地位随时可能会急转直下,所以趁着受宠,想多捞点好处。

    “好,都给你买。”盘镬刚刚运动完,满足后有些累了,这种时候是他最容易答应女人要求的时候,他也不在乎这点钱。

    “老爷,有人找您。”这时,房间外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那是盘府的老管家,已经年逾古稀了,身体还硬朗。

    盘镬眉头一皱,这老管家是看着自己长大的,自己尊重他,他也很有分寸,这时来找自己必定有什么要紧的事,于是盘镬推开小妾,快速穿上衣服出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