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如果这阳朔的知县有问题,早晚会治他,不急于一时,”韩临看着自己手里咬了几口的馒头,皱了皱眉头,“这做馒头的面粉特么也不是什么好货。”

    一龙点了点头,十分认同:“看来这阳朔真的是烂透了。”

    “比起北边天灾人祸,这南边的老天爷还算给面子,没什么大的灾害,但这人祸是一点不少,百姓依然过不上好日子,唯有天下一统,才是百姓安居乐业的基础,”韩临顿了顿,对一龙说道,“买点干粮,我们走吧。”

    “是。”一龙应道。

    韩临二人来到江边,见到一个老翁躺在竹筏之上小憩,便付了些银两给他,乘着竹筏沿江而上,一边朝着桂林府城前进,一边欣赏沿途的风景。

    桂林的山,平地拔起,千姿百态;漓江的水,蜿蜒曲折,明洁如镜;山多有洞,洞幽景奇;洞中怪石,鬼斧神工,琳琅满目,真可谓“山青、水秀、洞奇、石美”。

    沿途韩临见岸边没什么码头,即使隔了很远一段路程有的也是老旧了的,快丧失原本功能的破码头。漓江,南下可达珠三角地区,北经灵渠接通中原地区,本可通过航运、客商往来,促使岭南地区的经济、文化、政治上的交流,巩固中央对岭南地区的统治和管理,如今的作用还远没有被开发利用好来。韩临最多见一些竹筏载着些散货或者散客来往,显然辱没了漓江交通水道的名声,或许是北边大乱,需求减少,或许有本地势力作怪。

    漓江两边偶尔能看见少许人家,离江水不远处可见水稻在田中,绿葱葱的一片,长势还不错,接下来几个月若没什么意外,应该能得到一个丰收。

    “老伯,你们这儿近年来粮食都是丰收的吧?”韩临向老翁询问道。

    “唉,”老翁叹了口气,“公子说的没错,近几年都是丰收年,但不是我们这种老百姓的丰收,是那些大人们的丰收,我们只能勉强糊口罢了,遇到饥年,不知道饿死多少人哩,我活了几十年,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

    “这里的田地都是你说的那些大人们的吗?”韩临继续问道。

    “基本上都是的,不仅如此,就连在这江里捕鱼,收获都要交出去许多。江边还有大老爷的人收啥子运输费,只要从他们眼前经过,就得交钱,不交的就把竹筏、船给收缴了,运气不好还要被打一顿,像我这样载客的,都得按人头交钱,”说着,老翁看了看韩临,“两位公子大方慷慨,直接给了小老儿我足够的银子,以往的客人没有不嫌太贵的,我就只能降低些价钱,可是太低了又连那运输费都交不起,一天下来根本挣不到几个钱。”

    韩临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感叹道:“你们真是不容易啊,”说完,韩临注意到前方江面上出现几排竹筏,在江面变得较窄的地方像螃蟹一般横来横去,每排竹筏上都是两个凶神恶煞大汉,要沿江而上的船只必须在右边靠岸交钱,从上游下来的船只则在左边靠岸交钱,不说这种事的性质好坏,这些家伙干起来还真是井然有序,基本上没有造成拥堵,倒颇有些本事,只不过没有用在正途上。

    韩临看着前方问道:“前面便是你所说设卡收费的地方了吧,可知道究竟是何人的手下?”

    “这些我一个老家伙哪清楚啊,只听说是府城的大人物的命令,之前有个年轻人仗着些小聪明逃避运输费,被查出来后直接被打了个半死,再被抓进了牢里,后来就没了消息,只怕死在了里面,之后所有人都老老实实按他们定下的规矩给钱,”老翁摇了摇头,“他们每隔一段设一个站,也不管你从哪里来,每个站都要交钱才能过,一个人便要半钱银子,简直就是抢,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他们要抢,我们只能任他们抢。”

    走出去十几里,韩临二人换乘了一只客船,第二日巳时终于在府城前下了船。

    城门前进进出出的人穿的大多也都是汉族服饰,与中原、江南等地的百姓没什么区别,壮族人的花衣短裙,短衫花幔等少数民族服饰倒是不多。不过也有富贵人家身着色彩艳丽、花纹多样的壮锦制成的衣物,别有一番风味。

    韩临知道陈剑的混编旅在桂林城东北尧山脚下驻扎,过了尧山便是灵川。韩临没有选择去找陈剑,而是直接入了桂林城,后面自有人通知陈剑。

    韩临二人在桂林城中随便逛了逛,这里比阳朔好了不止一筹,还算繁华,看来那些权贵们也不希望自己眼皮底下尽是一番凋敝景象,剥削倒是没有那么厉害,就如同山上的强盗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轻易抢劫自己山脚下的村庄,甚至说不定还会接济一下,保障自己的生存基础。

    傍晚,陈剑派人送来了搜集的桂林府的情报信息,韩临二人在客栈吃了晚饭便回房细细看来。

    原两广总督王正黎已经在广州伏法,广西巡抚之位自崇祯即位以来已空置多年,就连三司中的都指挥使司,都指挥使一职也是空缺着的。至于左右布政使据说常年不管事,已经被架空或者与桂林本土势力狼狈为奸了,提刑按察使司倒是曾发出一些声音来,按察使唐陌应该还是忠于朝廷的,只不过崇祯驾崩,现在朱家有金陵的弘光与广州的永历两个朝廷,唐陌自然会有些无所适从,加上孤掌难鸣,他在广西自然也是毫无建树。

    广西两大壮族家族,韦氏在桂林,覃氏在南宁府,广西总兵便是韦家的人,名为韦通,副总兵则是覃家的人,名为覃襄,广西的营伍兵也就分为两大阵营,分别驻扎在桂林府与南宁府,俨然成了两家的私人武装,不过现在到的确是两家自己养着成千上万的人马,崇祯在位的时候朝廷便没有粮饷供给到广西,现在永历也没有和隔壁的广西建立足够的联系,更不用说弘光朝廷了,后者的视线从来就没有放在西南偏远地区过。

    待到两人看完陈剑送来的信息,再好好消化消化,已经是子时三刻,韩临二人也有些疲倦,便准备休息,韩临睡在床上,一龙则是把桌椅搬到房门后面,要倚着房门入睡,以防万一。

    谁知韩临刚要上床,耳中便听到“咕噜”一声,回头一看,刚刚放下桌子的一龙的肚子再次发出“咕噜”的声音,一龙对着韩临尴尬一笑,挠了挠后脑勺,无奈的说到:“这肚子不争气,我也没办法,主要是之前收到陈剑旅长的消息之后,仓促地吃了些就迫不及待地上来了,少爷你也知道,我不像你,我的饭量比较大,这会儿过了这么久,所以这肚子就开始叫唤了。”

    韩临哈哈一笑,一龙平时话不多,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一面,于是说道:“现在又不是行军,亦或是执行什么任务,你既然饿了便下去找找店家,看还有没有什么食物可以给你填饱肚子。”

    一龙闻言,立马移开桌子,开门准备出去,韩临突然喊到:“等等,我和你一起去。”原来韩临本来不饿,被一龙这么一弄,肚子也有些饿了。

    韩临二人来到楼下,只见一个小二已经趴在酒桌上睡着了,柜台后面掌柜正坐在那在拨弄着算盘算账。

    那掌柜见到韩临二人下来 ,立即起身轻声问道:“有什么可以为两位公子效劳的吗。”

    韩临笑道:“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只不过我们二人此时还未睡着,肚子有点饿罢了,可有什么东西拿来充饥?”

    “厨房倒恰好有几个玉米,两位公子若是不嫌弃便拿了去,也不要什么钱了。”掌柜说着从柜台后面走出来,领着韩临二人走向后面的厨房。

    一龙在韩临耳边低声说道:“这玉米我倒是没怎么尝过,听说是外夷带来的,不知道吃起来怎么样。”

    韩临微微一笑,答到:“自然是不错的。”

    玉米原产于拉丁美洲,是印第安人培育的主要粮食作物,原本是体型很小的草,喜高温,经美洲原住民培育多代后才出现较大型的玉米。

    16世纪时传入中国,最早记载见于明朝嘉靖三十四年成书的《巩县志》,称其为“玉麦”,其后嘉靖三十九年《平凉府志》称作“番麦”和“西天麦”。“玉米”之名最早见于徐光启的《农政全书》。

    到了明朝末年,玉米的种植已达十余省,如山东、河南、河北、安徽等地。可惜玉米这种高产的粮食作物并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全国范围内种植的还很少,一直到清朝才大力推广,和玉米有着同样遭遇的还有番薯,所以清朝人口才能够快速增长。

    广东现在同样很少这些作物,不过韩临已经让人着手培育推广了。但广西却是玉米在中国最早被种植的地区之一,效果还不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