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平坦的公路上,一辆黑色的桥车飞快的行驶着,破风声阵阵响起,而驾驶这辆车的却是个性子沉稳的男人。

    不知何时天空开始变暗,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滴滴哒哒的落在桥车的挡风玻璃上,男人只好打开雨刮器,随着雨刮器的缓缓摇动,四周的时间似乎都开始变缓,雨点从天空落下时的轨迹似乎都能被博捉到。

    男人感觉到了不对劲,周围的一切实在是太安静了,除了雨点滴落的声音再无其它,车声,人声,似乎都被掩盖在了一片蒙蒙雨雾之中,这一切显得太诡异了。

    男人的双眼布满了血丝,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车前雨幕中那个不可思议的庞然大物。

    雨幕中的怪物原本只是一道巨大的黑色剪影,在车前灯的照耀下,它露出了狰狞的面目。

    当男人看清怪物的长相后,他当机立断跳下了车,翻身滚到公路旁的树丛中,而疾驰的黑色轿车在撞那只怪物的一刹那,便支离破碎,扭成了一团废铁。

    因为跳下车所以躲过一劫的男人却根本来不及庆幸,他不敢回头,在树丛中不断穿梭前行,公路上的怪物在发出一声凄厉的刺耳吼叫之后,便追了过来。

    雨下得越来越大,冰冷的雨水已经浸湿了男人的衣服,他虽然感到寒冷,却仍然不敢有半丝松懈,身后那只怪物,仍在追逐。

    怪物的体力似乎无穷无尽,男人却早已疲累不堪,他咬着牙,干脆停了下来,与其继续逃命,倒不如拼命一搏,若现在不解决这个怪物,他身后的妻儿也会有危险。

    想通一切的男人在雨幕中转身,他从腰间取出那把战术匕首,与追逐而来的怪物两相对峙。

    巨大的怪物足有两米的身高,宽阔的躯干更是堪比一辆皮卡,狰狞的面目好似恶鬼一般,但男人此刻没有丝毫的畏惧,他拿着战术匕首冲刺而来,矫健地躲过怪物的一记爪击之后,他一跃而起,如同飞鹰一般跃到两米多高,他双手攥着匕首,伴随着雨幕中的一记惊雷,悍然出击。

    匕首几乎全部刺入了那怪物的头颅中,它巨大的身躯由此轰然倒下,男人踩在他的尸体上,抽出匕首之后,转身继续狂奔。

    男人得回去救他的妻儿,既然组织已经对自己出手,那么想必,他家人现在的处境也是十分危险。可男人没有想到的是,那怪物的生命力超乎想象的顽强,即使被匕首刺入头颅,怪物竟也未死,不仅如此它还有力气站起身来偷袭。

    男人转过身刚跑了没多久,就被怪物巨大的手爪轰然穿透了胸膛,如棕熊般厚度的利爪将男人洞穿,而怪物却没有丝毫留手,抬起一爪就欲抓爆男子头颅。

    男人的生命力可不像这怪物,他失去了抵抗的能力,只能任由怪物摆布。

    而就在这时,天空中又是一道惊雷炸裂,随着惊鸿雷声,一位老者从天而降,他拿着一把半臂长的短刀,由上而下,以一个极其刁钻的角度,横斜着一刀斩断了那头怪物的脖颈,怪物的动作也由此顿住。

    血雨从那怪物脖颈断裂处喷洒而出,浸了老者一身。

    如同沐血修罗的老者缓步走到那男人身边,男人尽力吐出喉咙中的鲜血,艰难的发出声音:“卢队,请救救我的家人”

    大雨下了一夜,被封锁的街区内时有枪声响起,却无人敢问津,唯有一浑身沐血的老者,一人一刀闯入那被重重包围的宅子中。

    身着特种作战服的士兵们拿着精良先进的各种作战武器,而他们的目标却只是一对手无寸铁的孤儿寡母,那婴儿堪堪才瞄了一眼人世,若没有那老者的到来,他的那还未开始的人生也许就止步于此了。

    毫无疑问的是,老者救了那个婴儿,但却没法儿拯救始终将婴儿抱在怀中,因此身中数枪的母亲。

    “请叫他穆安安”这是那位母亲将儿子托付给老者之后最后的遗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